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七十章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同样的深夜。 林雪峰返宗族之后,径直来到了父亲林怀远的居所。 “父亲,孩儿有事相告。” 林雪峰神色郑重。 “说吧。” 林怀远含笑开口。 “我决定,以后全力辅佐林寻堂弟执掌洗心峰!” 林雪峰斩钉截铁道。 林怀远唇角的笑容顿时凝固,半响才说道:“告诉我原因。” 当下,林雪峰把今晚发生的一切和盘托出,包括自己差点命丧花无痕之手的事情也毫无隐瞒地一一道来。 得知这一切,林怀远神色变幻不定,许久才感慨道:“我明白了。” 旋即,他就忍不住问:“可你真确定要这么做?要知道,若是林寻在和花无忧的对决中惨败,你就会有更多机会重新夺执掌洗心峰的话语权” 不等说完,就见林雪峰怒道:“父亲,林寻是替孩儿出战,您您怎能说出这等话?” 林怀远却笑了,那是一种释然的笑容,道:“我终于确定,你是真的放下了心中执念,而打算真心帮扶林寻。” 林雪峰一怔,这才明白父亲刚才所言,乃是为了试探自己的心意,禁不住惭愧道:“父亲,孩儿让您失望了。” 林怀远挥手道:“你不必如此,换做我是你,也定然会做出如此决断,你已经做的很好,我很欣慰,在这件事上,我只会支持你。” 林雪峰浑身一震,激动道:“多谢父亲成全!” “不过,这并不代表咱们北光林氏会一下子向林寻投诚,他和你祖父已经达成约定,此事自当尊重你祖父的意志。” 林怀远沉吟道。 “孩儿明白。” 林雪峰点头。 “去吧。” 林怀远挥手,目送自己儿子离开,他这才喟然一叹。 还有一句话林怀远没说,当林雪峰决定全力辅佐林寻时,他们北光林氏已经等于向林寻投诚了,至于什么时候彻底归顺,那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这林寻倒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若他能在和花无忧的对决中胜出,对其他三支旁系势力而言,未曾不是一个极大的震慑和警告。” 林怀远独自坐在那,陷入沉思。 通过儿子林雪峰的话语,已经让他意识到,能够结交石禹、宁蒙、白灵犀、赵寅这些年轻一代风云人物,林寻所拥有的潜力绝对不容小觑了! 西溪林氏。 深夜的议事大厅中,却是灯火通明。 西溪林氏的执掌者林天龙收起刚获得的消息,禁不住大笑道:子总算碰到硬茬了!不但敢当街暴打那花无痕,甚至还在千金一笑楼中重伤了宋氏门阀的两个子弟,他这一下子可就等于得罪了七大上等门阀中的两个!” “最妙的是,他竟不知死活,答应了和花无忧的约战,那花无忧可是一个横行无忌的女罗刹,在青鹿学院中也颇有名气,此子与之应战,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另一侧,云衡林氏的执掌者林念山也是轻笑不已。 “这就叫报应来了,躲也躲不过,以那女罗刹的狠辣,若林寻败了,不死也得被废掉,到那时,或许咱们可以趁机出动,一举将洗心峰大权夺取来!” 飞峰林氏执掌者林平度目光森然出声。 这些日子,他们过的很是郁闷,原本已制定好计划,要在暗中寻觅机会,把林寻彻底掌控,成为他们的傀儡。 谁曾想林寻要么躲在洗心峰不出来,要么一出来,就带上林寻和朱老三这两个洞天境高手,让得他们也是苦于没有下手的机会。 直至现在,就在他们都感到烦躁无力时,竟传来这样一个好消息,让他们如何不振奋? “不过,此子的人脉力量倒是不容小觑,消息上可是说,他此次前往千金一笑楼所参加的宴席上,连石禹、宁蒙、白灵犀、赵寅等年轻一代佼佼者,都站出来替他出头,逼迫得那宋冲鹤和宋喆狼狈而去,这可很不简单啊。” 林天龙沉吟开口。 此话一出,令林念山和林平度心中的兴奋消退不少,神智恢复冷静。 “目前还无法确定,此子究竟和那些年轻人关系有多深,倒是不必太过忧虑,毕竟,无论这些年轻人背后势力有多强大,这些势力也断然不会因为这些年轻人的一些想法,就一边倒地去支持林寻。” 林念山冷静分析,“就像石禹,他虽是石财神第三子,可想要让石鼎斋全面支持那林寻,也是不可能的。” “且不说这些,就凭林寻得罪宋氏、花氏梁家子弟,就足够让此子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林平度冷然道,“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看此子如何身败名裂,然后抓住机会,一举将其控制!” “三天后,我们一起前往天武竞技场看一看这一场对决如何?” 林天龙忽然提议。 “正合我意。” 林念山和林平度皆欣然答应。 这一夜,不止是林家四支旁系,紫禁城中诸多大势力,皆都收到了一些消息。 毕竟,花氏子弟被当街暴打,宋氏子弟被重伤的事情实在太惊人是,做出这一切的,还都是同一个人,这一足可以引起各大势力的关注。 “林寻?此子是谁?” “听闻是道臣公一脉的后裔,如今就居住在洗心峰上。” “呵呵,有趣!自从十多年前那一场血腥事件发生后,可一直很少再听说有关林家的消息了。” “此子倒是霸道,一夜之间得罪了两大上等门阀子弟,真不知他哪里来的底气。” “是啊,三天后,他就将和女罗刹花无忧在天武竞技场对决,这可太让人惊奇了。” “也不知花家和宋家又会做出如何反应了。” “不如,到时候也一起去看看?” “也好,当年的道臣公可是一位名满天下的传奇人物,连当今大帝都对其推崇不奇,道臣公这位后裔,又有什么独特之处了。” “谁?就是那个紫禁城最弱的门阀之主?” “对,就是他!” “这小子可真够胆大包天的,连花无忧这女魔头都敢惹,真是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 “嘿嘿,我有一种预感,明天之后,紫禁城必然会因为此事而掀起一场轰动!” “这是肯定的,敢像林寻这般一下子得罪两大上等门阀子弟的,已经很久不曾出现过了。” 像这等议论,在夜色笼罩下的紫禁城中,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传播着,引起了诸多哗然。 而就在第二天一早。 天刚蒙蒙亮,那位于紫禁城中央区域的巨大传灵光幕上,就开始播送这一则消息。 那位气质端庄婉约,容颜美丽漂亮的女人,以一种有条不紊的语调,把昨夜发生在千金一笑楼中的事情娓娓道来。 顿时就在现场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轰动不已。 “这林寻如此厉害,为何不曾参加国试考核?” “废话,前些日子不是有传言说了吗,人家是俗事缠身,没有精力参加,否则,此次国试考核中,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哼,再厉害也枉然,敢得罪花氏和宋氏,注定死路一条,可怜他一个刚接掌洗心峰的少年人,这一下不止自己彻底玩完了,只怕那洗心峰也要变换主人了。” “操,净说风凉话,林寻再不济,可人家敢暴打上等门阀的子弟,你敢吗?不敢就少逼逼。” “呵呵,他再厉害,焉可能是女罗刹花无忧的对手?等着吧,三天后的林寻,注定将以惨败收场,名声扫地!” 各种议论声响起,掀起滔天声浪,而有关林寻的一些讨论,更是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这倒是在无形之中,让林寻的名声进一步提升,只怕用不了多久,便足可以传遍紫禁城,被无数修者所熟知。 而有关林寻和花无忧即将在两天后展开的一场对决,更是引起了无数人的期待和好奇。 许多人都已在得知消息那一刻,就立马全速赶往天武竞技场,却愕然发现,两天后的竞技场门票居然全部卖光了! 由此就可以知道,这一场对决受到的关注是何等之高。 就连在青鹿学院中,都有不少学生关注到这一场对决,毕竟,那花无忧可是“道武别院”一名内门学生,颇为有名。 像她这等身份的人,竟要和人约战对决,想不引人注意到都难。 一时之间,许多学生也都开始纷纷打听有关林寻的消息,得知对方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且还不曾参加过国试考核时,都不免有些惊诧。 这种人,也配和花无忧对决? 不过越是这样,倒是越让人好奇了,一些学生也都决定,到时候要亲临现场,去看一看那名叫林寻的少年究竟有何能耐了,希望不要让他们失望。 而这一切,林寻浑然不知。 从昨晚返洗心峰,他就恢复了从前的修炼生活,打坐、练刀、观天地之象,从容自然,似乎和花无忧约战的事情在他心中,根本就先不起一丝波澜。 直至约战的那天来临,林寻趁着温煦的晨光,吃了一顿由小珂亲手准备的丰盛早餐,然后心满意足地伸了一个懒腰,微笑着和小珂、灵鹫辞别,说:“等我来时候,一起去杨凌的炼器坊看看,我忽然想起一个赚钱的绝妙主意。” 说罢,他这才在林忠和朱老三的陪同下,飘然离开了洗心峰。 “这小子是不是有些不正常,今天就要开战了,他还有心思惦记着如何赚钱?” 小珂好看的眉眼间浮现一抹怔然。 “哈哈,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越是如此,就越是证明他对于此战应该是有所把握。” 灵鹫莞尔,澄澈的眸中尽是睿智之色。 “哦,希望如此吧。” 小珂若有所思。 ps:三更送上,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