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楚山河的得意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一十三章 楚山河的得意

“情况怎么样?” 一边走,楚山河一边飞快询问。 “启禀院长,此子在劫难逃!” 旁边的侍从低声传音,神色兴奋。 “哦?具体说来。” 楚山河眉宇间也泛起一抹喜色。 “前三天,此子一直在修复天启之剑,可在第四天时,他似乎遇到挫败,一下子萎靡不振,坐在地上打坐起来,直至今天,也不曾从打坐中醒来!” 侍从飞快说道,“只可惜我无法进入炼灵塔五层内部,只能从外边看到这些。” 闻言,楚山河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内心激动,他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亢奋的心境,道:“天启之剑呢?” “碎了!” 侍从得意笑道。 “碎了?” 即便楚山河早已猜到会是这个结果,可当真正得知答案时,心中兀自狠狠一震。 “你确定?” 楚山河出于谨慎,继续确认。 “小的敢拿项上人头担保,那天启之剑碎为九块,这两天一直搁置在那,不曾被修复。” 侍从神色郑重起誓。 “好!好!好!” 楚山河再控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喜悦,此事,可终于成了,待会当见到林寻时,看这小子该沮丧惊恐成什么样子! “院长,要不要立刻去通知帝国皇室那边?” 侍从问道。 楚山河一怔,最终还是忍住冲动,道:“先看看具体情况,再做决定也不迟。” 谈话之间,楚山河已带领着浩浩荡荡一群师生,抵达炼妖塔五层。 偌大的殿宇中,安静一片。 楚山河眼眸一亮,果然如那侍从所言,林寻盘膝坐在那,一动不动,似乎在打坐。 这小子,果然是自暴自弃了吗? 他目光扫视,就见旁边一张案牍上,赫然摆着碎裂成九块的天启之剑,一块块罗列在那,紫气弥漫。 真的碎了! 楚山河眼眸愈明亮。 在案牍附近,那四位资深灵纹大师正在钻研什么,一个个眉头紧锁,盯着那碎裂的天启之剑,浑然不知道,楚山河已带领一大群师生抵达。 “这……” “天启之剑竟然碎了?” “这岂不是意味着小林教习的修复行动……真的失败了?” “老天!怎么会这样?天启之剑被毁,当今皇室焉可能会放过小林教习?当今帝后,又怎能容忍自己的至宝被毁掉?” “完蛋了,小林教习他……这下可闯了泼天大祸!” 很快,一众师生惊呼,脸色骤变。 站在人群中的沈拓也不禁面露惊容,原本他以为,林寻既然敢应承此事,说不定还真可以创造一个奇迹。 可现实…… 未免太残酷了! 丙字九号班的一众学生更是神色暗淡,心中沉重无比,他们所推崇和敬重的小林教习,却因为一个陷阱,让他自己彻底步入困境,这是他们难以接受的。 “诸位,胜败乃兵家常事,不必如此惊讶。” 楚山河干咳一声,沉声开口,“只是,没能一睹小林教习的风采,着实让人遗憾。” 许多人都面露怒容,就连一些和此事不相干的师生,都感觉楚山河此举太过分了。 这一场修复天启之剑的行动,原本就是楚山河精心布局,如今还尽说风凉话,这就显得报复意味很足了。 “楚院长,天启之剑本已经遭受重创,几乎没有希望被修复,被毁掉也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沈拓沉声开口,“这……可不能把一切罪责怪在林寻头上。” “是啊,紫禁城那么多灵纹大师都束手无策的问题,小林教习失败了也在情理之中。” 其他一些师生也纷纷附和。 楚山河万没想到,这时候竟还有人跟自己唱反调。 他脸色一沉,道:“早知不行,小林教习为何早不拒绝?他既然应承下来,那这一场失败他就需要一个人去负责。” 顿了顿,他长叹感慨道:“哎,其实我也不忍看到小林教习失败,可这天启之剑太重要了,如今被毁掉,这后果可就太严重了。” 见楚山河到了这等时候,都一副虚伪假惺惺的模样,许多人心中都不禁愠怒,暗骂不已。 这老家伙,明显是打算一竿子把林寻给打死,再不给林寻任何活路了! “楚院长……” 沈拓还要说什么,却被楚山河挥手打断:“好了,不必再多说,事情都已生,再找借口也没用,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把此事禀告给皇室那边,以求能获得最大的谅解吧。” 好狠! 众人心中一惊,这若是被当今皇室知道,那可就再无回旋的余地了。 “来人。” 不等众人反应,楚山河已下达命令,“去帝国皇室那边,把小林教习修复天启之剑失败,最终导致天启之剑被毁的事情,如实禀告。” “是。” 一名侍从当即走出来,领命而去。 众人的心顿时都凉了。 楚山河却微微一笑,强自按捺住心中亢奋,深深感慨道:“诸位也不必为小林教习难过,相信帝国皇室那边,肯定会给出一个妥善的处理结果的。” 这一刻的楚山河,虽外表看不出什么,可众人都能体会到,此刻的他必然是志得意满、意气蓬! “谁说我败了?” 就在此时,原本一直盘膝打坐的林寻忽然起身,抬眼朝这边看来。 才七天不见,林寻面庞竟消瘦不少,胡子拉碴,眉宇间兀自带着一丝疲惫。 显然,这些天修复天启之剑的行动,也让他消耗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 众人都有些不忍看林寻,认为林寻此时出声,是无法接受失败的结果。 “小林教习,天启之剑被毁,的确不是大家都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望你莫要太悲伤。” 楚山河故作同情唏嘘道。 林寻却笑了:“多谢楚院长关心,不过……且容我问一句,您哪只眼睛看到我失败了?” 这话就显得很不客气,隐隐有怒宣泄似的味道。 “小林教习,我知道你心情糟糕,但我希望你注意言辞,莫要再胡言乱语!” 楚山河脸色一沉,不悦道。 “注意言辞?也行。” 林寻轻笑,“楚院长,还记得楚海冬吗?我感觉,您和他不愧是来自同一个家族。” 这话什么意思? 不少人一怔,也有人瞬间就明白过来,神色怪异,楚海冬,那可是被林寻证明是“傻逼”的家伙。 如今,林寻说出这番话,明显也是把楚山河也归类到“傻逼”的行列中了。 这话,可就太狠毒了! 可仔细一想,楚山河都把林寻坑到这般地步,心中有些怒火和愤恨也是难免的,讽刺一下楚山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楚山河显然也明白过来,当即脸色就变得阴沉如水,眸子中寒芒涌动,冷冷锁定林寻:“小林教习,你这话什么意思?”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绷。 林寻不为所动,微笑道:“什么意思?楚院长心中想必很清楚,不过,您刚才可真冤枉我了,这天启之剑早在三天前就已经被我修复成功,何来失败一说?” 全场愕然,那些师生看着远处案牍上碎裂成九块的天启之剑,神色间尽是疑惑。 楚山河则忍不住大笑起来,摇头道:“小林教习,我看你是心绪紊乱,净说一些胡话,那天启之剑明明都碎裂成那般样子,这也叫被修复完好了?” 说到最后,他忍不住又是一阵大笑,心中快慰,能够把林寻打击到疯言乱语的地步,让他说不出的得意。 “楚院长,您……还是别笑了吧。” 这时候,那四位资深灵纹大师也走过来,忍不住低声提醒,神色间皆带着一抹怜悯。 不错,那就是怜悯! 不是怜悯林寻,而是怜悯楚山河的! 这让所有人都意外,隐约察觉到,只怕是有变数要生。 而楚山河则眉头一皱,冷冷道:“你们这都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刚才还做错……” 不等说完,他的声音就戛然而止,眼瞳骤然扩张,整个人像突遭雷击,呆滞在那。 就见林寻探手一抓,不远处案牍上陡然涌现出一团又一团紫色神芒,那赫然是碎裂成九块的天启之剑所弥漫而出。 这九块碎片此刻犹如有灵性,只听铿锵铿锵一独特有韵律的响声,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瑰丽圣洁的紫曜花。 这九朵紫曜花腾空摇曳,弥漫出耀眼炽盛的神辉,瞬息之间,就化作一柄三尺长,通体释放古老、威严、神圣气息的灵剑! 它当空悬浮,剑身紫气蒸腾,压迫得虚空寸寸崩溃,空气化作乱流,出哀鸣般的啸音。 许多师生惊呼,只觉眼睛一阵刺痛,心神悸动,竟不敢逼视那剑身的光芒! 一些学生甚至心生惊惧,浑身毛骨悚然,神魂被震慑,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这…… 这天启之剑竟一瞬间,恢复如初! 并且,仅仅只是释放出的气息,就和七天前完全不同,变得更圣洁、更威严、也更可怕。 就仿佛,一下子焕出了新的灵魂和生命! 全场震撼中,就见林寻笑眯眯看着远处的楚山河,道:“楚院长,您现在的表情,和在灵纹师公社总部时候的楚海冬可一模一样,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你们可真不愧是来自同一宗族的族人啊。” —— ps:第二更送上,第三更11点前,另外大家看得爽请砸月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