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恶客登门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四十章 恶客登门

西溪林氏,客卿执事肖凤茹。{〔〈(〔网 云衡林氏,客卿执事常子恒。 飞峰林氏,客卿执事石展。 北光林氏,执事林大鸿。 林忠递来一张拜帖,上边写着此次前来洗心峰拜访的人物名字。 有趣! 仅仅一眼,林寻就从这一份名单中看出一些微妙。 像西溪、云衡、飞峰三个林氏旁支,派出了三个客卿执事,虽然看起来地位不低,可终究是“外人”。 唯独北光林氏,派出了一位真正的林氏族人。 仅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许多东西。 “这三个旁系一起派遣外人来拜访,这是欺我林寻不够资格让他们出动重要的族人?” 林寻若有所思。 旋即他就问:“忠伯,你怎么看?” 林忠神色凝重:“来者不善。” 林寻嗯了一声,黑眸中闪过一抹冷意,道:“忠伯,你去把朱老三叫来,若是这些‘访客’是来闹事的,恰好可以趁此机会看一看朱老三究竟有多大能耐。” 林忠一怔,就点了点头,领命而去。 …… 洗心殿一层。 午时已到。 中央主座上,林寻静静坐着,心中却在思忖一件事。 灵鹫昨天就已带着小珂离开,至今却不曾回来,难道是在招揽强者的时候出现了什么差池? “少爷,已经过了午时。” 旁边的林忠提醒了一句。 林寻笑道:“忠伯,他们这是在考验我的耐心呢,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故意如此,不管如何,我对他们此次前来,可愈期待了。” 他唇角含笑,声音平淡,可一对深邃黑眸中却殊无笑意。 任谁都听得出,林寻这是在说反话! “对了,朱老三,你真名是什么?” 林寻一扭头,看向了立在另一侧的朱老三。 “我没名字。” 朱老三闷声闷气回答,他身影雄峻魁梧,须潦草,眼眸微阖,立在那,就宛如一座雕塑般沉默。 林寻哦了一声,也不再多言。 朱老三就是这种人,沉默的像块铁,再多问也是自讨没趣。 随着时间推移,午时已经过去许久,林寻神色不动,旁边的林忠眉头却渐渐皱起。 忽然,大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抱歉,路途上被事情耽搁,让诸位久等了。” 人还没到,一道歉然的声音已经响起,林寻抬起头,就看见一个打扮得体,体态臃肿的中年走了进来。 “少爷,这位便是林大鸿,按照宗族辈分算,是少爷您的族叔。” 林忠低声解释了一句。 林寻坐在那,目光看向林大鸿,道:“请入坐。” 林大鸿却没有坐下,而是惭愧抱拳道:“这次迟来实在是不应该,原本我们四家商量好要一起来的,谁曾想,他们三家的代表皆身负要事被耽搁了,我等不到他们,便独自率先前来。” 这态度显得很真诚,让得林寻不禁有些意外,神色缓和不少,起码对方暂时并未流露出什么恶劣态度。 在加上在“拜帖”中清楚表明,在林氏四个旁系派来的代表中,唯有林大鸿是唯一的林家族人,这让林寻无形中对北光林氏的态度也改观不少。 “身负要事被耽搁?我看是他们故意拿腔作势,欲要借此机会给我一个下马威罢了。” 林寻淡然开口。 林大鸿只是笑着,并不搭话。 “请入座。” 林寻深深看了这林大鸿一眼,再次邀请其入座。 林大鸿这才笑着拱手:“多谢多谢。” 他随意挑了个座位就坐下,这才拿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坐在中央主座上的林寻。 “少爷,是否要开始商议正事了?” 林忠低声询问。 “再等等。” 林寻挥手道,“缺了咱们林家其他三个支脉的代表,那岂不是显得太无趣了?” 林大鸿眼瞳一眯,若有所思。 他从坐在那,就不曾多言,林寻也似乎不愿率先开口,让得大殿中气氛依旧显得很沉闷。 没多久,大殿外响起一阵交谈声。 “十多年了,没曾想洗心峰已经荒芜成这般模样,着实让人痛心啊。” “这又能怪谁?若是咱们三家当年没有从洗心峰搬走,哪可能让洗心峰这等绝世宝地变成这般样子?” “石兄不必叹息,或许用不了多久,咱们三家就可以重新搬回这洗心峰!” 那些交谈声肆无忌惮,在这寂静的气氛中显得很刺耳。 听到这些交谈,林大鸿目光第一时间朝林寻看去,似乎要看一看林寻的反应。 却见林寻端坐在那,不动如钟,神色一如之前般淡然,甚至唇角还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林大鸿不禁意外,这少年……似乎和想象中不一样啊! 这次来洗心峰之前,林大鸿也听说了有关林寻的一些事,例如林寻在返回洗心峰第一晚就飙,暴打西溪林氏一众年轻一代后裔的事情。 也听说了西溪林氏的年轻一代佼佼者林应真前来讨回公道时,也被林寻扒光衣服,当众出丑。 原本林大鸿以为,这林寻就是一个性格暴烈,沉不住气的少年人,可此时见了林寻的做派之后,他这才现自己之前的推测错了。 有意思! 林大鸿心中产生一丝异样。 伴随那一阵吵杂的交谈声,两男一女已经大摇大摆走进了洗心殿,男的锦衣华服,女的妆容精致。 甫一进来,他们就停止交谈,目光齐齐看向了中央主座上的林寻,见只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单薄少年,他们目光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一抹轻蔑。 当即,那女人就直接开口:“你就是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 她身穿白裙,长盘髻,仪态优雅,但言辞却极其刻薄尖锐,咄咄逼人。 才刚进入大殿而已,她就当面羞辱林寻,这哪里是来拜访的,分明就是闹事来的! 这女人,就是来自西溪林氏的客卿执事肖凤茹。 林忠脸上顿时一沉。 可不等他开口,就见另一个男子笑着开口:“凤茹,先别和一个后辈生气,咱们此来可是办正事的。” 这人身影瘦长,一对三角眼精光闪烁,他名叫石展,来自飞峰林氏。 “不错,也别耽搁时间了,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现在就把正事解决了也好。” 另一人也点头附和,这人神色冷傲,声音阴柔,犹如毒蛇吐信似的,他名常子恒,来自云衡林氏。 “那好,就谈正事。” 肖凤茹答应下来。 他们进入大殿之后,自始至终都不曾将林寻放在眼中,就连说话,也都不曾问询林寻意见,甚至都不曾让林寻有插嘴的机会。 若不知道的人,只怕会把他们当做这洗心峰的主人,而林寻就是一个等候受审的烦人。 这让林忠神色阴沉无比,正要说什么,却被林寻笑着拦住,道:“让他们继续。” 而一直坐在那冷眼旁观的林大鸿则眼皮一跳,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说不出的寒意。 这少年太冷静了,冷静的可怕! 林大鸿扪心自问,换做他受到如此奚落和蔑视,他心中也绝对不好受了,毕竟,严格而言,林寻若真是林文靖的亲生骨肉,那在名义上,林寻的确是继承洗心峰的唯一人选。 当然,这是在名义上。 可不管如何,相较于林寻,无论是这肖凤茹、还是那常子恒和石展,可都是“外人”! 根本不是林家的族人,而只是附庸在林家旁支势力中的客卿! 这就有些太过分了。 哪怕就是针对林寻,也不必让几个外人来羞辱他吧? 林大鸿一下子就判断出,西溪、云衡、飞峰三大林家旁支之所以派出这三个代表,明显就是闹事的! 就在林大鸿心中念头涌动的时候,却见那肖凤茹听了林寻的话之后,忽然一声冷笑:“小子,少在我们面前装模作样,装腔作势!你若乖乖配合,我等也不为难你,可若你不配合,那可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 林寻笑问:“那我该如何配合?” 肖凤茹皱了皱眉,林寻这时候还能笑出来,这让她心中莫名产生一股厌憎和恼火。 “很简单,我们四家已经商议过,从明天起,便会搬回洗心峰,同时,这洗心峰一切事务,也会由我们四家全权负责。” 肖凤茹直接把真实意图说出来。 这是一种绝对的强势,根本就不跟你废话,听与不听,决定已经做出,你要做的,就是服从! “当然,鉴于你是林家族人,只要安心接受这一切安排,我们四家也不会为难你,允许你留在洗心峰上,并且给予你一定的厚待,保管你这辈子不愁吃喝。” 肖凤茹抬着下巴,姿态高傲,像在布命令的女王,“这条件可已经很优厚了,也不求你感恩戴德,只希望你记住,这洗心峰,容不得你这等毛还没长齐的小家伙染指!” 林忠已气得浑身哆嗦,这一番话何止是不客气,简直就是**裸的威胁和羞辱! 他们把少爷当什么了? 他们又把林家直系血脉当做什么了? 最可恶的是,这些极尽羞辱之威能的话语,却是由一个外人说出,这简直太恶毒了! 林寻此时也不禁眯了眯眼睛。 就在林大鸿以为,林寻已忍耐到极限准备反击的时候,却见林寻忽然微微一笑,目光竟朝他这边看来。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 林寻一句话,令林大鸿心中猛地一紧,脸色微变。 —— ps:晚上才从省城赶回来,开会忙碌两天,回到家一放松,整个人有一种崩溃散架的感觉,好想睡~~~ 等洗澡之后,看能不能再搞出一更,若没有,明天就4更,若有,明天就3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