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一饮一啄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三十七章 一饮一啄

他? 石禹目光看向朱老三,就见他身姿健硕魁梧,须发凌乱,裸露出的古铜色肌肤若岩石贲张,充满爆炸般的力量感。 他神色冷漠,面无表情,整个人有一种沉凝如山,不可撼动的气势。 呛啷! 却见此时,朱老三收起尖刀,起身大步朝外走去。 “朱老三,你就这样一声不吭就要走?” 石财神嚷嚷道。 却见那朱老三头也不道:“若不死,来继续给你烧牛吃。” 石财神顿时就笑了:“那我就等你来!” 石禹大急:“父亲,您不是说他能帮林寻的忙吗?怎么就这么看着他走了?” 石财神骂道:“白痴,没看他是主动去找你那位朋友去了?” 石禹一头雾水:“什么情况?” 石财神起身,挪着自己肥胖庞大的身躯,朝外边走去,只是神色有些说不出的奇怪。 “这莫非就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事情?未免也太巧了” 石财神感慨。 旋即,就把这其中缘由解释给了石禹。 原来,林寻的曾祖父林道臣,竟是这朱老三的救命恩人! 数百年前,当时的朱老三还是一个初入战场的新兵,遭遇到了来自黑暗异族的埋伏,陷入绝境。 当时林道臣也并非是专门为了救他,而是恰好路过,随手就灭掉了那些黑暗异族,等于间接救了朱老三一命。 可不管如何,这件事却被朱老三记住,发誓若此生有机会从战场中活着返,一定要报答林道臣的救命之恩。 只是遗憾的是,当朱老三从战场上返时,林道臣已经身陨道消,这对朱老三而言,不亚于晴天霹雳。 此后很多年,朱老三一直呆在边疆战场上,戎马倥偬,以征战为生,实力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强大。 后来,当得知林道臣一脉的嫡亲在十多年前遭遇血腥杀害,朱老三愤然重返紫禁城。 可当他来时,敌人早已消失,让得他空有一腔恨意无处发泄,最终,他心灰意冷,就呆在了这知味斋中,成了一个隐姓埋名的厨子。 得知这一切,石禹这才恍然,不禁心生钦佩:“这位朱老三,倒是一位言必行,诺必践的真汉子! 石财神点头:“当年的朱老三,只不过是区区一小兵,只怕连道臣公都不知道,会有这样一个小兵立誓要报答他无意间的一次救命之恩。可朱老三偏偏就这么做了。” 石财神唏嘘道:“当得知十多年前发生在道臣公一脉的血腥事情时,这朱老三可是寝食难安,坐卧不宁,陷入自责中不可自拔,这般有情有义的人物,当今世上可少见的很。” 石禹不禁动容,没想到连自己父亲都对这朱老三评价如此之高。 旋即,他就怔怔道:“这么说,我这次还真是来巧了?” “这就是冥冥中的因果之理,当年道臣公无意间种下的一个因,就在今天结出了果。因果因果,一饮一啄,着实妙不可言。” 石财神感慨。 石禹略一品咂,也感觉此事充满了一种巧合。 若不是自己带来道臣公的重孙林寻的消息,朱老三这辈子只怕都会呆在这知味斋中,陷入自责中走不出来。 若不是当年道臣公无意间的一个善举,朱老三只怕也没有可能活到现在 这一切,的确如同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灵海境,寿三百;洞天境,寿六百;衍轮境,寿九百。如今的朱老三,在洞天境中的寿元已只剩下寥寥数年,他此次若能报恩,解开心结,或许就有一线机会冲击衍轮境,令寿元延长。” 石财神也不知想起了什么,喃喃出声,“若不然,这一次报恩的行动,就将成为他修行生涯落幕的最后时刻” “对了父亲,我还有一件事要和您相商。” 石禹忽然道。 石财神从沉思中清醒,不耐道:“若是麻烦事就别提了,老子心烦的很。” 石禹笑道:“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说着,他把将代替林寻竞拍那些旷世珍宝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干得漂亮!老子我现在才发现,最喜欢的,还是赚钱这件事,也只有想着赚钱时,我才会变得高兴起来。” 石财神顿时大笑,一巴掌拍在石禹肩膀,后者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石禹龇牙咧嘴揉着肩膀,心中也是高兴之极,能够得到父亲的认同和赞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洗心峰。 “灵鹫,这是六万金币。” 甫一返,林寻就将刚收获的一大笔金钱交给了灵鹫,然后将仅剩下的四千金币交给林忠,以备不时之需。 也就是说,他辛辛苦苦卖掉一大批战利品所赚的钱,转眼又从兜里流了出去。 “六万金币,足可以招揽几个不错的强者了。” 灵鹫并未问这笔钱是从哪里来的,他只负责做事,“不过,我要先提醒你一句。” 林寻一怔:“但讲无妨。” “这还是开始,以后花钱的时候只会更多,若是万一财力不继,之前所付出的努力注定会付之东流。” 灵鹫轻声道。 林寻顿感压力,目前洗心峰一穷二白,林家当年所拥有的产业,要么被外敌洗劫一空,要么被四个旁系支脉的瓜分得一干二净。留给林寻的就是一个空壳子。 在这等情况下,他想要执掌洗心峰,扭转处境,没有钱还真是不行。 还好,他已经将一批稀世珍宝交给石禹,由石禹来进行拍卖,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给自己带来一笔巨额财富。 所以目前来看,起码在近一段时间,林寻倒是不必为财力的事情而头疼。 不过,变卖宝物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洗心峰想要恢复昔日荣光,关键问题还是在如何解决“内忧外患”上! 只要让你旁系族人全部俯首称臣,把他们当年瓜分的产业全部吐出来,足可以让洗心峰恢复一定的元气! 再进一步说,若是能够夺当年被外敌洗劫的产业和财富,洗心峰想要重新崛起,也是指日可待! 当然,这一切都得一步步来,且充满凶险,断不是能够轻而易举办到的。 “你放心,钱财的事情交给我就行。” 林寻深吸一口气,压力虽大,责任虽重,处境虽危险,但他必须去承担着。 “那我就放心了。” 灵鹫点了点头。 “敢问灵鹫先生可是要去万户巷招人?” 忽然,一直在旁边待命的林忠开口问道。 万户巷! 那是紫禁城人才汇聚之地,无数从天南海北前来紫禁城讨生活的修者,皆都会在那里找事做。 各式各样的人才都有,大多出身寒门,不乏一些厉害人物,不过想要让他们做事,就要花费大代价。 在紫禁城中,许多豪门势力在招纳仆从侍卫一类的属下时,大都会选择去万户巷。 却见灵鹫笑着摇头:“不是。” 他没有解释,但却有一种成竹在握的笃定。 显然,他心中早有筹谋。 没多久,灵鹫就和刚刚返来的小珂一起,离开了洗心峰。 而林寻则走进洗心峰二层房,桌上,摆着一本厚厚的账簿,上边统计着当年洗心峰被洗劫一空的所有物品的名单。 大致分作了修行典籍、丹藏、灵药、灵宝、奇珍等类别,每一个类别下方,皆详细罗列着每一种被抢走的物品名字和数目。 林寻一一翻阅完毕,禁不住长长吐了口浊气。 哪怕早已知道当年血腥事件后,洗心峰上所有值钱的宝物都被抢走,可当看到这些宝物的具体数量和名单时,林寻心中依旧涌起一抹不可抑制的恨意。 “这笔账,早晚有一天我会一一跟你们算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狠色。 他将账簿小心收起,将身子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眼眸微眯,怔怔发呆起来。 从进入紫禁城到现在,才不过短短一天时间,可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林寻也有一种疲于奔命的感觉。 知晓身世、踏上洗心峰、教训一众在洗心峰饮酒作乐的旁系子弟、分析局势和处境 而后前往灵鹫居、请小珂和灵鹫 接下来,又安排小珂刺探林家四个旁系族人的情报、安排灵鹫招兵买马。 因为缺乏财力,又不得不前往石鼎斋变卖战利品 直至现在坐在房中,想起这短短一天中发生的一切事情,林寻也不禁心生涩意,这林家继承人,果然不是那么好当的 摇了摇头,林寻心神恢复冷静,软弱是最可怕的情绪,在没有扭转局势之前,他决不允许自己露出任何一丝软弱! “今早离开洗心峰时,那西溪林氏的林应真被我羞辱成那般模样,想来这个消息应该已经传遍了那四个旁系支脉中,他们面对我的强势态度,会做出什么反应?” 林寻陷入沉思。 在林寻看来,如今林家最大的内患,就是这四支旁系族人,若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他这个林家继承人终究名不副实! 这时候,房外响起敲门声。 “少爷,有一位自称朱老三的修者前来拜访,说是来报恩的” 林忠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ps:自动更新,月初第一天,急需保底月票,小伙伴们拜托了,点击继续看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