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章 灭魂花雨术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七十二章 灭魂花雨术

林寻! 全场许多人都没想到,林寻居然真的有胆前来应战。 一时之间,倒是有不少人隐隐有些钦佩,起码在胆魄上,林寻已值得他们尊重。 可大多数人对于林寻的到来,则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认为他此来就跟自取其辱没什么区别。 怜悯、冷笑、不屑、玩味、戏谑的目光,犹如一张大网,齐齐笼罩在林寻身上。 而在这万众瞩目之下,林寻神色淡然,不疾不徐登上擂台。 他身影瘦削挺秀,穿着一袭月白色衣衫,黑发随意束缚脑后,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闲庭信步般的从容气势。 场中绝大多数人都还是第一次见到林寻的真面目,见对方虽年少,但气度倒是颇为不凡,不禁都有些意外。 旋即就明白过来,也对,若花无忧的对手太差劲,那这一场对决也显得太没看头了。 正经是林寻表现得越强,战斗起来,才能让大家都见识到花无忧的本领。 当然,即便如此想着,依旧表明场中大多数人都并不看好林寻,只是希望他不要表现的太弱了…… 在其中一座包厢中,石禹、宁蒙、叶小七和宫冥已汇聚在那,目睹了场中林寻的出现。 “说实话,我可真替他有些担忧。” 石禹一声长叹。 “我也是。” 宁蒙竟也罕见地没有反驳,神色凝重,“花无忧这娘们虽可恨,但战斗力可真的很强。” 宫冥和叶小七虽不曾开口,但他们神色和石禹、宁蒙一样,显然心中也有些为林寻紧张。 这时,一名老者走进房间,低声道:“少爷,已经查清楚了,此次前来天武竞技场的上等门阀中,除了秦、韩梁家之外,其他五家都有大人物亲自前来。” “另外,中等门阀和下等门阀的来人太多,已很难统计数量。” “可以肯定的是,白灵犀、赵寅他们也都来了,并且青鹿学院中也有一些厉害角色抵达。” “由于前来观战的势力太多,错综复杂,故而很难判断出,他们究竟是被花无忧吸引而来,还是专门为了林寻公子而来。” 听到这时,石禹神色不动,他早已预料到会是这个答案,毕竟,此次天武竞技场中的修者太多,权贵门阀子弟也有不少,想判断他们前来的目的,的确显得很困难。 不过老者接下来一句话,却令石禹眼眸一凝。 “值得一提的是,听说皇室中也有一位大人物亲自前来!” 石禹心中一震,竟引起皇室的注意了? “我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 石禹目光灼灼,“仅仅一场年轻一辈的对决而已,即便再轰动,哪可能让得如此多势力被吸引过来?这一切背后,必然和林寻有关!” “此话怎讲?” 宁蒙忍不住问,这时候,那老者已悄然退出。 “世人都以为,林寻一夜之间得罪了那宋、花两家,认为他胆大包天,不知死活,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早在林寻进入紫禁城之前,他就已经和尺家结怨!” 石禹目光深沉,“原本我还在奇怪,在林寻进入紫禁城之后,为何尺家突然之间就不再对林寻动手,可是看一看今日之局面就知道,在这一切背后,必然还藏着许多我们无法得知的隐情。” “而这些隐情,必然和林寻有关,毕竟那花无忧再耀眼,以往可不曾引起这么多关注!” 听了石禹的分析,宁蒙、宫冥、叶小七也都有些惊疑不定,这一场约战的背后,竟还有这么多看不到的暗流? …… 而此时的擂台上,林寻的身影已在距离花无忧十丈之外伫足。 “你敢来应战,的确让我有些意外,不过你若不来,毁掉的不止是你自己,还有你所拥有的一切,在这一点上看,你无疑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花无忧淡漠出声。 她星眸冷冽如锋,流溢寒芒,遥遥锁定林寻,透着一股可怖的威慑力量。 换做其他修者,只怕被她这目光一扫,就被吓得胆战心惊,斗志崩溃。 可林寻却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道:“你约战在此,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 这就显得很不客气。 一些耳目灵敏的修者听到时,都不禁咂舌,这林寻是打算豁出去不要命了?竟敢如此说话,难道不怕激怒花无忧,彻底把他废掉? 这时候,竞技场中的喧哗声已沉寂下来,变得寂静,所有人都在注视着林寻和花无忧的一举一动。 却见花无忧神色不变,冷漠出声:“看得出来,你已经做好必死的准备,这证明你并不愚蠢。事实上,这次我的确并不打算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一句话,令全场许多人倒吸凉气,太狠了,花无忧敢这么说,绝对敢这么做! 石禹、宁蒙等人心中也是一震,脸色微变,若花无忧真打算杀了林寻,这可就麻烦了! 而另一座包厢中的林天龙、林念山、林平度三人,脸色齐齐一沉,他们可不希望林寻被杀了,这对他们争夺洗心峰注定会很不利。 毕竟,若林寻死了,洗心峰的控制权就会被帝国皇室收回,那时候,他们这些旁系势力也别想再重返洗心峰了。 “所以,这一场对决,是生死之战,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花无忧声音冷漠,自始至终,她看向林寻的目光,就不带一丝感情波动,犹如盯着的是一个死人。 “生死战?” 林寻的确有些意外,旋即心中就不禁晒笑,这花无忧难道还真以为吃定自己了? “你该不会以为,我大费周折地约你战斗于此,仅仅就是为了暴打你一顿吧?” 花无忧星眸含煞,“不要再抱侥幸心理,得罪我花家的人,从没有一个能够再活在世上!唯有死亡,才是你赎罪的唯一方式。” 至此,在场众人终于确定,花无忧对于此次约战,的确是下了杀心! 一时之间,许多看向林寻的目光已不是同情,而是可怜。 。” 出人意料的是,林寻却灿然一笑,一副欣然的模样。 令人都不禁怀疑,他究竟是真的有底气,还是已明知必死,已彻底放开了。 “哈哈哈,林寻你也有今天!” 竞技场一处包厢中,花无痕怨毒大笑,他被林寻当街暴打,颜面尽失,若不杀了林寻,那他以后根本就再抬不起头来。 而此次,有花无忧替他出头,杀死林寻已再不是个问题。 “等着吧,杀了你之后,我还要毁掉林雪峰,以泄心头之恨!” 花无痕咬牙切齿,神色狰狞。 “莫再废话,开始吧。” 擂台上,林寻周身涌现淡青色灵辉,衣衫猎猎,气势陡然一变,多出一股睥睨气魄。 许多人眼前一亮,这气息……可不是一般灵海境初期能够拥有,这小子虽狂妄无知,可底蕴显然也是不差。 “既然着急寻死,我便成全你。” 淡漠的声音中,花无忧火红的身影一闪,凭空而起,纤细素白的手指交错一划。 哧啦! 一片殷红如血的花雨,倏然凭空浮现,飘摇而下,虚空似乎都被浸染上一层瑰丽的血色。 “灭魂花雨术!花氏六大镇族传承之一!” 全场震撼,皆没想到,花无忧竟如此干脆,甫一动手,就已动用了真正的杀招。 那漫天花雨看似轻柔,可只要被沾染到,就会产生出毁灭般的力量,对神魂造成不可修复的重创。 显然,花无忧这么做,明显是不打算浪费时间,也不想再给林寻挣扎的机会。 毕竟,场中万众瞩目,多让林寻挣扎一分,对花无忧而言就是一种耻辱! 轰隆~ 漫天花雨飘洒,如殷红鲜血染红长空,凄美、娇艳,却暗藏无穷杀机。 就见林寻不闪不避,周身猛地暴涌出万千淡青色霞光,悉数涌入掌指拳头,一击而出。 裂海崩! 那拳劲如山崩海啸,轰隆隆碾压虚空,犹如不可匹敌,瞬息而已,就将那漫天花雨碾碎为粉末。 众人顿时诧异,这是什么拳法,竟可以如此强势地化解“灭魂花雨术”? 如此看来,这林寻倒也有些手段。 “哼!” 花无忧星眸中寒芒乍现,她青丝飞舞,眉宇间杀机毕现,纤细素白的手掌在虚空中招摇。 一朵娇艳欲滴的如血花朵绽放虚空,瑰丽耀眼,似可以摄取魂魄,美的惊心动魄。 场中许多修者皆心神恍惚,被这一击所产生出的威势所干扰,犹如陷入梦境。 林寻如今识海中整整挂着七百二十颗魂星,神魂早已强横到不知何等程度,又岂会被这等异象干扰? 就见他神色沉静,纵身而起,又是一招“碎魂崩”击杀而出。 轰! 谁曾想,不等那拳劲靠近,那一朵娇艳瑰丽的血花在虚空中陡然炸开,迸射出一片血色神霞,席卷而出。 那情景,简直像一片滔滔血海自虚空从奔腾而出,欲要淹没世间! 这就是“镜花血海”!【灭魂花雨术】的杀招之一,花如幻镜,内蕴无量杀机! 仅仅瞬间,林寻就感觉浑身一震,被一股灼热可怖的巨力狠狠撞得踉跄倒退不止。 众人惊呼,难道林寻就要如此落败? 石禹、宁蒙等人皆都心中一揪,紧张起来。 —— ps:今晚没了,不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