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蕴灵之境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八十二章 蕴灵之境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天龙才从那一股极度震惊愤怒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脸色已是变得铁青无比。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最终,林天龙终究没能忍住,嘶声大吼,声音如野兽般,惊得那两名属下噗通噗通跪倒在地。 “想用这种卑劣办法,就让让我西溪林氏屈服?想也别想!” 砰! 林天龙一掌拍下,身前案牍轰炸炸碎,化作粉末。 此时的他,浑身气息暴虐,像被逼急发疯的凶兽,眼睛通红,犹如嗜血般,可怕至极。 只是许久,林天龙却又颓然无力地坐椅子中,双目失神,眉宇间尽是惘然。 一个石鼎斋,已经足够可怕了,如今又多出铁血军宁家、不倒翁宫氏宗族以及那“东海王”叶家,这让林天龙完全就兴不起去对抗的念头! 太强大了! 哪怕明知道对手是他们,可林天龙也知道,凭借西溪林氏的底蕴,哪怕就是联合云衡、飞峰两家,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唯一让林天龙庆幸的是,这只是商道上的损失,对方还没有表露出要正面对付他们西溪林氏的迹象。 可若一直让这种局势持续下去,迟早有一天,会让他们西溪林氏彻底坚持不住! 一个宗族,也是需要拥有资源支撑的,若没有了资源,那距离分崩离析也不远了。 林寻! 都是这个林寻! 自从这该死的东西返洗心峰,就没有一天消停过,若不杀了他,难解心头之恨! 人生第一次,林天龙恨一个人恨到这等地步,可现实终究是残酷的,林寻躲藏在洗心峰,且身边有高手相护,让他都根本无处下手。 怎么办? 林天龙心乱如麻,陷入深深的思索中。 这种情况不止发生在西溪林氏,同样的情景也在云衡、飞峰两支林家旁系势力中上演着。 这就是来自林寻的报复。 由石禹提议,联合宁蒙、宫冥、叶小七,请动各自背后的宗族势力,对西溪、云衡、飞峰三支林家旁系力量的报复。 根本就不必正面战斗,就可以产生严重无比的打击。 这个计划林寻是知道的,不过一切都由石禹去统筹安排,故而林寻此刻并不清楚,西溪、云衡、飞峰这三家已经陷入了一场风波中,饱受打压之苦。 时光如梭,距离林寻重温灵纹一道,已经足足过去两个月时间。 洗心峰上,在灵鹫的统筹安排下,一切事宜正在以一种井然有序的态势发展,欣欣向荣,隐然已经有了一股冉冉崛起的迹象。 每个人都在忙碌着,连啾啾也被杨凌请走,前往炼器坊充当起了“熔炼大师”的角色。 不过这一切,都和目前的林寻无关。 此时的他,长发披肩,胡须茂盛潦草,显得落拓邋遢,唯独一对黑眸深邃明亮。 林寻蹲坐在一片泥土地上,神色恬静专注,沾满尘埃的手指,随意在地上勾勒。 就见一缕淡青色灵力如凝练的笔锋,被澎湃的神魂感知力量驾驭着,篆刻出一道道轨迹。 那轨迹行云流水,不染一丝烟火气息,仿佛天然就存在于那里,自然而然。 没多久,林寻抬起手指,随意起身,就正准备离开,他忽然心生一丝预兆,身影停顿,目光重新凝视那一片泥土地。 就见他刚篆刻下的一副灵纹图案上,一抹浅绿色嫩芽从泥土中破壳而出,然后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生长,抽出茎干、生出叶芽 眨眼之间,一株一尺多长,枝叶嫩绿的凤尾草已成熟,在风中摇曳,身姿婆娑。 在看地上,那一副灵纹图案早已消失不见。 一抹笑意,悄然浮现林寻唇角。 他的笑容显得异常灿烂,因为这一幕,代表着他在灵纹一道上,终于臻至“蕴灵”地步! 所谓蕴灵,就是以灵纹之妙,孕育灵性! 就好比刚才那一株凤尾草,就是被一副“青木灵纹”唤醒了生机,产生出了独特的灵性,宛如有生命般,在眨眼间飞速成长起来! 这就好比“点石成金”般,看似微小不起眼,可却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这种力量,在灵纹一道上就被叫做“蕴灵”! 在当今世上,唯有真正的“灵纹大师”,才有资格去参悟掌握“蕴灵”的奥妙。 而最终能够掌握“蕴灵”造诣的灵纹大师,绝对是寥寥无几,属于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因为这一步太难了,就宛如造物主般,以灵纹的手段,赋予了某种物品以“灵性”,让其犹如拥有了灵魂和生命,太过神妙晦涩。 一些灵纹大师苦心孤诣一辈子,若天赋不够,也根本难以碰触到“蕴灵”的门槛! 起码据林寻所知,以老莫的灵纹造诣,距离掌握“蕴灵”也差了一线。 别看是一线之差,可就好比一扇挡在面前的门户,门内是一方世界,门外,又是一片新天地! 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境界。 在帝国中,公认的只有掌握“蕴灵”手段的灵纹大师,才拥有成为灵纹宗师的潜力。 也唯有做到这一步,才有了炼制灵纹战装的资本! 如此对比,就可以想象,林寻如此年轻,就能掌控“蕴灵”手段,是何其之惊艳和超然的一件事。 甚至若传出去,只怕都没人敢相信,这样一个少年,会是一位拥有“蕴灵”造诣的灵纹大师! 不过,这一切对林寻而言,只能算一件难事,但却谈不上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情。 因为很小时候,鹿先生就曾给他展示过诸多“蕴灵”的手段。 鹿先生也曾以一种漫不经心的口吻说过这样一句话“蕴灵?哼,这算不得什么,只不过证明你已经是一名真正合格的灵纹师罢了,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这句话,林寻至今都记忆犹新。 年幼的时候,他还以为,能够“蕴灵”,才能够让自己从一个灵纹学徒,成长为一名受人尊敬的灵纹师。 可现在他已经长大了,自然清楚对鹿先生而言,或许“蕴灵”算不上什么,可对这世间绝大多数灵纹师而言,这就是一道天堑!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办到的! “可以开始准备了” 林寻深吸一口气,喃喃出声。 他的目光变得明亮而坚定,焕发出一股难言的神采,再不像前些日子那般痴狂魔怔。 而在内心中,这些日子所参悟、演练的一切有关灵纹一道的感悟,皆沉淀下来,化作林寻自身的灵纹造诣。 最让林寻意外的是,经过这些天的磨练,他体内的修为变得愈发凝练,已臻至圆满地步,随时都有突破灵海中期的迹象! 更关键的是,他那浑身澎湃的灵力运转起来,大有收发由心,如臂使指的完美掌控感觉,而没有了当初那种因为修为暴涨,所产生的驾驭不住的迹象。 这就是锤炼灵纹一道所获得的意外好处! 每一次篆刻灵纹,就需要精准地掌控和驾驭自身的灵力,这就好比在练刀,历经千百次锤炼,必然会变得娴熟流畅,掌控起来收发自如。 七天后,炼器坊。 杨凌看着摆在身前的十二件炼制好的灵器胚子,脸上不禁浮现一抹满意的笑容。 这十二件灵器胚子,有刀枪剑气,也有斧钺钩叉,样式和类型完全不同。 这是林寻吩咐他帮忙炼制的,每一件的材质,都可以被灵纹师炼制成真正的地阶灵器! 只是让杨凌疑惑的是,林寻要拿这些灵器胚子做什么? 没多久,林寻的身影出现在炼器坊,看着杨凌所准备的灵器胚子,他也颇为满意。 杨凌在锻造一道上,的确是一位难得的人才,起码这些灵器胚子炼制的已堪称精品。 此时的林寻,长发已束起来,胡须刮得一干二净,身姿挺秀,风采超然出尘。 他将那十二件灵器胚子收起,吩咐道:“接下来的时间中,你就帮我继续炼制灵器胚子,皆都以地阶灵器的标准来炼制,我会派人专门来取的。” 说罢,林寻已匆匆而去。 杨凌一愣,一头雾水,难道这位小爷还打算自己去炼制灵器? 以前,他也听说过林寻本身也是一位灵纹师,帝国最新一款紫英战舰,就是由林寻所设计。 只是杨凌还是想不明白,林寻身为洗心峰之主,且又是一位修行上的奇才,为何放着正事不做,却偏偏去鼓捣这些玩意。 这何止是不务正业,简直已经有了一丝玩物丧志的迹象。 杨凌最终还是没忍住,把他的想法告诉了老雕,老雕也一副惊诧的模样,不明白林寻这是要做什么。 于是老雕又告诉了刺血 没多久,整个洗心峰上所有人都知道,林寻这位执掌洗心峰林家的小爷,正事不干,却跑去炼器了! 这让许多人都表示担忧,如今洗心峰蒸蒸日上,若林寻这位执掌者不务正业,却沉溺于其他事情上,那可怎么办。 唯独小珂一个人清楚,林寻哪是不务正业,这小子原本就是一个天赋超然,惊艳无比的灵纹师好不好! 当然,小珂心中也很好奇,林寻经过这数月的准备,如今又要炼制什么宝物。 灵鹫知道一些缘由,却没办法说出来,毕竟,炼制灵纹战装这事显得太过惊世骇俗了,若说出去,非引发一场轩然大波不可。 当然,灵鹫还是可以肯定,林寻目前要炼制的,肯定不是灵纹战装,因为灵纹战装也根本不是靠一些灵器胚子就能炼制出来的。 那么,林寻此时究竟要做什么? 连灵鹫也不禁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