第三百三十章 喜出望外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三十章 喜出望外

小珂嗯了一声,并未否定。 中年男子笑了笑,道:“是因为这个年轻人?你不必否认即便没有这年轻人,依你的性情,迟早也会发生这等事情。” 林寻这一下彻底被震慑了,终于明白什么叫大智近妖,这中年三言两语之间,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简直神了。 却见小珂转移话题道:“灵鹫,这是林寻,是前年顺利从弑血营结业的学员之一。” 灵鹫! 原来他就是灵鹫居的老板! 林寻当即上前,道:“见过前辈。” 灵鹫微微一笑:“不必多礼,你能够找到这里,必然是徐三七曾给予你指点,既然如此,那便不是外人。” 林寻顿时感慨道:“前辈慧眼如炬,堪称料事如神,让晚辈想不佩服都不行。” 灵鹫笑了笑,道:“把发簪给我吧。” 林寻怔了怔,旋即就醒悟过来,将徐三七交给他的那一枚银色发簪拿出,递了过去。 灵鹫轻轻摩挲着发簪,眼神带着一抹柔性,半响才说道:“以此发簪找到这里,必然是有所求,说说吧,想要我帮你什么。” 不等林寻开口,小珂就走上前,低声把林寻的处境一一告之了灵鹫。 听完,灵鹫竟面露一抹庄肃之色,道:“没想到,你竟是道臣公的嫡亲后裔,失敬了。” 道臣公,只得自然是林寻曾祖林道臣! 让林寻没想到的是,灵鹫竟似对曾祖极其推崇,即便是对自己这个晚辈,也给予了极大的尊敬。 “不瞒前辈,我在昨天才明白自己身世,故而对曾祖之事一无所知,倒是让您见笑了。” 林寻惭愧说道。 “好了,莫要再寒暄,你的事情我已经了解,只是我目前还无法确定,究竟是否有帮助你的必要。” 灵鹫目光平静,有一种窥探人心的力量,“毕竟你也知道,若帮你,必将面临诸多滔天凶险,我需要你证明你有能力担当得起这种责任。” “如何证明?” 林寻问。 “你实力只有地罡境,若考验你实力,未免强人所难,那你就告诉我,若是由你来执掌洗心峰,会如何做?” 灵鹫语调平缓,双眸湛然,被他注视着,让林寻生出一股莫名的压迫。 小珂此刻也不再多言,清眸看着林寻。 她同样也看出来,这是一个考验,若林寻能够通过,必然考验得到来自灵鹫的帮助。 若不能通过 就只能一个人黯然离开! “先解决内忧。” 林寻毫不犹豫答道,这个问题在昨晚,他已经思忖了无数次。 “内患如何解?” 灵鹫继续问,眼眸愈发平静,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迫人心神。 林寻沉吟道:“先稳根脚,蓄积力量,后发制人。” 灵鹫摇头,似有些不满意,道:“太笼统,可见你目前并未具体明确的打算和布局。” 林寻一怔,道:“在晚辈看来,目前还远远谈不上要去具体布局。” 灵鹫哦了一声,饶有兴趣道:“你且说说。” 林寻飞快道:“我目前唯一的优势便在于自己那林家嫡系继承人的身份,可以名正言顺地接掌洗心峰,在这一点上,林氏其他族人在先天上已经输我一筹。” 灵鹫点头:“名正则言顺,这一点很关键。” 林寻微微一笑,继续道:“不过,我的处境却很不乐观,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孤家寡人一个,且名声不显,实力不够,个人威信远远无法让人信服。” 灵鹫目光中已带上一抹欣赏,就冲这一番话,已经让他判断出,林寻并非夸夸其谈之辈。 认知敌人很容易,但认知自我,却往往很困难。一个修者最难看明白的,其实就是自己。 林寻能够审视剖析自我,且做出清醒冷静的判断,这在他这种年龄中可就显得极其少见。 “所以我打算,解决内患之前,先从自身改变,当有能耐时,再去谋划全局,做出明确的计划。” 林寻深吸一口气,把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说了出来。 听到这时,小珂已经被说动,他已看出,林寻此来,并非是因忌惮畏惧而来求救兵的,相反,他是已有自己的想法和图谋! “才一两年没见,这小子竟已蜕变到这般地步了,若是徐头知道,只怕也会很欣慰吧。” 小珂若有所思,她可是很清楚,别看在弑血营时,徐三七对林寻并无多少照拂,可若论徐三七最欣赏的学员,林寻无疑是其中一个。 否则,徐三七也断不会把那一枚银色发簪交给林寻。 只是让小珂意外的是,听了林寻的答之后,灵鹫似乎依旧不曾被打动,继续问道:“你的想法不错,我只是好奇,你会如何改变自我?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办到的。” 林寻顿时笑了,棱角分明的清秀脸庞上罕见地流露出一抹睥睨之色,平静道:“对别人而言,想要做出改变或许很难,但我和他们不一样,只要我想做,不出一个月,绝对可以让紫禁城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小珂清眸一凝,闪过一抹异色,她可是极少见到林寻如此自信的一面,像他这种人,轻易也绝不会说出如此决断自满的话。 他一定是有不少底牌没有暴露出来! 几乎同时,灵鹫也笑了,抚掌赞赏道:“我现在可以确定,帮你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 林寻心中一振,喜道:“这么说,前辈已答应相助于我了?” 小珂没好气道:“只要不傻,都早已可以判断出来了吧?你小子明明如此伶俐,怎么这时候却糊涂了?” 林寻顿时哑然。 他当然可以判断出来,只是内心太过兴奋,反而有些难以消化这一份喜悦罢了。 原本,他是打算请小珂帮忙的,谁曾想,阴差阳错之下,又获得了灵鹫的帮助! 这让林寻哪能不喜出望外? 灵鹫看似病恹恹的,毫无气势,可他能够成为徐三七的朋友,且被小珂如此尊重,自然根本不可能是寻常之辈。 若有他和小珂相助,对自己执掌洗心峰的筹码无疑会增加不少! 现在,让我重新介绍一下身份,我代号灵鹫,当年和徐三七一样,是弑血营的学员之一。” 这时候,灵鹫神色庄肃,说道,“原本,我拥有洞天上境的修为,只是因为当年的一场祸事,令得病魔缠身,和一个废人也没什么区别。” 病魔缠身! 究竟是什么样的病症,居然能把一位洞天境修者折磨成一个废人? 林寻心中震动,正欲想问,却见灵鹫挥手道:“此事你莫要多问,我只想告诉你,在战斗上,我是帮不上你半点忙的,唯一能做的,或许就是帮你审时度势、统筹布局简单而言,就是一切杂事,尽可以交给我来帮你办。” 闻言,林寻怔了怔,却见小珂瞪了他一眼,提醒道:“灵鹫可是一个让徐头都得低头虚心请教的战术大师,当年连青鹿学院的院长都亲自出面,要请他前往青鹿学院任职,都被他拒绝了,你这小子居然还傻乎乎的站着,真是愚钝到家了!” 林寻咂舌,连忙躬身致谢,内心喜悦到了极致,他原本已预料到灵鹫肯定很不凡,却没想到会这般厉害,让徐三七教官低头请教,连青鹿学院院长都盛情邀请 这可太牛了! 没有再耽搁,当天晌午,林寻就带着小珂、灵鹫离开,乘坐宝辇返洗心峰。 路上,通过闲谈倒是让林寻了解到,小珂之所以留在紫禁城,竟完全是因为要照顾灵鹫。 按照小珂的说法,是因为灵鹫当年曾救过她一命。 只是当林寻问及灵鹫身上的病症时,小珂却是避而不谈,只说这事以后有机会,林寻自会明白。 这让林寻断定,灵鹫的病症必然极其难缠,甚至极可能是绝症,否则以他的能耐,只怕早已救治好了。 返洗心峰之后,林寻就嘱咐林忠,给小珂和灵鹫安排了居住之地,并告诉林忠,以后在洗心峰上,除了他之外,小珂和灵鹫是最可信的人,不得怠慢。 让林寻吃惊的是,当看见林忠时,灵鹫却露出一抹诧异,似认出林忠身份,道:“敢问可是六十年前于国试考核中夺得第三名席位,被誉为‘白马探花’的沈经纶?” 林忠明显浑身一僵,神色变幻,半响才摇头道:“沈经纶已死,当今世上,只有一个林家老奴。” 灵鹫眯了眯眼睛,没有多问。 可这一番话,却让林寻心中波澜起伏,断没想到,眼前这普普通通,惯常佝偻着身躯的老人,似乎还有另一重身份? 白马探花! 这等美誉岂是寻常人能够拥有的? 林寻暗自打定注意,等有机会,一定得搞清楚这件事。 安排了居所之后,林寻就把小珂和灵鹫请进了自己的房,开始筹谋事情。 灵鹫却直接告诉他,一切事情由林寻自己做主,他只负责处理一切杂事,等林寻有决定了,他自会提出相应的安排,而不会对林寻的决断指手画脚。 而小珂也坦言,她只负责做事,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她去执行就行。 两人态度如此明确,让林寻怔了怔,就顿时明白过来,他们并非不愿全力帮自己,而是在无声的提醒自己,在这洗心峰上,他林寻才是掌控一切的主人。 而想要成为林家真正的继承者,就必须拥有自己的独断能力,而不能太过依赖他人! 否则,这和一个只能任人摆布的傀儡有什么区别? 从这一刻起,林寻也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已经和以往变得不同了。 ps:卡文,更新完了,大家担待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