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一路追杀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三十六章 一路追杀

轰! 没有任何迟疑,林寻反手一掌拍出。 一片澎湃的淡青色神辉涌现,如怒海横扫,磅礴无量,将那片笼罩而至的火霞瞬息淹没。 掌风余势不减,将那紫裙女子狠狠震飞出去。 这一击,林寻的确是动用了真正力量,没有保留。 那紫裙女子太嚣张,竟从背后突然下杀手,这让林寻哪可能会再留情。 更重要的是,从察觉到情况不对劲的时候,林寻就知道,对方为了夺得青木怪魅所化灵晶,根本不可能就此善罢甘休! 惊呼声响起。 韦俊身影一闪,就将紫裙女子抱在怀中,就见她俏脸煞白,唇角溢血,仅仅在一掌之间,就已被重伤! 这让韦俊惊怒,根本没想到,那才十多岁的少年出手竟如此狠辣。 “小辈猖獗!” 几乎同时,一直不曾发声的精悍中年发出大喝,朝林寻冲去。 嗖~ 而早在之前,林寻就身影一闪,朝远处飞遁而去。 他不惧那韦俊和紫裙女子,但却从那精悍中年身上察觉到了一股致命般的危险气息。 这也是为何他之前会选择离开的根本原因。 轰! 一股恐怖的威势从精悍中年身上扩散,能够清楚看见,他周身蒸腾赤色霞光,隐然有一股沛然可怖的道韵力量。 这让他宛如化作一尊火中神祗,掌御焚天之焰,威势可怖之极。 附近古老的林木、藤蔓、草丛几乎在一瞬间,就被焚化为灰烬,大地龟裂焦黑。 而这一切,仅仅只是那精悍中年身上所释放出的一股威势所引起! 洞天境! 火之意境! 远处逃遁的林寻心中倒吸一口凉气,他根本不必回头,就知道,那精悍中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洞天境存在! 怪不得那韦俊和紫裙女子如此嚣张,原来身边还跟着一名洞天境强者! “钱淮,一定要把此子擒杀,夺回青木怪魅!” 韦俊大怒,厉声命令。 “少爷放心,交给老奴吧!” 轰! 声音还没落下,被称作钱淮的精悍中年已化作一片可怖火光,消失在远处。 他所过之处,树木焚化、烈焰肆虐,威势之可怖,简直像一片火海在呼啸奔腾。 这一刻,正在远处逃遁的林寻,脸色也不禁微微一变,被一个洞天境强者追杀,那滋味可不好受。 哞~ 蓦地,林寻周身涌现如冰雾般的炽盛光辉,一头冰螭虚影涌现,昂首虚空,发出若龙吟般的啸音。 瞬息而已,林寻身影陡然一变,变得飘忽若闪电,速度比之刚才何止快了一倍? 冰螭步! 此妙法属于劫龙九变第一层,一经施展,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遨游青冥八荒之间,隐则藏于须弥微尘之内! 远远看去,就见林寻身影隐匿于朦胧冰雾中,恰似一头冰螭,在不断穿梭遨游。 嗯? 后方,钱淮眼眸一凝,好快的速度,好诡秘的身法! 凭他洞天境之力,在以往只需几个呼吸,就能轻松追上一个灵海境修者,将其擒杀。 而现在,他若是不动用真正的力量,甚至有可能追不上! “哼!” 钱淮一声冷哼,周身气息暴涨,犹如一道火色闪电,速度陡然加快。 若是让一个灵海境的少年在他手中逃走,那简直就是个耻辱,传出去非被笑话死不可。 仅仅几个呼吸而已,钱淮已只差千丈距离追上林寻! “妈的,这洞天境的速度可真够快的!” 林寻心中一惊,猛地一咬牙,将冰螭步运转到极致,身影若冰螭般,穿梭虚空。 可即便如此,在他身后,钱淮的身影则逐渐追撵上来。 太快了! 两者之间差了一个大境界,哪怕冰螭步再神妙,在修为远远不如的时候,也显得捉襟见肘。 “小东西,现在若你止步,或许我会饶了你一命,否则,就等着被我炼化为灰烬吧!” 钱淮唇角泛起一抹从容笑意,猎物已在劫难逃,他已经不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先追上小爷,你再放屁也不迟。” 林寻咬牙,内心斗志攀升到了极致,浑身被炽盛的淡青色神辉充斥,修为已是被运转到极致。 “哼!负隅顽抗,不知死活!” 钱淮一声冷哼,犹如炸雷般,袖袍一挥,一道璀璨的火线撕碎虚空,陡然飙射而出。 哧啦! 这一道火线看似不起眼,但速度却骇人无比,瞬息撕裂虚空,朝林寻背心刺去。 却见林寻忽然抱腿蜷身,人在半空中倏然翻滚,险之又险地避开了那一道火线。 嘭! 那一道火线落空,像水银泻地,在地上炸开一朵朵炽烈的火焰之花,瞬息而已,那大地百丈范围的一切草木岩石被焚化一空! 嘶! 林寻倒吸一口凉气,这攻击明显蕴含火之意境的力量,所造成的毁灭力量超乎想象的可怕。 以前在洗心峰上时,林寻也曾和灵鹫、林忠讨教过关于洞天境的手段,令林寻记忆最深的就是林忠的一句话—— 在洞天境强者眼中,洞天以下,皆为草芥! 这话虽然看起来夸张,可无疑证明了洞天境存在所拥有的战斗力是何其之恐怖。 而今,林寻也终于体会到了这一点。 若不是冰螭步神妙莫测,他都根本无法逃遁到现在! “咦?居然还能避开我的一击,呵呵,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能躲避到什么时候!” 诧异的声音中,钱淮眉宇间闪过一抹杀机,他袖袍挥动,一道道炫亮的火线,犹如鬼魅的闪电,撕裂虚空,呼啸而去。 一时之间,就见那虚空中犹如掀起漫天火雨,瑰丽炽盛,铺天盖地,美丽到了极致,也可怕到了极致。 这就是钱淮颇为得意的一种妙法——【无相火雨】! 当修炼到极致圆满地步,火雨倾泻,足可以焚江煮海,熔炼山岳,威势霸道无匹。 顿时,林寻四面八方,火线流窜,纵横交错,如若火雨滂沱! “这若是还不死,那可就……嗯?” 钱淮正自冷笑,可很快他眼瞳就陡然一缩,面露一抹惊疑。 就见林寻身影飘忽,这一刹那像化作无数道残影,在那漫天火雨中频频闪烁。 那身法如烟、如梦、如虹、如幻,在虚空方寸之间,一次又一次地避开了那致命的攻击。 这…… 钱淮眸子中闪烁,瞬息看出,林寻所凭借的乃是一部堪称神妙的顶尖身法! 而像这种身法,即便在他所在的宗门势力中,都堪称是绝学! 能够掌握这等秘法,难道此子也是大有来历之辈? 钱淮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神色上带上一抹惊疑。 旋即,他眸子中涌现一抹决然杀机,都已经得罪了,再想那么多又有何用? 先杀了再说! 轰隆~ 钱淮双手掐诀,就见一道道火线如电般激射而出,看似凌乱,实则皆蕴含沛然杀机,直指林寻要害之地。 一瞬,原本正在闪避的林寻压力骤增! 锵! 他顾不得再逃遁,身影一顿,抽出紫魂战刀,狠狠劈向一道躲之不及的火线。 轰隆一声,林寻只觉浑身一震,澎湃灼热的爆炸力量如潮水狠狠撞在身上,浑身气血翻滚,五脏六腑差点移位。 不过,硬撼了这一击,却让林寻借势一跃,从重重攻击包围中脱身。 而后头也不回,再度朝远处疯狂逃遁。 嗯? 钱淮终于动容,根本没想到,那拥有灵海境后期的少年,竟能硬挡他一击而不死! 甚至,都看不出一丝遭受重伤的迹象! 这就显得匪夷所思了。 “此子,必须杀了!” 钱淮心中杀机炽烈,他已确定,像林寻这般人物,已堪称是天骄般的卓绝之辈。 并且还掌握着神妙无比的身法,极有可能是某个古老道统中的核心弟子! 若是不把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以后绝对后患无穷! 轰~~ 钱淮没有任何迟疑,纵身虚空,声势若火神临世,可怖到了极致,朝林寻追撵而去。 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远处的林寻在此刻骤然止步! “老东西,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冰冷的声音中,林寻甩手便是一颗震天珠! 不过鸽蛋大小的漆黑震天珠甫一出手,便化作斗大的雷团,只见粘稠的雷芒蒸腾,可怖的轰鸣声顿时弥漫而开,那雷团中,一道道炫亮的电弧若隐若现地闪烁。 钱淮冷哼,不屑道:“垂死挣扎!” 他探手一拍,狂暴的火焰涌出,若火烧云,朝那迎面而至的雷团抓去。 轰隆!! 小小一个雷团而已,本不被钱淮重视,可当碰撞时,那虚空中顿时产生惊天动地的爆炸! 瞬息而已,那片虚空蒸腾恐怖雷芒,激射九天! 猝不及防之下,钱淮顿时被漫天爆炸光芒笼罩。 震天珠可是由青鼋亲手炼制的杀手锏,数千年岁月才炼制出九颗而已,威力之大,足可以重创洞天境存在! 轰!轰!轰! 光芒滚荡的爆炸中,雷音如鞭炮般此起彼伏,那雷芒电弧爆炸时的光芒太炽盛,让人都看不清楚其内景象。 不过很快,就传出了钱淮惊怒无比的咆哮…… —— ps:晚上走亲戚送月饼去了,刚到家。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