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人才难得 - 天骄战纪

第三百八十九章 人才难得

另一座大殿 鱼北斗有些气急败坏:“程璟,你还真铁了心要和我抢?你们神工院人才济济,还差一个楚海冬?” 程璟叹息道:“我们神工院的确人才济济,可大都是老头子,最缺的就是楚海冬这样的年轻人,所以,我是不会放弃的。” “你……” 鱼北斗瞪大眼睛,半响才咬牙切齿道:“三颗坎水灵晶,把这小子让给我!” 程璟笑眯眯的,就是不说话。 鱼北斗气得牙疼,压低声音咆哮:“外加一株巽空冥草!这已经是我极限,你这老家伙可别太过分了!” 程璟哦了一声,哼道:“这些东西我统统可以给你,你能把楚海冬让给我吗?” 鱼北斗神色变幻,道:“何必如此?” 程璟认真道:“人才难得啊,必须如此。” 鱼北斗怫然道:“那咱们就拼一拼!看谁能够笑到最后!” 程璟笑道:“我正有此意。” 其他大人物见两人争得脸红脖子粗,都不禁哑然。 不过话说回来,若能够招揽到楚海冬,哪怕就是付出一些代价,那也绝对值得。 毕竟,像这般年轻的灵纹大师,真的太少见,放眼整个紫禁城,都找不出几个出来。 之所以会如此,一是因为灵纹一道太过苛刻艰涩,并非谁都能够踏足其上。 这也导致,灵纹师的数量一直以“稀缺”著称。 二则是因为楚海冬的确堪称年轻一代中的卓绝人物,起码在灵纹造诣上,极少有能与之比肩者,属于不可多得的人才。 所以,也不怪鱼北斗和程璟两位泰斗级大人物,会为了争夺招揽楚海冬而闹得不可开交。 “沈拓,你这家伙怎地不争一争?” 有大人物忽然开口。 一句话,让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是啊,能够招揽楚海冬的,可不止灵纹师公社总部和帝国神工院,还有青鹿学院呢! 却见沈拓晒然笑道:“争也没用,这楚海冬出身楚家,他想要去哪里,必然得获得宗族的支持,我可没有多少信心能够把他拉入青鹿学院。” 众人顿时恍然。 唯独风轻悠心知肚明,沈拓哪里是不争,分明是打算坐山观虎斗,不到最后一刻,他肯定不会就此罢手。 这就是楚海冬此刻所受到的待遇,以二十出头的年龄,通过龙门九碑考核,成为一名真正的灵纹大师,这若传入紫禁城,绝对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能够受到如此特殊的待遇,也很正常。 …… 万众瞩目,光芒万丈! 这一刻,立在龙门台上的楚海冬也大有扬眉吐气,踌躇满志之感,很享受这种难得的荣耀。 但旋即,当他目光不经意扫过场中的林寻时,心中顿时翻腾起之前的恩怨。 没有任何迟疑,楚海冬大步走下龙门台,目光看向林寻,淡然道:“林寻,你现在赔礼道歉还不晚,只要你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承认你的愚蠢和无知,我也不会和你计较,以免别人说我楚海冬,只会欺负你这等不堪之辈。” 此话一出,场中原本沸腾的气氛顿时变得怪异。 许多人皆意识到,楚海冬要开始报复林寻了! 一时之间,许多人都不禁面露怜悯。 之前的林寻,可把楚海冬得罪惨了,而如今的楚海冬已通过龙门九碑的考核,更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成绩,如此一来,林寻若拿不出一些手段,可就彻底输了楚海冬一头。 可关键是,在这等情况下,若不动用武力,林寻拿什么和楚海冬斗? 让所有人都愕然的是,面对盛气凌人的楚海冬,这一刻的林寻非但没有流露出任何惊慌或挫败,反倒唇角上扬,露出一抹笑意。 而后,从他口中轻轻吐出两个字:“傻逼。” 这个词简直太有杀伤力,尤其是在这等时候,楚海冬可已经是一名真正的灵纹大师! 可林寻呢,依旧毫不客气地骂对方傻逼,这…… 也太狂了吧? 全场愕然,神色怪异。 就连坐在另一个殿宇中的一众泰斗级大人物,唇角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这他好呢? 像程璟,已有些不悦,道:“林寻此子未免也太胆大妄为,粗鄙如市井地痞,这成何体统?” 顿时,一些大人物附和,“此子的确有些过了,就这种狂妄性子,那洗心峰迟早也得毁在他手中。” “或许在战斗上,那楚海冬不是他林寻的对手,可在这灵纹一道上,他哪有资格去抨击一位刚晋级为灵纹大师的天骄之子?” “年轻人嘛,难免火气冲,言辞虽无忌,不过一切都还得看真正的实力说话。” 这时候,沈拓开口了,笑道,“林寻这次不是也来认证灵纹大师的吗?咱们只需看他的认证结果,自然可以和楚海冬一分高低。” 顿时,众人皆都颔认同。 “我倒是感觉,林寻只怕是有底气,才敢说此话。” 风轻悠忽然出声。 众人一怔,旋即晒然摇头,不以为然,林寻才多大,又仅仅只是一个初级灵纹师,哪可能通过灵纹师大师认证考核? 哪怕退一万步说,他最终也能够通过考核,可他哪可能能比得过楚海冬,要知道,后者刚才可是开创了一个全新的记录! 简单来说,他们大多也都不相信,林寻可以通过龙门九碑的考核! …… 而与此同时,听到林寻再次以“傻逼”二字羞辱自己,让楚海冬差点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麻痹的,这小子难道是瞎子? 没看到自己刚才已通过考核,成为了真正的灵纹大师?没看到自己缔造了一个全新记录? 他……难道就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忌惮,什么叫低头? 一下子,楚海冬脸色铁青冰冷,若不是他死死忍着,差点就直接翻脸和林寻开干了。 却见此时林寻悠悠起身,目光扫视四周,道:“有没有人第三个出场?”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原本也有两个等待考核的灵纹师,可见到这一幕,他们哪敢掺合到这一场恩怨? 更何况,此时楚海冬的目光,可如利刃般盯着他们,仿佛在说,让林寻这小子上,你们谁敢抢,谁就是跟我们楚家过不去! 在这等威胁下,那两位灵纹师皆毫不犹豫齐齐摇头,表示可以让林寻先来。 “快上吧,没人和你争!” 楚海冬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 “哦,没想到,骂你傻逼你都能忍住,不愧是楚家传人,养气功夫就是了得。” 林寻笑吟吟说道。 “小东西,你他妈有完没完了?” 楚云空噌地起身,怒冲冠,厉声喝斥。 “老东西,我可以先让你上,你敢不敢?” 林寻反问。 “你——” 楚云空彻底气坏了,目眦欲裂,直恨不得把林寻生吞活剥,挫骨扬灰。 但最终,他被楚海冬拦住,不让他再出声。 因为楚海冬清楚,动嘴皮子,只会被林寻这家伙占便宜,这家伙不要脸,难道他们楚家也能和他一样不要脸? 那和骂街的泼妇有什么区别? 见此,林寻笑了笑,似乎终于满意了,不再多言,抬步朝那龙门台上走去。 在场灵纹师都不禁诧异,这小子……还真敢上啊?难道他不怕最终失败,彻底丢人献丑? 就连坐在另一座大殿中的大人物们,也都不得不承认,林寻虽然嘴巴有些损,可这胆魄可真够大的。 瞧瞧,在明知不利的情况下,依旧不肯低头,要登台进行考核,让人不服气都不行。 不过,众人也都清楚,林寻此次一旦失败,那可就彻底名誉扫地,若他和楚海冬之间的恩怨再传入紫禁城,那绝对会让他沦为一个天大的笑柄,彻底抬不起头! 当林寻经过楚海冬旁边时,后者忽然压低声音,以一种森然冰冷的语调传音道:“林寻,我可等着看好戏呢,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声音中充满威胁之意。 林寻微微一笑,不曾再多言,径直太上龙门台。 “年轻人,你已经做好准了?” 一直等候在一侧的令狐修开口,眼眸深沉,带着一丝异样地看着林寻。 “嗯。” 林寻点了点头,便盘膝坐在那九座古老的石碑前。 他腰脊笔直,在坐下的那一刹,唇角的笑意瞬间被一抹沉静淡然之色取代,古井不波。 “呵呵,我倒要看看,这等口无遮拦,嘴巴歹毒的小东西,究竟会以何等方式惨败!” 楚云空声音怨毒。 “这小子若能通过考核,让老子跪地忏悔都行!” “哼,他就是一个只会动作皮的垃圾,哪可能通过考核?明显是哗众取宠,和小丑也没什么区别!” 那些楚氏族人也都纷纷嚷嚷起来。 其他灵纹师面面相觑,他们虽对林寻没什么歧视,可心中同样也不看好林寻。 没办法,林寻太年轻了,且目前还仅仅只是一个初级灵纹师,哪可能通过龙门九碑的考核? 这些灵纹师心中暗叹,就是不知道,这林寻最终失败时,会受到楚家何等打击了…… 嗡~ 很快,熟悉的晦涩波动涌现,如潮水般的神辉弥漫,将龙门台笼罩,林寻的身影也是随之被璀璨的光淹没。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