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另有玄机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另有玄机

伴随白灵犀、赵寅陆续而至,场中气氛却显得有些沉寂。 忽然,坐在那宋冲鹤旁边的一名男子长身而起,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步来到林寻身前。 “林寻,你不配坐在这里,还请让让吧!” 这男子神色傲慢,目光中透着不屑,居高临下俯视林寻。 他名宋喆,是跟随宋冲鹤一起前来,两人是堂兄弟,同样是来自七大上等门阀之一的宋氏宗族。 见他突然起身,如此无礼地要林寻让座,许多人都不禁皱眉,这宋氏子弟未免也太狂了! 一侧的白灵犀怔了怔,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林寻。 “这是怎么回事?” 另一侧,赵寅低声询问一侧的一个修者。当了解到之前发生的一些冲突时,赵寅也不禁露出一抹玩味笑容。 两年不见,他倒也想看一看,当年曾在弑血营中闯出偌大名声的林寻,究竟会如何处理眼前事情。 林雪峰则有些心惊,双拳不自禁紧握,这家伙明目张胆地针对林寻,简直欺人太甚! 而坐在首席主座上的石禹同样脸色一沉,就待说什么,却被林寻挥手示意,让他稍安勿躁。 旋即,林寻看着对面的宋喆,笑吟吟道:“我坐在上首坐席时,你堂兄不愿意,如今我坐在这里时,你又不愿意,我倒是好奇了,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宋喆像听到一个笑话,冷冷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来历,不就是弑血营学员吗?当年的你或许很出色,可是在此次宴席上,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 他冷笑连连,道:“你若有真有本事,为何国试考核中没有你的名字?连国试考核都不敢参与,你也配问为什么?” 许多人都意识到,这宋喆已明显是在找茬,且将矛头直指林寻一个人,显得极其有恃无恐。 当看见远处的宋冲鹤正自含笑看着这一切,许多人都恍然,一下子就明白,宋喆之所以跳出来,必然是出自宋冲鹤的授意! 而他之所以要逼迫林寻让出坐席,明显是打算让宋冲鹤坐在这个位置上,好进一步接近白灵犀。 不等林寻开口,那宋喆已是冷冷道:“更何况,我可是听说,那洗心峰上来了一个‘紫禁城最弱的门阀之主’,就凭这等身份,也配坐在这里?” 这可是石禹安排的宴席,可这宋喆却反客为主,逼迫林寻让座,且言辞极尽挖苦,毫不客气,视林寻如无物,显得异常之嚣张。 而这也是林寻第一次见识到世家门阀子弟跋扈的一面,和眼前的宋喆相比,他以前所见的林家那些纨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宋喆!” 石禹彻底怒了,神色冰冷,这可是他安排的宴席,如今这宋喆和那宋冲鹤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让大家不愉快,这换做谁,都无法忍耐。 其他人也都不悦,认为这宋冲鹤和宋喆太过目中无人,难道他们真以为凭借宋是门阀的招牌,就可以横行无忌了? “石禹,你别管,交给我处理。” 出人意料的,林寻却是出声阻止了石禹的进一步行动,他长身而起,笑吟吟看着宋喆,道:“了不起,连我的来历都一清二楚,这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虽是笑着,眸子中却毫无温度。 一句话,让在做许多人心中一震,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宋喆可不是弑血营学员,之前石禹也不曾详细介绍过林寻身份,那么,宋喆又是怎么知道林寻来历的? 原本,他们还以为宋喆是替宋冲鹤出头,仅仅只是为了争夺一个位置,目的是更好地接近白灵犀。 可现如今看来,这其中必然另有玄机了! 果然,就见那宋喆脸色不易察觉地微微一变,旋即就冷哼道:“废话可真多,我就问你让不让这个坐席!” 林寻眯着眼睛盯着宋喆凝视片刻,道:“我若不让呢?” 宋喆脸色一沉,森然道:“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轰! 话音还没落下,他竟是猛地一掌打出,狠狠朝林寻天灵盖拍去。 掌风乌光流溢,风雷激荡,根本就没有半点留情,明显就是打算灭杀了林寻! 仅仅通过这一击,就让林寻判断出,这宋喆的目的绝对不仅仅只是逼迫自己让座那般简单了! 这个念头一闪即逝,林寻动作也不慢,就在对方出手的同时,他右臂猛地探出,握掌成拳,一拳砸出。 蟒龙崩! 就见刺目的天青色神辉猛地爆绽,若大龙腾空,砰的一声,轻易将宋喆的一掌化解,而后余势不减,摧枯拉朽般,狠狠砸在宋喆胸膛。 喀嚓! 宋喆胸腔塌陷,发出惨叫,猛地倒飞出去。 在座不少人都动容,这宋喆虽骄纵跋扈,可实力却是不差,在年轻一辈中,也算顶尖人物。 前些阵子,这宋喆更是在国试考核中获取了第九十七的名次,由此就足可以证明,这宋喆实力何等不俗。 可现在,仅仅一击而已,抢先出手的宋喆,却是被林寻一拳就给轰飞! 这就显得太惊人。 就连白灵犀、赵寅、宁蒙、石禹等人都不禁眼眸一凝,似根本没想到,林寻如今的战斗力,已生猛到了这般地步!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轰飞宋喆之后,林寻毫不留情,纵身上前,一把攥住对方脖颈,将对方身躯拎起来,然后狠狠掼在地上! 砰! 地面血水迸溅,那宋喆发出惨叫,鼻梁塌陷,头破血流。 众人心惊,都没想到林寻一旦动手,竟如此之狠。 即便如此,林寻似犹自不解气,拎着那宋喆的身躯就要再砸在地面上,就在此时,就见不远处的宋冲鹤猛地拍案而起,厉声大喝。 “住手!” 轰隆~ 说话时,宋冲鹤身影一闪,已暴冲而至,身影弥漫纯黑霞光,若一抹黑色雷霆,声势可怖。 “终于坐不住了?” 林寻冷笑,一手拎着那惨叫不断的宋喆,另一只手则化作拳印,碾压虚空,迸发而出。 刹那间,这片虚空犹如燃烧崩塌。 赫然正是炼虚崩! —— ps:现在凌晨2点多,这一章有点短,坐在网吧实在扛不住了,大家姑且看之,明天不管月票多少,照旧加更,以感谢大家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