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枯寂忘我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五十章 枯寂忘我

遗憾的是,战斗尚未爆发,便已结束。 在林忠展现出属于洞天境的可怖修为之后,那原本守株待兔的数名敌人毫不犹豫果断抽身而退。 这让林寻不禁有些失望。 他可真想看一看六十年前一举摘得国试第三名荣誉,名震紫禁城,被称赞为“白马探花”的沈经纶究竟有多强大。 林忠没有追撵,似乎是担心被敌人调虎离山。 当他返回时,手中的银枪早已不见,又恢复了那一副身影佝偻,相貌忠厚的朴实模样。 林寻张嘴要问什么,就被林忠抢先道:“少爷,等以后有机会了,老奴自会告知其中缘由。” 林寻哦了一声,犹自不死心,道:“忠伯,以后我若想请您出手,您是否愿意?” 林忠喟然一叹,苦笑道:“少爷,老奴的职责是守护您的安全,该出手时自会出手。” 顿了顿,他沉声道:“当然,我是不会对林家任何族人动手的,这是我当初曾答应过主人的。” 林寻深深看了林忠一眼,笑道:“如此便足够了。” 返回洗心峰之后,林寻将三十万金币交给了灵鹫,由他统筹负责这一笔巨资。 而林寻则独自来到山巅,随意坐在崖畔一块顽石上。 远处云海蒸腾,一轮明月高悬,洒下清辉,山风呼啸,崖畔之畔一株株老松摇曳,松涛阵阵,宛如天籁。 林寻一袭月白色衣衫,黑发随意束在脑后,一张棱角分明的清俊面庞在月色下,显得格外出尘平静。 再过二十多天,他就要亲自前往北光林氏,和那个名声斐然的天骄子弟林雪峰进行对决。 毋庸置疑,对方那时必然已是灵海境无疑。 差距是很明显的,哪怕林寻如今已拥有天罡境修为,可是终究差了林雪峰一个大境界。 一步之遥,便是天差地别。 林寻曾和尺藏锋交过手,故而很清楚灵海境的强大。 可此次对决已是势在必行,且容不得林寻输掉! 所以林寻只能将全部心思暂时放在提升实力上,全力以赴地为这一场对决做准备。 独自坐在清冷静谧的崖畔前,林寻沉思许久,最终晒然一笑,拎起一壶酒,就自酌自饮起来。 …… …… 从这天起,林寻一直独自一人盘桓洗心峰之巅。 朝起观云海,傍晚抱霞眠。 时而练刀,以古树、老岩、飞瀑为靶,舞刀影于流影、浮云、风吟之间。 后来,他又独自抱刀而坐,若一只枯寂不动的蝉,观天地星辰,看云海蒸腾,品山河之锦绣。 一坐就是数天,不问寒暑,不避风雨,不知昼夜,浑浑噩噩,恍恍惚惚,莫可名状,几若痴癫。 他时而又宝相庄严,跏趺而坐,静修于内,不动如山,与天地相融,参悟天经地纬之气象。 这是修行。 摒弃了世俗杂念,断掉了红尘纷扰,融身于自然,御心与万化冥合。 眼中,是天地之间的大美,是时间流逝的无常,是风起云涌所带来的莫测,是飞瀑在虚空中划出的虹光,是流萤翩跹的轨迹,是晨曦露珠折射出的缤纷色彩…… 心中,是乾坤气象,容纳万壑! 身心与天地合,道韵无中生有! 天罡境所参悟的,就是天地之伟象,诸天经纬,如画山河,皆为一种象。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时间流逝,林寻独来独往,若遗世独立,与世隔绝。 或打坐,或练刀,或俯仰天地,或洞察山河,或饮酒自乐,或怔怔发呆。 他须发渐长,模样潦倒,眉宇间隐然尽是风霜之色,浑不似一个少年人,反倒像已饱经沧桑多年的落拓男人。 在此期间,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事惊扰林寻。 但在暗中,林忠、小珂、灵鹫皆都在关注林寻的一举一动。 从第一天起,他们就知道,林寻在修炼,更确切的说,他是在悟道! 对,悟道! 道之道,非常道,玄而又玄,修者在修炼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开始由内而外,触摸天地,冥悟造化之力。 像林寻这般以天罡境修为而参悟的道之妙谛,必然是天地之象,唯有洞察天地间的变化,才能在晋级灵海境时,拥有操纵风云,飞天遁地的强大手段。 小珂担忧林寻着急晋级,反倒会陷入下乘枷锁,欲速不达。 毕竟,如今他们都清楚,林寻很快就将和一个灵海境少年强者对决,不可避免会担心他此番修行,是因为压力太大所导致。 灵鹫初开始也有些担心,只是静静观察几天之后,他就断定,林寻绝非被压力所迫。 甚至,灵鹫都怀疑林寻早已忘掉了一切,进入到了一种深层次的忘我境地中。 林忠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认为林寻此番修行,即便无法突破灵海境,也必将有所精进。 不管如何,林寻修炼时并未出现什么差池,终究还是让他们皆都暗松了口气。 林寻的压力很大,他身上背负着的责任也太沉重,他们有时候想一想,哪怕自己换做林寻,只怕也不可能做的比他更好。 时间推移,很快距离和北光林氏约好的时间,已经只剩下三天,林寻的修炼兀自没有一丝停顿的迹象。 这些天,紫禁城中也发生了许多轰动天下的大事。 像石鼎斋进行了一场全场瞩目的拍卖会,其中所拍卖的宝物,皆堪称旷世之珍品,引起了诸多顶尖大势力的激烈争夺。 据说,当拍卖会结束时,这些旷世宝物一共拍卖出了一个足可以让世人疯狂的天价! 而因为这一场拍卖会的成功进行,也是让石鼎斋名誉更上一层楼,隐然有一种举世无双的架势。 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是,此次拍卖会,完全是由“石财神”三子石禹一个少年独自负责完成。 经此一事,也是让石禹在石鼎斋内威望大增,被外界许多人所看好。 除此之外,小剑君谢玉堂和来自月轮国的一念在青鹿学院进行了一场对决。 最终的结果,却是不分胜负! 一下子,一念这个年轻僧人,也成了紫禁城人所关注的对象,堪称是声名远扬。 至于小剑君谢玉堂,经此一战后,声望并未受损,相反因为他在战斗结束之后,修为就顺利破境晋级,反而引起了无数的惊叹和哗然声,让得他声威也是节节攀升。 当然,和这些相比,近段时间最轰动的莫过于国试考核了,此次国试考核,堪称是天骄云集,强者如林。 从紫曜花节开始的那天起,前来参加国试考核的数千年轻一代修者,就展开了一场又一场精彩绝伦的对决。 直至现在,国试考核已落下帷幕,共有一百名修者顺利通过考核,成为这一届国试考核的成功者。 其中,排名第一的是宋易,一个来自七大上等门阀之一宋氏宗族的少年天骄。 排名第二的是尺藏锋,同样来自七大上等门阀之一的尺家。 排名第三的是白灵犀,帝国靖海侯长孙女,身份煊赫,完全不次于宋易和尺藏锋。 简而言之,前三名额,完全被帝国上层权贵的后裔所包揽,这也不得不让人感慨,门阀世家能够屹立至今,底蕴之雄厚,的确已达到一种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至于没有参加国试考核的林寻,倒是也有不少人议论,认为他这个西南行省省试考核第一名无缘于此次国试,的确是太过可惜。 不过这种议论只发送在一小部分人群中,绝大多数人关注的,还是国试考核的前三名。 据说在考核结束的当天,这三位不止和其他一些通过考核的修者一起受到了当今大帝的亲自召见,并且在离开皇宫时,直接就被青鹿学院给接走了! 这可是难得无比的荣耀。 那青鹿学院可是帝国第一学院,势力超然,为帝国培养了不知多少的栋梁之才。 而如今,青鹿学院却主动出面,招揽宋易、尺藏锋、白灵犀三人,这般待遇可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当然,这些林寻都不知道。 在距离和北光林氏约定的时间只剩下一天的时候,林忠忍不住再次靠近了洗心峰之巅。 和以往一样,林寻依旧盘膝坐在崖畔之前的顽石上,身影单薄,枯寂若木,寂静无声。 他身上覆满了落叶、尘埃,长发胡须垂落,眉眼间的风霜之色浓烈,看起来颇为落拓。 “要不要叫醒少爷?” 林忠有些犹豫。 明天就将前往北光林氏和那林雪峰对决,若林寻一直修炼下去,注定就得爽约。 这可就会打乱了解决“内患”的进度。 最重要的是,北光林氏和林家其他三个旁支势力不一样,对待林寻的态度并不太过抵触。 若是错失此次机会,后果可就难料了。 轰! 猛地,一股无法形容的沛然气息涌现,像飓风般缭绕在林寻身躯四周。 嗯? 林忠心中一震,就看见原本盘膝而坐的林寻,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眼睛,那一对深邃的黑眸内,此刻犹如翻涌着风暴漩涡似的,流窜出慑人的电芒。 就像一柄在火炉中千锤百炼的绝世利剑,在这一刹横空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