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矛影如幻 - 天骄战纪

第三十七章 矛影如幻

虽然心中怒极,可连如峰他们还是不得不闪避,齐齐朝一侧避开。 轰! 箭矢如匹练,在地上炸出一个大坑,泥土飞溅,令得连如峰等人灰头土脸。 “王准,肖石,你们两个去向吴长老求援!” 连如峰大吼,面目狰狞,气得快疯掉,同时心中也对吴恨水的袖手旁观愤怒无比。 你的命值钱,老子的命就不值钱了? 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不动手,难道非要等着他们这些人全死光? 王准和肖石也清楚局势严峻,匆匆而去。 “连大哥,我们怎么办?” 有人问道。 “等!不能再主动出击了,那小子奸猾似鬼,根本就不正面厮杀,也只有吴长老这种高手才能对付得了那小子。” 连如峰深呼吸一口气,冷冷说道,他可不会再去拼命,命没了,一切可就完了。 至于吴恨水会怎么想,连如峰已懒得关心。 其他人见此,皆都暗松一口气,说实话,战斗到这时候,看着一个个同伴陆续死去,他们也被吓到了。 气氛沉寂,都在等吴恨水前来支援。 随着时间推移,村中气氛愈发萧瑟,一阵风吹来,掀起一堆落叶,也带来一阵血腥味。 连如峰心中忽然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从村内到村口的距离不足数里地,就是一步步走,半刻钟的时间也够了。 可现在却一点消息也没有! 难道出现了什么意外? 当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时,连如峰心中猛地一紧,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慌。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 连如峰咬牙,带着一行人离开,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 这个他熟悉无比的村庄,如今却显得如此陌生、诡异,仿佛一个亡魂之地,令人心寒。 没多久,连如峰等人止步在一处巷口,在巷子阴影地方,躺着两具死尸,一个被破开了胸膛,鲜血横流,一个被捏碎了咽喉,头颅呈现出一股扭曲的柔软状态。 这两具尸体赫然是刚才去求援的王准和肖石。 连如峰等人心中发寒,如坠冰窟,又死了两个! “逃啊!” 一名护卫仿佛再承受不住这种刺激,发疯似的大吼一声,就朝村外冲去。 “回来!” 连如峰脸色骤变,厉声大喝。 可却已经晚了一步,只听轰的一声,一道箭矢从极远处的一株老槐树枝叶中冲出,瞬息把那名护卫轰杀! 仅仅数十丈距离,又一名同伴在自己面前死去…… 连如峰面目狰狞,目眦欲裂,简直欺人太甚! “杀!给我杀了那小杂碎!” 连如峰怒吼着,像疯魔了一般,朝远处那一株老槐树冲去,他已经看见了林寻的身影。 “追!” 仅剩下的三名护卫略一迟疑,最终也是一咬牙跟了上去。 …… “大意了。” 村口,吴恨水和韩峻山并肩前行,一路上,发现了不少的尸体,两人战斗经验很丰富,从尸体的伤口中就判断出,敌人不像想象中那样简单。 “的确大意了,敌人明显已准备许久,利用了这村中地形,采取的是各个击破的策略,偷袭、狙杀、突破……根本就不和连如峰他们正面对抗,但无疑,这种战术是最合适的。” 韩峻山沉声开口,“没想到,在这穷乡僻壤中也能碰到一个谲诈如狐的狠角色。” “但不管如何,对方终究只是一个人,我倒要看看这家伙究竟是谁,竟有这种运筹帷幄,狠辣缜密的心思,不过以我判断,此人修为应该不会超过真武五重境了,否则定然会第一个杀死连如峰,而不会拖到现在。” 吴恨水神色淡漠,优哉游哉的前行着,看似极为放松,可他双肩微拱,眼眸如电,浑身气息凝而不散,隐而不露,明显已做好战斗的准备。 “吴长老,这次我们损失可有些惨重。” 韩峻山皱眉道。 “你想多了,我可不会放过这样的对手,若让他活着,我以后可睡不踏实了。” 吴恨水淡然说道。 韩峻山点头道:“正该如此。” 这时候,吴恨水忽然抬头,目光如鹰隼般锐利,指着远处:“敌人就在那里。” 锵! 韩峻山拔出一柄黑色巨剑,杀机四溢。 见此,吴恨水悠悠叹了口气:“自我臻至真武八重境,当上了药行设立在青阳部落的大执事后,就很少有亲手动手的机会了,这一次,希望对手不要太弱了。” 韩峻山笑道:“吴长老,这一次还是交给我吧,这样一个对手还不值得您动手。” 吴恨水瞥了他一眼,道:“也好。” 两人言辞之间,浑然没有把林寻放在眼中,显得自信之极。 他们的确有自傲的资本,一个是真武八重境,一个是真武四重境,且他们所修炼的功法,也根本不是连如峰这等山中村民可比。 在这种情况下,对付一个修为还没有臻至真武五重境的敌人,哪怕这个敌人再狡猾,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只有一条路可选——死! 可就当两人正欲展开行动,却猛地看见,不知何时起,数十丈外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个幼小纤柔的身影。 这身影穿着一身黑色兽皮斗篷,帽子遮盖了面容,只露出一小截白皙精致的下巴,肌肤莹润,映衬在黑色的斗篷下,竟有一种惊艳之感。 她明显是个女孩,且年龄极小,可此时立在街道中央,却让吴恨水和韩峻山皆都心中一颤,感受到一丝难以言喻的惊悚。 当看见小女孩手中拎着的一柄长足有丈许,通体洁白,泛着清冽朦胧星辉的长矛时,两人脸色已难以控制的剧烈变化。 灵器! 那白骨长矛上弥漫出的气息,太过强盛,根本不是凡器所能拥有? 难道这小女孩是一个灵罡境强者? 想到这,连吴恨水、韩峻山都感到荒谬,才多大一个女孩,怎可能拥有这般修为? 或者,这灵器并不是她的? 想到这,吴恨水心中一动,眸子里涌出一抹炽热。 小女孩出现之后,就站在那里,纤柔瘦小的身影沐浴在如血暮色中,平添一丝神秘的气息。 她没有动。 但吴恨水和韩峻山已清楚,这小女孩是来阻拦他们的。 “去,试一试这小女孩的底细。” 吴恨水朝韩峻山使了一个眼色,在这诡异的村子里,突然跑出来一个手握灵器的小女孩,明显太不正常。 出于谨慎,吴恨水选择了静观其变。 “小姑娘,快让开!” 韩峻山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小女孩出现的蹊跷,故而用言语试探了一下。 小女孩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韩峻山心中一沉,这小女孩果然是来阻挡他们的,这让他心中莫名其妙的闪过一丝紧张。 他也说不出为什么会对一个孩子如此警惕,可多年征战的经验告诉他,小心一些绝对没错。 “再不让开,可别怪我杀了你!” 韩峻山杀机毕露,目光锋利如刀,拎着那黑色巨剑踏步上前,威势如山如岳。 他乃是真武四重境“通窍”境高手,浑身穴窍贯冲气机,运转周身时,所产生出的气势也如狼似虎,骇人无比。 唰! 话音还没落下,小女孩似察觉到杀机,猛地抬头,露出一对美丽漆黑的月牙眼,只是那目光中却尽是漠然,毫无感情。 嗯? 韩峻山被目光一扫,只觉浑身颤粟,犹如利剑抵喉,心中涌出无尽的恐惧。 下一刻,他只觉眼前一花,一缕缕美丽清冽的星辉乍现,如梦,似幻,像一场瑰丽的梦。 韩峻山心神恍惚,好漂亮! 几乎同时,他耳畔响起一声惊雷大喝:“小心——!” 韩峻山惘然,小心? 噗! 不等他反应,只觉咽喉一痛,整个身躯若被巨山狠狠撞击了一下,猛地倒飞出去。 韩峻山终于清醒过来,可已经晚了,他只觉眼前一黑,世界瞬息陷入无尽的黑暗中。 那一抹如梦幻般瑰丽的星光,也倏然消失。 …… 吴恨水浑身发寒,衣襟被冷汗浸透。 就在刚才的一刹那,他看见韩峻山傻乎乎站在那,宛如魔怔了一般,都没有任何一丝的反应,就被那小女孩手中的白骨长矛,轻而易举的洞穿了咽喉! 那速度太快,犹如惊鸿一瞥,让吴恨水都来不及去救助。 太可怕了,这画面也太过诡异! 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手执长矛,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杀死了一个真武四重境的强者! 吴恨水无法想象,正因为无法想象,所以他才会被这一幕惊得心生恐怖,如坠冰窟。 这一刻,吴恨水彻底失去了自信,哪怕拥有真武八重境的修为,都无法带给他一丝安全感。 他忘了血髓砂,忘了吞占灵田,也忘了去对付那个弓箭手。 他只想离开! 这地方太恐怖,处处藏着难以想象的危险,哪里是穷乡僻壤的小山村,分明是一个死亡之地! 没有任何迟疑,吴恨水扭头就逃。 可仅仅眨眼,他就感觉背部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狠狠飞出去,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知觉。 都来不及反应,也来不及闪避,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内! 夕阳下,一身黑色斗篷的夏至来到吴恨水身前,皱了皱眉,她发现这一击竟没彻底杀死对方,这让她有些不满意。 正当她准备再补上一击时,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得意而残忍的大笑声。 是林寻遇到危险了吗? 夏至皱了皱漂亮的眉毛,拔出白骨长矛,身影一闪,像一道箭矢似的,朝那笑声发出的地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