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做人,切忌好高骛远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五十三章 做人,切忌好高骛远

自取其辱! 听到林寻如此评价,林大鸿禁不住一阵苦笑,林寻也太强势了,动不动就召唤“朱老三”,这可是在北光林氏的地盘上啊! 他难道就不担心引起泼天大祸? 林寻的确不担心,他如今的处境已经够糟糕了,若再表现的很怂,只会让人欺负的更厉害。 若是此次能够拉拢到北光林氏的支持,那自然极好,若是不能,林寻也无所谓了。 早先都已经跟西溪、云衡、飞峰林氏交恶,也不差北光一个。 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 林寻更希望看到,北光林氏不要把自己逼的太难堪。 还好,接下来的路上,并未再碰到什么波折和麻烦。 没多久,在林大鸿的指引下,林寻顺利来到了炼武场。 这是一座极其宽敞的场地,占地极广,地面以坚硬精钢石铺就,且布置有灵阵,很是不凡。 此时在那炼武场附近,早已汇聚了密密麻麻的身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粗略一数,足足有上千之众! 林寻顿时怔然:“这么多人?” 林大鸿解释道:“真正的北光林氏族人只有上百,其他的大多是外亲和客卿。” 林寻哦了一声,心中兀自有些复杂,当年林家直系若没有被害,族人数目应该会更多吧? “快看,那小子应该就是林寻!” “哼!大千伯父说,这小子刚才欺负人,甚至还对大千伯父不敬,简直狂妄之极。” “他竟然还敢来,嘿,果然是无知者无畏!” “真不知道北光老祖究竟看中这小子哪一点了,还安排雪峰哥和他对决,这可太过抬举他了!” 这时候,那分布在炼武场附近的人群,也都发现了林寻的踪迹,顿时纷纷议论起来。 只听那充斥着不屑、不悦、气愤、鄙夷议论声就知道,对于此次林寻前来北光林氏,绝大多数族人都很排斥。 林寻虽早已预料到这一点,可当真正亲眼所见时,兀自有些意外。 “林寻,你多担待一些,可千万别再发怒了,惹了大祸,连北光老祖他老人家出面,都无计可施。” 林大鸿低声开口,带着一丝乞求似的味道,他的确被林寻之前的强势手段给震慑,唯恐他这时候再发飙了。 “嗯,不会的。” 林寻笑了笑,云淡风轻。 可他越是这样,越是让林大鸿心中没底,禁不住又是一阵苦笑,这小子……真不知道他的胆魄是怎么炼成的。 还好,没多久就有人替林大鸿解围。 那是一个身着紫袍,须发乌黑,眼眸深沉如渊,气度沉稳雍容的中年男子。 他大步来到林寻身前,先是瞥了一眼朱老三和林忠,这才朝林寻道:“林寻?” 一旁的林大鸿连忙介绍:“林寻,这位便是北光林氏执掌者林怀远,是你的族伯。” “见过族伯。” 林寻拱手。 “嗯,既然来了,说明已做好了对决的准备,你现在你便可以前往炼武场中等待,雪峰待会就来。” 林怀远威严依旧,不喜不怒,让人看不出其内心情绪。 “好。” 林寻点头答应。 林怀远见林寻答应如此痛快,反倒一怔,禁不住深深看了他一眼,道:“量力而行,若支撑不住,主动认输便可,在这北光林氏,没有谁会为难你。” 林寻笑道:“多谢族伯提醒。” 自始至终,林寻都表现得中规中矩,不曾流露出什么情绪变化。 “去吧。” 林怀远不再多言。 当即,林寻朝林忠和朱老三示意了一下,让他们等候在一侧,而他则独自一人走向炼武场。 而那些早已等候在附近的众人见此,顿时沸腾了,像打了鸡血似的,嚷嚷起来。 “快看啊,这小子竟然真的敢应战!” “哼,这就叫无知者无畏,他若知道雪峰的厉害,只怕会后悔答应的如此痛快。” “嘿嘿,不过这样也好,这小子自诩是洗心峰的执掌者,已经让我心中很不痛快,若雪峰能够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那就再好不过了。” 各种充斥着戏谑、轻蔑的声音此起彼伏响起。 迎着声浪,林寻孑然挺秀的身影前行,神色沉静,泰然自若,犹如不曾受到任何影响。 当抵达练武场中央,林寻便静静伫足,眼观鼻,鼻观心,犹如入定的老僧。 他这从容淡定的举动,倒是让许多人不禁讶然,换做其他年轻人,只怕早已被气得心绪失常。 可林寻却没有。 不过大多数人都潜意识里认为,林寻是在装模作样,毕竟一个天罡境修为的少年而已,哪怕心性再镇定,面对林雪峰这等盖世天骄,也注定要败北! 他这种模样,倒像是破罐子破摔了。 “喂,那个林寻,我劝你还是主动投降吧,就凭你也妄想挑战雪峰大哥?简直不知好歹。” 一名少女冷哼。 “换我是你,断不会做出这等自取其辱的事情,若你聪明,就乖乖认输,反倒会让大家高看你一眼。” 但不论场中讽刺和挖苦如何刺耳,林寻一直无动于衷。 远处的林忠面带阴沉之色,心中又痛又无奈,若林家直系力量还在,谁敢如此羞辱少爷? 这些旁系族人太过分了! 连林大鸿也忧心忡忡,不过他不是为林寻鸣不公,而是担心林寻受不住这等羞辱,彻底发飙了。 唯独朱老三,一直像一座雕塑般立在那,默然无声。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偶尔他的眼眸扫过那独自立在练武场中,承受着诸般羞辱挖苦的林寻时,目光深处不经意会闪过一丝异色。 “诸位恕罪,雪峰来迟了一步。” 蓦地,远处虚空响起一道清朗声音。 一句话而已,却让那场中众人彻底沸腾了,一个个面露激动、钦佩之色,大叫不已。 一些女孩子,更是发出花痴似的尖叫。 “雪峰哥,是雪峰哥来了!” “哈哈哈,这下可有好戏看了,前几天在国试考核中,雪峰哥可是展露出了无双锋芒,顺利晋级,这林寻和他一比,简直如跳梁小丑般不值一晒。” 就见虚空中,一道烟雨般幻化而成的神虹浮现,横贯而至,一个白衣少年脚踏神虹而来。 他头戴羽冠,剑眉星目,浑身弥漫淡淡烟雨气息,踱步虚空之上,显得异常潇洒,器宇不凡。 有些人,一看就知道非池中之物,就好比眼前这林雪峰,仅凭那种气度,已非寻常人物可比。 唰! 他身影飘然落入场中,简直如鹤立鸡群,场中响起了一阵又一阵雷鸣般的欢呼声。 “多年没见,雪峰这孩子也长大了,只是锋芒太盛,以后只怕会遭遇不少挫折。” 远处,林忠幽幽开口。 “林忠,你怎么说话的!” 林大鸿眼睛一瞪,呵斥道。 他不敢喝斥林寻,但可没把林忠这个老奴才放在眼中。 林忠讪讪一笑,也不辩解。 这时候,林寻目光也抬起,看向了立在十多丈外的林雪峰。 一眼就看出,对方的确是灵海境无疑,真元外放,缭绕于身躯四周,显得极其迫人。 “你就是林寻吧,让你久等了。” 林雪峰目光也看向林寻,随着他开口,场中喧哗声皆都沉寂,映衬得林雪峰威势愈发不凡。 “还好。” 林寻随口道。 “我知道你是文靖族叔的嫡子,念在咱们同为一族的份儿上,我有一言相劝。” 林雪峰沉吟道。 “但讲无妨。” 林寻道。 “在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想法,要带领林家重新返回洗心峰,恢复昔日荣耀,其中,也包括帮你们这一脉的族人复仇。” 林雪峰声音清朗,掷地有声,“曾祖也是如此培养我的,让我不要忘记当年之耻辱仇恨,现如今,你回来了,无疑给了我一个机会!” 林寻挑眉道:“什么机会?” 林雪峰眼眸如电,盯着林寻,一字一顿道:“一个执掌洗心峰,统一林家内患的机会!” 声音铿锵,踌躇满志,引起了满场喝彩声。 远处的林怀远、林大千等人,都不禁欣慰而笑,连林大鸿也连连点头不已。 而林忠则脸色阴沉之极,说的好听,这用心可就歹毒了,明显就是要夺走少爷的继承权! 却见林寻笑了笑,道:“你的志向可有些大,我也有一言相劝,做人,切忌好高骛远。” 林雪峰眉头一皱,不等他开口,周围众人已忍不住叫骂起来。 “小东西,你怎么说话呢?” “放肆!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雪峰哥,别跟这种人计较,以免低了您身份!” 林雪峰挥了挥手,制止住场中喧哗,神色平静地看着林寻,道:“你大可不必如此抵触,我身为兄长,不会让你遭受冷落,相反,只要你交出洗心峰,我可以让你和其他族人一样,享有同等地位和身份,并且会帮你报仇。” 顿了顿,他神色间已浮现一抹睥睨自信之色,继续道:“这便是我的诚意,你应该也清楚,无论在哪方面,我都比你更适合接掌洗心峰!” 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俨然一副完全替林寻,替整个林家考虑的模样,让得周围众人都不禁又大声喝彩起来。 林寻沉默,一对黑眸深处,隐隐有寒流涌动。 —— ps:凌晨以后还有一章,补昨天的,等不及的朋友明天起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