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飙胆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一十七章 飙胆

墨蛟兽双蹄踏空,凶威骇人。 像这等凶兽,已足可以震慑灵海境存在,一旦它那双蹄实打实砸在林寻身上,不死也得重伤不可! 唰! 就见林寻身后陡然冲出冰螭虚影,脚下犹如生云涌雾,身影一瞬而已,就已从原地消失。 劫龙九变第一层——冰螭步! 嘭的一声巨响,那墨蛟兽双蹄落空,砸在地上,产生巨响,大地似乎都震动一下,可见这一击力道何其可怕。 林寻见此,暗松一口气之余,心中也不禁恼怒,这拉宝辇的凶兽,一般都早已被驯服,若无命令,哪可能敢如此横冲直撞? “吼~” 可还不等林寻发怒,那墨蛟兽一击不中,竟愈发暴躁狰狞,发出怒吼,腥臭扑面,张口就朝林寻咬去。 “滚!” 林寻黑眸冷冽,浑身冰雾蒸腾,脚步一踏,冲出一头冰螭虚影,昂首仰空,发出若龙吟似啸音。 一股难言的恐怖威势,陡然以林寻为中心爆发,席卷而出。 瞬息之间,那咬杀过来的墨蛟兽发出哀鸣,噗通一声,庞大的身躯就像被大山镇压,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而与此同时,其他三头拉着宝辇的墨蛟兽,也都齐齐发出悲嘶,瘫软在地。 嘶~ 场中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时的林寻,身影弥漫冰雾,冰螭虚影昂首虚空,有着一种难言的威慑力量,睥睨十足。 那可是四头足可以令灵海境修者忌惮的墨蛟兽,竟在同一时刻被林寻身上散发出的威势所镇压,这就显得太可怕了。 “这是什么秘法?竟可以产生如此强势的威慑?” 一侧,白灵犀星眸中闪过一抹异彩,林寻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让她都曾不止一次地好奇,林寻究竟掌握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法和力量。 “呵呵,你就是林寻?” 忽然,一阵阴柔无比的笑声响起,伴随声音,从那墨蛟宝辇上踱步走出一名血袍青年。 他肤色白皙如女子,脸庞俊美,带着一股妖魅般的气息,尤其是一对眼瞳,开阖之间,流窜着血色电芒,显得慑人无比。 这便是凌天候赵景胤! 单从外表看,他根本不像一个性情凶厉乖戾,曾在边疆战场闯出赫赫凶名的天骄,反倒像一个风度翩翩的贵胄公子哥。 可当看见他出现,在场不少人眼眸一眯,露出忌惮之色,显然心中都很清楚,在凌天候那俊美的皮囊下,拥有着一副恶魔般的心肠! “不错。” 林寻点了点头,仅从对方的问话中,他就知道,刚才墨蛟兽对自己的冲撞,绝非巧合! “看起来的确像传闻中那般年轻,只是在你身上,却没有像传闻中那般的胆大包天。” 凌天候声音阴柔,配上他那近乎妖魅似的脸庞,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 “你觉得什么叫胆大?” 林寻反问。 “若我换做是你,像这种孽畜敢冲撞于我,那就先杀了孽畜,再去杀了这孽畜的主人。” 凌天候慢条斯理道,可话语却是杀气腾腾,令人心寒才叫真正的胆大。” 附近一些人都暗吸凉气,五年不见,凌天候乖戾的性格非但没有改变,反倒变本加厉了许多! 林寻哦了一声,猛地一掌拍出,嘭的一声,旁边一头墨蛟兽头颅顿时爆碎,血浆迸射。 众人心颤,失声惊呼,谁敢想象,林寻会忽然动手,当着凌天候的面,杀了他蓄养的一头墨蛟兽? “我胆子的确不大,但是杀一头孽畜的胆子还是有的,这下你满意不满意?” 林寻笑着问道,神色淡然。 来,还是太胆小了。” 凌天候似乎没有动怒,只是淡漠地看着林寻。 嘭! 话音刚落,又一头墨蛟兽的头颅被林寻拍碎,惊得附近另外两头墨蛟兽连连嘶吼,惊恐惶惶。 而附近众人,神色间都已带上震惊之色。 直至现在,他们都没有弄明白,为何凌天候会突然停下宝辇,找上林寻。 也同样没想到,凌天候都已经够跋扈凶厉,可林寻现在的表现,似乎也不逞多让! 这可是内城通往皇宫的白玉大道上,何等的神圣和威严,可无论是凌天候,还是林寻,似乎都无所顾忌! 这就太慑人了。 今天可是当今帝后的三百岁寿辰,两人若这般胡闹,就不担心遭受到惩罚? “现在呢?” 林寻继续笑着问,一对黑眸中却殊无一丝情绪波动。 “依旧不堪。” 凌天候淡漠出声,俊美妖魅的脸庞上,同样也看不出情绪波动。 可附近众人都敏锐察觉到,这里的气氛已紧绷到了极致,充斥着一触即发的火药味道。 空气似乎都冻结,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 所有人都知道,林寻当着凌天候的面,一次又一次地杀死墨蛟兽,这看起来是在正面自己的胆量,实则,何尝不是对凌天候的一种还击? 并且,这种还击简单、直接、粗暴! “那就继续。” 林寻笑了笑,右手再次抬起。 剩下的两头墨蛟兽哪会坐以待毙,当察觉到林寻的杀气,一头墨蛟兽猛地凶性大发,朝林寻扑杀。 而另一头,则发出悲吼,躲藏在了凌天候身后。 嘭!嘭! 两声巨响,两头墨蛟兽皆被杀死,一头是被林寻击碎头颅。 而另一头……则直接被凌天候一掌镇杀,化作一地的碎肉,死状可怖之极! 见此,附近众人心中都不禁震荡,无法平静,太强势了! 无论是凌天候,还是林寻,都在用最直接的方式对峙着,彼此挑衅着,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就连旁边的白灵犀,星眸中都不禁涌上一抹凝重。 原本一场意外似的冲突,发展到这时候,俨然已等于结下了血仇! 可她也心中疑惑,林寻才进入紫禁城不足一年,而凌天候也是离开紫禁城五年之后才刚重返回来,为何凌天候会选择这等时候,突然去挑衅林寻? “这些孽障,丢人现眼,死不足惜。” 凌天候声音阴柔,眸子中尽是冷酷,“现在,你还有什么办法来证明自己胆子很大?” 林寻笑了笑:“还有一个办法。” 陡然之间,凌天候目光变得咄咄逼人,衣袍猎猎作响,浑身涌现出一股浓稠无比的杀机:“什么办法?” 这里气氛紧绷到极致,压抑到极致,能够清楚看见,附近虚空似乎都承受不住,变得紊乱,发出哀鸣。 “直接杀了你。” 林寻唇角笑意收敛,声音平静,说出的话,却让在场众人心中狠狠一震,差点失声惊呼。 “哈哈哈。” 凌天候仰天大笑起来,阴柔的声音像潮湿的寒流,令人心中发毛。 “你太让我失望了,本以为,紫禁城中有多出一个足可以让我刮目相看的狠人,谁曾想到,也不过如此。” 凌天候眉宇间泛起一抹暴戾不屑味道,“知道吗,你若真胆大,就该第一时间来杀我,而不是一次次等到现在。” 说罢,在众人惊愕的目光注视下,凌天候竟是转身大步而去,再不看林寻一眼。 “我这次不杀你,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听说是你修复了天启之剑?既然如此,从今天起,你就去我的府邸,为我效命十载,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寿宴结束之时,就是你的死期,自己好好思量吧!” 阴柔的声音飘荡,而凌天候身影已消失在远处皇宫。 众人这才意识到,往日里乖戾凶狠无匹的凌天候,为何会在面对林寻的强势挑衅时,最终也没有动手了。 他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想要让林寻为他效命! 怪不得,刚才他会突然去挑衅林寻,原来他是看重了林寻能够修复天启之剑的能耐…… 这让众人心绪都变得怪异,像灵纹师公社总部、帝国神工院和青鹿学院,为了招纳林寻,拿出了诸多丰厚的报酬和诚意。 可凌天候却显得很不一样,直接要用威势和力量压迫林寻屈服,显得极其之霸道! 这时候,林寻也明白过来,思忖半响,就晒然摇头,朝白灵犀说道:“咱们也走吧。” 说着,他看也不看地上那血迹斑斑的墨蛟兽尸体,朝远处皇宫行去。 “你不担心?” 白灵犀忍不住问。 “我不是担心,是很生气。” 林寻耸肩道,“无端端被人如此欺负,若真有机会,我不介意和这位凌天候来一个生死对决,比一比究竟谁的胆子大。” 白灵犀嗯了一声,就不再多言。 两人离开没多久,那附近众人就议论起来。 “没想到,凌天候一回来,就跟林寻杠上了,这可太令人吃惊。” “呵呵,以前的林寻,时不时在紫禁城中干出一些轰动的事情,显得风光得意无比,这一下好了,被凌天候这种狠人盯上,他注定要倒大霉啊。” “倒霉是真的,不过以林寻如今之身份和地位,凌天候再凶横,想要让林寻屈服,只怕也很难。” “有趣,帝后的寿宴还没开始,就发生这等血腥冲突,今天的热闹注定不会这般简单了。” “不错,连凌天候都回来了,这次寿宴岂可能能寻常了?” “走吧,去皇宫中看一看就知道了。” —— ps:月票破400了,今晚当然4更,只是今天情节有些卡,码字速度慢了许多而已,大家不必担心,4更肯定有的。 第三更凌晨12点以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