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大师级考核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大师级考核

石鼎斋。 石禹翘着二郎腿,有些皱眉地看着对面的林雪亭。 林雪亭微笑着,神色不动。 他是林雪峰的堂弟,为人伶俐,善于应酬,此次被林忠派来,给石禹送一份来自林寻的礼物。 礼物就在林雪亭手中的一方玉盒中封藏着。 “别怪我说话不客气,林寻这小子也太见外,怎么突然想起给我送礼来了?” 石禹有些疑惑。 林雪亭恭敬道:“在下只负责跑腿,其他的可就不清楚了,公子你打开玉盒看一看其内的礼物,或许就能看出一些什么。” 石禹顿时笑了,神色间浮现一抹骄傲:“你觉得我石鼎斋还缺什么宝物吗?拿走拿走,去告诉林寻,下次再敢如此见外,以后就别来见我了。” 林雪亭却苦笑道:“公子若不收下,在下去可没办法交差。” 石禹冷哼:“哟嗬,这林寻如今脾气可真够大的!” 林雪亭连忙摇头:“公子误会了,林寻堂弟绝无此意,您即便不收下,起码也看一眼,若其内礼物真无法让您满意,那我再带去也可以交差了。” 石禹有些不耐烦道:“行了,你打开吧,我就看看林寻这小子搞得什么鬼。” 林雪亭当即将玉盒开启。 一瞬间,一片幽冷的暗青色灵光乍现,弥漫出刺骨的寒意,令这片虚空凝结出一层寒霜。 嗯? 初开始,石禹并不甚在意,只想着看一眼就把林雪亭打发走,心中还有些不满林寻这种见外的举动。 可当一眼看过去,他眼睛顿时就直了,直勾勾盯在玉盒内,再无法挪移开丝毫。 就见一对青铜锏安静躺在玉盒中,铜锏长二尺四寸,粗如蜡炬,通体烙印着繁密的晦涩灵纹,弥漫出慑人心魄的幽冷暗青色灵光。 石禹最擅长的武器就是青铜锏,他本身所用的就是一对地阶珍品青铜锏,名“龙章玉锏”,是由一位著名的灵纹大师亲手炼制,万金难求。 可是和玉盒中的一堆青铜锏相比,却顿时就显得暗淡许多,甚至都有些不够看! 噌地一下,石禹起身,拿出玉盒中的一对青铜锏略一打量,眼眸中顿时爆射出一抹亮泽。 灵宝! 这竟是一对地阶灵宝! 一抹难掩的激动之色,浮现石禹眉宇间,目光痴迷,这一对青铜锏太完美了,仅仅握在手中,就让他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公子可满意?” 林雪亭轻声问道。 “满意,太满意了,林寻这混蛋可给了我一个意料不到的惊喜!” 石禹大笑,眉飞色舞。 这等品阶的灵宝,可着实太罕见了,倒并非是品阶高,而是太难寻觅得到,堪称可遇不可求! “此宝有何名堂?” “还不曾起名,林寻堂弟说,还是由公子亲自来命名最合适。” “哈哈哈,这林寻果然知道我的心意,那就叫他‘青云宝锏’好了。” “平步青云,好名字!” 林雪亭笑道。 他心中也抑制不住涌起一抹骄傲,与有荣焉。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宁蒙、宫冥、叶小七身上,林寻分别赠予了他们一杆“逐月银戟”,一根“磐石棍”、以及一柄“绣春弯刀”。 皆都是地阶灵宝! 让得宁蒙等人也是欣喜意外之极,爱不释手,如获至宝。 这就是来自林寻的报答。 这些阵子,石禹他们暗中推波助澜,针对西溪、云衡、飞峰三支林家旁系力量进行了一次次商道打压,让得这三支旁系力量陷入麻烦漩涡中,风波不断。 这等恩情,林寻岂能忘却? 故而在炼制灵器时,也是专门为他们一一炼制了一件灵宝,作为自己的心意。 当然,林寻也为自己重新炼制了一柄战刀,地阶灵宝,名“紫魂”! 至于“流光战刀”,虽是灵宝,可终究只是人阶中品灵宝,威力已无法满足拥有灵海中期修为的林寻。 一辆宝辇驶出洗心峰,载着林寻朝灵纹师公社总部行去。 几乎没多久,西溪林氏执掌者林天龙就收到消息。 他精神猛地一阵,咬牙咆哮:“这小东西总算冒头了!传我命令,去邀请云衡、飞峰两家家主速速前来,有大事相商!” 仅仅盏茶时间。 林念山和林平度已匆匆而来,得知龟缩在洗心峰上数月的林寻终于冒头,两人也是精神振奋。 他们三家这些日子过的可太惨了,麾下产业遭受频频打压,每个月都要损失掉近百万金币,让得他们各自宗族中麻烦不断,风波四起,过得焦头烂额,寝食难安。 而这一切,虽是由石鼎斋等几个大势力一起出手,可归根究底,皆是拜林寻所赐! 在这等情况下,他们焉能不恨? 时至如今,他们都已不抱希望去夺洗心峰,只想着该如何杀了林寻,彻底解决了眼前祸患! “各位,此子今日终于离开洗心峰,这对我们而言,无疑是一个杀死他的最佳机会。” 林天龙神色冰冷阴沉,杀机四溢,“不过,他身边一直跟随着朱老三和林忠相护,若是硬拼,结局难料,不知两位可有应对之策?” 朱老三! 听到这个名字,林念山和林平度的亢奋顿时消失大半,这可是一个凶猛无比的狠人,能轻易镇压花千乘,敢于和帝国五虎之一的花青霖正面对抗,岂是寻常可比? 而林忠,别看是一个看守洗心峰的老奴才,可本身也是一位洞天境存在! 有他们两人相护,可想而知想要杀死林寻有多不易。 “若是能够请动咱们三家中任何一位老祖出动,或许这个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林念山迟疑开口。 “不行!” 林天龙顿时否定,“老祖他们需要坐镇宗族,一旦出动,宗族中万一发生什么事情,后果难料,此计太冒险,断不能这么做。” “那请一些洞天境狠角色和我们一起出动?” 林平度沉声开口。 “不行,还是太过冒险,这还不是和林寻拼一个玉石俱焚的时候。” 林天龙再次否定。 顿时,林念山和林平度皆默然,机会终于来了,可却又面临着极大的挑战,这让他们也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一名属下来报,说林寻已前往灵纹师公社总部。 闻言,林天龙一愣:“这小子跑去那里做什么?难道他还想招纳一些灵纹师为他效力?” 却见那林念山似乎想起什么,大笑开口:“我有办法了!” 顿时,林天龙和林平度目光齐齐看向林念山:“什么办法?” “我有一位挚友,如今便在那灵纹师公社总部中任职,乃是一位真正的灵纹大师,手握大权,若能请动他出手帮忙,甚至可以不着痕迹地将那林寻彻底控制住!” 林念山目光灼灼,神色亢奋。 “此话当真?” 林天龙也露出喜色。 “呵呵,这一点我还是敢保证的,进了灵纹师公社总部,那朱老三和林忠可就无法护得住那小子了,只要我们将曲老邪派去,和我那位挚友一起合作” 林念山说到这,眼眸中闪过一抹狠辣,“到时候,林寻绝对在劫难逃!” “不知你那位挚友是?” 林平度忍不住问。 “等事情办成事,两位自然就明白了。” 林念山微微一笑,卖了一个关子。 林天龙顿时拍板:“就这么做,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行动吧!” 灵纹师公社总部。 “年轻人,你也是来认证灵纹师身份的?” 一名老者诧异看着身前的少年。 “对。” 林寻点头。 “呵呵,了不起,像你这般年轻的灵纹师学徒,若能通过认证,成为一名真正的灵纹师,那可是一件足可以光宗耀祖的事情。” 老者含笑开口,“来吧,缴纳一千金币的费用,领取一个令牌” 不等说完,林寻就笑着摇头:“抱歉,我是来认证灵纹大师的。” “什么?” 老者愕然,睁大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林寻将代表着初级灵纹师身份的令牌递过去,道:“请过目。” 老者拿在手中一看,神色顿时变得怪异:“原来,你这般年轻,已经是一位灵纹师了。” 旋即,他就挠了挠头,一副难以置信模样地说道:“可是可是你这么小的年龄,真的要去认证灵纹大师?你没有搞错?” 林寻笑而不语。 见此,老者深吸一口气,思忖片刻,挥手叫来一名侍者,嘱咐道:“带着这位公子,前往大师级考核殿堂。” 侍者也怔了怔,目光怪异地看了一眼林寻,但最终还是忍住心中的惊疑,带着林寻离去。 “嘿,现在的年轻人,心性可真够浮躁的,一个初级灵纹师而已,连中级、高级灵纹师都不是,却敢叫嚣着要来认证灵纹大师身份,这这也太荒谬了。” 老者晒笑摇头。 他已经想明白了,那少年如此年轻就能获得初级灵纹师认证,必然是在灵纹一道上的天赋颇为不错,但性格却太浮夸狂妄了,那灵纹大师的认证,岂是随随便便就能通过的? 在灵纹一道上,可从来没有一步登天的好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