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什么叫睥睨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二十六章 什么叫睥睨

林寻第一次踏入紫禁城之前,还是一个连飞遁都不会的天罡境修者,就像一只地上的蝼蚁,可以任意蹂躏宰割。 当时的尺藏锋,也的确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遗憾的是,当时有人出手,及时解救了林寻,让他未能达成所愿。 然而,这才过去不足一年时间,林寻这个当初被尺藏锋视作蝼蚁的家伙,却已拥有了足可以和他对抗的战斗力,这让尺藏锋内心如何能不震惊? 才多半年时间啊! 就已蜕变到这般强横的地步,谁敢想象? 尺藏锋以前,一直以绝世天才自居,大有小觑天下英豪的气概,认为等自己崛起时,同辈之中那所谓的天骄人物,注定都会败于自己手下,成为垫脚石。 可是和眼前的林寻一比,尺藏锋却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天赋、资质和力量,竟明显差了一筹! 这对尺藏锋而言,简直就是一个难以接受的打击。 他可是尺家最耀眼的妖孽,今年才十四岁,更坚信三年之内,必可以踏足洞天境! 可现在,却被一个出身不如他,地位不如他,连天赋都不如他的林寻追上来,这让尺藏锋都差点不敢相信。 “杀!” 他暴喝,运转秘法,浑身紫金气焰蒸腾,青阳灵剑吞吐,将祖传昊天剑秘法演绎到极致。 就见场中,一轮又一轮大日般的剑芒涌现,威势磅礴,激射九天十地,骇人十足。 轰隆隆~ 演武场中轰鸣如雷,激荡风云,撕碎虚空,若非有神妙灵阵防御,演武场只怕早已被毁。 尺藏锋和林寻对决于其中,时而杀上九霄,时而纵横全场,剑意煌煌,拳风滚滚,令天地色变,产生出诸般慑人异象。 场中众人看得心神震动,目不暇接。 尺藏锋的表现,无愧于国试考核第二名的成就,耀眼凌厉,锋芒毕露,不出意外,来日必当是剑道上又一风云人物。 这很正常,他拥有“紫海金莲”血脉,天赋超脱于世人,又有位居上等门阀之列的尺家悉心栽培,想不出众都难。 让众人吃惊的是林寻的表现! 刚开始战斗时,林寻一味闪避,许多人还以为他被尺藏锋威势所摄,不敢正面硬撼。 可很快,他们终于发现,林寻哪是忌惮,分明是一直在试探尺藏锋的底牌! 直至现在,林寻正面应战,仅凭赤手空拳之力,硬生生和尺藏锋厮杀得不相上下,这如何让人不震惊? 这些阵子,紫禁城到处都在传扬林寻乃是一位惊艳绝俗的灵纹大师,都让人差点忘了,这家伙还是一个武道上的天纵奇才! 当初以灵海初境的修为击败花无忧,就足够证明这一点。 而现在,他和尺藏锋的这一场巅峰对决,无疑更进一步证明了林寻在武道上的可怖底蕴。 “这家伙,究竟是怎样一个怪胎啊!” 许多大人物都震撼,实在无法想象,身为一个能够引起九龙之吟异象的少年灵纹大师,都已经堪称逆天了,可这林寻,却还身兼武道之超然天赋,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奇怪,你不是要杀我?怎么到现在还无法办到?” 演武场上,林寻发出轻笑,拳风如龙,激荡八荒,把撼天九崩道演绎得淋漓尽致。 他脚踏冰螭步,配合杀伐,整个人尽显睥睨张扬。 “你休要猖獗!当初若非有人救你,你焉还有命在?” 尺藏锋咬牙,被林寻的挖苦激怒,一张冷傲的脸庞上尽是冰冷。 轰! 猛地,他施展的剑气被碾碎,青阳灵剑哀鸣,差点不受控制。 这让尺藏锋脸色骤然一变,林寻的战斗力又变强了,难道他之前根本没有动用全力? “你还有脸提及此事?呵呵,不怕告诉你,当初若非那位前辈插手,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林寻威势愈发迫人,身影若冰螭游空,大步向前,逼近尺藏锋。 不提当初的事情还好,一提就让林寻心中直冒怒火,当初他被尺藏锋截杀,可的确差点遭劫。 “笑话!当初的你不过是一只天罡境蝼蚁,还妄想杀我?可笑之极!” 尺藏锋愤怒。 可任凭他如何施展手段,却这一刻竟是完全挡不住林寻的逼近,他自己反倒被逼得开始退避。 这一刻的林寻,的确已展开镇压,不再保留,尺藏锋已经技穷,对他已不具威胁。 轰! 他周身淡青色神辉澎湃,整个人若一口移动的大渊,裹挟吞天之势,不断前冲。 开山裂海崩! 碎魂炼虚崩! 蟒龙大凰崩! …… 撼天九崩道的叠加威力,配合冰螭步,让得林寻尽显神威,大有横推山河,无可阻挡之气魄。 顿时之间,尺藏锋呈现节节败退之势,脸色苍白,大口喘息,神色铁青惊怒,都不敢相信这一切。 场外观战众人更是躁动一片,哗然不已,这也太离谱,林寻竟以强势之力展开镇压! 他才灵海中期而已,且赤手空拳,怎可能如此强横? “这家伙,本以为他这些阵子沉浸于灵纹一道,谁曾想,他对武道以一途也根本不曾懈怠过!” 白灵犀清眸中尽是异色,尺藏锋很可怕,能够以十四岁年龄,跻身国试考核第二名,足可以证明尺藏锋的厉害。 可是和林寻一比,就明显差了一筹! “他究竟是如何修炼的?” 许多人难以置信,无法想象,他们都记得,当初林寻击败花无忧时,还远远没有今天这般强势! “身法、拳法、修为底蕴、战斗手段……莫不是当世一流顶尖水准,此子,可真是不凡啊。” 有老一辈大人物从林寻所表现出的武道力量上看出一些端倪,神色间泛起复杂。 那早已没落无比的林家,竟多出这样一个惊艳奇才,这是谁都无法预料到的。 “昊天斩!” 蓦地,演武场中被逼得穷途末路的尺藏锋,发出一声怒吼,剑芒若煌煌之大日,极速俯冲而下。 林寻眸子中神芒迸射,几乎同时,他深吸一口气,掌指间流溢犹如实质的淡青色光芒,狠狠砸出。 镇狱吞穹崩!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神辉四溅。 青阳灵剑嗡的发出哀鸣,被狠狠击飞,与此同时,尺藏锋整个人被镇压在地,大口咳血。 林寻一脚落下,踏在尺藏锋身上。 咔嚓! 骨骼碎裂声发出,别说尺藏锋,就是在场众人听到耳中都感觉一阵疼痛。 “你找死!” 尺藏锋怒吼,要挣扎起身反击。 这是一种耻辱,让他气到发疯,堂堂尺家后裔,名满紫禁城的少年天骄,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林寻一脚踏在身躯上,以后还有什么颜面? “你不是要杀了我吗?怎么却如此不堪?年轻人,吹出去的牛逼收不回来,可很丢人的。” 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杀机,抬手就要将其击毙。 可就在此时,一股无形力量涌现,让林寻都来不及反应,身躯就被挪走,落在十多丈外。 与此同时,就见站在演武场一侧的彭总管挥手,把尺藏锋带出演武场。 “今日是帝后陛下寿辰,对决可以,但不能闹出人命。” 彭总管淡漠出声,提醒了林寻一句。 林寻虽心有不甘,但想了想,还是笑着道:“多谢前辈提醒。” 至此,第一场对决落幕。 尺藏锋遭受重创,羞愤无比,被尺家族人带着匆匆离开,没脸再呆下去。 场中众人见此,都不禁震撼,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变了,皆无法想象,最后败的会是尺藏锋。 同样不敢想象,林寻如此之强势变态,都不曾动用宝物,就一举镇压尺藏锋,简直惊世骇俗。 林寻是没有宝物吗? 开玩笑! 他可是灵纹大师,曾帮当今帝后修复过天启之剑,哪可能没有一件趁手的宝物? 那他为何不动用宝物? 答案就很简单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把尺藏锋看在眼中,不屑动用宝物! 眼下尺藏锋的落败,无疑也证明了这一点! “这家伙好强,对了,他可曾有婚约?” “切,趁早死心吧,这种人可不是你能惦念的。” “可怜那尺藏锋,堂堂国试考核第二名,却被不曾参加国试的林寻揍成这般模样,一世英名,就此被毁了。” “这林寻之前嚣张归嚣张,可人家是有真本事啊。” 许多人议论纷纷,言辞之间,对林寻的态度已明显发生了一些改变。 而像花无忧、花无痕、宋喆这些人,则神色阴沉,恨得牙痒痒,连尺藏锋出手,都没能镇压林寻,这让他们也都难以相信。 “经此一战,这小子的表现必然已被当今帝后和那来自古荒域界的高人看在眼中……” 许多大人物心绪复杂。 出乎意料的是,林寻并未从演武场离开,他目光一扫,看向了远处的凌天候。 “该你了。” 轻描淡写一句话,就像一记惊雷,让全场俱寂,众人呆滞,这家伙说啥?没听错吧! 他竟然真要解决尺藏锋之后,继续和凌天候对决? 什么叫睥睨? 这就是了! 不止是狂,还敢去履行言诺,不说其他,光是这种气魄,都已足可以让大多数人自愧不如。 —— ps:昨天说好今天要尽可能早些更新,所以,第二更在晚上9点之前尽量搞出来。 另外,金鱼今天还想继续加更,大家伙感觉可以,就投月票来表态好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