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混虚道经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三十九章 混虚道经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寻从打坐中醒来。 他呼出一口气,气流化作一道如匹练似的灵芒,激射而出,如锋利的利刃,哧啦一声撕裂虚空! 最终砰的一声撞在数十丈外的墙壁上,发出震响。 内劲勃发,吐气如刃! 这是即将踏入天罡境的征兆。 林寻顿时怔住,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仅仅炼化了一缕雪婴玉参的根须,竟然自己修为骤然暴涨,已达到地罡境圆满地步,随时都能破境晋级! 林寻犹自不信,潜心体悟。 就见体内灵罡之力犹如壮阔汪洋,奔腾激荡,所弥漫出的气息透着沉凝、纯净、厚重无匹的磅礴韵味。 原本若天青色般虚幻的灵力光泽,已变得内敛如朴质青玉,剔透无暇! 地罡境,是修行中“接地气”的过程,感悟的是地之势,凝聚的是地之气,以地为载,宛如浮萍扎根,不再随波逐流。 而此时体内所呈现的一切征兆,都在表面,林寻已臻至地罡境的圆满之境! 竟是真的 林寻有些恍惚,心中被雪婴玉参所蕴含的庞大药力所震撼,才一缕根须而已,就能具备如此可怖的力量,若是将其全部吞服 林寻顿时摇头,光是炼化这一缕根须所蕴含的力量,都差点让他的身躯承受不住。 若是敢将一整株雪婴玉参全部吞服,那绝对会出现爆体而亡的后果! “不错,根基并未因为修为境界进步太快而不稳,周身力量也明显已比以往提升了一筹” 林寻仔细感受着自己力量的变化,禁不住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早在突破地罡境时,自己已杀得尺家那些天罡境修者溃不成军。 而现在,自己已拥有地罡境圆满地步的修为,在战斗时又会产生多大的蜕变? 莫名其妙地,林寻想起了“小剑君”谢玉堂,想起了谢玉堂以剑抵在自己咽喉的一幕。 想起了尺家那个拥有“紫海金莲”血脉的少年尺藏锋,想起了尺藏锋凭空而至,欲斩杀自己的情景。 顿时,林寻心中的喜悦不翼而飞。 还是不够! 或许在灵罡境中,自己已经近乎找不到对手,可面对灵海境时,终究差了不止一筹! 一瞬间,林寻内心燃烧起一股不屈的斗志,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这修行,何尝不也如此? 与天争,与地争,与人争,与己争! 若不争,道心失去了勇往直前的锐气,注定在修行上取得不了什么大成就。 “总有一天,你们也当体味被我征服的滋味!” 林寻深吸一口气,深邃清澈的黑眸中尽是坚定。 这就是修行中的道心变化,一个念头,一个决定,一场忆,一次磨难,皆会对道心产生影响。 这种心境的蜕变,无疑是最神妙不可言的。 嗯? 林寻目光不经意一瞥,顿时看到在自己所坐位置的屋顶,不知何时竟涌现出一道浑圆神秘的黑色灵光。 它宛如一幅画,由灵光演绎而成,画中是繁密晦涩的奇异纹理,静静悬浮在那,显得神秘之极。 林寻心神顿时被吸引。 他敢确定,自己在进入这座修行密室时,这一道如画灵光根本不存在。 也就是说,这奇异的一幕是在他潜心修炼的时候悄然出现的! 林寻从蒲团上起身,皱眉沉思,这里是只有林家族长才能进入的修炼禁地,可这看起来神秘的地方,却只有寥寥一个蒲团,这本就显得有些奇怪。 毕竟,以林家当年身为上等门阀势力的底蕴,焉可能无法修建一座堪宛如洞天福地般的修炼之所? 此时那屋顶不知何时涌现出的一道浑圆黑色灵光,无疑证明,这修炼密室中必然藏有自己所不知道的玄机! 思忖许久,林寻似做出决断,身影一闪,凭空而起,探手朝那一道浑圆黑色灵光抓去。 只是还不等林寻靠近,那黑色灵光犹如受惊般,倏然消弭无踪。 嗯? 可林寻却敏锐注意到,在那黑色灵光消失的同时,一道细小的黑影凭空坠落下来。 几乎下意识地,林寻探手就将其抓住,他的身躯也在这时飘然落地,没办法,还没晋级灵海境,只能凌空挪移,而无法凌空虚度。 摊开手掌,一枚黑色戒指出现掌心。 它极其普通,像一圈黑铁箍成,通体乌黑,拿在手中,也轻飘飘的没有重量。 最让林寻失望的是,这戒指也并非储物宝贝,毫无灵性可言。 林寻抬起头,再次看向屋顶,却发现空荡荡什么也没有,那刚才出现的一道浑圆黑色灵光,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奇怪” 林寻把玩着这枚戒指,走出了修炼密室。 谁曾想,刚走出那一扇青铜门,就看见林忠早已等候在那,让林寻不禁一怔:“忠伯,找我有事?” 林忠刚想开口,可当目光瞥见林寻手中的黑色戒指时,登时眼瞳扩张,神色间浮现一抹无法掩饰的激动。 他颤声道:“先祖之戒!它它当年果然没有被抢走,而是被族长老爷藏在了这里!” 声音中透着难掩的喜悦,几欲泣声落泪。 显然,这所谓的“先祖之戒”对林忠而言,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让得他乍见之下,根本无法控制情绪。 林寻见此,隐约已经有了一些明悟,这看起来普普通通毫无灵性的戒指,应该就是林家先祖传下的物品,并且有着外人无法得知的秘密。 直至林忠情绪恢复激动,林寻这才说道:“忠伯,跟我说说这戒指吧。” “少爷,您有所不知,此戒名‘混虚’,是咱们林家始祖传承下的宝物,唯有林家直系血脉的继承人,方才拥有掌控它的资格。” “其他旁系族人,甚至是外人,是断无法拥有此物的。因为此戒极其特殊,唯有林家直系继承人的血脉力量,才能够将它唤醒,让它归顺!” 林忠声音带着一丝追忆,将这混虚戒的来历娓娓道来。 “老奴这些年守护在洗心峰上,实则真正守护的,就是这洗心殿第三层的修炼禁地。因为老奴知道,哪怕组长老爷他们都罹难逝去,这混虚戒是断不会遗失的。” 混虚戒! 林家始祖所传之物! 唯有嫡系血脉的继承人,才拥有掌控它的资格! 得知这一切,林寻心中也不禁震撼,他原本已猜到此物来历不凡,却没想到,这是林氏始祖之物。 “少爷,得到它,您那林氏继承人的资格,就等于得到了咱们林氏先祖的认可!以后谁也不敢拿您的身份再说三道四!” 林忠目光激动看着林寻。 “原来是对身份的一种认可。” 林寻想到这,心中的激动消退不少,得到认可又如何?那四大旁系族人可不会因为身份,就乖乖跟自己低头服软了。 “少爷,您理解错了。” 林忠正色道,“严格而言,此戒,才是咱们林家能够延存至今,立足天下的真正根基!” 林寻浑身一僵,动容道:“此话怎讲?” 林忠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道:“因为凭借此戒的力量,才能够获得咱们林家的镇族至高典籍混虚道经!” “这部典籍,也是唯有林家族长才有资格修习的传承秘法!” 林寻彻底怔住,心绪起伏,原来此戒之中还藏着如此惊世的秘密!若不是林忠提醒,自己这辈子只怕都不可能知晓此事。 “少爷,咱们林家在五百年之前,可是八大上等门阀之一!之所以能够和其他七个上等门阀并肩,就在这混虚道经上!” 林忠说到这,不禁喟然一叹,“只是遗憾的是,族长老爷毕其一生之精力,也无法参悟出混虚道经的真正奥秘,以至于修为一直卡在衍轮境中,无法成为真正的生死境王者。” “原本主人的天赋超群,悟性绝佳,是最有希望掌握混虚道经的人选,可也在十多年前那一场血腥事件中不幸遭劫” 林忠声音低沉,神色说不出的落寞惆怅。 林寻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接掌的并不是一座空壳般的洗心峰,还有始祖所留下的最大一笔财富混虚道经! “忠伯,这混虚戒的力量该如何开启,为何我根本感知不到一点特殊的地方?” 林寻忽然问道。 “少爷,我曾听族长老爷说过,唯有踏足灵海境时,才能触碰到混虚戒中所藏的奥秘。” 林忠低声解释道。 “原来如此。” 林寻恍然大悟,想了想,就把混虚戒小心收了起来,这可是镇族至宝,以后等自己晋级灵海境时,就有机会一窥那混虚道经的奥秘了! 这时候,林忠似想起什么,一拍额头,道:“少爷,老奴刚才太过激动,却忘记了一件事。” 林寻一怔:“怎么了?” 林忠神色间浮现一抹阴霾:“咱们林家四支旁系的族人,将各自派出一个代表,在今天午时前来洗心峰拜见您。” 林寻眉毛一挑,冷笑道:“我才刚返洗心峰两天而已,他们这就坐不住了?” ps:存稿没了,今天一更吧,等金鱼从省城家之后,就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