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主动挑衅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主动挑衅

皇宫大门前,开辟着一方水池。 池水中,一头状似青牛,却生着一对紫角的灵兽,懒洋洋地趴在其中,双眸闭合,正在打鼾。 每一个路过此池的身影,皆会放缓脚步,面露忌惮之色,小心翼翼从一侧进入皇宫,似生恐惊扰了那酣睡中的灵兽。 当林寻抵达,眼瞳也不禁一缩,这灵兽看起来没什么惊人的地方,可浑身却弥漫着一种慑人无比的气息。 就仿佛当它苏醒时,就会化作可以搅乱风云的滔天凶物! 紫角青兕! 一瞬间,林寻就想起一个传闻,说皇宫之地,有着一头传说中的天阶灵兽坐镇,名紫角青兕,拥有滔天威能,乃当初开国大帝之坐骑,足可以令洞天境存在都忌惮无比! 只是林寻没有想到,这样一头强大的灵兽,竟会就这样轻易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微微怔了怔之后,林寻这才挪移开目光,跟随白灵犀一起,走进了皇宫大门。 进入皇宫,又是一番景象。 古老的建筑依次罗列,恢弘宽敞,地面铺砌琉璃白玉,中央之地,有祭祀所需的鼎炉、有专门为当今大帝修建的御道、也有为朝廷重臣铺设的辅路处处皆弥漫着属于皇室的尊严。 且越往前行,所呈现出的景物就越是壮阔和神圣,令人心中不自觉就生出敬畏之感。 当途径一处清澈的湖泊时,一阵惊呼声响起。 就见那湖泊中,陡然涌起一片璀璨的金霞,在晨光中闪烁着耀眼虚幻的光泽。 那赫然是一群灵鱼,足有尺许长,生着金鳞,唇挂龙须,鱼眼晶莹,通体弥漫金色灵光,看起来极其神异。 金波龙鱼! 许多人面露惊色,这可是天地间的异种,极其罕见,可如今,却被豢养在皇宫,成群结队地出现,这也太惊人。 “乖乖,看湖畔那边,还生着一株七彩圣莲,花开三十六,叶分阴阳天!这可是稀世灵药啊!” 没多久,一株在湖畔摇曳的七彩莲花,也引起了一阵哗然声,空气中,似乎都能嗅到那沁人心脾的药香。 “不愧是皇宫之地,钟灵毓秀,外界难比其一!” 许多感慨声传出。 那七彩圣莲可是一味了不得的旷世灵药,让许多大修士都看得一阵眼热,羡慕不已。 “你们懂什么,这才是冰山一角,若你们有机会进入御花园,才会发现什么叫真正的宝库。” 一位衣着华美的权贵大人物淡然出声,显然经常出入皇宫,对其中的一切颇为了解。 连林寻听闻这些,心中也不禁咂舌,以他的目光看去,这皇宫每一处区域,皆堪称瑰丽神圣,不止有各色奇珍、灵禽,且就连屹立各处的树木都大有来历。 “诸位,看看可以,可不能去染指,小心惹祸上身。” 有人提醒。 顿时,许多人心中凛然,神智清醒不少。 想一想也是,像这等奇珍哪怕到处可见,但也是属于当今皇室所拥有,根本不是其他人能够染指的。 继续前行,没多久,林寻和白灵犀一起,来到了一座巨大的广场上,再往前,就是中央帝宫。 此次的寿宴,就被安排在中央帝宫内。 只是寿宴时辰还没到,前来祝寿的宾客,只能暂且等候在这广场上。 广场四周,早已摆设案牍、蒲团,供宾客歇息。 当林寻和白灵犀抵达时,这里已汇聚了许许多多的身影,有久居高位的帝国重臣,有权柄滔天的贵胄大人物,也有名震一方,底蕴雄厚的大修士 当然,也有许多跟随宗族长辈一起前来的世家门阀子弟。 “我去见几个朋友。” 到了这里,白灵犀和林寻分开,径直朝远处行去,那里有几个年轻男女,正在朝白灵犀招手。 林寻则自己一个人到处转悠,这里大多数人他都不认识,他也懒得去攀谈和结交。 广场上分布着一些拱桥、浮雕和石像,皆精美绝伦,很快就吸引了林寻注意。 尤为让林寻诧异的是,这些景物上,皆凿刻着繁密的灵纹图案,有花鸟虫鱼、日月星辰、也有先人祭祀、圣贤诵经的画面,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古老气息。 研究许久,林寻不禁若有所思,他已看出,无论是拱桥、浮雕、还是石像,甚至是附近建筑上,那凿刻的灵纹图案并非孤立,而是形成了彼此呼应的完整联系。 若他推测不错,这片广场,乃至于远处的中央帝宫,实则皆被一座堪称浩大的古老灵阵所覆盖! 忽然,一阵交谈声响起,令林寻眉头一皱。 “嘿嘿,这下林寻可麻烦了,得罪了凌天候这位狠人,他注定得遭劫!” “这小子也嚣张了一段时间,也该有人杀一杀他的威风了,否则,以后的紫禁城哪还容得下他?” “等着吧,这小子得罪的人可太多,迟早得遭报应。” 听到如此不客气的诅咒和抨击,让林寻都有些意外,他抬眼看去,就见不远处的地方,正有一些男女对自己指指点点。 那其中,赫然有花无忧和花无痕姐弟两人。 一下子,林寻就明白了,原来是碰到了老“朋友”。 他唇角泛起一抹弧度,直接抬脚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笑道:“这不是花姑娘和花公子吗,多日不见,你们倒是依旧活得很洒脱啊。” 花无忧姐弟脸色顿时阴沉,在数月前的天武竞技场中,花无忧差点死在林寻手中,见林寻故意出言讥讽,他们心中哪可能会不怒了。 “你想怎样?” 花无忧冷冷道。 她旁边众人也脸色不悦,这林寻直接找上门羞辱人,简直太嚣张。 “我想怎样?” 林寻笑道,“我只是想问一问,什么时候,咱们再来一场生死对决?” “你大胆!” 花无痕暴怒,这明显就是挑衅。 “凌天候刚才说我胆子不够大,你却说我胆子大,要不,你也来试一试我胆子究竟是大是小?” 林寻斜睨了花无痕一眼。 “走吧。” 花无忧一把拽住花无痕,扭头就走,她怕控制不住情绪,在这里和林寻战斗起来,那影响就太恶劣了。 其他人也都纷纷怒瞪了林寻一眼,转身而去。 “怎么这些家伙的胆子都变小了?” 林寻立在原地,似乎有些失落。 实则,他心中的确很失落,先是被凌天候挑衅,如今又碰到花无忧这些人对他挖苦诅咒,让林寻心中焉能没有怒火? 忽然,他瞥见另一侧地方,正有不少人幸灾乐祸地笑着看向自己,其中居然又有两个老熟人,赫然是宋氏门阀的宋冲鹤和宋喆。 巧合吗? 也不算,毕竟,无论是花无忧他们,还是宋冲鹤他们,可都是上等门阀中的子弟,这次都是被族中长辈带来长见识的。 “哥们,还记得上次在千金一笑楼的时候,石禹提醒过你的事情吗?你未婚妻可是被这家伙偷偷摸摸给糟蹋了,你居然还跟他在一起,你这绿帽子也戴的太豁达大度了吧?” 林寻走上前,笑吟吟对宋喆说道。 这句话一出,简直是当面打脸,当面揭伤疤,不止是宋喆脸色变得难看之极,就连宋冲鹤都气得神色铁青。 “你不要太过分!” 宋喆咬牙。 “我这是好心提醒你,你却不领情,哎,真是一个可怜的男人,妻子都被人偷了,还不自觉,不如以后你干脆叫绿帽公子吧。” 林寻笑得很灿烂,可言辞却很恶毒。 眼见就要把宋喆和宋冲鹤气得暴走,他这才施施然转身而去。 经过这种发泄,林寻心中原本积攒的怒火,终于消减不少,他甚至有些意犹未尽,目光四处扫视打量,试图再碰到一些老“熟人”。 他这种举动,明显显得很嚣张,就像在四处寻仇一样。 这可是皇宫禁地,森严庄肃,就连那些权贵大人物都不敢在此造次,这也是花无忧他们,以及宋喆他们敢怒不敢出手的原因。 可偏偏地,林寻却似无所忌惮,这让他们都憋屈无比,直恨不得把林寻生吞活剥,挫骨扬灰。 实则,林寻并非不知道这些,而是他自认,自己根本就不曾招惹谁,可偏偏有不少人招惹他,他若再忍着,那就太委屈自己了。 更何况,当今帝后手中的天启之剑,就是由他修复,林寻也相信若当今帝后领情,是断不会因此而惩罚自己。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当抵达此地,看到远处的中央帝宫,林寻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当初曾许诺,让自己尽可以在紫禁城闹一个天翻地覆的大人物,今天是否也会出现在这里? 林寻还清楚记得,上次在天武竞技场时,那位大人物虽没有出现,但却以一柄“折梅古剑”阻止了朱老三和花青霖之间的对峙。 而折梅古剑,可是皇室中一件来头极大的重器,一般的皇室成员都根本不可能动用。 出于这些考虑,林寻倒是真想在这里闹一闹,看能否把这位大人物给“逼”出来! 就这么四处打量着,终于,林寻又看见了一位熟人。 只是这个熟人出现时,却让林寻有些意外,她怎么也来了? 就见极远处地方,许多身影众星拱月般拥簇着一道曼妙修长的身影,朝广场这边款款而来。 ps:第三更送上!第四更肯定会在凌晨之后了,并且会很晚,大家可以明天早起之后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