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图穷匕见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一十章 图穷匕见

那三四位老者,皆是灵纹别院中的资深灵纹大师,常年驻守于炼灵塔五层中。 故而面对责怪,楚山河浑不在意,哈哈笑道:“诸位莫恼,我此次前来,可是为诸位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一名老者皱眉。 楚山河说一指林寻:“这位,便是前些阵子在认证灵纹大师时,引起‘九龙之吟’异象的少年天骄,被我灵纹别院特聘为一等教习的林寻。” “林寻?原来这就是那小家伙?” “看起来倒是真的很年轻。” 那些老者皆诧异,目光扫视林寻,神色间的怒色倒是缓和不少,显然,他们对于林寻,也是挺看重的。 “我此次带着林寻前来这里,就是为解决诸位的棘手麻烦而来。” 楚山河含笑说道。 此话一出,那些老者顿时炸开锅,面露惊愕、愤怒之色。 “什么意思?你难道要让他……解决天启之剑的修复问题?” 有人质疑。 “荒谬!” 有人愤慨。 “这决定未免太轻率,难道楚山河你不知道这‘天启之剑’何等强大,岂是一个刚晋级为灵纹大师的少年能够解决的?” 有人厉声指责。 这些话一传出,那些原本跟随楚山河而来一众师生顿时也都哗然,面露震惊之色。 “果然,这就是当今帝后手中最强大的神兵‘天启之剑’,这可是一件极其厉害的灵纹战装!” “天启之剑!楚院长他该不会……该不会是要拿此物来印证小林教习的灵纹造诣吧?” 众人神色惊疑。 林寻则眯了眯眼睛,他敢确定,这“天启之剑”,就是楚山河要对付自己的手段! 高阶灵纹战装? 还是当今帝后所拥有! 连那些老者都无法修复,可想而知这“天启之剑”出现的毛病何其之麻烦。 “哼!” 蓦地,就见楚山河一声冷哼,顿时压制住全场的哗然。 一片寂静中,楚山河沉声说道:“你们无法修复,不代表别人无法修复,怎么,难道你们以为,小林教习连修复‘天启之剑’的资格都没有?” 一句话,让那些老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者神色变化,一名老者忍不住道:“我等并非如此认为,而是这‘天启之剑’干系重大,万一出现什么差池,那后果可就不是谁能承担得起的。” “不错,再过不久,就是帝后三百年寿辰,皇宫那边已经下达了死命令,天启之剑若修复不好……” 眼见其他老者也都纷纷开口,要进行反驳,楚山河脸色一沉,打断道:“诸位,我只问一句,你们至今可曾找到修复‘天启之剑’的方法?” 那些老者顿时齐齐语塞。 楚山河面无表情道:“既然你们不行,为何不能让小林教习试一试?” “这……” 那些老者面面相觑。 这时候,林寻耳畔忽然响起沈拓的传音,透着无比的焦急:“林寻,千万不能答应下来!这天启之剑乃皇室重器,数年前因为一场不可知的意外,令得此物遭受到致命般的重创,当今帝后请了许多高人出手,可至今不曾有人能够修复。” 林寻心中一震,原来这其中竟还有如此多缘由。 就听沈拓继续道:“像灵纹师公社总部、帝国神工院、以及帝国中一些有名的灵纹大师,都曾被皇室邀请,来修复天启之剑,但至今却无一人能够成功,并且在许多人看来,这‘天启之剑’根本就再无法修复如初!” 林寻暗吸一口凉气,这楚山河好毒辣的手段,竟欲要拿这等棘手问题来打击自己! 若自己无法办到,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沈拓的传音及其隐蔽,并未引起其他人注意,就在林寻正准备说些什么时。 就见楚山河已沉声开口:“诸位,不必犹豫了,此事我已经托人前往皇宫,禀明小林教习就将出手,帮着解决此问题,你们若再阻拦,可就有些犯忌讳了!” 嘶! 全场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无论是那些教习,还是学生,皆神色骤变,面露惊骇。 他们终于敢肯定,楚山河是故意针对林寻,要借此事打击林寻! 这可是连一众资深灵纹大师都无法解决的难题,可楚山河却要将这烫手芋头丢给林寻,并且还暗中派人告之了帝国皇室! 这明显是根本就不打算给林寻一点后路了。 可怕。 实在太可怕! 直至此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许多人才反应过来,楚山河此次来炼灵塔之前,必然早已蓄谋筹划了这一切! 最让人心悸的是,楚山河用的是阳谋,光明正大,根本就让人无法指责什么。 这手段,才叫一个狠辣。 林寻还能拒绝吗? 显然不可能,他之前都已答应了楚山河,更何况,此事也已被楚山河派人告之帝国皇室,林寻一旦拒绝,那得罪的不止是楚山河,还有帝国皇室! 这才是最可怕的! 一时之间,全场寂静,鸦雀无声,皆被楚山河的显露出的手段所震惊。 就连林寻,都不曾想到,为了针对自己,楚山河竟筹谋了如此精密周到的计划。 原本林寻以为,自己前来青鹿学院,最应该忌惮的是来自左、秦两大上等门阀势力的报复。 可很显然,他忽略了楚家,更低估了楚家要报复自己的狠辣决心! “林寻,你不会怪我越俎代庖,帮你应承下此事吧?” 楚山河哈哈大笑开口。 林寻眼眸眯了眯,恨不得一拳砸碎了楚山河这张虚伪之极的脸。 但最终,他还是笑了笑,道:“楚院长,你听说过我当初认证灵纹大师的时候的事情吧?” 楚山河一怔,旋即脸色不易察觉地微微一变,似乎猜出林寻要说什么。 却见林寻笑道:“当时曾有一个叫楚海冬的人,口吐狂言,要用龙门九碑的认证,来证明我和他之间,究竟谁是愚昧无知,谁又是……傻逼。” 楚山河眉宇间已充斥上一抹阴郁,在场其他人一个个也都心惊肉跳,根本没想到,林寻在这等时候,竟会提起此事。 这对楚山河,乃至于整个楚家而言,可是一个耻辱无比的丑闻和伤疤! 林寻仿似不曾察觉到气氛的变化,笑容变得愈发和煦灿烂,徐徐说道:“最终的结果,想必您也都清楚,所以,现在楚院长您真的确定要用这种方法来让我……露一手?” —— ps:路途奔波许久,刚到家就困的一下子睡到晚上,更新有些晚了,大家别担心,等俺填饱肚子,继续码字! 还有,多谢“胖嘟嘟的露”童鞋的打赏捧场,俺一定不会在更新上让你有打脸的机会的…… (本章完) 《想友一下手机访问.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