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花开花落 岁月悠悠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八十一章 花开花落 岁月悠悠

怔怔许久,灵鹫忍不住问:“你……真的可以?” 林寻很坦然地回答:“还没炼制过,不知道。{〔〈(〔网” 灵鹫顿时翻了个白眼,以他如此睿智沉稳的人,此刻却翻了个白眼,可见他是有多哭笑不得。 “不过我可以去试试,先生难道忘了,那帝国全新的紫英战舰可是由我设计的。” 林寻微微一笑,他必须得给灵鹫一些信心,而不能让他误认为自己只是夸夸其谈之辈。 灵鹫认真提醒:“但是,紫英战舰和灵纹战装终究是不一样的。” 林寻想了想,把自己的流光战刀拿出,递给了灵鹫。 灵鹫一怔,将战刀拿在手中一看,仅仅片刻,他眼眸中就迸射出一抹亮光:“灵宝?” 寥寥两个字,已证明灵鹫眼睛何其毒辣。 林寻点了点头:“这是去年我在烟霞城时候炼制的,这一下,先生你总该相信,我拥有炼制灵纹战装的潜力吧?” 灵鹫点了点头:“的确,这已足可以证明你在灵纹一道上的天赋和潜力,不过……” 说到这,他不禁露出一抹自嘲,“你可别说我打击你,灵纹战装和灵宝也是不一样的。” 不等林寻说话,灵鹫深吸一口气,道:“罢了,且不提这些,我就想问问你,你所谓的一举多得是什么意思?” 林寻想了想,说道:“等以后您就明白了,现在说这些,终究是空谈,等我真正炼制出灵纹战装时,才能够做到这一步。” 灵鹫怔了怔,半响才笑道:“好,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 通过和林寻交谈,他心中也不禁涌起一丝期待,想要看一看,眼前这少年能否真的给自己一个意料不到的惊喜! …… …… 从这天起,林寻调整了自己每天的修炼计划,将白天的时间全都挪出来,将所有精力都用在重温和磨练灵纹一道。 灵纹,是林寻自幼所接触的最熟悉的一门道途! 在跟随鹿先生身边的学习生涯中,让林寻掌握了扎实无比的灵纹基础,以及乎想象的灵纹手段。 在进入绯云村时,他凭借灵纹一道,帮助村民铲除灵田虫害,顺利融入绯云村。 在弑血营时,他帮着老莫设计了全新的紫英战舰,炼制出了飞星弩这等杀器,从此受到小满、小珂、徐三七以及老莫的全方面关注。 老莫曾不止一次感慨,林寻在灵纹一道上的造诣和潜力,足可以和那青鹿学院中的天才少女“风轻悠”比肩,甚至犹有过之! 当时,也正因为林寻所展露出的灵纹造诣,让徐三七心生惜才之意,没有让林寻被辛如铁带走。 而老莫,则替林寻承担了一些不必要的风波和影响。 后来,在烟霞城时,林寻又通过灵纹手段,通过了灵纹师公社的考核,获得了楚风的友谊。 就连帝国中屈一指的艺修柳清嫣,也将古律灵埙交给林寻修复,并最终顺利修复成功。 也就在那时,林寻炼制出的“灵宝”流光战刀,引起了雪金和风婆婆的齐齐震惊,认为林寻在灵纹一道上的实力,堪称是举世罕见! 只是当离开烟霞城,直至进入紫禁城至今,林寻被各种事情缠身,让得他也根本没有精力去修炼灵纹一道。 而现在,无论是为了解决朱老三的破境晋级问题,还是为了帮灵鹫解决“魔劫散”之毒,林寻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灵纹一道! 只要能够炼制出灵纹战装,希望就会出现面前。 …… …… 篆笔、灵墨、载体。 每一个白天,林寻就宛如枯坐悟禅的老僧。 他端坐在书桌前,以自身澎湃的灵魂感知力量为引,以篆笔灵墨为媒介,于兽皮、岩石、落叶、纸张、布帛之上篆刻灵纹图案。 洗心峰上的一切事情,外界的一切喧哗,仿佛都已经和林寻无关。 他的眼中只有灵纹,心中只有灵纹玄妙的轨迹,脑海中,则被一幅幅繁密莫测的灵阵图案充盈。 十天后。 林寻不再枯坐房间中,他两手空荡荡,信步游走在洗心峰上,或踟蹰于飞瀑流水之前,或坐卧在草木花丛之中,或端立闪电崖畔之上,或盘桓崎岖山岩之间。 他以手指代为篆笔,以感知为控制,以自身灵力为源泉,在山石上、岩土中、草叶表面篆刻一幅幅玄妙灵纹轨迹。 后来,他开始在流云、飞瀑、烟霞中篆刻。 就像鬼画符似的,在别人眼里,林寻就像魔怔了,天天在洗心峰上乱跑,画着一些没人懂的灵纹,行为显得很是古怪。 虽然奇怪,但没有人去阻止他,因为这是灵鹫的吩咐,也只有灵鹫知道,林寻正在做什么。 …… …… 晃晃悠悠,又是一个月过去。 秋去冬来,洗心峰上万物枯寂,落叶皆枯,唯有一些奇花异草,在寒风中招摇着。 林寻足不出户,宛如沉寂消失,外界有关他的议论早已不复之前热闹。 毕竟,紫禁城作为帝国之都,每天都有诸多新鲜轰动的大事生,想要让人时时刻刻惦记着,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这些时日里,最轰动的莫过于巫蛮一族中的水蛮一脉,派出了一支庞大的使者团,前来紫禁城拜访。 帝国和巫蛮一脉之间,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常年对峙征战,流血不断。 而这一支水蛮一脉的使者团突然前来造访,自然引起了各方关注,在整个紫禁城中也是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许多势力都在揣测,水蛮一脉使者前来的目的,可让人奇怪的是,自打这一支使团抵达紫禁城之后,就入驻在城西一座由帝国皇室专门提供的古老建筑中,既不出门造访,也不吐露自己前来紫禁城的目的。 这反常的举动,让得紫禁城民众一头雾水。 但不管如何,因为帝国和巫蛮一族之间的仇恨,让得许多热血青年,天天跑到“蛮夷邸”闹事,扬言要杀了这些黑暗异族的杂碎,为战死在沙场上的帝国将士报仇。 这“蛮夷邸”,就是水蛮一脉使者团的居住之地,通过名字就知道,帝国对待外邦使者的态度。 不过不管如何闹事,那一支水蛮使者团就是不冒头,一副深居浅出,打算长期在紫禁城盘桓的架势。 帝国中央皇室的态度也颇为奇怪,对这一支使团不管不问,仿佛就当他们不存在一样。 这就显得太不寻常了。 遗憾的是,却没人知晓其中缘由,随着时间推移,现这一支水蛮一脉的使团并无什么出格举动,让得紫禁城各大势力也懒得再去关注。 除此,这些日子西溪、云衡、飞峰三支林家的旁系势力也是麻烦不断,风波四起。 他们麾下所拥有的产业,在近些日子频频遭受竞争对手的打压,甚至被恶意压价,严重影响到了他们的财富收入。 这一天。 西溪林氏的执掌者林天龙像往常一样,听着属下汇报最新送来的消息。 “族长,咱们掌控的‘血精铁’灵矿,在昨天时候生了意外,和前些日子一样,所出产的血精铁全部被买家否定,不愿收购,说咱们的血精铁品质太差了,要求咱们以三十金一斤的价钱出售,可若是这样,咱们可就亏大了,别说赚钱,连保本都不可能。” “除此,还有咱们城西的六座灵粮铺子、城南的三间丹药行也都生意惨淡,无人问津。” “如此统计,光是这一个月,咱们就亏损了三十九万金币!若按照这种态势持续下去,不出一年,咱们这些产业只怕……只怕就难以维系下去了。” 那属下生意苦涩,愁容满面。 林天龙脸色也是阴沉铁青,满面寒霜,恨得牙齿都快咬碎,欺人太甚,这一定是有人暗中针对他们! 他早已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可直至现在,他才终于敢肯定,这是一场早有蓄谋的恶意打击! “族长,不止是咱们西溪林氏,云衡、飞峰两家所拥有的产业,也都和咱们一样,遭受到了严重打击。” 那名属下提醒道,“可唯独那北光林氏所拥有的产业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并且生意比以前更好了,这就不对劲了,您说……这背后会不会是北光林氏和洗心峰上那小子一起搞的鬼?” “废话!即便不是他们做的,也必定和他们有关!” 林天龙怒吼,他已快要控制不住内心怒火,同时也有些惊疑不定,能够通过这等阴险的手段来打击他们,这可不是一般势力能够办到的。 以林寻那小子的能耐,哪怕有北光林氏支持,也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就在这时,一名灰衣中年神色焦急冲进来。 他人还没到,嘴中已经飞快禀报:“族长,已经查清楚了,这些日子在暗中针对咱们的幕后凶手,是来自石鼎斋石家、帝国铁血军宁家、以及‘不倒翁’宫氏宗族和‘东海王’叶家的势力!” 听到这一连串势力名字,林天龙只觉脑袋嗡的一声,如遭雷击,浑身僵硬坐在那,整个人都不好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