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自取其辱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五十二章 自取其辱

宝辇停顿。 林寻走下来时,就看见一座巍峨建筑屹立在不远处。 毋庸置疑,这应该就是北光林氏盘踞之地。 林忠走上前,跟看守在府邸门前的一名侍从交待了一声,没多久,就看见林大鸿的身影匆匆从府邸深处奔来。 他笑着拱手:“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快随我一起来。” 说着,请林寻入内。 林寻笑了笑,就随之走进其中。 林忠和朱老三在紧跟其后,像一对忠心耿耿的扈从。 只是刚走进府邸,林寻还没来得及打量四周,就听一道公鸭嗓似的尖叫响起。 “那小子竟然敢来?呵呵,胆子可真够肥啊,他人在哪呢?” 声音还没落下,就见一身穿金袍,手执玉扇的公子哥走来,在他身后,还跟随着一帮男女,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金袍公子哥一眼就看见了林寻,顿时冷笑道:“哟嗬,你便是那个林寻吧,还妄想挑战我雪峰哥,你小子可真够狂啊。” “这家伙就是林寻?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看他模样,只怕才十多岁而已,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竟敢染指洗心峰。” 金袍公子哥身后那些男女,也都肆无忌惮地对林寻评头论足,言辞虽没有脏字,却很是不客气和轻蔑。 刚进入北光林氏大门,就被一群年轻男女气势汹汹堵上来,这让林寻不禁皱眉,看向了旁边的林大鸿。 却见林大鸿脸色一沉,喝斥道:“雪冬,不得无礼!林寻那我们北光林氏贵客,速速让开,莫要耽搁大事!” 金袍公子哥却浑然不惧,傲然道:“大鸿叔,我们当然知道这林寻是客人,不过,我看他不过尔尔,哪有资格去挑战雪峰哥?” “是啊,雪峰哥如今什么身份,哪是谁都能挑战的?” 其他男女也纷纷附和。 林大鸿神色愈发阴沉,道:“你们若再不退开,可别怪我按族中规矩处置你们了!” 他显然也没想到,刚把林寻迎进门,就碰到这等事情,这若让林寻误会了,那可就麻烦的很。 顿时,那些男女气焰被压制不少,可那金袍公子哥却兀自梗着脖子,叫道:“大鸿叔,我也不是故意来找茬的,只要这小子能过了我这一关,我们自会给开让开一条路,否则,就是被族规惩罚,今天他也甭想去挑战雪峰哥了!” “你” 林大鸿气得脸色铁青,却有无可奈何。 眼前这金袍公子哥名林雪冬,是林雪峰的亲弟弟,同时也是北光林氏执掌者林怀远的此子。 以林大鸿的身份,也都拿他没办法。 却见林雪冬目光看向林寻,神色间尽是挑衅:“林寻,你有种你别让大鸿叔为难,怎样,你可敢先跟我对决一场?” 那些男女皆都兴奋起来,叫嚷起来。 “是男人你就应战!” “嘿嘿,我看这家伙是怕了,前阵子城中不是流传了吗,说他是‘紫禁城中最弱的一名门阀之主’,不知惹了多少笑话。” “什么门阀之主,凭他也配?没有经过咱们同意,他永远不可能名正言顺继承洗心峰!” 林寻一直冷眼旁观看着这一切,此时已经大致确定,这次北光林氏中,恐怕有很多人不愿看到自己到来。 甚至对于自己和林雪峰的对决,也充满了排斥。 “林寻,这” 林大鸿刚要解释,林寻就已晒然摇头,一副懒得理会的模样,随口道:“朱老三,你在前边开道。” 不好! 林大鸿心中一震,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哪能想到,林寻一言不合就派出了朱老三这个恐怖人物。 当初在洗心峰上的时候,朱老三仅仅凭借杀气,可就把肖凤茹三人给压迫跪地! 那般手段,堪称是惊世骇俗。 若让朱老三这时候“逞凶”,那还了得? 可林大鸿想要阻拦时,却已经晚了一步。 就见朱老三那雄峻如铁塔的身影站出,须发潦草的脸庞面无表情,大步朝前走去。 “林寻你” 林雪冬惊怒,认为林寻太无耻,居然派出了侍从,而他自己则充当缩头乌龟,简直没有一点骨气可言。 可他声音刚出口,就感觉浑身如被一只无形大手狠狠攥住,狠狠被甩飞出去,噗通一声滚倒在地。 任凭如何挣扎,竟站不起身来。 不止是林雪冬,前方挡在路上的一众男女,此时皆像被撞飞,七零八落地摔了一地。 别说挣扎,连惨叫的力气都发不出,就像被禁锢在那,狼狈到了极致。 而自始至终,朱老三根本就不曾动手,他雄峻的身影上前,隐然有一种无可匹敌,无人可阻的威猛架势。 “族叔,走吧。” 林寻微微一笑,迈步上前。 林大鸿唇角抽搐狠狠抽搐了一下,唉声叹了一口气,也跟了上去,唯一让他庆幸的是,朱老三并没有下狠手,否则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少爷已经很仁慈了,按照族中规矩,敢于挑衅族长尊严,那下场可要比这惨重十倍。” 另一侧的林忠幽幽提醒了一句,让林大鸿浑身一阵不自在,苦笑不已,这又能怪谁? “林寻,你卑鄙!像你这种无耻之徒,根本不配执掌洗心峰!” 眼见林寻越走越远,那跌坐地上爬不起来的林雪冬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发出一声怨毒的大叫。 就见林寻顿时止步,头微笑道:“无论你们承认与否,洗心峰现在就是由我掌管。我可以原谅你们刚才的无知,可若你们把无知当做底气来挑衅我,那后果可就是你们无法承受没有第二次了。” 说罢,他大步而去。 “你” 林雪冬咬牙切齿,阴晴不定。 这小子才刚来北光林氏,不知道夹着尾巴做人,反倒如此强势,简直就是狂妄之极! 其他男女也都神色难看之极。 他们原本是故意来给林寻一个刁难,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谁曾想,林寻自始至终都懒得理会他们,直接就让人把他们镇压驱逐,简直太可恨了! 北光林氏的盘踞之地很大,占地起码数十亩,到处亭台楼榭,庭院深深,景致如画,格局恢弘大气。 显然,即便是从洗心峰上搬走,北光林氏的日子也过得很不错。 “我们这是去哪里?” 林寻问。 “炼武场。” 林大鸿解释道,“宗族许多人都知道你今日要来,所以都早已等候在那,届时,你和雪峰的对决,也将在那里展开。” 林寻嗯了一声,忽然问道:“现在的北光林氏中,大多数人都不愿承认我的身份吧?” 林大鸿心中嘀咕,何止是不愿承认,都恨不得也像西溪、云衡、飞峰那三家一样,把你手中大权给夺了! 当然,这话林大鸿是不能说的,他只是无奈笑了笑,道:“毕竟你初来乍到,还难以服众,不过你也别担心,北光老祖既然为你安排了这一次机会,若能争取到,或许就能让族人对你的看法改观不少。” 林寻听出了林大鸿的言不由衷,也不揭破,道:“这样就好,其实我前来的唯一目的,也只是想见一见五叔祖罢了。” 林大鸿呃了一声,提醒道:“林寻,你的想法是好的,不过前提是,你得先过了雪峰这一关。那时候,只能靠你自己,外人可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说着,有意无意瞥了一眼前方的朱老三。 显然,他对于林寻和林雪峰之间的对决,也并不怎么看好。 林寻自然能听出来,他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 只是又前行没多久,再度有意外发生! 一个身穿玉袍的男子阴沉着脸,挡在了前方路上,当看见林大鸿时,劈头盖脸就喝斥:“大鸿,你这个族叔怎么当的,怎能看着外人欺负咱们宗族子弟?” 一句话就表明,这玉袍男子已知道了发生在林雪冬那些那女身上的事情。 不等林大鸿开口解释,那玉袍男子已目光如电,冷飕飕望向了林寻:“你就是林寻?小小年纪,秉性可真够狂的!现在,只要你低头道歉,我便原谅你这一次过失,否则,我北光林氏的大门可不欢迎你!” 言辞咄咄逼人。 这一刻,林寻终于皱眉了,忽然道:“族叔,这位是?” “林大千,按照辈分,是你的族伯。” 林大鸿解释道,“林寻,你可千万别再乱来了。” 林寻也不知听进去没有,目光平静看着林大千,半响才笑了笑,道:“刚才林雪冬他们敢冲上前挑衅我,背后肯定有你在怂恿,对不对?” 林大千脸色微微一变,旋即就怒道:“小辈,你不知悔改过失,竟还得寸进尺,血口喷人!” 林寻都懒得再理会,道:“朱老三” 这三个字简直就快成为林寻的口头禅了,可每一次都让林大鸿一阵心惊肉跳。 他失声叫道:“万万不可!” 唰的一下,他已挡在朱老三身前,同时朝林大千大喝:“大千兄,还不退下?” “我” 林大千也不是蠢货,一眼就看出,那所谓的“朱老三”应该是一位极其厉害的角色。 “小辈,你给我等着!” 最终,林大千神色铁青,拂袖而去。 林寻笑看对方身影消失,唇中这才轻轻吐出四个字:“自取其辱!” ps:今天七夕,说点什么呢,嗯,码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