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由武入道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六十九章 由武入道

赵寅那句话究竟是何用意只是小事,现在令石禹皱眉的是,面对那花无忧的约战,林寻该如何应对? 根本不必怀疑,若林寻不去应战,以花无忧那横行无忌的性格,绝对敢用尽一切办法报复林寻! “妈的,这女人可真够麻烦的。” 石禹忍不住骂了一声。 “我说了,交给我一个人处理就行。” 林寻淡然笑道,他右臂伤势已一种惊人的速度恢复,此时右手背部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疤痕。 只是疤痕可以愈合,花无忧所带来的挑衅和打击,却让林寻不会就此忘却。 修行至今,他经历过诸多凶险厮杀,也曾被小剑君谢玉堂以剑抵喉威胁,曾被尺藏锋以睥睨姿态打压。 而今,又遭到花无忧肆无忌惮的杀伐,这口气若再隐忍下去,那他林寻简直和只会缩头隐忍的乌龟也没什么区别了! “这一场约战,我必须去!” 林寻声音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这……” 石禹和宁蒙皆都犹豫。 花无忧再可恨,可她毕竟是一位极其厉害的强横角色,这从她能够一年之内顺利进入青鹿学院“道武别院”中,成为一名内门学生就可以证明。 别看她如今只有灵海中期圆满地步的修为,可就连一般的灵海后期强者,都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在紫禁城世家门阀子弟中,论及灵海境年轻强者之间的实力,这花无忧足可以排进前一百名的行列中! 这个排名看似并不惊人,可要知道,紫禁城世家门阀诸多,惊采绝艳之辈也是不胜枚数,能够在灵海境这个层次中跻身前一百,已堪称是同一辈中巅峰顶尖般的存在。 而林寻才刚刚晋级灵海境初期,虽说战斗力极其变态,可是和花无忧相比,就显得逊色不少。 在这等情况下,让石禹和宁蒙都没办法看好林寻此次的决定。 “此事因我而起,自当由我一人来承担,林寻,你不必再为此为难,以后的林家还需要你来执掌大局,所以绝对不能让你出现任何闪失了!” 猛地,一直不曾开口的林雪峰咬牙说道,神色间尽是决然之色。 石禹和宁蒙齐齐一怔,倒是没想到,这一场风波并非是林寻引起,而是和他这位堂兄有关! 却见林寻冷冷道:“我若有这般想法,当时就绝对不会救你,莫要再说,这件事,当有我一人来独断!” 林雪峰脸色变幻,内心情绪激荡,愤恨、自责、愧疚、难过、感动……说不出的复杂。 “我……” 林雪峰张嘴欲言,就被林寻拍了拍肩膀,笑道,“不用担心,一切交给我就行了。” “好了,既然林寻你主意已定,那此事就这么办吧。” 石禹也开口,显然也看出,林寻的意志已无法被改变。 “要不要哥们帮忙,先把这臭娘们打成重伤,让她没有机会参加这一场约战?” 宁蒙忽然提议。 这计划虽有些阴损,但却是一个极其有效的办法,让石禹和林雪峰眼睛齐齐一亮。 “不用。” 林寻却摇头拒绝,他黑眸深邃,涌动着思索之色,道,“此战对我而言,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宁蒙忍不住问。 石禹略一思忖却是明白过来,道:“你要借此一战,在紫禁城中扬名立万?” “差不多如此。” 林寻并未否定,不过他的想法要更多,若能赢,凭借镇压花无忧而树立的威望,对他以后执掌洗心峰必会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什么“紫禁城最弱的门阀之主”,让这些称号统统见鬼去吧! “我可不是故意泼冷水,就想问你,若万一……” 宁蒙刚开口,林寻就知道他要说什么,直接回答道,“这一战,我不会考虑失败的可能!” 声音掷地有声。 “也好!等你获胜之时,我再在这千金一笑楼设宴,为你庆功!” 石禹慨然说道。 林寻顿时哑然,道:“我可不敢再赴你安排的宴席了,若再和今晚一样,我可真就该抓狂了。” 石禹神色一滞,宁蒙则忍不住大笑起来。 …… 林寻从千金一笑楼出来时,已是深夜。 朱老三驾驭宝辇,先把林雪峰送回北光林氏,而后载着林寻,朝洗心峰驶去。 路途上,林忠也了解了发生在千金一笑楼上的变故,禁不住又是气愤又是担忧。 对于林寻决定在三天后赴约和花无忧对决的事情,林忠明显是反对的,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是劝不住林寻的。 “忠伯,等返回洗心峰,你就将这一百九十万金币交给灵鹫先生,告诉他,无论用什么办法,尽快提升洗心峰的实力。” 林寻沉吟开口,将一个储物袋递给林忠。 这一笔巨资是石禹所给,乃是前些阵子,林寻交给石禹的七种旷世灵材所拍卖出的金钱。 原本是二百二十万金币,抵消掉林寻曾从石禹手中借走的三十万金币之后,就剩下了这一百九十万金币。 略一推算,就知道那每一种灵材,平均拍出了三十余万的天价! 有了这一笔巨资,可以说为林寻解决了诸多燃眉之急,起码在一段时间之内,不必再为赚钱发愁。 “少爷,这是为何?” 林忠怔然道。 “我有一种预感,以后的日子里,只会有更多的麻烦找上门来,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林寻深吸一口气,神色严峻,“我们林家想要崛起,不止会受到旁系势力的排斥和抵触,也会受到外界诸多干扰,我们……必须趁此之前做好万全准备。” 林忠眼眸一凝,看着旁边少年那坚毅而沉静的面庞,心中不禁闪过一丝感慨,少爷他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练,明显和第一次进入洗心峰时已经变得不同了…… 他开始适应自己的身份,开始凝塑属于自己的威严和气度。 而这,正是每一位执掌宗族大权者必须经过的一条蜕变之路! …… 回到洗心峰,林寻径自来到山巅崖畔,月朗星稀,云海如晦,山风清冷,吹动少年发梢。 锵! 片刻后,林寻拎刀而起,身影翩跹若惊虹,在云海山风中演绎刀法。 刀亦道,道为刀。 踏入灵海境,感悟天地大势,武道修为也随之变化,开始参悟和掌控天地之伟力。 也是直至此时,林寻才发现,自己所掌握的【天元刀诀】威力,如今才显现出属于它的真正威力。 如采星式,以往威力虽强,却难以伤害到灵海境层次强者,原因并非此招威力有限,而在于他修为太浅。 而今,采星式一经施展,便可引动天地大势,那等威力,比之以往强大了不止一倍! 再如“揽月式”,威力更是奇大无比,神威无量,若裹挟一轮明月而行,自有震慑山河,镇杀万物之大势。 而此时,林寻就在天地自然之中,演练冥悟“揽月式”。 朦胧月光下,少年的身影在云海中挪移,长发飘扬,刀锋雪亮,映照满天月辉。 他神色沉静,黑眸淡然,仿佛早已忘却发生在千金一笑楼中的一切,沉浸在一种忘我地步。 得意忘形。 在修行上,则指的是得其意,而忘其形! 就宛如此刻,林寻刀随心动,飒飒然如明月清风,犹如流云兴水,无迹可寻,充盈着一股超然之趣。 “和以往一样,他又在练刀了,而没有急功近利地想抓紧一切可能快速提升修为,看来,三天后的约战对他似乎并没有影响。” 远处,灵鹫若有所思。 小珂也暗暗点头。 林寻此刻的状态极其之自然忘我,气度淡泊闲适,若心有羁绊,是断不可能显得如此从容的。 而在山峰另一处地方,有着一座茅庐,茅庐前,林忠目光遥望山巅,不时会有异色闪过瞳孔。 “武道,武道,武之道也,少爷他以开始由武入道,掌握真正的战斗妙谛。” 林忠喃喃,“当年,我可是在灵海后期时,才开始明白这个道理……真不知道少爷晋级洞天境时,又会掌控何等大道意境之力……” “谁说大道意境的力量必须晋级洞天境才能掌控?” 忽然,茅庐中传出一道闷声闷气的声音,不用猜,自然是朱老三无疑。 “当年在战场上厮杀时,我曾见过一个年轻人,以灵海中期之修为,掌握五行大道中的火之意境,一剑之下,流火千里,焚化千山,堪称举世无双。” 朱老三声音漠然如岩石,但却让林忠动容不已,“此子是谁?” “非帝国修者,只知其名陈闲渡。” 林忠怔了怔,目光凝视着山巅,看着那在月光云海中挥刀独舞般的林寻,若有所思道:“这么说,你认为少爷他可以在洞天境之前,就能够窥伺到大道意境的力量?” “不知道。” 朱老三的回答很干脆,让林忠神色不禁一滞。 半响,林忠才晒然道:“哪怕少爷办不到这一步,可以他如今的武道力量,也已足可以在灵海境中自傲!” 神色间,隐然又一股说不出的骄傲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