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变故连连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六十四章 变故连连

声音之中,毫不掩饰不满。 石禹眉宇间浮现一抹阴霾,明显也有些动怒了。 宴席上的气氛,竟是在这一刻变得有些压抑。 宋冲鹤这一句话,既在怪责石禹安排不周到,又在嘲讽林寻,认为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够资格位居首座。 “不就是一个破坐席,你也想跟林寻争一争?” 宁蒙脸色一沉,愠怒出声。 “破坐席?呵呵,呵呵呵……” 宋冲鹤冷笑连连。 许多人都脸色微微一变。 眼见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却见林寻笑道:“算了,我随便坐哪里都行,不必再争执了。” 说着,他随意挑选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坐下。 石禹凝视林寻片刻,见后者并无多少抵触,最终点头道:“也好,那就这样吧。” 宁蒙刚要说什么,就被石禹打断:“宁蒙,你也坐下,今天是咱们朋友之间相聚,可不要破坏了气氛。” 宁蒙冷哼一声,最终冷哼道:“行,那就这样。” 说着,他一屁股坐在林寻身边,传音道:“待会找个机会,好好修理一下这宋冲鹤,他算什么东西,也配跟咱们兄弟们叫嚣?” 林寻笑吟吟传音道:“别生气,这种场合,免不了会出现一些波折,不必和他太过计较。” 宁蒙一怔,狐疑道:“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 林寻面无表情道:“这次承办宴席的是石禹,无论如何,咱们都得隐忍一些。” 宁蒙悻悻然道:“算了,我就听你们安排。” 两人之间的交谈用的是传音,不虞被其他人听到。 见到林寻和宁蒙都不再说什么,宴席上众人也都知道,这一场风波已就此平息。 似乎感觉场中气氛太沉寂,有人不禁笑着出声,道:“石三少,不知还差哪些宾朋没有抵达?” 石禹坐回上首坐席,道:“就只差白灵犀、赵寅和李独行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不过,白灵犀行踪飘忽,性情独来独往,只怕是不可能前来了。” “至于赵寅,若白灵犀不出现,他肯定也不会出现。” 此话一出,场中不少人都不免有些失望。 白灵犀身份极其尊崇,乃是帝国靖海侯的长孙女,本身就是皇室成员,且在前不久的国试考核中,一举摘得第三名的耀眼成绩。 像这般天之骄女,的确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够见到的。 而那赵寅也很不凡,他不止出身皇室,且拥有天赋属性“紫阳之体”,天资超然,和白灵犀一样,不是能够轻易见到的。 唯独李独行比较特殊。 此子来历神秘,但天赋却极其卓绝,独来独往,在前不久的国试考核中,凭借一手惊世骇俗的剑术,一举跻身第五名之列。 只是遗憾的是,此子极其之低调,宛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般情况下,也极少有人能够得见其真人。 “石三少,你这可有些不地道,我这次之所以前来参加宴席,本就是为了白灵犀姑娘而来,可你此时却说她可能来不了,这不是耍我吗?” 那宋冲鹤脸色一沉,将就被重重摔在案牍上,冷声开口。 一下子,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 这宋冲鹤的确很嚣张,俨然一副目无余子的架势,让得在座众人都不禁有些皱眉。 却见石禹微笑道:“冲鹤公子息怒,我只是说白灵犀有可能会前来赴宴,可没有说她必然会来。” “这么说,你是在诓骗我了?” 宋冲鹤冷冷道。 什么叫嚣张? 这就是了,在座都是年轻一代的贵胄子弟,一般情况下,谁也不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可这宋冲鹤倒好,我行我素,谁的面子都不给,显得极其之张狂。 不过想一想也是,他身为七大门阀世家之一的宋氏子弟,也的确有胆魄说出这般话。 可…… 这一场宴席毕竟是石禹所筹办,而这宋冲鹤却如此不给面子,就显得太过火了。 场面一时变得沉寂无比。 就连石禹,似乎也都不知该如何处置才好,仿佛也根本没预料到,这宋冲鹤就是如此骄横。 “这……” 就在石禹陷入沉吟之际,忽然,大殿外响起一道悦耳清冷的声音。 “九天阁?就是这里了。” 旋即,众人就看见,一个清丽出尘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站在大殿之外。 她一袭白裙,身段窈窕修长,乌黑秀发披肩,一对星眸明亮灵秀,仿佛从画中走出的仙子。 白灵犀! 刹那间,大殿众人神色皆都不禁闪过一抹恍惚,这少女不止是美丽,还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灵秀之气,犹如行走在人间的仙子,不染一丝烟火气息。 更重要的是,谁也没想到,白灵犀居然真的来了! 这出乎了绝大多数人意料,毕竟,白灵犀可是帝国靖海侯长孙女,且在前不久的国试考核中一举多夺得第三名,仅次于那尺藏锋和宋易,堪称是帝国一等一的天之骄女。 就连石禹都没想到,白灵犀会真的前来赴宴。 按照他之前的安排,虽说已经给白灵犀发出了请帖,可在内心深处,石禹却并不肯定白灵犀会来。 原因就在于,对方的身份太超然了。 “灵犀,你来了!” 这时候,那宋冲鹤噌地起身,目光灼灼地看着白灵犀,道,“我听说你会前来赴宴,故而早早等候在此,我……” 白灵犀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道:“我是来参加弑血营学员之间的聚会的,可没想到,还有外人在场。” 一句话,就让那宋冲鹤神色一滞,声音戛然而止。 “灵犀说的对,此次宴席,的确是高朋满座,让我也大开眼界,能够参与进来,也是让我不胜荣幸。” 旋即,那宋冲鹤就热忱笑着出声,让周围众人看得也不得不佩服,这家伙何止是狂傲,连脸皮之厚也非常人可比。 白灵犀皱了皱黛眉。 就在这时,石禹大笑起身,道:“白姑娘快请入座。” 说着,他亲自引荐白灵犀前往首席座位。 不曾想,白灵犀目光一扫四周,道:“不必太客气,我随意落座便可。” 说着,她身影飘曳,竟是坐在了林寻旁边位置上。 瞬间,全场愕然。 以白灵犀的身份,已足可以坐在首席位置,可偏偏地,她似对此颇为抵触,而是选择在了偏僻角落之地。 最让人意外的是,她还是坐在了林寻旁边…… 不少人都下意识看向宋冲鹤,果然就看见,对方神色一怔,眉宇间涌上一抹阴郁之气。 之前,宋冲鹤还在讥讽林寻,认为林寻不配坐在上首坐席。 可一转眼,他一心想见的白灵犀突然出现,非但不搭理他,反倒坐在了林寻坐席旁边,这可就太打击人了。 许多人都不禁暗自发笑,谁能想到,局势会发展到这般地步? 就连林寻自己也不禁有些意外,侧目瞥了一眼白灵犀,他可不认为白灵犀是无意的。 可若说她是有意的,那为何又要这么做? 想不懂。 林寻想来想去,只能归结为白灵犀的确是看不上那所谓的首席座位,而非是故意如此为之。 对面的宋冲鹤神色平静,重返坐席,只是看向林寻的目光却颇为阴鸷,透着不善,似乎是把这一切都怪责在了林寻头上。 林寻都懒得理会他,自顾自饮酒,不时和宁蒙交谈一番,显得颇为自得。 林雪峰此时也被安排了坐席,坐在了林寻后方。 他作为旁观者,敏锐地察觉到了场中气氛的变化,也不免暗暗心惊,这等场合,可的确够吓人的。 若换做是他是林寻,断不可能表现得如此镇定了。 尤为让他不解的是,那白灵犀……可是一位尊贵无比的存在,怎会……怎会选择坐在了自己的堂弟林寻旁边? 不止是林雪峰,此时大多数人都心思各异,不复之前热闹。 原因就在于,白灵犀来的太突然了,让众人皆都始料不及,让得气氛一时有些诡异的沉寂。 不过,这种沉寂没多久,就被一阵郎笑声打破。 又有人来了! 就见大殿外,一个身穿明黄玉袍,身姿卓然不凡的青年,大步而来。 “哈哈,抱歉,让诸位久等了。” 他甫一进来,就洒然拱手。 众人心中顿时又是一惊,赵寅! 果然,只要白灵犀出现的地方,赵寅必然会紧随着出现,这位博望侯的玄孙,简直如护花使者般敬业。 “哪里,宴席还没有开始,不算晚,快请入座。” 石禹起身相迎。 只是,赵寅目光一扫四周,却笑道,“不必客气,我随意坐在哪里就好。” 说着,他却是毫不客气地坐在了白灵犀旁边的座位上。 见此,众人神色都不禁有些异样。 之前,宋冲鹤还叫嚣着之所以前来参加此次宴席,完全是冲着白灵犀来的,谁曾想,白灵犀却根本就不搭理他,直接就坐在了林寻旁边位置上。 而如今,赵寅也来了,根本就不必石禹安排,坐在了白灵犀下首的位置上。 这就显得太微妙了。 再看对面宋冲鹤,眉宇间的阴郁之色果然又浓郁了几分! —— ps:这一章不好写,且喝了几杯小酒,更新迟了,抱歉~。 金鱼目前在网吧,凌晨后会加更的,再次感谢老朋友“watchwq”和“书友3052”“洪土地”的打赏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