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名动紫禁城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七十七章 名动紫禁城

即便是深夜,传灵光幕前依旧汇聚了密密麻麻的身影,人头攒动,不时出轰鸣般的哗然议论声。(?[{[{〉 这些修者,大多都没能买到门票,亲临现场观摩林寻和花无忧对决。故而等候在此,在聆听传灵光幕传出的消息。 尺藏眉怔了怔,她忽然有些好奇,城中这些修者会对这一场对决做出何等评价。 心中想着,她人已朝那边走过去。 “厉害!这林寻绝对是一个妖孽般的奇才,才灵海初境而已,就足可以镇压花无忧这等天之骄女,谁敢想象?” “从不被人看好,再到最后一刻的华丽逆袭,这一场对决的确是惊心动魄般精彩,可惜没能亲临现场,去一睹那林寻的风采。” “嘿嘿,我倒要看看,以后谁还敢说那林寻是‘紫禁城最弱的门阀之主’。” “也不知这林寻如何修炼的,怎会如此强横?以他这般战斗力,哪怕就是参加国试,都能跻身前五之列了吧?” 当传灵光幕中传出,林寻最终镇压花无忧的消息时,场中掀起一片哗然声,一个个修者兴奋难掩,毫不掩饰对林寻的惊叹、意外和推崇。 几乎听不到一个贬低的声音。 这让尺藏眉心中不禁暗自感慨,想一想也是,花氏门阀一向以霸道著称,而这花无忧更是被冠上“女罗刹”的名号。 当见到林寻以微末之身份,最终逆袭般将花无忧击败时,想不让人敬佩都难。 不过很快,当听到传灵光幕中传出,花千乘在最终时刻,无视规则,对林寻下狠手时,场中的哗然声已经被谩骂取代。 “这花家之人太过分!简直是不要脸了!” “嘘!小声点,若被花家听到,你小子自身难保。” “笑话,他都做出这般无耻行为,还不让人说了?堂堂洞天境大修士啊,却不顾颜面对林寻一个小辈下狠手,且肆意践踏对决规则,这卑劣行径简直令人指。” “花家的确太强势,还好林寻吉人自有天相,化险为夷,否则林寻若是遭劫,这紫禁城可就又少了一个天纵奇才!” “可恨!实在可恨!” 听到这些谩骂,尺藏眉倒是波澜不惊,再谩骂又如何?根本就对花家产生不了实质打击。 充其量,也只是让花家的名誉显得更霸道和狠辣一些。 不过尺藏眉倒是不得不承认,经此一战,林寻非但没有吃亏,反倒赢得了不少支持和赞赏的声音,这可是难得的美誉。 这对他以后立足紫禁城,壮大自己的声势绝对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什么?连花青霖也出动了?” “这一战,竟引起如此多风波?太可惜了,早知如此,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会去天武竞技场亲眼看一看。” “神秘人物?形似一枝梅的斑驳古剑?这究竟是哪位滔天大人物的信物,怎会一下子就让花青霖也不敢再行凶?” “匪夷所思啊,猜不透,实在猜不透!” 听到这,尺藏眉已经知道,没有再听下去的必要,因为场中那些议论声再多,也注定无法猜出其中真相。 毕竟,连她身为尺家后裔,都至今还没搞清楚其中原因,又更何况是这些身份寻常的修者? “折梅古剑……” 一边走,尺藏眉心中一边思忖,“这可是皇室中一柄蛰伏多年的凶器,怎会今日突然出现?难道……林寻背后还有皇室中的势力影子?” 虽想不通,但尺藏眉却敢肯定,经此一事,哪怕花氏门阀把林寻恨之入骨,在无法确定林寻背后的势力之前,只怕也不敢轻举妄动。 旋即,尺藏眉又不禁自嘲一笑,何止是花家,他们尺家何尝不是如此? 论及损失,他们尺家在针对林寻的围剿行动中,只会更大! 直至走上宝辇,在返回宗族的路上,尺藏眉深吸一口气,按捺下心中的杂念。 她同样也清楚,别看林寻背后同样潜藏着某种力量,可想要杀死他的力量,只会更多! 想凭借此战就在紫禁城站稳脚步? 不可能! …… …… 林寻从千金一笑楼离开时,已是凌晨,他喝得烂醉,被林忠扛着坐上宝辇,返回了洗心峰。 “醉了?” 当看见醉醺醺的林寻时,小珂不禁皱眉。 “喝醉了好,起码证明,这一战他要么赢得很漂亮,要么败的很惨烈,否则,一般情况下,他是没心思纵酒的。” 灵鹫微微一笑。 “先生所言极是,少爷他赢了。” 林忠笑着答了一句,接着就把今日对决的细节和盘托出。 “折梅古剑?” 听到最后,灵鹫那澄澈的眸中闪过一抹异色,道,“怪不得能够逼退花青霖这头猛虎。” 林忠没多说什么,先扶着喝醉的林寻离开。 “此剑有什么来历?” 小珂忍不住问。 “这是一柄凶器,传闻是开国大帝当年征战天下时的佩剑,因为杀戮太多,沾染的血腥太重,后来此剑被封印在了皇宫深处。” 灵鹫沉吟道,“此剑已近千年不曾现世,却在今日突兀出现在林寻和花无忧的对决中,这其中的味道的可不简单。相信那花青霖也是看出了这一点,不敢再擅自行凶。” “你是说,在林寻背后,还站着一位皇宫中的大人物?” 小珂诧异。 “还不确定,不过这其中必有关联,毕竟,此剑来历太特殊了,乃是开国大帝之佩剑,镇压皇宫深处多年,能够动用它的,断不可能是一般的皇室成员。” 灵鹫说到这,忽然想起什么,“还记得林寻说过,他在前来紫禁城时,曾遭受过来自尺家的围剿吗?” 小珂点头,她当然记得。 “可在林寻进入紫禁城之后,尺家却蛰伏隐忍不动,或许,尺家也是清楚,林寻背后,有着一股不容小觑的势力存在,否则,凭借他们上等门阀的势力,想要杀死林寻实在太容易了。” 灵鹫唇角泛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现在,我终于敢确定,林寻手中,绝对还有着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底牌!” “但他的敌人同样很多。” 小珂提醒道。 “所以,他想要带着林家崛起,情况就显得复杂了……” 灵鹫轻声道。 …… …… 不出所有人所料,一夜之间,有关林寻战胜花无忧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紫禁城,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有人惊叹于林寻实力的强大,也有人不耻和谩骂花家的卑鄙行为。 有人在分析,那一柄形似一枝梅的古剑,究竟是什么来历。 也有人敏锐意识到,林寻绝不仅仅只是一个洗心峰林家继承人的身份那般简单。 总之,林寻这个名字,彻底在紫禁城中火了,被万众所知,成为津津乐道的焦点人物。 有关他的来历,身份,以及实力,也成了人所争议的热门话题。 而得知这一切时,据说在西溪林氏的议事大厅中,咆哮愤怒的声音响了整整一天。 所有人噤若寒蝉,谁也不敢提“林寻”这两个字。 但所有林氏旁系族人都知道,洗心峰那个林寻,如今已成了紫禁城中名声斐然的风云人物! 有人愤怒,也有人震惊,不一而足。 可想要让西溪、云衡、飞峰三支旁系力量因此而归顺,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许多人都意识到,若林寻按照这种势头一步步崛起,只会让他们的处境一步步变得危险起来。 怎么办? 没人知道,因为就连林天龙、林念山、林平度这三位林家旁系势力的执掌者,此刻都愤怒失措,没能想出一个明确的解决办法。 而在北光林氏,情况就不同了,谈不上替林寻高兴,但内心深处还是很自豪的。 自从十多年前生的血腥事情之后,林家声势一落千丈,几欲分崩离析,彻底没落。 让得紫禁城中,许多人甚至都忘记了他们林家的存在! 而今,林寻的强势崛起,无疑会让林家重新回到大众视野中,受到许多关注。 哪怕距离恢复昔日荣耀还有着极其遥远的距离,可即便如此,也足可以让林家族人为之振奋了! 翌日一早,林雪峰就出门,带着来自北光林氏的“诚意”,前往洗心峰。 …… …… 林寻醒来时,天色已大亮,和煦的晨光洒入房间,空气中浮动着清爽宜人的气息。 林寻任凭如何回忆,也想不起昨天晚上在千金一笑楼中,究竟是谁最后一个喝趴下的。 旋即,林寻晒然一笑,摇了摇头,起身开始洗漱。 “少爷,雪峰公子前来拜访,此时正在北光阁中等待。” 林寻洗漱没多久,林忠就送来了早餐,然后禀报了一下林雪峰前来拜访的事情。 林寻怔了怔,旋即就若有所思道:“北光阁?若我没记错,那里是当年北光林氏栖居之地吧?” 林忠含笑点头:“看来少爷也已经猜到了,这次雪峰公子或许是带了好消息前来。” 林寻笑了笑,起身道:“走,我们去看看。” 当下,两人走出洗心殿,沿着曲折的青石山路,朝北光阁行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