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问世上 悲催如侬有几人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六十七章 问世上 悲催如侬有几人

“林……林寻,你……你就不怕我们宋家报复?” 宋喆颤声开口,惊恐无助。<网 这不是废话吗? 众人都不禁露晒笑,林寻都暴打了你们族兄弟二人,难道他还会在此时后悔? 林寻这时候气也消了,想了想,正待说什么,却见石禹大步而来,神色淡漠冷酷:“林寻,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 说着,他蹲在宋喆身前,目光中露出一抹怜悯之色:“原本没你什么事情,可你却偏要替宋冲鹤出头,这又是何苦?” “石三少你——!” 宋喆万没想到,这时候石禹的态度也会变得如此不客气,一时惊怒之极。 “别生气,其实我挺同情你的,我且问你,你未婚妻是不是叫金蓉?” 石禹轻声问道。 宋喆一怔,怒道:“你究竟要说什么?” 在座其他人也都一头雾水。 却见石禹一指远处的宋冲鹤,道,“他前些天在一次酒宴之后,曾无意中吐露,他把你未婚妻金蓉给上了。” 众人愕然,石禹这话可就太歹毒了,居然说宋喆的未婚妻给宋喆戴绿帽子了,并且对象是宋喆族兄宋冲鹤! 宋喆气得目眦欲裂,咆哮:“你他妈少血口喷人!” 眼见他就要暴走,石禹忽然压低一声,在他耳畔说了一句话,旋即就拍了拍宋喆肩膀,怜悯道:“好自为之吧。” 让众人意外的是,也不知石禹跟宋喆说了什么,让得后者一副如遭雷击的模样,失魂落魄,彻底呆滞在那。 “宋喆,千万不要听他的谗言!他都是骗你呢,我哪可能做出这等事情?” 远处的宋冲鹤嘶喊。 “我……” 宋喆脸色阴晴不定。 众人见此,大致都确定,石禹刚才说的一句话,必然极其关键,让得宋喆也都开始怀疑这一切。 这让众人都不禁讶然,难道石禹所言是真的,这宋冲鹤真卑鄙到玩弄了宋喆的未婚妻? 这可太无耻下作了,宋喆可是他族弟啊,他怎么能这样? 最让人感到怪异的是,就在刚才,宋喆还义愤填膺地第一个站出来替宋冲鹤出头…… 做人做到宋喆这一步,也算悲催到家了。 “石禹,我和你没完!” 宋冲鹤气得咳血,厉声大叫。 太丢人了,之前被林寻暴走一顿,而今又碰到这等破事,简直让他颜面扫地,以后若传出去,他宋冲鹤还如何做人? 而宋喆的神色则是灰暗之极,一副心神不属的模样,内心显然正在倍受煎熬。 “呵呵。” 忽然,石禹一阵冷笑,淡漠道,“没完就没完,难道以为我还怕你们不成?换做是宋易来了,我或许会忌惮三分,可若是你们俩,呵呵……又算什么玩意?” “你——” 宋冲鹤脸色铁青扭曲,可怕至极。 “不必多说,以后想报复,我随时欢迎。” 石禹冷冷道。 他也的确是怒了,林寻可是他的朋友,从宴席一开始,就被宋冲鹤和宋喆二人连番挑衅。 这时候,他石禹若再不替林寻做一些什么,那就显得太不朋友了! 他这么说,也是要为林寻承担压力,避免被宋氏宗族记恨上,毕竟,据他所知,林寻如今的处境并不好。 “好!很好!我记住了!” 宋冲鹤咬牙,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扎起身,目光怨毒地扫了石禹和林寻一眼,就带着宋喆转身欲走。 没办法,今天丢人丢大了,再留下来,只会更屈辱。 “这件事,也算我一个。” 可就在此时,一直淡然自若,宛如置身事外的白灵犀,忽然出声,清澈悦耳的声音犹如天籁。 全场震惊,就连林寻和石禹都不禁怔然,这时候,白灵犀为何要插着一手? 说实话,这么做可是很容易得罪宋氏门阀! 就见那宋冲鹤和宋喆也都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此次事情,皆因我而起,我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白灵犀开口,神色恬静然,“更何况,此次乃是弑血营学员之间的聚会,生争执时,我自当站在弑血营这边。” 寥寥一番话,让许多人都恍然过来,可心中总感觉,白灵犀这么做的目的应该不会如此简单。 而听到白灵犀如此说,宋冲鹤和宋喆这一对族兄弟彻底懵了,石禹的决绝态度,本就让他们难堪无比。 可如今,连白灵犀也站在石禹那边,这让两人都有一种崩溃的感觉。 最让人意外的是,这一刻赵寅竟也开口,声音沉稳淡然:“这件事,的确是你们有错在先,若你们以后要计较,也算我赵寅一份吧。” 一下子,宋冲鹤和宋喆顿时崩溃,心绪乱如麻,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林寻不算什么,战斗力再强,在庞然大物般的宋氏门阀面前,也只是一只可以随意碾死的蝼蚁。 可石禹、白灵犀、赵寅三人可不一样! 石禹身后的石鼎斋势力,完全不逊色于宋是门阀!且石禹还是石财神亲生骨肉,地位极其重要,哪怕以后报复,宋冲鹤都没多少底气能报复到石禹头上。 而白灵犀身份就更吓人了,其祖父靖海侯可是帝国响当当的一个滔天人物,且白灵犀一脉的亲属中不少都是皇室成员,身份堪称煊赫。 就是给宋冲鹤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轻易得罪白灵犀了! 至于赵寅……这位可姓赵,是真正的皇室成员,其曾祖博望侯,可是当今大帝的族兄! 如今,石禹、白灵犀、赵寅一下子都旗帜鲜明地表达态度,让宋冲鹤和宋喆心中如何不惊慌? 最憋屈的还要数宋喆,不但被暴打了一顿,还得知族兄绿了自己,最后还被石禹、白灵犀、赵寅敌视,这…… 这世上还有比他宋喆更悲剧的吗? 直至后来,宋冲鹤和宋喆都不知道如何离开的千金一笑楼,堂堂宋氏门阀的后裔,却落得这般地步,着实是可怜可悲可叹。 …… 随着宋冲鹤二人离开,宴席中的沉寂紧张气氛一扫而空。 林寻也返回自己坐席,石禹则安排侍女又重新置办了酒席,开始朝众人敬酒,气氛很快就变得热闹起来。 仿佛,都已彻底忘记了刚才生的不愉快事情。 不过,这件事从石禹、白灵犀、赵寅站出来那一刻起,就已经被彻底解决,不会再引起什么波浪。 毕竟,哪怕宋氏宗族再愤怒,也断然不会为了宋冲鹤和宋喆两人,而彻底跟石禹他们背后的势力撕破脸了。 这就是底蕴的力量,看似无形,却无所不在,所产生的影响也是不容小觑的。 当然,相比较而言,林寻之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行动,就显得更强势霸道了。 管你是什么宋氏子弟,惹到我头上,那就先揍了再说! “林寻,你刚才动手时候可真够痛快的,难道你当时一点都不担心?” 叶小七这个胖子忍不住问出声。 其他人也都不免好奇。 林寻笑了笑,耸肩道:“担心也没用,我总不能让他们骑到我脖子上作威作福吧?” 这个回答显然无法让大多数人满意,不过想一想后来石禹对待宋冲鹤二人的态度,不少人也都释然了。 想来,林寻也是应该猜到,石禹不会丢下他一人不管吧? 在场之中,或许唯有石禹和宁蒙清楚,林寻这家伙动手,可的确不会想这么多! 这在弑血营一起修炼时,两人都已心知肚明。 “以你如今的实力,足可以在国试考核中取得一个不错的名次,为何当时不参与进来?” 白灵犀忽然开口问道。 她一袭白裙,清丽出尘,且身份煊赫,俨然就是大殿中的焦点人物,她一开口,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不少人的神色已变得有些微妙,目光玩味。 当白灵犀刚抵达时,看似随意,却坐在了林寻身边。 然后,在刚才不久,白灵犀又出面,插手了林寻和宋冲鹤、宋喆之间的事情,给出的原因看似合情合理,可总让人感觉不简单。 直至现在,白灵犀又突然主动问起林寻的事情,让得众人也难免会心生一些其他想法。 若不是林寻和白灵犀之间相差太悬殊,都让人怀疑白灵犀这次之所以前来赴宴,是不是就是专门奔着林寻一人来的。 没有人注意到,旁边赵寅的眉宇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眸底深处闪过一抹阴色。 却见林寻对于白灵犀的问话也似乎有些意外,怔了怔之后,这才无奈笑道:“我也是在国试考核之后,修为才顺利破境晋级灵海境,搁在之前,凭我的实力想要在国试考核中获取一些名堂,可就有些玄了。” 众人这才恍然。 旋即,宁蒙就怪叫道:“靠,这么说,你晋级灵海境才二十多天而已,居然就轻松打败了那宋冲鹤和宋喆?” 众人也顿时反应过来,脸色都变得怪异起来,若林寻所言是真,那的确可真够变态的。 才刚晋级灵海境而已,就能办到这一步,这战斗力未免太吓人。 唯独坐在林寻另一侧的林雪峰显得很淡定,他是亲眼见证林寻晋级的,甚至目睹了一场堪称旷世的晋级异象。 故而相比于其他人,他要显得淡定不少。 就在众人惊叹于林寻的实力时,大殿之外,猛地响起一道冰冷的娇叱声:“谁是林寻,滚出来!” —— ps:今晚2更吧,累的不要不要的,感觉像中暑一样没劲,明天休息过来继续加更。 还有,严重声明,我在写宋冲鹤时,真不知道宋喆是谁,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先信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