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道途维艰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八十章 道途维艰

林寻走上前,讶然道:“先生,你似是有心事?” 灵鹫目光眺望星空,神色恬静,道:“谈不上心事,只是居安则思危,有些事,必须提前准备一下。??]” 林寻随意坐在一侧地上,双手抱膝,黑眸凝视远处星空,道:“先生能否与我说说?” “说起来,这些事情倒是都和你有关。” “我?” “对。” 灵鹫收回目光,看着身边少年棱角分明的侧脸,道,“如今的洗心峰,看上去欣欣向荣,一副百废待兴的样子,实则也有一些隐患。” 林寻眼眸眯了眯:“先生直说无妨。” “洗心峰,终究缺乏真正可以坐镇大局的力量。” 灵鹫沉吟,“你应该也清楚,朱老三迟早有一天是要离开的,白马探花沈经纶斗志虽在,可他一心以奴仆自居,只怕难以担当大任。” “反观林家其他三支旁系力量,虽目前暂时奈何不得你,可他们宗族之中,不乏洞天境强者,且甚至有真正的衍轮境强者坐镇,只要被他们抓住机会,绝对会给洗心峰带来致命打击。” 林寻心中一震,神色变得凝重不少。 “这个隐患若不解决,这洗心峰上所拥有的一切,迟早也会成为他人的嫁衣。” 灵鹫目光中涌动着智慧之色,“即便有北光林氏支持,可到那时候,他们也注定难以帮上什么忙。” 林寻沉默片刻,道:“先生,不知你可有解决计策?” 灵鹫思忖许久,道:“太难了,除非你能够请动折梅古剑的主人亲自帮你。” “不可能。” 林寻直接否定了,对方只会给自己撑腰,可想要让对方帮自己解决麻烦,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暗夜圣堂,林寻也不能指望,对方已经帮助自己太多,且在这紫禁城,那位老人已明确表示,不会再插手自己的事情。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唯有靠自己来解决这一切。 灵鹫沉吟道:“如果,你能够把朱老三一直留下来,同时,再招揽到真正的洞天境强者为你效命,或许,就可以化解这一场隐患。” 把朱老三留下来! 林寻眼眸一亮,他倒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一直不曾想出过真正的好办法。 “先生可有方法?” 林寻忍不住问。 灵鹫洒然一笑,道:“我之前也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具体办法是没有的,不过你若能办到投其所好,有的放矢,或许,就可以让朱老三死心塌地追随身边。” 林寻顿时陷入沉思,想要打动一位洞天上境的强大修者,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可究竟拿出什么东西,才足可以让朱老三留下来? 林寻一时想不出来。 女人、金钱、权势……可以说,寻常意义上的东西,对朱老三这种层次的强者而言,根本就没有吸引力了。 “你不必再费心思了。” 蓦地,一道闷声闷气的声音响起,不知何时,朱老三那巍峨雄峻的身影已站立在远处的夜色中。 林寻顿时一怔。 灵鹫则微微一笑,似乎早已料到,朱老三会忍不住出现。 “灵海境,寿三百;洞天境寿六百;如今我的寿元已仅剩下不足两年,你即便把我留下,也解决不了你的问题。” 朱老三漠然开口。 林寻顿感意外,心绪复杂,根本没想到,朱老三原来已仅仅只剩下不足两年寿命! 可这就是现实! 修者求索道途,抛开一切表面的名利和力量不谈,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了延长寿元,证道长生! 可修行之路注定是残酷的,自古至今,不知有多少惊采绝艳之辈,因为迟迟无法突破,而最终败在了时间面前,令得寿元枯竭,一身修为尽数散去,化作了大地上的一抷黄土,饮恨而逝。 这种例子太多了,不胜枚数。 尤其是修为境界越高,想要突破就越难,一旦无法突破,任凭你是权柄滔天的叱咤人物,最终也得止步于道途,落得个身陨道消的下场。 目前朱老三所面临的,就是寿元濒临枯竭的生死问题! 你看他一身修为何等盖世威猛,可再如何强大,在时间面前,也终究显得太渺小不堪。 这就是道途,步步荆棘,步步维艰,与天地争,与岁月争,争不过,注定要止步! 林寻还年少,潜力无穷,且修行进境神,体会不到这一点。 可当得知朱老三寿元将近时,还是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令得心神复杂,不能自已。 出人意料的,灵鹫却忽然开口:“若你能够破境晋级,这个问题便可迎刃而解。” 林寻心中一振,旋即就暗自摇头,若能早早破境晋级,朱老三怎可能会等到现在? 果然,就见朱老三淡漠道:“不可能了,我的潜力已被穷尽,且这些年尝试过三十七次冲关,无一例外皆都以失败告终,能够活到现在而不死,我已经邀天之幸。” “谁说不可能?” 灵鹫唇角泛起一抹讳莫如深的笑容,“我听说在那皇宫深处,有着一个名叫‘衍轮塔’的神秘所在,若能进入其中,起码有一半希望,可以助你破境晋级。” 皇宫深处,衍轮塔! 林寻眼眸一眯,隐约意识到,灵鹫已经开始在帮自己挽留朱老三了,并且给自己指出了一条明路。 “那可是皇宫,宛如禁地,而那衍轮塔更是禁地中的禁地,连大多皇室成员都没有资格进入其中,你说这办法,终究是妄想。” 朱老三沉默片刻,淡漠出声。 他似乎的确死心了,不再对破境抱有什么希望。 “你无法办到这一步,不代表林寻不能。” 灵鹫神色淡然,徐徐说道,“等着吧,在你寿元枯竭之前,或许会有转机生,到时候,还请你不要拒绝为好。” 朱老三沉默许久,最终一言不,转身而去。 谁也不知道他内心中究竟在想什么,但只要他没有拒绝,这已经代表着一种态度。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想要办到这一步,比登天还难?” 灵鹫目光看向林寻。 “确实很棘手,不过我会尽力去试一试。” 林寻深吸一口气,想起了那位皇宫深处的大人物,或许……可以找他帮忙? “不必着急,还有一年多的时间,等准备充足了,再去决定是否做这件事也不迟。” 灵鹫温声道。 林寻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目光凝视灵鹫,道:“先生,我听说你身种‘魔劫散’,难道此毒真无药可救?” 一句话,就让灵鹫猜出林寻想要做什么,不禁哑然,挥手道:“你不必白费心思了,这种毒,即便在黑暗王庭中,都极少有人能够解决,我已不指望此生能够再恢复修为了。” “我倒是觉得,可以去试一试。” 林寻微微一笑,“今夜若不是先生提醒,我差点就忘了,只要能把您和身上的问题解决,这洗心峰上,不就又多了一位洞天境强者?” 灵鹫讶然道:“你似乎很有信心?” 林寻道:“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个一举多得的办法。” 灵鹫道:“什么办法?” 林寻唇中轻轻吐出两个字:“悬赏!集结全天下人的智慧,去为先生寻觅解决‘魔劫散’的方法!” 灵鹫晒然:“你打算悬赏什么?能够令全天下人关注的悬赏,可少之又少,你又凭什么敢这么说?” 他明显是不相信。 林寻微微一笑:“我在烟霞城修行时,曾被一位洞天境的朋友保护,他救过我不止一次,且给予我许多帮助,当我想要报答恩情时,对方却说,以后我若有能力,为他炼制一套灵纹战装就足够了。” “当时就让我意识到,灵纹战装,绝对是一个足可以令洞天境以上修者皆趋之若鹜的瑰宝!” 顿了顿,他继续道:“先生你说,如果我告诉全天下人,谁能解决魔劫散,我就替谁炼制一套灵纹战装,谁……又会拒绝?” 炼制灵纹战装! 即便以灵鹫的沉稳心境,此刻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陈眸子中涌动异色,有震惊,有难以置信。 他根本没想到,林寻一个小小少年,竟敢夸口能够炼制灵纹战装!这就太匪夷所思了! 灵纹战装是什么? 那可是在世家门阀中,都堪称至宝的存在,甚至一些世家门阀,根本就没有能耐拥有一套灵纹战装! 原因就在于,这宝贝太难炼制了,哪怕就是灵纹大师出手,成功率也极其之低。 在如今的帝国神工院内,可汇聚着当今最卓绝的一批灵纹大师,更有灵纹宗师级的人物坐镇。 可即便如此,最少也得三个月时间,才能成功炼制出一套灵纹战装! 最重要的是,帝国神工院炼制出的灵纹战装,甫一问世,就被皇室、军部、七大上等门阀争抢一空,根本就不可能流落外界! 物以稀为贵。 更何况是灵纹战装这等逆天般的宝贝? 在如今的帝国中,若有人敢说能够为其量身定制一套灵纹战装,别说洞天境修者,就连衍轮境修者只怕都会蜂拥而起,打破脑袋也要抢到手! 这就是灵纹战装的价值。 而林寻,此时竟说出这等话语,让灵鹫又如何能不动容?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