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给我七天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一十一章 给我七天

林寻此话,挑衅味道十足! 拿成为笑柄的楚海冬为例子,来挑衅楚山河,这就跟当面打脸没什么区别。 毕竟,楚山河也是楚家人,按照辈分算,他还是楚海冬的叔伯长辈。 全场都不禁倒吸凉气,林寻的胆子可未免忒大了! 他们可不知道,当初暴打宋、花两大门阀子弟,欲要杀死花无忧时,也有很多人认为林寻胆大包天。 当初在灵纹师公社总部羞辱楚海冬和楚云空时,林寻也被视作胆大妄为。 可直至现在,林寻依旧活蹦乱跳,活得很滋润。 换句话说,只要了解林寻以往历史的都知道,林寻这么做才是正常的,若不这么做,那才叫见鬼了。 “你——” 面对如此赤裸裸的挑衅,纵使楚山河的城府再深,此刻也被气得脸色紧绷,眸中涌现一抹冷色。 气氛,刹那间剑拔弩张! 许多人都提心吊胆,为林寻捏了一把汗。 可仅仅片刻,楚山河忽然笑起来,还拍了拍林寻肩膀,感慨似的说道:“果然是后生可畏,既然小林教习你如此有信心,那我等就借此机会,好好见识一下小林教习的风采!” 笑声爽朗,言辞热忱,就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让林寻也不得不佩服,这老家伙何止是虚伪,连脸皮之厚也超乎寻常。 可听了这一番话,所有人都心中一沉,知道楚山河已打定主意,要让林寻接下这个烫手芋头。 一旦林寻办不到,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楚院长,你这不是强人所难?” “就是。” “这哪是要见识小林教习风采,明显是要让他难堪。” 丙字九号班那些学生,毕竟年少气盛,受不住这种气,一个个都愤慨出声。 楚山河脸色一沉,只是不等他开口,林寻就抢先阻止那些学生:“都闭嘴,你们懂什么,这是楚院长的一番好意,要给我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言辞严厉。 那些学生虽不解,可看到小林教习动怒,他们也只能忍住心中的愤怒,不敢再多言。 楚山河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总感觉林寻这话就像在讽刺自己一样,心中不禁恚怒,等着待会看林寻好戏。 从林寻进入灵纹别院第一天,他就在考虑该如何狠狠收拾一下这个曾给楚家带来许多风言风语的年轻人。 而今,终于给他逮到机会,楚山河可不会轻易被激怒。 相反,他已做好一切筹谋,只等林寻失败,就将进一步采取行动,一举让林寻名誉扫地,惹下一身的麻烦! 那天启之剑可是当今帝后手中的至宝,林寻若无法修复,那得罪的可就是当今皇室了! 那后果之严重,想一想都让楚山河心中亢奋不已。 “小林教习,这就开始吧?” 楚山河含笑出声。 林寻点了点头,转身朝大殿中央走去。 看着他居然真的要去做这件事,无论是沈拓他们,还是那些跟随而来的一众学生,神色间皆涌现一抹不忍。 在他们看来,林寻此举,已等于落入楚山河精心编制的陷阱,凶多吉少! 他为何不拒绝呢? 众人心中疑惑,忧虑不已,甚至都有些后悔,后悔早前不该附和楚山河提出的主意,只为了目睹林寻的风采,反倒害他落入这般地步。 可不管怎么后悔,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那天启之剑,何等之神妙,乃是一件强大无比的灵纹战装,连一众资深灵纹大师都束手无策,才刚通过灵纹大师认证资格的小林教习…… 能行吗? …… “年轻人,若现在主动放弃,还来得及。” 当林寻来到那天启之剑旁边时,一名老者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附近其他老者也面露一抹怜悯。 他们皆是资深灵纹大师,很清楚天启之剑所遭受的创伤何等严重,修复的可能微乎其微。 若林寻强行去修复,甚至可能让天启之剑彻底被毁! 正因为担心出现这种情况,这些老者至今都不敢轻易尝试,以免让天启之剑毁在自己手中。 如此一来,那可就等于彻底得罪了皇室,得罪了当今帝后! 这后果,谁能承担得起? 之前,他们还对林寻插手此事有些不满,可当目睹了刚才一切,顿时都知道,林寻明显是被赶鸭子上架,被楚山河给算计了,心中已没有不满,只剩下了怜悯。 “先看看再说。” 林寻笑了笑,目光却已经落在天启之剑上。 此剑极其奇特,长足有三尺,宽一掌距离,剑身紫气潋滟,浮现九朵瑰丽圣洁的紫曜花。 它的气息恢弘、古老、威严,犹如从岁月中延存至今,不朽而煌煌,睥睨世间! 根本不必猜测,仅仅从气息中就能知道,这必然是一件拥有传奇色彩的神兵! 可在林寻看来,此剑气息再神妙,归根究底,也是一件灵纹战装,是由灵纹师所炼制出来。 只要是被炼制出来的,就必然可以修复,只不过是方法的问题而已。 林寻伫足那里,凝视半响,心神已变得古井不波,棱角分明的清秀脸庞上,已被专注、认真之色所取代。 这一刻的他,浑身散发出一股难言的从容气势,虽静默不语,却自有一种令人心静的力量。 大殿中气氛安静,所有的目光都锁定在林寻身上,空气都似乎在这一刻静止。 没有人打扰林寻。 可每个人脸上,却写满了担忧。 当然,唯有楚山河一人唇角噙着一抹笑意,显然,这是一种智珠在握,幸灾乐祸,等待看好戏的态度。 时间推移,林寻立在那一动不动,犹如变成了雕塑,没有一丝的动静。 这让许多师生的心都不禁焦灼,若有可能,他们真想提醒林寻,让他知难而退,不要一意孤行地去和楚山河斗气。 只是,林寻明显已陷入深思中,正在思忖什么,谁也不敢在这时候去出声惊扰他了。 足足一炷香,在众人情绪已沉重到极致的时候,林寻忽然动了,他抬起右手,朝天启之剑的剑柄抓去。 “不可!” 旁边,一名老者脸色骤变,惊呼出声,阻止林寻。 其他人也脸色变幻,林寻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他真打算去尝试修复天启之剑? 那样的话,万一失败了,后果可很严重! “既然是修复,哪有不能接触天启之剑的道理,都让开,莫要阻止小林教习!” 楚山河喝斥出声。 闻言,众人心中齐齐暗骂,这老家伙还真是要把林寻彻底推进坑里啊! 林寻没有理会楚山河,也没有察觉到背后投来的一道道担忧目光。 他此刻就像对一切置若罔闻,目光一直凝视在天启之剑上,右手悄然握住了那缠绕着一缕缕金鳞丝的剑柄。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庞大的感知力量犹如细密的丝线,蔓延而出,将天启之剑全部覆盖。 整整三个小时。 林寻不曾言语,以右手握剑柄,纹丝不动,剑身潋滟的紫气蒸腾,九朵紫曜花圣洁瑰丽,将他挺秀笔直的身影弥漫,如梦似幻。 就在所有人都已等的焦躁不安时,林寻终于再次有了动作,他头也没回,淡然出声:“给我七天时间。” 此话一出,全场齐齐惊愕,都没想到,在这最后时刻,林寻非但没有放弃,反而答应下来! “你……真的可以?” 旁边一名老者忍不住问。 “目前还没有把握,但我可以试一试。” 林寻说着,就盘膝坐地,眉头紧锁,陷入沉思。 众人都不禁躁动,连把握都没有,怎么就答应下来?小林教习他难道真不担心失败的后果。 而楚山河心中已是狂喜无比,只要林寻答应,并且去修复,那他绝对必将失败! 身为一名灵纹大师,楚山河也很清楚天启之剑的损伤何等严重,几乎没有修复的可能,林寻如此轻率就答应下来,简直就等于自己找死! “好了,诸位,暂且先等七天吧,小林教习要开始修复了,不能被外界干扰,咱们这就离开,等七天之后再来便可。” 楚山河含笑出声,看似是替林寻着想,实则是在撵人,担心那些师生话太多,会引起林寻反悔。 “这……” 众人面面相觑,皆犹豫不已。 可最终,沈拓轻声一叹,看了一眼远处盘膝坐地,默不作声的林寻,便不再迟疑,带着众人离开。 楚山河走在最后边,当离开时,他同样也瞥了一眼远处的林寻,只是目光中,尽是漠然和冷酷。 很快,炼灵塔五层大殿中,就只剩下林寻和四位灵纹大师。 “唉,年轻人,你这又是何苦?” “天启之剑已没有希望被修复,一旦你去尝试,注定会将它毁掉,那样的话,必将给你带来滔天灾祸!” 那些灵纹大师叹息。 却见林寻神色淡然,波澜不惊,嘴中飞快道,“这七天还要麻烦各位前辈,帮我准备一些灵材、灵墨和篆笔,嗯,再准备一些恢复体力的灵药。” 四位灵纹大师齐齐一呆,这小家伙……还真打算冒着滔天风险去做这件事? —— ps:今天2更吧,明天4更,补昨天的一更,然后再加一更。另外,金鱼已开始调整状态,打算闭关一段时间,到时会搞一些投月票加更的活动,更新上肯定会给大家一些惊喜的。 第四百一十一章给我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