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世事如棋 - 天骄战纪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世事如棋

尺家。 房中一片沉寂。 尺凌霄端坐在桌前沉默不语,他眉宇紧锁,似遇到了极大的难题。 在一侧,尺藏眉恭敬立着,仔细看去,她此刻神色也是有些恍惚,怔怔出神。 其实从昨天晚上,她就已经得到消息,得知了林寻在灵纹师公社总部所做的一切。 当时她陷入极大的震惊,一夜未眠,都不敢置信。 毕竟,数月前,林寻才在天武竞技场,以一场惊艳无比的胜利,挫败了天之骄女花无忧,让得他名震紫禁城,被誉为年轻一代的修道奇才。 而才过了数月而已,林寻就又闹出如此大的动静,这让尺藏眉如何能不震惊? 最可怕的是,此次林寻所凭借的并非是修行实力,而是一种更加艰涩苛刻的道途灵纹! 传说中的金霞冲霄、传说中的九龙之吟、不满十六岁的少年灵纹大师 这一切,简直如梦幻般,令人难以置信,若非再三确定这是真实的,连尺藏眉都感觉这就像一个传奇故事! 直至今日稍稍清醒过来,尺藏眉就意识到了问题有些严重。 经此一事,林寻声威大振,简直如璀璨明星,冉冉升起于紫禁城天穹之上,令全城轰动,万众瞩目。 如此一来,以后想要对付林寻,可就愈发棘手了! 于是,尺藏眉再忍不住前来,拜见自己父亲尺凌霄,要听听父亲对此事的看法。 只是让她吃惊的是,父亲竟似也有些难以置信,被这样一个消息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有此可见,林寻此次崛起的多么匪夷所思。 许久,一直沉默的尺凌霄终于开口,他嘿然笑道:“此子还真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奇才,光是灵纹大师这一个头衔,已足可以进一步让他的处境变得安全和牢固。” 尺藏眉心绪复杂,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从林寻进入紫禁城至今,才多半年时间而已,谁能想象,他一个孤家寡人般的单薄少年,竟能以如此不可思议的速度强势崛起,以至于达到如今这般成就? 太可怕了! 他还如此年少,就如此妖孽,若以后他成长起来,那早已破落不堪的林家,只怕也会随之崛起,重新恢复昔日之辉煌! “不过,他如今表现得越耀眼,就会让原本藏于暗中的那些势力对他越忌惮,是福是祸,可就难料了。” 尺凌霄话锋一转,神色深沉。 “哪些势力?” 尺藏眉忍不住问,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她不知多久。 她实在无法想象,仅仅只是针对一个林寻而已,暗中怎会牵扯到如此多错综复杂的事情。 尺凌霄想了想,道:“还记得当初宗族下命令,让你派人去阻止那林寻进入紫禁城吗?” 尺藏眉点头。 尺凌霄神色异样:“我们尺家也只不过是执行者罢了,你可以想象,能够命令我们尺家这么做的,整个帝国中又有几个。” 尺藏眉心中狠狠一震,神色微变,道:“莫非是皇宫?亦或者是观星台?” 尺凌霄不置可否,只是说道:“并不仅仅如此简单,等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尺藏眉心有不甘:“以后还要多久?” 尺凌霄一怔,思忖片刻,道:“少则五年,多则十年。” “仅仅只是对付林寻而已,为何还有时间上的限制?” 尺藏眉敏锐察觉到蹊跷之处。 “因为大家都在等一个明确的命令。” 尺凌霄神色淡漠,挥手道,“你去吧,林寻现在蹦跶得越厉害,等跌下来的时候,就摔的越惨,不必理会太多。” 尺藏眉心中一叹,转身而去。 她知道还是自己地位太低,无法得知太多秘辛。 而由此就可以推断,在林寻身上肯定藏着诸多惊人的秘辛,才会让暗中的局势如此之复杂。 “不管如何,我一定会搞清楚你的来历的!” 尺藏眉在内心做出一个决断。 她感觉,林寻就像她的宿敌,总让她莫名感到危险和忌惮,若不击败他,她这辈子都会寝食难安! 暗夜古堡。 “林寻此次之崛起,太过突然,让所有势力皆措手不及,也不知是福是祸。” “观星台上那个老家伙有何反应?” “暂时没有。” “呵,他倒是真沉得住气,他应该比谁都更清楚,一个能够引起‘九龙之吟’异象的少年灵纹大师意味着什么。” 空旷庄肃的黑暗殿宇中,荡着暗夜女王和老人的对话。 老人一如往常,神色谦卑而慈祥,站姿微躬,礼仪标准得无可挑剔。 然而此时,他似有些犹豫,半响才说道:“小姐,像林寻这般奇才,已足够资格让我们将他招纳进暗夜古堡了。” “不行!” 暗夜女王的答斩钉截铁,没有任何的犹豫。 这让老人不禁一怔。 “他身份太过特殊,一旦进入暗夜古堡,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暗夜古堡会连累他,要么他会连累暗夜古堡,后者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暗夜女王声音透着独特的磁性,空旷缥缈,“你应该清楚,他不止是林氏嫡系后裔,他还是鹿伯崖的传人。” 鹿伯崖! 老人一时沉默了,他对鹿伯崖了解不多,甚至是一片空白,他也曾去打探过鹿伯崖的来历,却发现,根本就打探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可很显然,能够被暗夜女王惦记的,绝非一般人物了。 老人也不禁疑惑,这鹿伯崖究竟是何方神圣,连他都不清楚,这可有些不可思议了。 毕竟,毫不自谦地说一句,以老人如今的地位和实力,连皇宫中的一些秘辛,也都可以被他打探得到,可偏偏地,有关鹿伯崖的消息,却一无所知。 这本身就显得很不对劲。 “夏至怎么样了?” 暗夜女王忽然问。 “自从您安排她进入暗夜古境之后,她身体中的力量正在快速觉醒” 老人飞快答。 “还要多久才能和衍轮境强者对抗?” “最少五年。” 老人沉吟许久,答道,显然,连他也不敢太过断定。 “太慢了” 暗夜女王发出一声轻叹,“也对,闭门造车终究不如实战磨练,等过些日子,安排她前往‘血魔战场’。” “小姐,这太危险。” 老人眼眸一眯,那血魔战场,可是一处令洞天境强者都不敢轻易踏足的大凶之地! “越危险,就越能激发她体内的力量,就按我说的办吧。” 暗夜女王声音淡漠。 老人怔怔片刻,忽然意识到什么,霍然抬头,望向大殿中央的至高白骨王座上,道:“小姐,您” “留给我的时间的确不多了。” 暗夜女王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轻声开口,“这一劫,我必须去闯。” 老人神色变得复杂无比,他终于明白,为何小姐会说夏至力量觉醒的速度慢了 高百丈的观星楼,屹立在高千丈的紫荆山上。 故而从这里观望,可以将大半个紫禁城尽收眼底。 不是深夜,但天祭祀却罕见地出现在观星台之巅,他枯瘦的身影凭栏而立,迎着凛冽之风,远眺山河。 一头苍然白发在风中飘舞,露出他那皱纹密布的苍老容颜,可他的眼眸,却如孩童般纯净明亮。 没有人知道,自从昨夜得知林寻的消息之后,天祭祀就独自走上了观星台,一站就是一夜。 同样,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思索什么。 “若没有当年那一场血腥事件,该多好啊” 直至如血夕阳沉没在天际,天祭祀这才发出一声喟叹,脸上皱纹在夕阳余晖中,泛起复杂沧桑之色。 一阵脚步声忽然响起。 天祭祀屹立不动,神色却已恢复以往的淡漠,他仿佛早已知道来人是谁,道:“九皇子,您莫非又坐不住了?” 一名身穿明黄玉袍的青年,出现在观星台上,他先是朝凭栏而立的老人躬身行礼,这才自嘲似的说道:“遇到这等大事,谁还能无动于衷?” 顿了顿,他深吸一口气,目光看着老人那枯瘦的背脊,道:“天祭祀,若您再不给我一个明确答复,我可就只能擅作主张了。” “擅作主张?” 天祭祀转过身,清澈纯净的瞳孔望着对面的青年。 蓦地,被称作九皇子的青年脸色一变,浑身泛起一抹说不出的寒意,身体不禁僵硬在那里。 可在嘴中,他还是咬牙说道:“不错,我已经等不了了,从一开始,那林寻根本就不该出现在紫禁城!” “你这是在怪责我?” 天祭祀声音淡漠。 九皇子浑身一哆嗦,脸色变幻,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让他几乎快要窒息。 他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心中的不安,道:“我并无此意。” 天祭祀收目光,重新看向远处山河,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道:“从今天起,你就在府中闭关吧,我会派人亲自照料你的起居,等什么时候你的心安静下来,再来见我也不迟。” 一句话,让九皇子如遭雷击,脸色骤然苍白,失声道:“天祭祀,这是为什么?您您居然要禁足于我?” “世事如棋,风云莫测,有些事,你还看不懂。” 老人挥了挥手。 于是,一股难以言述的恐怖力量涌现,在九皇子来不及挣扎之际,就将他整个人带走,消失在原地。 而老人,则继续独自站在栏杆前,看着远处天穹涌现的一抹夜色,陷入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