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招兵买马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三十一章 招兵买马

洗心殿二层书房。[( 身份的变化,让林寻陷入了沉默。 看着这个才十多岁的清秀少年,小珂目光中闪过一丝担忧,忍不住看了看灵鹫。 却见灵鹫微微摇头,似无声地在说,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他必须要适应这种身份的变化。 以前的话,或许是孤家寡人一个,无所顾忌,无所负担,但现在,他既然已欲执掌洗心峰,就必须做出改变! 许久,林寻深吸一口气,一对深邃黑眸恢复平静,道:“多谢两位提醒。” 灵鹫微微一笑。 小珂却怔了怔,恍惚间似乎感觉,眼前的林寻似乎变了,可具体却无法得知究竟哪里变了。 “目前我有两件事要做。” 林寻沉吟道,“第一,招兵买马,不是招纳奴婢仆从,而是招揽真正的可用之才。” “第二,我需要有关林家旁系四大支脉的具体资料,我需要以此判断他们对待我的返回,究竟持着什么样的态度。” 说罢,他目光看向灵鹫。 灵鹫想了想,澄澈的眸中涌起一抹慧光,平静道:“第二件事办起来相对容易一些,可以交给小珂去做。” 旁边的小珂点了点头:“只是刺探情报而已,交给我就可以了。” 灵鹫继续道:“至于招兵买马……这就大有讲究了,人才也是分很多种的,不知你需要哪一种人才?” 林寻毫不犹豫道:“战斗力高低无所谓,只要忠诚可靠就行。” 灵鹫点头道:“这就好办了,不过在办这件事之前,你还需要解决一件事。” 林寻一怔:“什么?” “钱。” 林寻一拍额头,他倒是忘了,现在的洗心峰可是一穷二白,没有钱,去哪里招兵买马? “交给我吧。” 林寻长身而起,打算前往紫禁城石鼎斋走一遭。 “想招揽可靠的人手,可需要很多很多钱的,仅仅只办到这一步,起码需要五万金币,并且以后他们若是投身洗心峰,他们的吃喝拉撒以及俸禄,可都需要由你来承担。” 灵鹫提醒了一句。 “等着吧,不会让你失望。” 林寻笑了笑。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灵鹫微微一笑,他心中也有些好奇,这一次林寻会从哪里去掘取一笔不菲的财富。 …… …… “少爷,有件事老奴不知当讲不当讲。” 离开书房,林寻沿着山路朝峰底走去,只是在半途上,林忠却忽然开口,神色迟疑。 “忠伯,怎么了?” 林寻顿足,目光看向林忠。 “若老奴没有看错,您此次请来的那个灵鹫,身份可有些特殊。” 林忠低声道。 林寻一怔:“特殊在哪里?” 林忠犹豫许久,却是深深一叹,道:“少爷,老奴还不敢确定,不过老奴却是可以看出来,他身上中了一种名为‘魔劫散’的毒药。” “魔劫散?” 林寻诧异。 “不错,此毒极其神秘,传闻是流传于黑暗王庭中的一种禁忌之物,生死境王者以下的修者一旦沾染,宛如身中魔劫,轻则修为被禁,一辈子再无修行可能,重则形神俱焚,身陨道消。” 林忠压低声音解释,“依老奴观察,那灵鹫必然是中了此毒无疑。” 林寻动容,万没想到,一直被小珂避而不谈的秘密,会被林忠一眼就看破出来。 “此毒是否可解?” 林寻问道。 林忠摇头:“放眼整个帝国,都找不出能够解除此毒的医道圣手,因为此毒太过霸道,即便在黑暗王庭中,都属于禁物,那灵鹫既然中了此毒,身份必然很特殊。” 林寻闻言,心绪难平,忽然问道:“忠伯,您怎么会对此毒如此了解?” 林忠一怔,含糊其辞道:“老奴也是偶尔听说的。” 林寻深深看了林忠一眼,并未再说什么。 只是在离开洗心峰时,忽然转身问道:“忠伯,六十年前那个‘白马探花’沈经纶,究竟是不是您?” 林忠浑身一僵,似有些猝不及防。 林寻却是笑了笑,挥手道:“好了,不必多说,等以后有机会,再由您亲自告诉我答案也不迟。” 目送林寻离开,林忠神色复杂,许久才喟然一叹,关闭通往外界的门户,佝偻着枯瘦的身躯转身而去。 …… …… 紫禁城石鼎斋很容易找,就位于城市最中央。 这里是紫禁城最繁华的地方,没有雄厚底蕴的商行、商铺根本不可能立足于此。 在这里,有帝国中一等一的饮酒聚会之地“蓬莱酒楼”; 有号称帝国之最的古老角斗之地‘太乙战场’; 有无数修者心中最向往的销金窟“千金一笑阁”; 也有享有“流通四海之奇珍,揽尽天下之瑰宝”美誉的石鼎斋! 下午十分,一辆宝辇驶入这片街区,在石鼎斋大门前停下。 林寻从宝辇中走下来的第一眼,就看见一座瑰丽恢弘的巍峨建筑,眼瞳不禁一眯。 它占地数亩,高有百丈,通体犹如剔透的水晶打磨而成,在天光下泛着虚幻神秘的光泽。 若从空中俯瞰,就会现,整个石鼎斋就像一座从海底打捞出来的水晶宫,流光溢彩,喷薄灵光,耀眼无比。 瑰丽! 奢华! 巍峨! 虚幻! 这就是石鼎斋总部,拥有着帝国第一商会的至高美誉。 当林寻抵达时,石鼎斋前已是热闹之极,来来往往皆是身穿华服,非富即贵的修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络绎不绝。 林寻在这两年的闯荡中也算见多识广了,可当立在石鼎斋总部之前,目睹这等热闹一幕时,也不禁一阵感慨。 这就是石鼎斋,也不知金玉堂该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拥有像这般的瞩目成就。 没有迟疑,林寻踱步走了进去。 石鼎斋内部自成乾坤,空间极大,简直如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似的,到处摆设着琳琅满目的丹药、奇珍、灵物,千百个修者穿梭其中,到处徘徊浏览,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虽然林寻衣着寻常,可气度从容沉静,样貌谈不上出众,举止却有出尘之意,故而并未受到奚落和怠慢。 很快就有一名漂亮的侍女迎来,接待林寻。 “我要见石禹。” 林寻直接表明目的。 “呃,谁?” 漂亮侍女一怔。 “你们石鼎斋的三公子。” 林寻解释道。 漂亮侍女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皱,不卑不吭说道:“抱歉,公子这个要求可就要有些强人所难了,每天想要拜会三公子的客人成百上千,您若是没有引荐,只怕……” 不等说完,林寻就明白了,笑着拿出一个令牌,递了过去。 漂亮侍女拿过一看,不禁眼瞳一缩,吃惊道:“这似乎是……大公子的随身令牌?” 林寻道:“应该不会有假,不过我要见的是你们三公子石禹,而不是大公子石轩。” 漂亮侍女看向林寻的目光顿时变了,多出一抹热忱恭敬的味道,连忙道:“公子稍等,此事干系重大,我需要去请示一番。” 林寻点了点头。 当即,那漂亮侍女匆匆而去,没多久,那漂亮侍女陪同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返回。 “在下卢川,见过公子,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中年男子拱手含笑问道。 “林寻。” 林寻自报姓名。 “原来是林寻公子,快请。” 卢川拱手相邀,亲自为林寻带路。 没多久,带着林寻来到一座古色古香的雅室前。 这时候,卢川解释道:“林公子有所不知,我家三公子如今正在处理事务,待会我会亲自前往禀报,还请您暂且进入雅室等候一二。” 林寻哦了一声,就点头道:“麻烦了。” 卢川很快就离开,林寻则推门走进了雅室。 让林寻诧异的是,这雅室中居然早已等候了许多身影,清一色都是修者,有男有女。 而当看见林寻时,那些修者皆把目光看过来,当看见林寻只是一个衣着寻常的十多岁少年时,都不禁又收回了目光。 “又来了一个拜访三公子的。” “唉,我都已经连续一个月前来,每一次都在此等候,时至如今也不曾受到三公子召见,这样下去,我……我都不知如何是好了。” “你才等候了一个月,我这半年来只要有时间前来,可到现在不也一直没能得见三公子尊容吗?” “抱怨有什么用,三公子何许人物,那可是石财神嫡系三子之一,深受石财神宠溺,这般少年贵胄人物,又岂是谁都能相见就见的?” 那些修者议论起来,有人叹息,有人抱怨,也有人冷笑,不一而足。 林寻这才意识到,原来这雅室中的修者都和自己一样的目的。 这让他不禁皱眉,看情况,相见石禹这家伙的面,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倒是出乎了林寻意料。 “罢了,既然来了,就暂且等待一下,若真不行,就换一家商行试一试。” 林寻略一沉吟,就随意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他此来是“销赃”的,打算把在前阵子的战斗中所缴获的战利品全都处理掉,兑换成财富,为自己“招兵买马”的计划做准备。 —— ps:最近的情节千头万绪,线索一大堆,隐隐有屡不清主次的感觉,卡文卡的快崩溃了,若更新晚,大家还请担待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