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横行无忌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六十八章 横行无忌

声音激荡,隆隆而鸣,在大殿中回荡。([ 怎么又有人来找林寻麻烦? 全场愕然,停下手中动作,纷纷把目光看向大殿门口。 就见一个身披火红鹤氅,身姿绰约修长,容颜娇艳,冷若寒霜的妙龄女子走了进来。 她气势雷厉风行,宛如一团耀眼的火,眉眼间含着一抹睥睨孤傲的煞气,野性十足。 花无忧! 她怎么来了? 在座大多数人一眼认出来者身份,禁不住心中一紧。 花无忧,七大上等门阀之一花氏宗族中年轻一代的厉害角色,早在去年,就以骄人的成绩,顺利进入青鹿学院中修行。 仅仅一年时间,她就凭借过人的天赋,一跃成为青鹿学院‘道武别院’中的内门学生! 此女性情冷傲,行事横行无忌,只要招惹她的人,都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在紫禁城一众世家门阀子弟中,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女罗刹”。 最有名的例子就是,在半年前,一个来自中等门阀的纨绔子弟,仅仅因为在酒席上调侃了花无忧一句,就硬生生被打得重伤垂死,差点连修为都被废掉,一举震撼全场。 自那以后,花无忧也被冠上了“女罗刹”的绰号。 这时候,谁也没想到,才刚解决了宋冲鹤和宋喆,居然又杀出来一个女罗刹,点名道姓要找林寻麻烦! 这也太匪夷所思,让人都不禁怪异想到,这林寻究竟是怎么搞的,惹了宋氏门阀的子弟还不够,连花氏门阀中鼎鼎大名的女罗刹花无忧也敢招惹? 这两家,可都是上等门阀啊! 换做寻常修者,得罪其中一个,只怕都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日,可林寻倒好,一下子招惹了两个上等门阀中的年轻一代后裔,着实让人难以置信。 最重要的是,花无忧的身份,可是那宋冲鹤远远无法相比的,且她行事无忌,一旦招惹她,那后果可要严重许多。 “二姐,就是那家伙!” 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 众人这才注意到,在花无忧身边,还跟随着一名华服青年,此时正目光怨毒地盯着林寻。 这青年鼻青脸肿,披头散,身上还有不少血渍,看起来颇为狼狈凄惨,明显刚遭受过一顿暴打。 正是那花无痕! 看见这一幕,众人大致已明白过来,必然是林寻暴打了那花无痕,才惹出了“女罗刹”花无忧! 却说此时,当看见花无痕和花无忧一起出现,气势汹汹踏入大殿,矛头直指林寻而来,令得坐在一侧的林雪峰脸色骤然变幻。 他根本没想到,来自花家的报复会如此之快,也没想到,重伤之下的花无痕,连颜面都不顾,就急冲冲跑来复仇了。 一时之间,林雪峰心中又是懊恼又是自责,若不是因为被自己牵连,哪可能会生这等事情? “你就是林寻?” 花无忧双眸如炫亮的闪电,冷冷锁定林寻,冷若冰霜的容颜上浮现一抹杀机。 啪! 也不见她动作,一道火红如霹雳的长鞭掠空,裹挟着可怖的灵力劈杀而下。 目标,林寻的天灵盖! 这一击,端的是快如闪电,迅雷不及掩耳,且力道万钧,大有鞭挞山河,破杀鬼神之势,显得可怖之极。 太强势了! 甫一进入大殿,便什么也不顾,挥鞭就要杀人,俨然视在座所有人如无物! 什么叫横行无忌? 这就是了! 女罗刹之名,在这一击中诠释得淋漓尽致。 众人都来不及反应,这一击已对着林寻劈头而至。 林寻同样有些猝不及防,危险面前,他只能举拳硬拼。 就听砰的一声炸响,林寻身前虚空如被抽碎,案牍齑粉,整个人被这一击震得踉跄倒退。 虽挡住了这一击,可林寻右拳则被抽出一道血淋淋的伤痕,皮开肉绽,白骨青筋隐现。 整条右臂都火辣辣的刺痛,若不是他体魄早已淬炼到极其强横的地步,光是这一鞭子,都能彻底废掉他的右臂! 瞬息,林寻神色冰冷,黑眸深处涌现出可怖的寒芒,这女人可真够霸道的啊! 而众人脸色也都是一变,都没想到,花无忧竟如此不客气。 却见花无忧微微一蹙眉,似有些讶然,旋即就冷漠一哼:“怪不得敢当街欺负我幼弟,还算有些本事,不过你今天你只能以死赎罪!” 啪! 话音还没落下,她再次出击,如烈焰般刺目耀眼的长鞭,恰似一道赤色闪电雷霆,破碎虚空,出呜呜的爆音。 光看气势就知道,这花无忧的战斗力根本就不是宋冲鹤、宋喆这这些角色可比! 远处的花无痕神色亢奋,目光怨毒得意,他之所以找来二姐花无忧,自然是有道理的,因为只有花无忧,才会毫无顾忌地替他出头! “花无忧,你这就太过分了!” 只是,还不等花无忧这一鞭落下,早已盛怒不已的石禹抢先掠来,挥动一对青铜锏,狠狠破杀而至。 几乎是同时,另一侧的宁蒙也出动,巍峨的身影如神山光,拳出如奔雷! 可石禹、宁蒙虽快,但却有人比他们更快! 锵! 就见原本淡然而坐的白灵犀,不知何时已起身,手执一柄若透明般的雪白灵剑,遥遥指向花无忧。 剑尖氤氲星芒,喷薄出一抹可怖无匹的剑气,空灵若星辉! “哼!” 却见花无忧竟是强势之极,火焰似的长鞭如狂风舞动,就听砰砰砰一阵震耳欲聋的炸响。 石禹的青铜锏被震开。 宁蒙的一拳被鞭碎。 而白灵犀的一抹星光似的剑芒,同样被化解。 面对年轻一代三位耀眼人物的夹击,花无忧竟是浑然没有半分惧色! 只是在化解这一切攻势之后,她身躯也被震得倒退出数步,一张冷霜俏脸上浮现一抹潮红之色,一闪即逝。 众人骇然,以一对三,花无忧却能平分秋色,这实力可就太可怖了。 当然,谁也无法确定,石禹、宁蒙、白灵犀三人是否动用真正的力量,不过即便如此,也足可以看出花无忧的不凡了。 最让人诧异的,当属白灵犀的出手了,一剑寒芒起,若星光掠虚空,那刹那间涌现的剑气,显得极其之惊艳。 当然,更重要的是,没有谁能想到,白灵犀会在此时出手! 包括赵寅,此刻脸色又是微微一变,眉宇间闪过一丝阴霾,又是为了这林寻出手!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花无忧,这里可是本公子安排的宴席,你不但擅自闯入,还要杀人,真当这里是你花家了?” 石禹双手负背,面无表情出声,毫不掩饰自己的愠怒。 “我杀他,自然有我的理由,何须要跟你解释?” 花无忧冷冷道,她眉眼间尽是冷傲之色,目光扫视全场,在最后时,不禁多看了白灵犀一眼。 旋即,她就将目光落在林寻身上,道,“给你一个机会,三天后,我会在紫禁城‘天武竞技场’等你,若你不来,我保证会不惜一切代价毁掉你所拥有的一切!” 显然,花无忧已看出,这时候已很难有机会再对林寻动手,故而果断收手,做出了如此决定。 说罢,她带着一脸不甘的花无痕转身就走,显得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你就这样想走?” 石禹脸色一沉。 “怎么,你还想留下我?” 花无忧头也不回,淡漠问道。 “臭娘们,你还真够嚣张啊!” 宁蒙大喝。 “留下你有何不可?” 石禹明显也已盛怒攻心,不等他和宁蒙再多说,就被林寻拦住:“好了,让他们走吧,这件事,由我自己来解决。” 他神色平静,黑眸深邃,古井不波,让人看不出内心情绪,只是那声音中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石禹和宁蒙对视一眼,最终喟叹一叹,就此不再多言。 而花无忧仿佛早已预料到会如此,不禁一声冷笑,充满了蔑视,带着弟弟花无痕很快消失不见。 她来的快,去的也快,从一进入九天阁,就强横出手,见形势不对,便又果断撤离,堪称是横行无忌,进退自如。 这让石禹、宁蒙等人的脸色都有些阴沉。 “抱歉诸位,此次宴席到此结束,咱们改天再聚吧。” 连番生的变故,让石禹情绪明显不对劲,也失去了继续把宴席进行下去的心思。 在座众人面面相觑,旋即便6续起身告辞。 他们也都清楚,之前生的一连串事情,已彻底破坏了此次宴席的气氛,再留下来,也是再没有什么兴致可言。 很快,大殿中一众年轻子弟已离开大半,白灵犀很快也起身告辞。 出人意料的是,她不曾再跟林寻多说一言,仿佛她刚才所做的一切,仅仅只是出于义愤,而非是专门为林寻出头。 可这又不像她的行事作风,着实令人奇怪。 白灵犀一走,赵寅也随之告辞,只是临离开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笑着对林寻说道:“灵犀就是这种人,眼睛里容不得不公平的事情生,你可不要有什么其他想法和负担。” 说罢,深深看了林寻一眼,便飘然而去。 “嘿,这小子是在提醒你,不要惦记白灵犀,否则他赵寅赵公子可是会生气的。” 宁蒙嗤笑。 大殿中只剩下了他、石禹、林寻、林雪峰等人,说话自然不会再有什么顾忌。 —— ps:今晚3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