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楚氏山河 居心叵测 - 天骄战纪

第四百零九章 楚氏山河 居心叵测

仅仅刹那,有关林寻“不拿第一,就是耻辱”的话语就传遍全场。 一时,许多教习和学生看向林寻的目光皆变得复杂,都不曾想到,排名一直垫底的丙字九号班,都已取得如此耀眼的成绩,可林寻竟似乎依旧很不满意。 耻辱? 这…… 也太打击人了! 就连沈拓都不禁苦笑,这林寻……都不知道说他是狂妄,还是抱负远大。 “哈哈哈,这里如此热闹,莫不是发生了什么轰动的大事情?” 就在一片哗然声中,忽然一道沉浑若闷雷似的声音,响彻在这炼灵塔一层大殿。 旋即,一行人从大殿门口走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着深紫色鎏金长袍的老者,须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一派久居上位的威严气概。 顿时,场中哗然声陷入沉寂,鸦雀无声,认出来者赫然是灵纹别院的副院长,一位享誉盛名的中阶灵纹大师——楚山河! 在灵纹别院中,楚山河的地位之高,仅次于院长等寥寥几人,堪称是威势滔天。 值得一提的是,他本身也是三大灵纹世家之一,楚氏宗族中的一位实权长老! “见过楚院长。” 沈拓等人上前,含笑见礼,把刚才的考核结果告之了楚山河。 顿时,楚山河也不禁惊叹:“怪不得如此热闹,丙字九号班能够取得如此成绩,的确是了不起的很。” 闻言,刘辉、范知秋、杨静瑶等一众丙字九号班的学生皆面露自豪骄傲之色。 “楚院长,此次我等能够取得如此成绩,小林教习居功至伟!” 刘辉咧嘴大笑。 “哦,小林教习?” 楚山河面带一抹笑意,目光几乎是瞬间就锁定在了林寻身上,道,“早在很多天前,我就听说小林教习授课有方,独树一帜,如今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 “楚院长谬赞了。” 林寻淡然回应。 楚山河的出现,让他瞬间就想起了被自己气得吐血的楚海冬,想起了那一场有关谁是“傻逼”的较量。 最终,全紫禁城都知道,被“九龙之吟”完全碾压的楚海冬,当然就成了实至名归的“傻逼”。 这件事,在如今的紫禁城中也是一个笑谈,可见影响是何等之大。 可以说,经过此事,林寻已经彻底把楚家给得罪惨了,在这等情况下下,面对突然出现的楚山河,林寻已不自觉心生一丝警惕。 这只是丙字小楼一众初阶灵纹师学生的考核而已,谈不上什么多盛大,可偏偏地,这楚山河却出现了,这就显得有些不寻常了。 “小林教习不必谦虚,说实话,我对你的灵纹造诣可也好奇的很。” 楚山河含笑开口,“毕竟,一个月时间而已,就能够把丙字九班的成绩提升到第五名,这可不是随便哪个教习都能办到的。” 此话一出,引起了全场认同。 确实,直至如今,一众师生都只知道林寻曾引起“九龙之吟”,轰动紫禁城,成为了年轻一代天骄般的“少年灵纹大师”。 可关于林寻的灵纹造诣究竟达到了哪一步,至今却不曾有人清楚。 不过,楚山河这一番话似乎是在赞赏,可却让林寻心中的警惕猛地变强烈许多。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更何况,他还曾的罪过楚山河背后的楚家,这楚山河焉可能能够大度到盛赞仇人的地步? 这明显不可能。 果然,楚山河接下来一番话,印证了林寻的揣测。 就见他含笑说道:“我有一个建议,不如趁此机会,小林教习也展露一下自己在灵纹一道上的高妙手段,让我和在场师生也能够一睹小林教习的无双风采?” “妙哉,楚院长此语,正合我等心意!” “是啊,我等也老早就想领略小林教习的风采,可惜一直不曾有机会,若此次能够达成所愿,那就再好不过了。” “小林教习,露一手嘛。” “小林教习……” 楚山河的话语刚落,就引起了全场热烈反响,不止是那些学生,连一些教习也都纷纷开口,一副期待激动的模样。 唯独沈拓等寥寥几人意识到什么,看了看楚山河,有看了看林寻,神色间皆都浮现一抹隐忧。 他们也想起了林寻和楚家之间的恩怨。 甚至他们都敢肯定,楚山河此时提出的这个建议,目的必然不会那么简单和纯粹了! 全场目光都看向林寻,仿佛这一刻他若是不答应,就会一下子让所有人失望,成为罪人一样。 林寻沉默了。 原本热闹的气氛,因为林寻的沉默突然多出一丝说不出的异样。 “小林教习……” 丙字九号班一名学生开口。 不等说完,就被刘辉瞪眼打断:“青虫,闭上你的嘴,小林教习的事情,哪有你插嘴的份儿?” 一句话,也能看出,刘辉也敏锐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怎么,小林教习可是感到很为难?” 楚山河含笑耐心询问。 林寻顿时笑了,不再沉默,目光看着楚山河:“既然楚院长盛情相邀,若我再拒绝,就显得太不近人情。” 楚山河似乎早已在等待林寻这句话,顿时大笑:“我就知道小林教习不会让大家失望。” 说着,他目光看向身边一名灰衣中年,道:“帮小林教习安排一个能够大展伸手的炼器任务。” 灰衣中年立刻回答:“小林教习乃是经过认证的灵纹大师,如今在炼灵塔第五层,恰好有一个炼器任务可以让小林教习满意。” 楚山河含笑点头:“那就这么办吧。” 三言两语,直接就把事情定下来,自始至终,都不曾再征询林寻的意见 这明显是早有蓄谋! 沈拓心中一沉,彻底断定,此次楚山河绝对有有备而来,针对的就是林寻。 不止沈拓,连在场其他一些教习和学生也都隐约察觉到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心中惊疑不已。 “炼灵塔五层?那可是专门为中阶灵纹大师准备的炼器之地,其中的炼器任务也都是为中阶灵纹大师所准备,楚院长,这安排似乎有些……不妥吧?” 一名教习忍不住出声。 楚山河脸色顿时一沉,不悦道:“你也未免太小觑小林教习,他可是年轻一代最杰出的灵纹大师,在当初更引起‘九龙之吟’异象,名满紫禁城,像这般天骄之才,又岂去不得那炼灵塔第五层?” 他声音铿锵,神色慷慨,一副替林寻鸣不平的模样,倒是让许多教习和学生心中感触不已。 是啊,小林教习可不是一般的灵纹大师! 唯独听到这一番话,让林寻眼眸深处也不禁闪过一抹冷冽,这楚山河越是这么说,就越证明这个安排绝对不怀好意了! “走吧,我们都去炼灵塔五层,大家也可以趁此机会,亲眼领略一下小林教习的风采。” 似乎生恐林寻反悔,楚山河撂下一句话,就带着众人朝大殿外走去。 “到时候,若是感觉情况不对劲,拒绝掉就好。” 沈拓在路过林寻身边时,忽然传音提醒了一句,显然,他也看楚山河的意图叵测。 林寻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 …… 炼灵塔五层。 其内空间极大,宛如一座开凿于塔中的巨型广场,旷远恢弘。 这里灵阵密布于每一寸地方,处处流溢着禁忌般的可怖气息,令人心惊。 在灵纹别院中,也唯有中阶灵纹大师以上的存在,才能够顺利踏入此地。 故而对此次跟随楚山河一同而来的一众教习和学生而言,这还是他们头一次来到这里。 甫一进入,就不禁心生震撼,那大殿中的地面、墙壁、石柱、乃至于殿中各种摆设,无不笼罩于可怖而神秘的灵阵中,显得神圣无比。 就连林寻也眼眸一眯,以他的目光看过去,这炼灵塔中起码不止了上百重恐怖无比的大型灵阵,若是不经允许擅自闯入,只怕连洞天境强者来了,也会瞬间被抹杀掉! 楚山河敢在此对自己下杀手吗? 忽然,林寻脑海中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旋即就摇头,这种情况是断不会发生的,除非楚山河疯了。 “这是?” “好可怖的剑意!” “灵纹战装?” “其上烙印九朵紫曜花,以九宫之势镇压剑脊,剑柄则缠绕金鳞之丝,这似乎……似乎是‘天启之剑’!” 一阵哗然声响起,林寻抬眼看去,就见大殿中央地方,笔直插着一柄三尺长剑,此剑通体紫气潋滟,剑身浮现九朵瑰丽圣洁的紫曜花,弥漫出一股难言的恢弘、古老、威严的气势。 仿似那不是一柄剑,而是一位不朽之王者,从岁月深处屹立至今,睥睨世间! 此时,那些师生目光皆紧紧盯着此剑,神色激动、恍惚、甚至带着一股深深的敬畏。 而在此剑一侧,原本有三四个老者正在钻研什么,当看见楚山河带领这么多人抵达,这些老者皆一愣,旋即都面露不悦。 “楚山河,此等重地,你怎么能随便带人进来?” 一名老者毫不客气开口,指责楚山河。 —— ps:在火车上,今天只能一更了,大家忍忍,明天就可以在家火力全开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