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丙字九号 - 天骄战纪

第四百零一章 丙字九号

沈拓又补充了一句:“每年学院中皆会举办一场大比,以此来更换灵海金榜的名单,不过其上的排名很少会生变化,差不多都被道武别院中的精锐所占据。★” 林寻想了想,这也正常,潜龙院中的学生,当然没法和道武别院中的精锐相比。 至于真武别院中的学生,一个个皆拥有洞天境修为,早已出了灵海境的范畴,都根本没有资格再参与进来。 “以我如今的身份,是否也能参与到这种大比中?” 林寻忽然问道。 沈拓一怔:“当然可以。” 他这才想起来,林寻在数月前,可一举击败了花无忧,而那花无忧,正是道武别院中的一个学生! 如此推算,仅凭林寻如今的战斗力,似乎……就可以去争夺那灵海金榜上的排名了? 想到这,连沈拓心中也不禁暗自嘀咕一声变态,在灵纹一道上都已展现出如此妖孽的天赋,可这林寻在武道修行上,似乎也不逞多让,同样堪称惊艳绝俗。 这等妖孽,放眼整个青鹿学院,都找不出多少个出来! “走吧。” 沈拓带着林寻继续前行。 没多久,就进入到一片古树参天,草木葳蕤的建筑群前,那些建筑皆古老无比,烙印斑驳岁月痕迹。 在清晨阳光照射下,自有一股清幽庄肃的味道。 这里就是灵纹别院。 沈拓先是带着林寻进入其中一座建筑,这里是供教习栖居的地方。 此次青鹿学院为了留住林寻,显然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给林寻所安排的居所,是一个颇为宽敞的房间,房间内摆设典雅,处处别具匠心,各色物事一应俱全。 房间中,早已为林寻准备好教习所穿的三套藏青色衣衫,一个代表着灵纹别有一等教习身份的青玉铭牌,以及一把古色古香的房间钥匙。 “这铭牌内另有玄机,可以纪录教习所获取的积分,而积分则用途繁多,不止可以用来兑换灵器、丹药等等物品,在前往藏经阁借阅典籍时,也需要支付积分。” 沈拓解释了一声,“也就是说,积分越多,就能在学院中享受到越多的便利和好处。” 林寻顿感意外,没想到不止是青鹿学院的学生,连教习也都需要去赚取和积攒积分。 这让林寻恍惚间就想起了弑血营,当初在弑血营时,何尝不也是如此? “既然准备得差不多了,我这就带你去上课。” 说着,沈拓带着换上一袭藏青色长衫,头盘道髻的林寻走出了教习宿舍。 “此次学院为你安排的职务是一等教习,你将担负丙字九号学堂的授课。” 按照沈拓的说法,灵纹别院中的学堂,按照学生对灵纹一道掌握深浅的不同,分作了甲、乙、丙三个等级。 甲等学堂,针对的是拥有高阶灵纹师资质的学生,授业讲课的教习一般都是灵纹大师级的人物。 像沈拓,他本身虽是一名席教习,可他还兼任着一个甲等学堂的授课。 乙等学堂,针对的是则是拥有中阶灵纹师资质的学生。 丙等学堂,针对的则是初阶灵纹师资质的学生。 林寻所要教授的,就是丙字九号学堂的学生。 值得一提的是,教习的考核成绩,是跟学生的考核成绩挂钩的,学生考核成绩越高,教习的考核成绩就越好,所获得的积分就越多。 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 丙字号学堂,共有九个,分布在一座三层古老小楼上。 每层三个学堂,每个学堂三十名学生。 林寻所教授的学堂,位于小楼一层角落,墙体上覆盖着许多绿油油的蔓藤,看起来很是幽僻。 “学生都在等你上课,去吧。” 沈拓把林寻带到这就止步。 林寻点了点头,迈步正待进入,忽然察觉到什么,目光在小楼四周一扫,黑眸中闪过一抹玩味之色。 就在这一瞬,他察觉到许多目光在暗中注视这里,有好奇、有戏谑、有亢奋,不一而足。 林寻收回目光,径自走进了丙字九号学堂。 …… 目送林寻身影走进去,沈拓神色中却泛起一丝异样,伫足原地沉吟半响,最终轻声一叹,转身离开。 他并没有走远,而是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目光眺望远处的丙字九号学堂,似乎在等待什么。 “哼,九龙之吟有什么了不起,才不过是一个十多岁的毛头小子,一点授课经验都没有,你们却让他取代我的位置,去教授丙字九号学堂,这不是添乱?” 一名脸膛黝黑的老者不知何时走来,神色阴郁,冷哼开口,“我倒要看看,这第一堂课他会闹出多大的笑话,可千万别被那些学生们轰出学堂了。” 声音中,隐隐有愤恨和幸灾乐祸的味道。 他名方中坚,一名资深高阶灵纹师,原本,那丙字九号学堂是由他担当教习的。 可现在,却被突然冒出来的林寻鸩占鹊巢,这让他心中自然很是不舒服。 “老方,学院对你另有安排,职务比担当教习要好不少,你就别说风凉话了。” 沈拓皱眉,别看方中坚或许只是一个高阶灵纹师,但他资历却很老,和沈拓是同辈中人,让沈拓也不好多说什么。 “呵呵,为了聘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就把老子踢一边,这或许不算什么,可你们想过没有,他这种人或许是灵纹一道上的天纵奇才,可他至今却不曾拥有一个真正的作品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方中坚不悦道,“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没有授课经验,让他担当讲师,明显就是误人子弟,若是出什么差池,后果谁能承担得起?” 沈拓脸色一沉:“老方,注意言辞!” 方中坚哼道:“好,我不再多说什么,就看看待会这小子是如何出丑的!” 沈拓皱了皱眉,心中不禁也有着一丝担忧。 据他所知,那丙字九号学堂,可是刺头最多的一个学堂,若是存心为难林寻,只怕林寻这第一堂课,还真可能会被闹得灰头土脸,下不来台。 那可就不是沈拓希望看到的。 尤为重要的是,诚如方中坚所言,林寻哪怕已经是一名真正的灵纹大师,并且还天赋绝,引起了“九龙之吟”,可终究才十多岁而已,从没有一次授课经验。 这也就意味着,林寻若在这第一堂课上出现什么差错,绝对会闹出不少笑话,甚至会损伤颜面,再难以在那帮学生面前抬起头来。 这可就麻烦了。 不过事情已经生,沈拓也只能祈祷,林寻能降服得了那些学生,顺利从这第一堂课中走出来。 “忘了说,因为林寻今天的到来,整个灵纹别院无论是教习,还是学生,都在关注他第一堂课的进展。” 旁边的方中坚悠悠说道。 一句话,令沈拓脸色又是一沉,道:“是你让人这么做的?故意想给林寻一个下马威?” 方中坚面无表情道:“现如今谁不知道林寻乃是年轻一代中最耀眼的灵纹大师?有关他的传闻至今还在紫禁城中传扬着,试问,谁不想亲眼见识见识这位传说中的少年天才人物?” 这话不假,可他的口吻却阴阳怪气的,透着嘲讽,让沈拓也不禁心生一丝愠怒:“老方,你这可有些过了!” “过不过分,事情都已经生了,咱们就安心呆在这看好戏吧。” 方中坚轻笑。 沈拓心中一叹,不再多言。 事实上正如方中坚所言,得知林寻今日前来灵纹别院,暗中早有许许多多目光被吸引过来。 都在等着看林寻这位如今在紫禁城中风头最劲的灵纹大师,会在这第一堂课上如何表现。 是最终出丑,沦为一个笑柄,还是顺利坚持下来? 所有人都在等待。 …… 丙字九号学堂中颇为宽敞,三十张课桌井然罗列,课桌后方,端坐着一众风华正茂的少年男女。 年龄约莫都在十六七岁,身穿统一的浅白色衣袍,虽无法从打扮上看出什么端倪。 不过仅仅只观看他们所流露出的气质和精气神,就知道这些个少年少女必然都是衣食无忧之辈。 更不乏一些明显出身不凡的少年少女,这从他们神态中流露出的那一种独有的骄傲中就能看出一些端倪。 林寻自从进入紫禁城,见多了世家门阀子弟,眼睛早已变得毒辣,哪会看不出这些? 在林寻打量那些学生时,后者也都在打量林寻。 那些目光中,有桀骜、有肆意、有好奇、也有惊诧,一时之间,偌大的学堂安静无比。 “各位……” 林寻站在讲台前,刚准备自我介绍一下,就被一道怪叫声打断。 “操,你就是林寻?看起来还没我们大呢!毛都还没长齐的吧?” 这声音显得极其无礼和突兀,让林寻刚准备好的话硬生生又憋回了肚子。 顿时响起一阵哄笑。 林寻神色不动,目光看过去,就见第三排靠墙位置上,一个胖头大耳的魁梧少年,双臂抱胸,抬着高高的下巴,正用眼睛乜斜自己,神色间尽是戏谑。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