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 杀机之威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四十一章 杀机之威

林大鸿的神色变化,被林寻捕捉在眼中,心中已隐约有了答案。[〈〈 他不再逼问,要让林大鸿现在就表明立场,很显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相反,林大鸿目前这种态度,相对而言已经不错了,起码代表北光林家,和其他三家并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 “年轻人,不要再耽搁时间,我等可没有耐心跟你耗下去。” 肖凤茹冷哼。 “若你聪明,就应该清楚,我等开出的条件已经足够优厚,劝你可别做什么傻事。” 石展面无表情。 “小朋友,若你答应这个条件,就在这张契约书上签字画押吧。” 另一侧,常子恒指尖轻轻一抖,将一页契约书丢在林寻脚下,就像抓起一把钱撒给叫花子一样,动作极尽羞辱意味。 “放肆!” 林忠气得目眦欲裂,再也忍不住呵斥出声,“你们……这是什么态度?” “忠老头,你一条看门狗而已,这里也有你话的资格?” 肖凤茹不屑。 “别闹了,念在你为林家看守洗心峰多年的份儿上,等我们四家搬回来时,说不准会多赏给你一些骨头。” 常子恒阴笑。 而石展则直接杀气腾腾道:“你这老奴才若再敢废话,小心取了你的狗命!” 林寻眼瞳一眯,忍不住看向林忠,却见后者神色急剧变幻,额头青筋爆绽,气得脸膛涨红。 可出乎意料的,最终林忠却并未暴走,只是神色变得暗淡无比,说不出的落寞和苦涩。 林寻心中一叹,六十年前名动紫禁城的白马探花沈经纶……他究竟为何会变成这般样子? 而看见这一幕,那肖凤茹、常子恒、石展三人的神色愈得意。 “嘿,没想到这老奴才还真忍。” “这才是一条合格的看门狗。” 听到这些恶毒无比的言辞,远处的林大鸿心中却一阵抽搐,神色变得极其怪异。 像是惋惜,又像是愤慨。 “小子,最后问你一句,答应还是不答应?” 猛地,那肖凤茹似乎不耐烦了,冷冷出声,咄咄逼人。 石展和常子恒也将目光看过去。 大殿气氛沉寂,林寻脚下,是一页契约书,似乎只要他点一点头,这一场风波就会结束。 点头很容易,但林寻真会答应吗? 林大鸿这一刻也不禁心中一紧,看向林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中央座椅上,今年已十五岁的林寻一直显得很平静,即便是此刻,他同样没有流露出一丝情绪波动。 那清秀而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有着一份和年龄不相符的沉稳和冷静。 可在肖凤茹他们三人眼中,这种沉稳和冷静,是已经被逼到穷途末路之后的坐以待毙! 他们甚至已经在内心得意想到,等林寻同意签下这份契约书,就等于是大功一件,等他们返回时,必然会获得诸多奖赏! 越想他们就越激动,就越急不可耐。 见林寻迟迟没动静,肖凤茹禁不住尖声道:“小子,你……” 话没说完,变故就在这一刹产生! 就见林寻忽然抬起头,唇角泛起一抹微笑,然后,他轻轻挥了挥手。 点头的动作很简单。 挥手的动作同样简单。 但两者代表的意思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肖凤茹、石展、常子恒三人都不禁一怔,不清楚林寻这挥手的动作是什么意思。 可旋即,他们就浑身一僵,感受到一股恐怖无匹的冰冷杀机,瞬息将他们笼罩。 这杀机如此恐怖,似可以直抵心灵深处,让他们浑身血液犹如冻僵,神魂颤粟,内心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惊慌和绝望,快要窒息! 他们脸上骤变,这才注意到,一直站在林寻左侧,身躯雄峻若一座山岳的男子,不知何时起,已睁开了那一对微阖的眼眸。 原本,他沉默得像块雕塑,让人很容易就忽略,可当他睁开眼那一刹,就像从沉睡中苏醒的远古凶兽,裹挟滔天杀机而至! 那恐怖的杀机,宛如千军万马,从尸山血海中掠出,令虚空崩塌,产生哀鸣。 “这……” “洞天境强者!” “好恐怖的杀机!” 肖凤茹、石展、常子恒三人失声尖叫,在他们所打探的情报中,这洗心峰上可只有林寻和林忠两人,哪能想到那个一直沉默如岩石的雄峻男子,竟是一位恐怖无比的洞天境存在? 轰! 那杀机犹如肆虐的铁甲洪流,狠狠冲撞在肖凤茹他们三人身上。 仅仅一瞬,他们就感觉灵魂刺痛,心神几欲崩溃,宛如被无形的神山压迫在身。 旋即,就听噗通噗通一阵闷响,肖凤茹三人,竟是齐齐被那可怖的杀机压迫下跪! 而自始至终,朱老三端立在那,纹丝不动,仅仅只是睁开了眼眸,释放出了自身一股杀机而已! 嘶! 坐在一侧目睹这一切的林大鸿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头皮麻,仅凭杀机,就将三位灵海境修者压迫跪地? 这简直太恐怖! 林大鸿也并非没有见识过洞天境强者的手段,可是和眼前的朱老三一比,就显得太弱了。 那犹如实质的杀机,被完美地御用,收由心,这在洞天境中,都鲜少有人能够办到! “这林寻……从哪里请来这样一尊高手?” 林大鸿心中骇然。 林寻此时也不禁有些意外,原本他招朱老三前来,的确是想试探一下朱老三究竟有多大能耐。 可他却没想到,朱老三仅凭杀机,就能压迫得那肖凤茹三人跪倒在地,自始至终连反抗余地都没有! 这般惊世骇俗的手段,让林寻心中如何能不震动? 洞天上境! 并且还是一位常年征战沙场上,在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洞天上境强者! 这一切,让林寻终于深刻知道了朱老三的底蕴是何其可怖。 几乎同时,林寻也是敏锐察觉到,在朱老三释放杀机的那一刹,身边的林忠身躯不易察觉地一绷,就像一头雄狮察觉到危险时第一时间产生出的本能反应。 似乎,林忠在警惕朱老三! 不过当看见,朱老三的杀机只笼罩在肖凤茹三人身上,而林寻则未受到干扰时,林忠明显放松不少,但他的身躯依旧紧绷着。 战斗经验早已磨练的极其之丰富的林寻,自然能够敏锐捕捉到这一丝不易察觉到的细节。 “可恶!小东西你竟敢和我们作对?你不想活了?” “别以为有一个洞天境强者帮助,就能够让你无法无天了,你这是在玩火!” 地上,肖凤茹、石展、常子恒神色惊怒,大吼连连,被人逼迫跪地,让他们羞愤无比,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他们心中根不信林寻真敢杀了他们,也正因由此依仗,他们哪怕此刻被逼迫下跪,态度依旧骄横之极。 林寻笑着起身,随口吩咐道:“朱老三,你给我看好了,他们谁敢起身,就第一个杀了谁,不必再经过我的同意。” 朱老三沉默点头。 而肖凤茹他们三人脸色又是一变,这家伙……难道真敢下杀手? 就在他们内心惊疑不定的时候,林寻已踱步走上前。 他微微俯身,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人,道:“约好午时前来拜访,你们却故意姗姗来迟,以此来挑战我的耐心,这是第一罪。” “进入大殿,不知躬身拜见,却反客为主,以恶毒言辞羞辱于我,自始至终,不曾有所收敛,这是第二罪。” 听到林寻细数之前的过节,那肖凤茹等三人反倒暗松一口气,心中冷笑,还真是个幼稚的年轻人,难道还打算给他们定罪不成? 笑话! 他们可是来自林家旁支势力,即便是惩罚,也轮不到他一个毛头小子来惩罚! 而在他们看来,林寻越是拿这些狗屁理由来说事,就越证明林寻根本不敢肆无忌惮的对他们出手! 他们心中怨毒想到,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给这小东西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却见林寻自顾自说道:“我身为洗心峰之主,林氏嫡系唯一继承人,尔等却以下犯上,欲逼迫我让出宗族权柄,签下一份背叛祖宗的协议,此乃第三罪。” “妄自羞辱忠伯,态度恶劣,举止乖张跋扈,此为第四罪。” “尔等身为旁支客卿,却频频挑衅践踏我之尊严,视宗族规矩如无物,此为第五罪。” 说到这,林寻唇角的笑意消失,那一对深邃黑眸中则多出一抹淡漠冷酷之极的冷冽寒芒。 他轻声一字一顿道:“无论是哪一条罪名,我都有充足的理由将你们全部处死!” 肖凤茹他们已经被镇压跪地,可林寻却没有趁机羞辱和反击,也没有用残酷手段报复,一副要以宗族规矩办事的冷静模样,就像从不会生气一样,显得很反常。 可当目睹这一切,坐在旁边的林大鸿却浑身寒,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不怕肆无忌惮的疯子,就怕冷静到漠然冷酷的变态! 显然,此刻的林寻,在林大鸿心中就是如此形象。 不过肖凤茹他们明显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听完这一切,他们愈断定,林寻肯定不敢杀死他们,否则,哪需要找这么多理由? 就见肖凤茹冷笑道:“小子,你废话可真多,有种你就立刻杀了我们,若不敢,就赶紧乖乖放了我们!” —— ps:不用怀疑,今晚4更~大家有月票就投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