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斑驳梅剑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七十六章 斑驳梅剑

“想走?哪有这般容易,朱老三,给我拿下他!” 声音掷地有声,瞬间引起全场哗然。[<{?< 林寻这小子难道疯了!? 花青霖已作出退步,他竟依旧不打算就此放手,难道真要在这等时候和花氏门阀拼一个你死我活? 这也太疯狂了! “这家伙,究竟是在想什么?” 石禹、宁蒙等人也都看不懂了,被林寻的大胆举动给惊到。 “这小子,存心是要找死!” 林天龙等人也都愣了愣,就出冷笑,他们可巴不得林寻这么做,最好能彻底把花是门阀给得罪死了。 “小东西,给脸不要脸!” 就见花青霖霍然止步,雍容的神色间已泛起一抹毫不掩饰的杀机。 轰! 几乎同时,朱老三出动,根本就没有任何迟疑,朝花青霖杀去。 仿佛他根本就不在乎一切,完全只听林寻吩咐,哪怕林寻就是要让他去送死,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这一刻,连这儿天武竞技场之主赵泰来也都没想到会生这等事情,怔在那。 是的,他真的没想到林寻这少年人,竟会如此狠辣,俨然一副不顾一切的架势,这完全出了他的预期。 “闹够了,都住手吧!” 可不等花青霖和朱老三交锋在一起,蓦地一道流虹从天外飞来。 那是一把剑! 剑身曲折,形似一枝梅,通体暗哑嶙峋,生满斑驳铜锈。 剑出,如从天而降。 剑落,斜插擂台中央,恰挡在花青霖和朱老三之间。 瞬息,两人齐齐止步。 几乎同时,那一道苍老的声音幽幽响起,在四面八方回荡,令人不知是从何处出。 然而,在场众人听到这声音,心中产生莫名忌惮畏惧,神魂悸动,不敢再言。 气氛,竟是一下子变得死寂无比! 看着这一把形似梅花,布满铜锈的怪剑,花青霖脸色微微变幻,似惊诧,又似不甘。 而朱老三,也在此刻选择沉默,不敢再轻易妄动。 仿佛这把剑有着一种可怖的魔力,代表着一种无形的威严,让花青霖和朱老三这等洞天境存在都忌惮无比。 在四周场地中,一些老一辈大人物也都是脸色一变,似认出此剑来历,齐齐陷入沉默。 而那些不曾认出此剑的,也在见到这一幕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变得惊疑不定。 林寻同样没有认出此剑来历,但他已隐隐猜测到什么,黑眸深邃,陷入思忖中。 之前,他之所以拼着一切也要朱老三动手,倒并非是真打算和花青霖拼个你死我活。 真正意图,就是为了看一看,在自己不顾一切去闹的时候,是否会引出暗中某位大人物。 如今看来,他已成功了。 那柄若梅花般的斑驳怪剑,必然是某种身份的象征! 而林寻之所以会猜测到这一点,就是因为赵泰来的突然出现。 扪心自问,他可根本不认识对方,可偏偏对方在最后时刻出现,化解了一场来自花青霖的打压报复。 并且赵泰来可曾说过,他做这一切,“并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态度”,那么就证明,是暗中有人指使赵泰来这么做的! 那一瞬,就让林寻怀疑,那暗中之人,只怕就是那位皇宫深处的大人物! 眼前这一切,无疑已隐隐证明了这一点。 “散了吧!” 那一道苍老声音幽幽响起,就像下达命令。 花青霖深吸一口气,竟朝那地上的一柄斑驳梅剑拱了拱手,这才转身而去。 “回来吧,朱老三。” 林寻也出声,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可以收手了。 见此,在场众人皆都如梦初醒,神色间又震骇,也有惘然,似都没想到,一场属于年轻人之间的对决,到最后怎会展到这般地步。 但不管如何,这一场对决至此已落下帷幕。 结束,就意味着已分出胜负。 花无忧的确是败了,哪怕她最终不曾被杀死,可今日之战对她而言,也必然是一个沉重到无以复加的打击。 而林寻,注定将凭借此战之威,一举名震紫禁城,成为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天骄之子! 同样,在这一场对决中,花氏门阀的名誉也将受到影响,堂堂七大上等门阀之一,却出尔反尔,肆意践踏对决规则,这就是一个洗不掉的污点,为人所不齿。 尤其是花千乘、花青霖两个洞天境存在,接连出现擂台上,要对林寻一个小辈行凶,这般行径也太霸道蛮横。 若传出去,同样会对他们的威望产生不小的打击。 不过,也仅仅如此罢了,花氏终究是七大上等门阀之一,像无法被撼动的庞然大物,除了得到些许恶名,根本就无法给他们带来实质打击。 …… …… “小子,这下你可满意了?” 林寻退出擂台上时,碰到了赵泰来,后者神色很是不悦,似乎在怪责林寻没事给他找麻烦。 “不满意。” 谁曾想,林寻却笑道,“除非您告诉我,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让您不得不出面阻止这一切的。” “你还是省省吧!” 赵泰来一脸的不耐,“走走走,你小子这么一闹,可给我惹了太多麻烦,简直就是个祸害,我得罪不起,难道还躲不起?” 林寻苦笑,被一路哄走。 只是临走时,赵泰来却忽然道:“想闹事,以后就去青鹿学院闹,你若能把那里闹得天翻地覆,那才叫真本事。” 林寻一怔:“前辈,这是别人托您给我捎的话语?” 赵泰来却是不再理会他,扭头就走掉,消失不见。 林寻立在那,陷入沉思。 闹得天翻地覆? 他踏入紫禁城之前,也曾有一位来自皇宫的大人物曾寄信告诉他,在这紫禁城,尽可以让他闹出个天翻地覆! 再结合今日所经历的一切,以及赵泰来那含糊不清的态度,林寻隐约感觉,这一切,只怕都和那位皇宫中的大人物有关系! “这次对决能够吸引如此多势力关注,这背后果然不简单……” 林寻若有所思。 …… …… 千金一笑楼。 九天阁。 同样的地方,和三天前相比,只有石禹、宁蒙、宫冥、叶小七、林寻五人,但气氛却比那天热闹太多。 男人在一起,总离不开喝酒。 就好像女人在一起,总离不开交流妆容心得一样。 为了给林寻庆功,石禹把他老子“石财神”珍藏的“冰焰玉露”也拿了出来,整整两缸,价值已很难估量。 众人酣畅豪饮,逸兴遄飞。 林寻今日之战,堪称今年紫禁城中最轰动的一件大事,此战之中有着太多值得关注的地方,而林寻作为最后的赢家,让石禹这些朋友也都为之自豪,与有荣焉。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石禹醉眼迷离,道:“离开天武竞技场时,我碰到了白灵犀和赵寅,你们知道白灵犀如何评价这一战的?” 众人都不禁好奇,白灵犀算得上是弑血营中最顶尖的一名天之骄女,且她在国试考核中获取第三名,背·景雄厚,若能听听她的观点,那就再好不过。 “嘿,她说林寻和以前一样。” 石禹嘿然笑道。 “这是什么意思?” 宁蒙等人愕然。 “变态啊!” 石禹一副看白痴的模样。 众人顿时哄笑,林寻则有些愕然,忍不住道:“若论变态,她应该比我更胜一筹吧?” 石禹笑眯眯道:“一个男变态,一个女变态,找个机会,你俩倒是可以打一架,说不定还能打出一场姻缘,若能拿下白灵犀,你林家崛起指日可待!” 宁蒙等人也都大笑,神色揶揄。 林寻神色不动,却在接下来的时间中,频频跟石禹拼酒,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灌趴下。 见此,宁蒙和宫冥、叶小七都意识到不妙,打算提前撤退,可却被林寻拦住,又是一顿拼酒。 到了最后,这些年轻人都醉了,一个个横七竖八地躺在那,嘴里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 不管身份和权势,也不提城府和智谋,他们终究还很年轻,风华正茂,头角峥嵘。 往后岁月中,他们或许各奔东西,征战南北,结交不同的人,求索不同的修行之路。 但不管如何,年少时所结下的友谊,注定难以忘却。 …… 同样的夜色下。 尺藏眉行走在繁华如水的街上,她眉宇轻皱,脑海中兀自闪现着天武竞技场中的一幕幕。 心中,莫名地涌起一抹烦躁,这林寻,成长的也太快了! 最可怕的是,在他背后,还藏着一股令人看不透的庞然力量,这才是最棘手的。 “你说,林寻和藏锋相比,孰优孰劣?” 忽然,尺藏眉问道,她口中的藏锋,自然就是尺藏锋。 旁边一路跟随的老仆沉吟道:“这林寻略逊一筹,藏锋少爷身怀紫海金莲血脉,不出三年,便可踏足洞天境,同辈之中,鲜有能与之比肩者,反观林寻,虽最终击败花无忧,可在修行底蕴和天赋上,却不免逊色许多。” 尺藏眉摇头:“你此话有所偏颇,明显是向着藏锋,更何况,藏锋三年之内可以踏足洞天境,难道在这三年中,林寻会寸步不进?” 说到这,她深吸一口气,道:“相反,我有一种预感,凭借林寻今日之表现,三年时间之内,他若不死,这紫禁城中所谓的天骄和妖孽,只怕都再无法掩盖属于他的光芒!” 便在此时,远处街道上,响起一阵如雷鸣般的哗然声。 尺藏眉思绪被打断,不禁眉头一皱,目光看去,原来是在那传灵光幕上,正在播送有关林寻和花无忧这一战的消息……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