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北光老祖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四十三章 北光老祖

林寻问道:“那不知族叔您对我的看法是否还满意?” 林大鸿顿时苦笑,半响才说道:“我不确定,但若说不满意,那肯定是违心之语。” 林寻若有所思道:“那族叔您有何打算?” 林大鸿坦言:“毋庸置疑,你之前的表现,已经过了我这一关,有些事情我也不会再瞒你。” 顿了顿,他神色郑重,说道:“目前的北光林氏中,大部分族人都反对承认你继承林家大权,原因想必你也清楚,你太年轻,且无资本,很难让大家信服。” 林寻点头:“我理解。” 林大鸿神色缓和不少,继续道:“但最终,还是你北光老祖出面,决定给你一个机会!” 北光老祖! 这个称谓代表的是北光林氏的老祖——林北光,是林寻祖父林飞霆的五弟,林寻之父林文靖的五叔。 现如今的北光林氏中,林北光虽然已隐居不出,大权交给了其儿子林怀远执掌,可他只要出面开口,就无人敢反对! 林寻得知这些,也不禁有些意外,没想到自己这个不曾谋面的五叔祖,竟会给自己争取一次机会。 这让他意识到,在林氏四支旁系势力中,也并非全部都反对自己执掌洗心峰,继承宗族大权! 就像这北光林氏所表露出的态度,就值得自己去重视和争取。 “什么机会?” 林寻好奇道。 林大鸿深吸一口气,道:“很简单,一个月后,请你亲自前往北光林氏一趟,和你的族兄林雪峰进行一场战斗。” “若赢了,北光老祖会亲自见你一面。” “若败了……” 说到这,林大鸿有些犹豫。 林寻眼眸眯了眯,就笑说道:“若败了,我林寻就失去了被北光林氏认可的资格,对否?” 林大鸿苦笑点头:“这已经是北光老祖能够争取的最好结果,他老人家虽位高权重,可总不能不为族人考虑。” 林寻思忖道:“虽然我很排斥这种考验,且根本不认为,我继承洗心峰的资格需要由其他人来认可,不过,既然是五叔祖的安排,那我若拒绝,就显得太过不知好歹。” 林大鸿振奋道:“这么说,你已经答应了?” 林寻点了点头:“我从没想过要和所有旁系族人彻底为敌,若能通过这种途径,来解决彼此的矛盾,我自然乐意之极。” 说到这,林寻道:“这林雪峰又是谁?” 林大鸿当即把林雪峰的身份介绍了一遍。 原来这林雪峰,就是北光林氏当今执掌者林怀远的儿子,按照辈分,算是林寻的堂兄。 此人年方十八,天资聪颖,悟性不俗,在他十六岁晋级人罡境时,凝聚出了一品灵力池“烟雨江山”,一时轰动北光林氏,被誉为宗族中年轻一代最耀眼的天骄子弟! 而如今的林雪峰,已拥有天罡境修为,实力愈发深不可测。 “十六岁,已拥有一品灵力池,十八岁,已将修为臻至天罡境层次……如此看来,这林雪峰的确堪称是惊采绝艳,甚至比之弑血营中那些顺利结业的学员都不逊色……” 林寻陷入沉思。 他之前就在想,既然北光林氏给自己安排了这样一次“机会”,必然不会那么容易让自己通过了。 可他却没想到,会派出林雪峰这样一个年轻强者。 这对林寻而言,反倒让他感到轻松不少,毕竟在灵罡境中,他如今可不惧任何人! 却见林大鸿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大意,近段时间雪峰一直在闭关冲击灵海境,依照推断,不出七天,就能顺利晋级,那时候……” 林寻顿时眼眸一凝。 原来对方的“底牌”在这里! 让一个刚突破灵海境的年轻一代顶尖人物对付自己?这味道可就有些欺负人了。 灵海境和地罡境之间,可不仅仅只是相差两个境界那么简单,而是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 最重要的是,灵海境的修者可拥有遁空飞行、呼风化雨的强大手段,不止可以隔空伤人,还可以御用天地大势! 而地罡境修者,在先天上就输了一大截! 见林寻默然不语,林大鸿心中咯噔一声,讪讪道:“这次对决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不过北光老祖说过,想要继承宗族大权,又岂是那般简单的事情?不过,这也并非是故意为难你,只要你能坚持上百招,就算通过了。” 林寻哦了一声,让人看不出他内心究竟在想什么。 这让林大鸿心中愈发惴惴。 扪心自问,连林大鸿自己也感觉这次考验有些强人所难,可没办法,这就是北光林氏的态度。 却见林寻忽然微微一笑,道:“我大致已经明白了,只是最后还有一个疑问。” 林大鸿心中暗松一口气,连忙道:“你说。” 林寻道:“为何要等一个月才开始这一场对决?” 林大鸿耐心解释:“再过二十天,雪峰就将参加国试考核,故而只能延迟到一个月之后。” 国试考核! 林寻心中一震,这才猛地想起,这些日子忙于解决各种事情,以至于竟忘记了,距离国试考核已经仅剩下二十天时间了…… 直至将林大鸿送走,林寻一个人独自坐在那,心中兀自在思索有关国试考核的事情。 原本,按照他在离开烟霞城时的打算,是要在进入紫禁城之后,就参加国试考核的。 可直至进入紫禁城之后,他才发现,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自踏上洗心峰上的那一刻,接踵而来的各种事情,让他几乎都抽不出多少时间去修炼和休息,更别说去关心国试考核这等事情了。 没多久,林忠返回,让林寻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忠伯,有一件事我想让您亲自跑一趟。” 林寻说道。 “少爷您说。” 林忠道。 林寻拿出纸笔,刷刷刷写了满满一页字迹,然后递给林忠,道:“把这东西交给石鼎斋三公子石禹,就说,让他无论用什么手段,也要把纸上内容传播出去。” 林忠拿将纸张拿在手中,目光不经意一瞥,顿时惊在那里。 这上边所写,倒并非是什么惊世骇俗的秘密,而是一些有关林寻自己的介绍。 最醒目的就是“以人罡境修为夺得西南行省省试考核第一名”这一行字迹。 这在西南行省,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可对林忠而言,这简直就像一道闪电,带给他内心无尽的冲击。 他这才知道,眼前这位少爷竟然还曾获得如此耀眼的成就! 省试考核第一名啊! 帝国三十四个行省中,省试考核的第一名才只有三十四个,而自家少爷,就是其中之一! 最震撼人心的是,当时自家少爷才仅仅人罡境修为…… 接着往下看,林忠心中的震撼很快就被一抹惊疑取代,这上边,竟写着一些有关林寻目前处境的情况。 当看到“苦于俗事缠身,无奈放弃参加此次国试考核”这句话时,林忠浑身一僵,面露一抹焦急。 他再忍不住说道:“少爷,您……真不打算参加国试考核?” 林寻随口道:“我目前举步维艰,哪有心思和时间去理会这等事情,不参加也罢。” 林忠似犹自不甘,道:“少爷,这可是国试考核!您……要不再考虑考虑?” 林寻态度坚决,道:“忠伯,我今年才十五岁,错过一次国试考核也没有关系,等以后安顿好洗心峰的事情,再参加也不迟。” 林忠面露一抹说不出的失望,欲言又止,最终,他喟然一叹,转身而去。 目送林忠离开,林寻也不禁一叹,他哪能不想参加国试考核? 只是现实太过残酷,由不得他不做出放弃! “朱老三,这次多谢了,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林寻忽然开口,目光看向一直伫立在那犹如雕像似的雄峻男子。 朱老三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大步朝外走去。 只是当走出大殿时,他忽然开口,道:“坚持,并不见得就一定是好事,放弃,也并不见都是坏事。” 声音沉浑,回荡在空阔的大殿,而朱老三的身影已消失不见。 林寻怔了怔,忽然笑起来,这朱老三,原来并不是一个木讷之极的闷葫芦。 长长伸了个懒腰,林寻就转身走上大殿三层的修炼静室。 每天光是处理各种事情,都会耗费他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林寻不得不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来修炼。 更何况,一个月后他将面对的对手,可是一个拥有参加国试资格,被誉为北光林氏年轻一代最耀眼的天骄人物! 最关键的是,此人那时候必然早已拥有灵海境修为! 故而,林寻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又采撷了一缕雪婴玉参的根须,林寻张口吞服之后,就静心开始盘膝打坐。 很快,他那挺秀的身影被一缕缕沸腾似的白雾所笼罩,犹如梦幻,若隐若现。 与此同时,西溪林氏。 在宗族议事大殿中,气氛却是肃杀压抑之极,让得驻守在大殿外的两名侍卫都有一种窒息般的感觉,胆战心惊。 肖凤茹、石展、常子恒三个被废掉修为的客卿执事,正跪倒在地,神色惨淡,瑟瑟发抖。 —— ps:第四更在凌晨以后了,等不及的小伙伴们明天起床再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