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不拿第一 就是耻辱 - 天骄战纪

第四百零八章 不拿第一 就是耻辱

见丙字九号班那边迟迟没有人完成考核,场中气氛也变得有些微妙,每个教习和学生脸上写满了异样。 有惊愕、有晒然、有怜悯、也有一副早知如此的模样。 还好这是考场,不容被打扰,否则的话,只怕早有各种议论哗然声出。 很快,时间已过去两个多小时。 在丙字一号到八号班上,已6续有许多学生完成考核,甚至在那前三号班上,就只剩下寥寥数人还没完成考核。 反观丙字九号班这边…… 依旧没有一人完成考核! 气氛愈微妙,就连那三位坐镇中央的主考官,此时神色间都不免带上异色。 虽早已预料,丙字九号班在这一个月的学习中,不可能生什么太大的蜕变,可像现在这般尴尬的一幕,依旧还是让众人有些始料不及。 许多人心中已不仅暗暗叹息,为林寻惋惜。 毕竟,丙字九号班的考核结果若太难看,对林寻也会产生不利的影响,要知道在之前,可有不少教习认为,林寻的授课方式剑走偏锋,离经叛道,认为林寻哗众取宠。 一旦被这些教习抓住把柄,那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诋毁和攻击林寻的机会! 这就叫树大招风。 有人盛赞,就会有人妒忌和不满,这注定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很快,三个时辰过去。 丙字一号班全部学生皆完成了考核! 在丙字二号到八号班上,也几乎有大半学生完成考核,只有一小部分在继续努力。 而丙字九号班…… 情况依旧不曾生改变! 场中气氛已经不是微妙,而是诡异,大多数教习和学生都难以置信,诧异连连。 这也太差劲了吧? 难道经过一个月的学习,这丙字九号班学生非但没有进步,反而倒退了不少? 这种情况的确很有可能生,毕竟丙字九号班之前的教习是方中坚,突然换成林寻,授课方式变得也是截然不同,的确很容易让这些学生在学习时难以适从。 许多教习心中都是这种想法,一时看向林寻的目光中,不禁带上了同情、怜悯之色。 唉,这位小林教习还是……太年轻啊! 至于那些学生,也都惊疑不定,他们也聆听过林寻授课,自觉所获匪浅,对灵纹一道的认知也更加深刻。 可他们却万万没想到,那丙字九号班的一众学生竟表现的如此差劲! 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些家伙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还是说,小林教习的授课方式有问题? “小林教习,别灰心,才一个月时间而已,一时的胜败不算什么,你可别往心里去。” 林寻耳畔中,忽然响起身旁黄教习的传音。 他扭过头,就看见黄教习正一脸诚恳地看着自己,一副劝慰和安抚自己的模样。 再看其他教习的神色,或多或少也都像黄教习一样。 当然,林寻也现,也有一些教习看向自己的神色中,已带上一抹不以为然和晒笑,甚至不乏幸灾乐祸之意。 林寻笑了笑,目光收回,重新看向考场,传音给黄教习:“考核时间还没结束,再看看也好。” 黄教习一怔,心中不禁好笑,这小子脾气还真是犟,都到了这等时候,那丙字九号班焉可能还有翻盘的可能? 其实,场中其他人的想法和黄教习都差不多,认为丙字九号班已注定要再次垫底,成为九个班中最不堪的一个。 就连对林寻信心满满的沈拓,此时都不禁皱眉,内心狐疑,依照林寻的能耐,哪怕无法教好丙字九号班,可也不可能会差劲到这般地步。 这若是被早就对林寻心中不满和排斥的方中坚看到,只怕非给林寻惹来一身诽谤不可! “黄教习。” 忽然,林寻开口,唇角泛起一抹微笑,“你可要看好了。” “什么?” 黄教习一愣。 旋即,他浑身就是一僵,眼瞳扩张。 就见考场中,丙字九号班整整三十名学生,竟是在这同一时刻,齐齐将炼器考核完成,长身而起! 唰! 整整三十人动身,动静可不是一般的大,就像提前商议好了一样,顿时让全场教习和师生皆心中一震,脸色骤变。 这…… 这是怎么回事? 一下子,全部完成考核了? 一时之间,全场师生的神色变得精彩之极,那感觉,就好像看到一堆扶不上墙的烂泥,忽然摇身一变成了无瑕美玉! “他们……他们之前都已商量好了?” 黄教习惊疑传音。 “应该是刚刚现。” 林寻微笑回应。 他的确是刚察觉到,因为他现有很多学生,明明都可以在三个小时之内完成考核,偏偏在最后阶段,炼器度却放慢了不少。 若仅仅是一个人,倒也罢了,可当这种情况在许多学生身上同时上演时,就变成了故意的蓄谋之举! “肯定是刘辉这胖子出的鬼主意。” 林寻目光一扫,就断定了出谋划策的“元凶”是谁,因为此刻刘辉那胖乎乎的脸上,写的尽是得意和嚣张,大有一雪前耻,扬眉吐气之气概。 这时候,在场其他教习和学生大致也都反应过来,猜出了这是怎么一回事,神色间都不禁带上一抹古怪。 这丙字九号班的学生还真是用心不良,明显是打算搞出一个大动静,狠狠打击一下那些看不起他们的人。 不过话说回来…… 整整三十个学生,在同一时刻完成考核任务,这场面的确很壮观啊! 要知道目前的考核中,也只有丙字一号班的全部学生完成了考核! 这也就意味着,无论考核的最终成绩如何,丙字九号班在考核度上,已仅次于丙字一号班,位列第二! “嘿,没想到,没想到啊,小林教习安排的这一出,可让丙字九号班出尽了风头。” 黄教习唏嘘感慨,显然是认为,这一切是来自林寻的指使。 林寻一怔,也不解释,笑道:“若他们没有这种能耐,也不可能办到这一步。” 黄教习一怔,心绪复杂。 林寻这句话太好理解了,明显是在说,丙字九号班的学生在这一个月的学习中,已蜕变的和以往不同,所以才能够闹出如此大一场动静。 这无疑也从侧面强力地证明,林寻那被其他人指责的授课方式,根本不是剑走偏锋,也不是离经叛道,更非哗众取宠! 相反,仅仅一个月时间,林寻就能让丙字九号班上那些“差劲学生”生这般脱胎换骨的变化,这简直就像个奇迹,死死堵住了那些对林寻心存不满、嫉妒的嘴巴! 时间推移,考核依旧在持续。 只是气愤已经和刚才变得不同,完成考核的丙字九号班学生一个个眉开眼笑,意气风。 反观那些观摩的教习和师生,神色间都不免有些复杂,只怕也都没想到,会有如此出乎意料的事情生。 而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中,都已是带上一抹深深的钦佩,丙字九号班的变化实在太大,让得他们也不得不服气。 丙字九号班学生能够办到一切,林寻这位教习居功至伟! 直至考核结束,由沈拓等三位主考官评选出九个班的最终成绩之后,场中已彻底哗然,声浪如潮,回荡大殿。 “太牛了,不敢置信!” “我就说嘛,丙字九号班有了小林教习,想不一鸣惊人都难。” “确实,丙字九号班此次可出尽了风头,一雪前耻,成功逆袭了。” “毋庸置疑,没有小林教官,就没有丙字九号班的今天!” “小林教官太帅了,本少女决定要倒追他!” “呸,人小林教官还不一定看上你呢,少臭美!” 各种哗然声、议论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原因很简单,此次考核的最终成绩中,丙字九号班就像一匹黑马,一跃杀入第五名,顺利抛掉了一直枷锁在身上的“倒数第一”的耻辱。 短短一个月时间! 由排名垫底,杀入第五名! 这变化可足够惊世了! 毕竟,这可是灵纹师的考核,想进步又哪可能那么容易? 更何况,众所周知,丙字九号班的学生可都是一些被视作刺头的差生,而林寻能够带领这些“差生”逆袭,这可就太震撼。 而经此考核,也是彻底证明了林寻的授课能力,赢得了全场的赞誉和推崇。 以后谁若想再抨击林寻的授课能力,可就再没有那么容易了。 “小林教习,我们办到了!” 一片热闹中,刘辉笑嘻嘻跑来,跟林寻邀功。 “哦。” 林寻神色平淡,皱眉反问,“你不感到羞耻?” 刘辉顿时呆滞那,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羞耻?难道这成绩还不够好么? “作为我的学生,不能拿第一,就是耻辱。” 林寻接下来一句话,让刘辉顿时无地自容,心生羞愧,原来……原来小林教官对他们这些学生的期许如此高啊! 当刘辉把这些话转给班上其他学生,一个个也都神色呆滞,旋即面露惭愧之色。 他们内心非但没有被打击到,反而生出一股异样的自豪感。 原来,在小林教官心中,他们这些学生是可以拿第一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