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帝后驾临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二十章 帝后驾临

柳清嫣摇了摇头:“我也只是偶尔听闻。” 林寻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柳清嫣兰质蕙心,一眼看出林寻情绪有些不对,温声道:“林公子,这次寿宴上,就有来自古荒域界的高人,凭你如今的名望和实力,只要好好表现,或许就能抓住这一次机遇,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林寻笑了笑,道:“看情况吧。” 随着时间推移,广场上汇聚的宾客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热闹,几乎都是权贵之辈,随便拎出一个,都可能是威名远扬的大人物,或者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俊杰。 林寻的存在,也受到了不少关注,或多或少都会谈论一些有关他的话题。 像一些大人物们,就谈起了洗心峰,谈起了林寻的曾祖林道臣,感慨如今没落的林家,终于又出现一个值得关注的后起之秀。 痴狂武道的修者,则议论起林寻和花无忧的那一场对决,分析林寻在武道上的造诣和成就。 而一些精通灵纹一道的大人物,则对林寻能够修复天启之剑而感到好奇,议论不已。 也有一些仇视和排斥林寻的,所谈论的就是一些对林寻不利的事情。 例如他自从进入紫禁城,就先后得罪了太多势力,迟早会遭到报应和打击。 总之,不管是褒奖,或者是贬低,这一切起码足可以证明,林寻的名声已不仅仅只是在寻常人中传扬,连位居紫禁城上层的一些大人物们,也都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当然,林寻的存在,只是广场上的话题之一,而非最受瞩目的焦点人物。 这也正常,此次前来参加寿宴的,无论是那些地位崇高的权贵大人物,还是那些风云天骄之辈,皆有着足以自傲的资本。 林寻如今虽崛起的势头很猛,可终究缺乏底蕴的沉淀,也不可能会引起多大的关注。 起码像宋易、尺藏锋、云浮沉、尉迟泽等等天骄之子,就比林寻受到的关注要多的多。 就连柳清嫣受到的关注,也明显超出林寻一筹。 这就是底蕴的问题了。 他或许天资超群,拥有着诸多值得惊叹的手段,可本身却来自早已没落的林家,论及地位和身份,明显要远远不如其他一些出身名贵的世家子弟。 若换在五百年前,林家还是紫禁城的一个上等门阀势力时,那林寻所受到的关注就截然不同了。 对于这些,林寻看的很淡,他的路和在场其他人都不一样,自然不会关注一些所谓的虚名。 没多久,一阵悠扬古老的钟声响彻,广场上所有人都停下手中动作,那嘈杂的议论声也随之消失。 广场上的气氛一时变得庄肃、沉静起来,鸦雀无声。 所有的目光都齐齐看向了远处的中央帝宫。 “吉时已到,请诸位宾朋进殿!” 这片天地间,响起一道若晨钟暮鼓般的声音,激荡九重天,有着一股直抵人心的震撼力量。 旋即,就见那中央帝宫紧闭的大门,徐徐开启,两列美丽的宫女鱼贯而出,恭立通往中央帝宫的台阶两侧。 帝后的三百岁寿宴开始了! 当下,广场上一众宾客,在宫女的带引下,朝中央帝宫中行去。 “我先去准备了,待会寿宴上,你可一定要好好听我谱写的新曲,这曲子能够如此顺利完成,还多亏你哩。” 柳清嫣眨了眨眼睛,笑着跟林寻辞行,她今天将为帝后献唱,需要去准备。 “多亏我?” 林寻怔了怔,目送柳清嫣的倩影离开,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好奇,这新曲怎么和自己有关了? 一边思索着,他已经被一名宫女带领,沿着九十九道台阶,走进了那帝国中最为至高神圣的殿堂中央帝宫。 恢弘! 锦绣! 磅礴! 这就是林寻刚进入中央帝宫时的感想,就见宫殿内宛如一方小世界般,头顶是日月星辰之象,脚下是山川河岳之形,身处其中,放眼四顾,显得格外之渺小。 宫殿之中,一百零八座由紫曜石筑就的石柱屹立,雕龙画凤,烙印云纹、金光、祥瑞、紫曜花等等华美图案,流光溢彩,神圣非凡。 远远一望,那一座座石柱宛如通天,撑起了苍穹之顶! 林寻心中油然升起一股震撼,这大殿中充盈着一股难言的威严神圣气息,震慑神魂,任谁在此,只怕都不敢造次。 的确,不止是林寻,其他宾客抵达,无论身份何等滔天,此刻皆都面露庄肃之色,不敢高声语。 这可是中央帝宫! 没多久,林寻再宫女安排下,坐在帝宫一侧的案牍前。 案牍上,盛放一壶酒,一杯茶、一碟灵果,很简单,看起来并不丰盛。 可有点眼力的,当看见这些时,一个个都面露惊色,喜上眉梢,发出一阵惊叹。 那一壶酒,是宫廷特酿“九龙灵尊”!传说是由数十位顶尖级的酿酒大师,采撷天下上百种奇珍,经过百年岁月的沉淀,才酿制而成,仅仅一壶,就价值无量。 甚至毫不夸张地说,在外界根本就享受不到! 而那一杯茶,色呈浅紫,灵光氤氲,雾霭袅娜,茶叶呈龙凤之状,茶水在杯中氤氲流转,弥漫出一股幽冷醇净的芬香,直抵灵魂深处。 此茶,名‘龙凤呈祥’,同样属于皇宫御用之品。 至于那一碟灵果,分别是一枚金丝火枣、一枚紫玉蟠桃、以及三颗晶莹若黑宝石似的莲子。 这三样灵果,栽种于御花园,属于稀世之宝,每一种都各具神妙,堪称旷世灵物。 光是这些,就能看出此次帝后寿宴,规格是何等之高,而能够端坐于帝宫之内,品尝此等寿宴,又是何等之荣耀的一件幸事。 这一下,连林寻都不得不感慨帝国皇室的财大气粗,也只有帝国皇室,才能有如此大的手笔了。 当一众宾客皆落座,大殿尽头,一名身穿深紫色宫廷礼服,白发苍苍的老者开口:“恭请帝后驾临!” 那声音如晨钟暮鼓,显现出可怖的修为力量。 “彭总管的修为愈发精湛了,只怕已臻至衍轮境的高妙地步。” 一阵低声议论声响起。 显然,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是宫廷中一位强横的存在。 可很快,林寻的注意力就被大殿尽头吸引,那里犹如出现一片虚幻景象,金光弥漫,紫霞瑞气喷薄。 隐隐约约地,能够看见一道女性身影端坐在御座上,在其周身,有着无形的灵光蒸腾,看不清楚面容。 可仅仅一眼,就让林寻心生敬畏,仿佛面对的不是一道身影,而是一位足可以震慑九天十地的王,高高在上! 与之一比,那位白发苍苍的“彭总管”,顿时就变得暗淡,仿佛米粒之珠,被日月之光完全淹没。 “这该有何等恐怖的修为,才能够拥有如此气势?” 林寻心中震动,无法平静。 毋庸置疑,那端坐御座之上的,就是当今帝后了! 传说中,她乃是一位真正的生死境王者,辅佐当今大帝登基至今,已有上百年岁月。 在皇室中,除了当今大帝,就属帝后的威势最为滔天! 这一刻,大殿中气氛显得异常庄肃,所有宾客齐齐起身行礼。 “见过帝后!” 声音荡于煌煌帝宫,自有一股庄肃气势。 “诸位都入座吧。” 御座上,瑞霞弥漫,传出帝后的声音,那声音温和、平静,并无什么威势,可却令人不敢心生亵渎。 直至宾客重新入座,彭总管开始宣读一篇洋洋洒洒的祝寿文辞,声音抑扬顿挫。 直至最后,彭总管拿出一份玉牒,开始宣读寿礼名单。 这就是祝寿的流程,在座一众宾客,皆早已献出寿礼,等宣读完寿礼名单,此次寿宴就算正式开始了。 林寻早在决定参加寿宴时,也准备了一份寿礼,早早委托沈拓送往皇室。 就听“彭总管”朗声开口,念出一长串的寿礼名单。 “靖海侯府,七彩玲珑对狮一副,三千年璇玑花一株、碧霞海魂玉凤珮一枚!” “文渊侯府,松鹤献寿图一副、紫青玉露丹一瓶、日月玄光镯一对!” “博望侯府” 那寿礼一个比一个惊人,一个比一个丰厚,当念出来时,顿时在大殿中引起了一阵哗然议论声。 像什么“千年雪茯苓”“九叶瑞心丹”“八宝还真散”一类的宝贝,在外界或许堪称绝世奇珍,可在这寿礼名单中,就显得颇为普通。 可以说,那些权贵大人物为了给帝后祝寿,明显花费了不少心思,拿出的寿礼既独特而稀世,又寓意吉祥,价值也是无法估量! 林寻坐在那听到这些,心中也不禁感慨,这些个身处上层的权贵势力,还真是家底雄厚,拿出的宝物之稀罕独特,他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就在林寻唏嘘不已的时候,“彭总管”声音忽然顿了顿,旋即才念道:“洗心峰林氏,玉簪一支。” 全场顿时愕然,仅仅就一支玉簪? 这林寻如今好歹也是一位灵纹大师了,居然就拿出一支玉簪当做献给帝后的寿礼? 这这这太寒酸了吧? 一下子,场中许多目光都看向了林寻,神色间或多或少都变得有些微妙。 ps:第一更送上,今天想看3更、4更的,就狠狠砸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