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心悦诚服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四十七章 心悦诚服

林寻和灵鹫之间的对话,足可以让在场任何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可无论是饮酒的刺血,还是大睡的杨凌,以及打坐的老雕,皆一如从前,半点反应都没有。 这种无视的态度,显得极其之傲慢,毕竟这可是洗心峰,不管如何,终究是林寻的地盘。 可他们偏偏要摆出这种“视天下英雄如无物”的姿态,这只能证明,他们是存心的! 存心给林寻一个考验! 若能得到他们认可,那他们自然会甘心留下,若无法得到认可,那么只怕灵鹫出面,都无法让他们留下来。 林忠和小珂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林忠有些担忧,而小珂则一副抱臂看热闹的模样。 唯独林寻笑得很灿烂,他抬起头,朝着峰顶的方向,朗声道:“朱老三,这件事交给你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要他们都心悦诚服的留下来。” 说到“心悦诚服”四个字,林寻加重了语气。 朱老三? 小珂和灵鹫齐齐一怔,旋即神色变得怪异起来,他们前些天返回洗心峰时,也得知了朱老三的来历。 只是没想到,林寻会如此干脆,直接把这个棘手问题抛给了朱老三! 而林忠则浑身一僵,不再担忧林寻,反而开始替那刺血、杨凌、老雕三人担忧起来。 在场之中,除了林寻之外,唯有林忠亲眼见识过朱老三的恐怖,所以他很清楚,朱老三解决问题的方法必然只有一个——战斗! 轰! 林寻话音还没落下,演道场中,已多出一道雄峻如山岳,须潦草,威猛无匹的高大身影。 一股可怖的铁血杀伐之气从朱老三身上弥漫而开,让得空气骤然哀鸣塌陷,似快要崩溃。 恍惚之间,这里宛如化作尸山血海,而朱老三,就是一尊征伐天下,睥睨人间的杀神。 好强! 小珂和灵鹫眼瞳齐齐一缩。 再看远处,正自饮酒的刺血猛地浑身一哆嗦,被一口酒呛得大声咳嗽起来。 呼呼大睡的杨凌则像受到惊吓的兔子,噌地爬起身。 而一座寂静打坐的老雕,则霍然睁开眼睛,那刀疤纵横的狰狞脸颊紧绷成一团。 刹那间,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了朱老三,再无法像刚才一般无视周围一切。 “是你们主动低下头颅,还是让我亲自按下你们的头颅?” 朱老三闷声闷气开口,表无表情。 他须潦草,身姿魁梧无比,浑身古铜色肌肉犹如贲张的岩石,带给人迫人的压力。 那刺血、杨凌、老雕三人怔怔,神色阴晴不定,似根本没想到,林寻竟会用如此“粗暴简单”的方式来让他们“认可”。 这他妈和作弊有什么区别? 却见林寻根本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身影退到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 轰! 见刺血他们不语,一股可怖的杀机犹如潮水般从朱老三身影轰涌而出,像肆虐的风暴,令天地色变。 刺血、杨凌、老雕三人皆脸色一变,终于开口。 “先别动手!” “朋友,这件事似乎和你无关吧?” “这就是洗心峰的待客之道?” 朱老三浑身的杀机实在太可怕了,让他们心神颤粟,很清楚一旦动手,自己绝对会被朱老三完爆。 “低头,或者不低头,选一个。” 朱老三漠然道。 这让刺血三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目光齐齐看向林寻,以及林寻旁边的灵鹫。 “朱老三,暂且别动手。” 林寻开口,让刺血三人神色缓和不少。 旋即,林寻有些失望地看向灵鹫,道:“灵鹫,这就是你请回来的高手?我看也不过如此。” 不等灵鹫开口,那刺血已经不屑呸了一口,道:“小子,你懂个球事,岂是你能评判的?” 林寻一挑眉,笑道:“要不……让朱老三继续出面,亲自评判一下?” 刺血神色一滞,气急败坏道:“你你……你敢威胁我们?” 另一则,杨凌似乎很失望,朝灵鹫说道:“就这种人,也想让我们替他做事?” “只会拿武力压迫人,这小子办事可不地道。” 老雕也阴沉开口。 灵鹫笑吟吟的,并不多言,他要看看林寻会如何解决眼前局面。 “之前我以礼相待,你们却不理会我,如今我打算让朱老三出面,换得你们的认可,你们又说我做事不地道。” 林寻无奈叹息,“三位,你们可真难伺候啊。” 刺血冷哼道:“想要我们替你办事,自当先得到我们的认可,而不是用武力压迫我们低头,若早知如此,我等可不会答应灵鹫前来这里。” 林寻笑道:“原来如此,那我就明白了,若刚才你们早早说清楚这些,哪可能会生这等误会?” 刺血三人神色一滞,哑口无言。 远处的林忠顿时笑了,少爷他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不过毋庸置疑,这方法的确最直接有效。 小珂也抿了抿唇,似乎想笑,又忍住了。 这时候灵鹫却是开口道:“既然刚才都是误会,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该谈正事了?” “且慢!” 却见刺血断然拒绝,傲然道,“想谈正事也行,等这小子得到我的认可再说!” 林寻唇角笑意变得冷淡,目光看向杨凌和老雕:“你们也如此认为?” 两人点头。 林寻心中也不禁涌起一丝恼火,这三个家伙还真是执拗啊! “刺血,你们……” 灵鹫似乎也有些不悦,皱眉开口。 只是话没说完,就被林寻打断:“没关系,我倒是想听听,该如何得到他们的认可。” 他心中已打定主意,这三个家伙若故意刁难,大不了直接把他们撵滚蛋! 他可是招纳人才的,可不是低声下气伺候人才的! “我们态度或许有不对的地方,但是我们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我们不想违背自己的原则,我想,你也不会招揽没有原则的人吧?” 刺血似乎感觉之前的做法的确有些过了,声音缓和了不少。 “说吧,有什么条件。” 林寻直接道。 刺血那吊儿郎当的神色在这一刻变得罕见严肃起来,隐然间竟有一种威严的风范。 “我是一名战地医修,本身还是一名炼药师,我只有一个要求,若你能为我提供源源不断的灵药,满足我炼药的各种需求,我立刻答应留在这里,为你效命!” 刺血声音庄肃,“当然,你现在就可以点头答应,但我更想看到你的诚意。” 战地医修! 炼药师! 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亮泽,想了想,直接道:“洗心峰上如今虽然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但这里却有着得天独厚的各种资源,例如开辟于灵脉上的灵药园,以及我林家先祖遗传下来的炼药之地——丹珍室。” 顿了顿,他掷地有声道:“这一切,我都可以交给你负责。” 刺血凝视林寻半响,道:“好,那我就暂且答应你。” “只是暂且答应?” 林寻皱眉。 刺血淡然道:“我不相信口头承诺,一切都要看实际行动。” 林寻忽然笑了,甩手拿出一株灵药,丢给了刺血:“这就是我的诚意,你若能把它炼制成丹药,我保证以后会为你提供更多类似的灵药!” 嗯? 刺血连忙接住灵药,原本还有些不以为然,认为林寻看似答应的痛快,实则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能耐,否则,他哪会随随便便就拿出一株灵药来让自己炼丹? 明显是要试探自己的炼药水准啊! 可当看清楚林寻丢过来的灵药时,刺血神色顿时如被人敲了一记闷棍,呆滞在那,瞠目结舌,失声道:“这是……这是龙涎草?” 就见那灵药约莫巴掌大小,茎干纤细,覆满细鳞纹理,九片叶子鲜红透亮,剔透莹润若红玉似的,煞是璀璨绚丽。 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一圈圈彩光从灵药中扩散而出,弥漫芬香。 龙涎草! 这绝对是那传说中被誉为“造血如神”的上古奇珍之一,断不会有假了! 刺血神色变得恍惚起来。 对一名炼药师而言,能够得见龙涎草这般在市面早早已绝迹许久的奇药,那感觉别提有多振奋惊喜了。 无论是小珂、灵鹫、林忠,还是那杨凌和老雕,一直看着林寻和刺血交谈。 原本,他们还都在思忖,林寻该如何令刺血心悦诚服,可当看见这一幕时,他们全都恍然了,看向林寻的目光也不禁带上一抹异色。 一株龙涎草而已,就立马让刺血失态,显然足以证明林寻的“诚意”何其之足! 这时候就是撵刺血走,只怕他都会犹豫起来。 毕竟,林寻所提供的可不仅仅只是一株龙涎草,还有开辟于洗心峰灵脉上的“灵药园”,还有林家先祖遗传下来的丹珍室! 这在外界,可不是哪个炼药师都能有资格享用的。 半响,刺血才回过神,看向林寻的目光,已经变了,他深吸一口气,认真道:“以后,我刺血就跟着你干了!” 说着,他躬身行礼,神态前所未有的庄重。 这是在表达认可和臣服!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