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聆听课业 - 天骄战纪

第四百零五章 聆听课业

“多少时间?” “三分十九秒。” “这……” 远处,目睹林寻头也不回,反手一书而就的小五行逆转灵纹,一众教习虽暂时看不出究竟,可当得知仅仅三分多一些的时间,林寻就完成了这一道繁密复杂的灵纹时,心中皆产生一抹惊意。 换做他们,都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中办到这一步! 度快,有时候也可以从侧面证明一个灵纹师的灵纹造诣,而像林寻这般变态的,虽非绝无仅有,却是少之又少! 起码在这灵纹别院中,也只有寥寥数能办到这一步。 当林寻从学堂中走出,路过这些神色微带异样的教习身边时,含笑点了点头,就径直而去。 早在学堂上课时,他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也听到了沈拓和方中坚之间的争执。 不过,林寻可没有心思和方中坚计较什么。 倒并非是因为林寻心胸变得豁达,而是他感觉自己再去和一个高阶灵纹师计较,未免显得太无聊了…… 就好比一只在天穹遨游的苍鹰,岂会在意一只麻雀的挑衅? 所以,林寻很潇洒的走了。 他的第一堂课已顺利落幕,不止狠狠杀掉了那些刺头学生的嚣张气焰,连带着用一手真本事,让得那些学生心服口服。 相信以后再去上课,就决不会再生类似的事情。 这就是打一巴掌再给一颗枣吃,林寻之前若不以强势姿态,打击那些学生,这第一堂课根本就没法上! 若真生那等事情,出丑的可就是他林某人了。 …… 丙字九号学堂内,依旧静悄悄的。 那黑板上烙印的一副完整小五行逆转灵纹犹如有魔力,牢牢吸引着他们的心神。 他们已不再震惊,而是沉浸在学习和参悟中,神色间或多或少皆带着思索之色。 一抹斜阳映入课堂,气氛静谧而又庄肃。 在沈拓的带领下,一众教习鱼贯而入,进入了学堂,目光也是一瞬间看向了黑板。 然后,他们这些浸淫在灵纹一道不知多少年的教习先生,也都眼眸一眯,心生一抹震惊。 完美! 这一副灵纹图案标准得无可挑剔,虽非以灵墨书写,可那每一道灵纹轨迹却宛如有生命一般,充盈着一股灵动、沛然的气息! 实在很难想象,这是林寻随意之间就书写成的灵纹图案。 那灵纹中弥漫的一种古、拙、沉、凝的气势,那一股巍巍然若山峦,浩浩然似汪洋的韵味,让沈拓他们心中也被震撼。 没多久,丙字号小楼上的其他课堂,6续都下课,66续续有神采飞扬的少年少女从课堂中走出。 他们身穿统一的淡白色衣袍,眉宇间神采飞扬,洋溢着属于少年人才有的独特气质。 “走,去丙字九号学堂看看!” “本少女可早已等不及了,听说今天那林寻就来任教了,唔,他可是我最心仪的灵纹大师,还那么年轻,那么有才华,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可惜啊,听说这灵纹别院中,可有很多漂亮妹子都在惦记林寻,你还是算了吧。” “哼,本少女和那些妖艳贱货才不一样,乃是灵纹别院中的一股清流,相信肯定可以吸引林寻大师注意的。” “你?呵呵,我看是泥石流才差不多。” 一众少年少女低声议论着,目标却很一样,不约而同地朝丙字九号课堂赶去,神色间皆有着一抹兴奋、好奇。 他们之前都已听说,今天那个传说中引起“九龙之吟”的少年灵纹大师林寻就要来灵纹别院任教。 故而甫一下课,就匆匆奔向丙字九号学堂,要一睹林寻风采。 当这些少年少女抵达时,却失望现,林寻早已不见踪迹,唯有一些学生盯着黑板,像魔怔一样陷入沉思。 而沈拓等一众灵纹大师竟也在,只是当看到他们这些学生时,很自觉地转身离开。 那黑板上有什么? 一众少年少女好奇,目光看过去,很快,也都被那一副完美而又灵性十足的小五行灵纹图案吸引,神色各异。 丙字九号学堂前,围拢而来的学生越来越多。 沈拓看到这一幕,不禁心中感慨,忍不住对方中坚道:“你看看,这就是林寻的魅力。” 方中坚神色黯然,默不作声。 “以后,别再做这些傻事了。” 沈拓轻叹一声,他哪会不明白,经此一对比就知道,之前那些针对和挑衅林寻的学生,必然是受了方中坚的挑拨。 否则,只怕那些学生也都和其他学堂的学生一样,对林寻有的只是好奇和推崇,而非一见面就生的冲突和挑衅。 而此时,丙字九号学堂中的一众学生,都已被课堂外的动静惊醒,当看见那密密麻麻的身影时,都不禁吓了一跳。 当得知他们是慕名而来,只为瞻仰林寻的风采时,这些学生心中莫名升起一股自豪。 林寻,可是他们丙字九号学堂的教习! …… 第一天前来青鹿学院这等无数修者心中的圣地,对大多数人而言,想必都会激动、好奇不已。 但林寻却没多少感慨,也没心思离开灵纹别院,去其他地方逛一逛,而是径直返回了自己的住所。 书桌前。 林寻拿出纸笔,开始伏案疾书。 时间流逝,很快十多张纸张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 仔细看去,就会现,那上边赫然陈列着丙字九号学堂每个学生对灵纹一道掌握的情况,灵纹造诣的优点和缺点,以及针对每个学生制定的授课知识和方法。 事无巨细,井井有条。 小时候,林寻跟随鹿先生学习,就经常被鹿先生用这种方法训练,只给出具体而精准的指点,剩下的就靠自己去探索和磨炼。 而如今,林寻只不过是把这种方法,重新运用在了丙字九号学堂的每个学生身上。 食人俸禄,忠人之事。 既然身为一名灵纹别院的教习,林寻自然不会去敷衍和怠慢,这是一种自我要求。 并且,若能把授课任务完成好,学生们的考核成绩越优秀,对他这位教习而言,也可以获得越多的学院积分。 像他现在的身份铭牌中,目前只有一百个原始积分。 虽不清楚这些积分具体价值,不过作为青鹿学院的通行货币,积分的价值必然不容小觑。 直至傍晚十分。 林寻才停下手中动作,书桌上,已堆积厚厚一沓被撰写满满的纸张。 这些,就是接下来一段时间中的授课内容,皆和灵纹一道有关,考虑到那些学生才只是初阶灵纹师,才编撰这些授课内容时,林寻也是耗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 把这些纸张修订一起,林寻想了想,在其表面做了一个标记——《授课录》。 林寻并不知道,在以后的岁月中,关于这部《授课录》,被青鹿学院收藏为教科书级经典书籍,并且在帝国中掀起了广泛影响,流传天下,被誉为初阶灵纹师无可替代的必修书目。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情。 …… 翌日一早。 林寻从打坐中醒来,起身打开窗户,窗外一只白鹤正立在一株古树梢上,低头梳理自己洁白的毛羽。 看见林寻目光扫来,那白鹤也不害怕,反倒丢给林寻一个傲娇的眼神,就一振翅膀,冲天而起,洒下一串嘹亮的清啼。 远处,晨光微熹,清风徐徐,烟雾在葳蕤草丛间弥漫,悠扬的钟声响起,不时能看见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而行,年轻而富有朝气的脸庞上写满了青春气息。 静静看着这一切,林寻心中忽生感触,若非自己身世坎坷,背负宗族诸多担子,或许,也能在这个年纪享受到这种平静而无忧的生活吧? 摇了摇头,林寻略一洗漱,修炼了一遍【撼天九崩道】,就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备课录》和针对每个学生所撰写的资料,朝丙字号小楼走去。 让林寻诧异的是,当抵达丙字九号学堂时,早有许多少年少女的身影围拢在那,皆都不是九号学堂的学生。 看见林寻,那些少年少女眼睛一亮,出欢呼。 “林寻教习来了!” “终于见到他真人了,可真年轻啊。” “呜呜,太帅了,是我喜欢的类型。” “切,肤浅,本少女最烦你们这种看脸的花痴,当然,本少女也承认,林寻教习的确很帅,一副鲜嫩可口的样子,嘿嘿嘿。” 那些学生叽叽喳喳的议论,眼神中尽是好奇和亢奋,一些少女更是露出花痴似的迷之微笑。 林寻顿时怔然。 还好,就在此时,肥头大耳的胖子少年刘辉走了过来,大声喝斥:“让让,别挡道啊,小林教习可是我们丙字九号班的,耽搁我们上课,你们可都是罪人!” 说着,他回身谄媚地看着林寻,道:“小林教习同学们都等在等您授课呢。” 小林教习…… 林寻一怔,强忍着没有出声询问这个称呼是谁起的,在刘辉的护送下,走进了丙字九号学堂。 让林寻讶然的是,那些其他学堂的学生并未离开,反倒都立在窗口位置,一副要留在这里聆听林寻授课的架势。 —— ps:抱歉,稿子写好没能及时传上,两章连更,大家点击看下一章~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