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天骄之曲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二十二章 天骄之曲

原本,在座皆是修行之辈,无论年少或年老,心境之坚韧,都不可能会被轻易影响到。 可这一曲由柳清嫣谱写的曲子太特别,在音律一道上,已拥有“妙音生花”之造诣,韵律磅礴万钧,极其罕见。 要知道在传说中,上古岁月时,有大能者以音入道,一声呐喊,都能碾碎山河、吼碎星辰! 有此就可知,音律之道的奥妙,也绝非寻常可比了。 更何况,和柳清嫣一起前来的一众乐师,皆是浸淫音之道多年的大师级人物,所用乐器,也皆非寻常。 在他们一起演绎下,这一支乐曲方才显得如此荡人心肠,让得在座所有人都为之震撼,沉浸其中而不可自拔。 大殿中,乐曲激昂,柳清嫣眉宇间,隐隐有飞扬之神采,她红唇轻启,天籁般的歌喉,以一种独特的堂皇大气发声,恰似锦绣玉口,妙吐天音。 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潜龙腾渊,鳞爪飞扬。 乳虎啸谷,百兽震惶。 鹰隼试翼,风尘翕张。 奇花初胎,矞矞皇皇! 天戴其苍,地履其黄。 纵有千古,横有八荒。 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那一字一句,若风雷激荡,山河共振,让大殿众人仿佛看见,血腥战场上,万千帝国战士沐浴着朝阳、脚踏着敌人之尸骸,高歌凯旋! 仿佛看见,煌煌帝国江山,拥有了蓬勃之生机,恰似浴火重生的少年,正自强势崛起,迈步向前,令四方诸敌胆寒! 那炽盛若燃烧的情绪,那激荡心神的乐章,令所有人或激动、或亢奋、或憧憬、或唏嘘 林寻也被沉底感染,第一次感受到了音律一道的震撼,心境中犹如燃烧热血,产生出强烈的共鸣。 这音律,堂皇大气,磅礴无量。 这词曲,天衣无缝,交相辉映! 猛地,音律骤然一顿,刹那间,大殿中余音袅袅,只余空寂,在座众人只觉心中情绪猛地被狠狠压抑,有一种几欲爆发,却偏偏难以宣泄的感觉。 也就在此时,柳清嫣清眸明亮,浑身弥漫着一股难言的气势,从唇中唱出乐曲最后两句词。 美哉,我少年帝国,与天不老! 壮哉,我帝国少年,与国无疆! 这两句词就像一击叩击心门的惊雷,让全场所有人心中那被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 像决堤的洪水,一泻汪洋! 像喷发的火山,宣泄山河! 每个人,都感觉灵魂都在颤粟,心旌摇曳,难以自已,这最后两句,简直若点睛之笔,将完整的一首乐曲,再度升华,达到一种“与天地共音,与万灵共鸣”的境地。 一曲落幕,余音绕梁,袅袅荡。 众人神色间皆残留恍惚,胸腔起伏,有年轻之辈,更是大口呼吸,浑身颤粟。 这就是柳清嫣的一支新曲,用一种音律的方式,响彻于中央帝宫,上演了一场堪称惊艳的吟唱。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闻啊!” 许久,有一位老者感慨出声,一下子就引起了许多共鸣,纷纷抚掌赞叹不已。 确实,这一支新曲,无论是音律,亦或者所谱写之词,皆堪称惊艳绝俗,再辅以柳清嫣那天籁般直抵灵魂的歌喉,所呈现出的震撼力,简直已达到一种空前的地步。 否则,在座一众大人物和年轻一代天骄之辈,断不可能会被震撼成这般模样。 一时之间,众人看向柳清嫣的目光都变了,变得愈发欣赏和推崇,甚至是炽热和痴迷。 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灵秀女子,谁能不欣赏呢? 就连林寻,心中都感慨万千。 “技艺近道,词曲俱佳,着实难得,来人,赐座。” 御座上,帝后开口称赞。 直至柳清嫣落座,帝后又问道:“此曲可有名目?” 柳清嫣恭声道:“还请帝后殿下赐名。” 帝后略一思忖,便说道:“我紫曜帝国屹立至今,诞生不知多少天骄巨擘,他们征伐战场,为捍卫我帝国疆土浴血而战,为帝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而今,正值我帝国强势崛起之际,在本座看来,帝国之少年,皆当有为国效力之心,如此,方可称之为帝国之骄子。既如此,不如此曲便叫‘天骄曲’可好?” 话音刚落,就有一位大人物抚掌赞叹:“妙哉,泱泱帝国,少年天骄无数,恰似我帝国今日之气象,朝气昂扬,与天不老,与国无疆。此曲称以天骄二字命名,称得上是恰如其分。” 顿时,在座其他大人物也纷纷开口,称赞不已。 或许有拍马屁的嫌疑,不过林寻听到“天骄曲”这个名字时,倒也感觉很相称,很般配。 “多谢帝后殿下赐名。” 柳清嫣致谢,她对此同样很满意,天骄二字,何等耀眼,完全配得上由她所谱写之曲。 “不知清嫣小姐是如何想起,要谱写这样一支磅礴激昂的曲子?连谱写之词也都大气堂皇,着实了不得。” 有人含笑开口询问。 柳清嫣随口道:“实不相瞒,谱写此曲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有所感触,不过这词却并非出自我之手,而是来自苏三石大师之手笔。” 说到这,柳清嫣似想起什么,浅浅笑道:“说起来,此词之所以能谱写如此顺利,倒是和在座的林寻公子有关。” 众人齐齐一怔,怎么这事又跟林寻这小子牵扯上关系了? 林寻同样意外,旋即就想起来,在进入中央帝宫之前,柳清嫣就曾说,多亏了自己,才有了这天骄曲,可林寻可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帮到过柳清嫣。 “这是怎么事?” 有人忍不住问。 “当时,我邀请苏三石先生填词,苏先生却迟迟无法动笔,以至于心中颇为郁闷。后来,我和苏先生相约于凌云阁时,忽然听到,城中到处都在传扬林寻公子的事迹,皆称赞他为天骄之才,以至于给了苏先生很大触动,于是当场一挥而就,写下了这一首词。” 听到柳清嫣把事情缘由娓娓道来,众人神色皆不禁变得怪异,这样也行? 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可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尤其是对于填词作曲之人,灵感枯竭的时候,抓耳挠腮、殚精竭虑都写不出东西,可当灵感来的时候,不经意间的一个小事,都能让灵感如泉涌。 显然,天骄曲的词,就是在这等情况下诞生的。 众人虽明白这一点,可一想到,如此磅礴堂皇的一首曲子,所填之词却因林寻而起,心中就有些复杂。 这就意味着,说天骄曲是专门给林寻所谱写的,都没人敢反驳了! 可林寻这家伙当得起如此大的荣耀吗? 这让很多年轻世家门阀子弟心中很是不舒服。 而林寻,在得知这一切时,也不禁有些怔然,有些啼笑皆非,这事情的确太巧合了。 至此,柳清嫣献艺结束。 寿宴继续进行,有为帝后敬酒的,也有专门安排的歌舞表演,气氛变得颇为热闹。 而林寻,则独自坐在那,品尝着那一杯“龙凤呈祥”灵茶,淡紫色的醇冽茶水入喉,芬香从味蕾扩散,化作一股沛然暖流涌入体内。 瞬息而已,林寻就感觉到,自己那陷入瓶颈,迟迟不曾寸进的修为,此时竟是隐约有蠢蠢欲动的迹象。 好茶! 林寻眼眸深处闪过一抹亮泽,早在进入青鹿学院任教前,他修为就滞留在灵海中期圆满地步,遇到了破境壁障,无法突破。 本以为,需要一些磨练和机缘,或许才能撬动修为壁障,顺利晋级,谁曾想,此时仅仅饮用茶水,就能产生如此妙效,着实给了林寻一个意外之喜。 林寻忍不住扫视四周其他人,却发现似乎除了自己,并没有人在饮用“龙凤呈祥”时,气息有所变化。 思忖片刻,林寻大致明白过来,自己的修为早早就已经积累到了一种极限般的雄厚程度,只差捅破一层窗户纸,就能突破。 而饮用此茶水,或许效用很大,但充其量也只不过是给自己提供了一个捅破窗户纸的机会而已! 想到这,林寻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毫不迟疑,开始静心调息,内观自我,连大殿中正在进行的热闹寿宴也不理会了。 这等撬动修行壁障的机会,一旦错失,下次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碰到。 没多久,大殿中忽然响起彭总管的声音:“此次帝后殿下大寿,为了鼓励在座诸位年轻一代杰出俊才潜心修行,为帝国培养出更多的栋梁之才,帝后殿下特意拿出了一些珍宝作为奖励。” 此话一出,全场气氛变得寂静。 像宋易、尺藏锋、白灵犀、云浮沉、尉迟泽这些年轻一代天骄人物,更是一个个目露精芒,神色振奋。 终于来了! 他们可等这一刻很久了! “不过,想要奖励,也得看各自本领。” 说着,彭总管大步上前,苍老的眸子扫视大殿众人,道:“现在,谁若对奖励有兴趣,皆可以站出来,去挑战自己最希望与之切磋的对手,只需获胜,便可获得奖励!” ps:第三更送上!感谢“小李这妖孽”童鞋的打赏捧场。刚码完这一章,已经累得眼前发昏,差点睡着,实在是支撑不住,第四更就放明天吧,也就是说,明天不管月票多少,保底是3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