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赴宴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六十章 赴宴

林寻返回洗心殿,沐浴更换了一身干净衣衫,浑身一阵舒爽。 这些天和小珂的对决,让他彻底掌握了属于灵海境修者的战斗方式,已足可以将自身威能完美地发挥出来。 这让林寻很满意。 只是修为的进步却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靠的日积月累之功。 林寻也不着急,他所修炼的【洞玄吞荒经】,再配合【混虚道经】神妙作用,足可以让他在修行速度上超然于大多数人! 简单来说,短时间内,林寻很难在修为上再有突破,故而他将接下来修炼的重点,放在了武道磨练上。 如今,林寻在【天元刀诀】的修炼上,已开始参悟“揽月式”,此招比之“采星式”更为博大精深,奥妙无穷。 以林寻的悟性,如今对“揽月式”的参悟也只达到“入微”的地步。 即便如此,那等威力也比圆满地步的“采星式”厉害了一筹! 而在【撼天九崩道】的修炼上,则堪称进境神速,如今已臻至“精准”地步,威力极其可怖。 此功和天元刀诀不同,考验的是修者的修为,修为越浑厚,发挥出的威力就越强大。 尤其是,撼天九崩道的九大招式之间,还可以叠加融合,形成新的招式,极其之神妙。 当林寻能够将撼天九崩道的九大招式完全融合在一起,于一击之中施展出来时,便称得上是修炼圆满了。 那一击,也被称为“撼天一击”! 只是,林寻目前距离这等地步还很遥远。 总之,武道修炼和修为一样,皆堪称永无止境,需要修者上下求索,孜孜以寻。 就在林寻潜心揣摩武道的时候,林忠匆匆而来。 “少爷,石禹少爷刚才派人送来了请帖。” 说着,林寻将一份烫金请帖递过来。 林寻拿起一看,却是邀请林寻在今晚去参加一场酒宴,届时,当年曾在弑血营中修行过的许多学员,皆会参与其中。 林寻突然想起来,上次前往石鼎斋时,石禹就曾说过,等国试考核结束之后,就会安排一场宴席,和当年弑血营中的学员聚一聚。 “忠伯,晚上时候,你和朱老三和我一起走一趟吧。” 林寻随口叮嘱了一声。 …… 傍晚十分。 林寻和林忠、朱老三一起,朝洗心峰下走去。 如今的洗心峰上,也终于变得热闹起来,在灵鹫的安排下,刺血的炼丹室、杨凌的炼器坊都已开始运转。 连老雕也忙碌起来,开始在洗心峰上下布置灵阵。 并且,灵鹫又从紫禁城招揽了一批忠心可靠,手脚灵活的仆从,帮着刺血他们处理琐屑杂事。 这些仆从都是被雇佣的,约莫五十多人,有小珂天天盯着,不虞会出什么乱子。 一路上,林寻也不禁感慨,洗心峰终于不再荒芜,开始有了崛起的痕迹,虽然渺小,可只要一步步努力,迟早会焕发出全新的面貌! 只是,不等林寻再继续感慨,就见刺血气急败坏地从远处冲过来。 “林寻,你究竟还管不管那些王八蛋了?他们今天可是把我好不容易才栽种成活的十六株‘蝶血花’全都糟蹋了!” 刺血脸色铁青,愤怒大叫。 他是一位战地医修,本身更是一位技艺精湛的炼药师,能把他气成这般模样,可见那“蝶血花”对他何等重要。 “谁?” 林寻一怔。 “还能有谁,还不是北光林氏送来的那些王八蛋!那些纨绔子弟,一个个骄纵跋扈,游手好闲,品行恶劣,真不知道你为何同意让他们住在洗心峰上!” 刺血大叫。 他明显气坏了,一腔怒火全都宣泄在林寻身上。 林寻顿时明白过来,眉宇间涌上一抹寒意,道:“刺血,带我去见他们,我会还你一个公道。” 前些天时候,在林北光的授意下,北光林氏将一批族中年轻子弟送来了洗心峰。 名义上,是为辅助林寻,听林寻差遣使唤的。 只是林寻出于慎重考虑,并未着急给这些族人安排事情干,而是打算先观察他们一段时间,等摸准了他们的秉性和底细,再做安排。 当时林寻就曾对这些族人下达三条禁令,不准靠近洗心殿,不准私自带外人进入洗心峰,不准在洗心峰上破坏捣乱。 林寻也知道,想凭借这三条禁令,就让那些族人乖乖听话,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实也确实如此,自打这些家伙进入洗心峰,就一直饮酒作乐,游手好闲,还时常聚众赌博,把他们居住的区域搞得乌烟瘴气。 这些还算是林寻能够容忍的范围,并非什么大错,他也懒得多计较,以免被五叔祖林北光认为,他是故意在刁难这些族人。 可如今看来,他的容忍,明显是助长了这些家伙的气焰。 竟敢肆无忌惮地去刺血的灵药园搞破坏,这就是林寻无法容忍的! 在刺血的带领下,没多久,林寻就看见了那一群来自北光林氏的年轻子弟。 约莫有十多人,有男有女,他们此时皆在一处清溪之畔席地而坐,一边饮酒,一边嬉闹,显得很是逍遥自在。 当看见刺血带着林寻前来时,这些男女皆神色一怔,旋即就不以为然地笑起来。 “不就采了你种的几朵花儿吗,居然跑去叫帮手了,你这家伙可太抠门了啊。” 一个青年吊儿郎当开口,声音戏谑。 “就是,哥几个喝酒,需要以花香入酒,能看上你种的花儿,那是你的福气,可你这家伙却不识好歹,真是扫兴。” 另一个男子明显喝醉,说话也肆无忌惮起来,“你以为叫来林寻,我们就会怕了?开玩笑,他算老几,也能管的了我们?” 附近那些男女皆哄笑不已。 刺血气得额头青筋爆绽,咬牙道:“林寻,你看到了吧,这些……这些就是你请回来的王八蛋,简直无法无天了!” “你骂谁是王八蛋?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一个眼袋浮肿的青年噌地起身,指着刺血破口大骂。 林寻叹了口气,拍了拍刺血肩膀,道:“也怪我,没有预料到这一点,交给我吧,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呵呵,林寻你这口气也太大了,哥几个采摘几朵花而已,你也要管?真是……” 那眼袋浮肿的青年还没说完,就被林寻一脚踹在肚子上。 就见他身躯如断了线的风筝,倏然飞起,而后狠狠摔在十多丈外的岩石上,砰的一声,岩石四分五裂,可见这一脚的力道多狠。 而那青年浑身一抽搐,就口吐白沫,直接晕厥过去。 顿时,其他那些年轻子弟皆被吓了一跳,脸色骤变,纷纷起身,怒视林寻。 “你竟敢动手打人?” “告诉你,这洗心峰虽是你的地盘,可你若敢对我们不利,北光林氏绝饶不了你!” “别以为打败了雪峰哥,你就可以无法无天,想让我们乖乖听话?门儿都没有!” 他们厉声大叫,看似气焰嚣张,实则看向林寻的目光中已带上忌惮之色,显然他们也担心林寻对他们下狠手。 轰隆~ 林寻连废话都懒得说,直接袖袍一挥,可怖的淡青色灵力化为一只大手,于虚空中笼罩而下。 就听砰砰砰一阵闷响,那十多个年轻子弟直接被拍跪在地上,惨叫不已。 “听着,我没有精力跟你们玩对抗,北光林氏派你们来,是乖乖替我做事的,而不是让你们给我捣乱的。” 林寻声音冰冷,充斥迫人威压,那属于灵海境的气势,让得那些年轻子弟浑身哆嗦,吓得连惨叫都不敢发出。 “记住,没有第二次了!” 说罢,林寻转身而去。 路上,他吩咐林忠,“以后让这些混蛋都开始干活,洗心峰上的仆从做什么,就让他们做什么,若不听话,就交给小珂亲手处置,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他们了。” “少爷,北光林氏之所以派出这些不听管教的刺头,明显是想要考验您驾驭属下的能力,您若这么做……” 不等林忠说完,林寻就冷笑道,“这就是我驾驭属下的手段,对于这种跋扈骄纵的纨绔,就该先把他们收拾服帖了!” 林忠怔了怔,不再多说。 “那我就先告辞了。” 刺血这时候气的消得差不多了,拱手告辞。 林寻目送他离开,若有所思道:“忠伯,刺血本身可也是一位灵海境强者,并且他还是一位战场上的医修,实力必然不俗,可他即便如此愤怒,也不曾冒然对那些混蛋动手,你可知道为何?” “因为相较于那些骄纵跋扈的混蛋,他终究是外人,一个外人若是去教训林家族人,这就有些逾越了,会引起不少麻烦,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会找少爷您来主持公道。” 林忠略一思索,就道破了其中玄机。 “不错,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何灵鹫会花费大力气邀请刺血他们三人前来帮我了,像这种人才,不止有大本领,并且对人情世故也看得很通透,的确是不可多得。” 林寻赞赏道。 说话时,他们已经走出洗心峰。 “去千金一笑楼。” 林寻跟朱老三吩咐了一声,就和林忠一起,坐上了由朱老三驾驭的宝辇,趁着暮色,朝远处驶去。 —— ps:加更送上! 第三百六十章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