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玩泥巴上瘾了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三十七章 玩泥巴上瘾了

雷霆激荡,光辉蒸腾。 钱淮惊怒的咆哮充斥怨毒,目睹这一幕,林寻心中不禁升起一抹快意。 当初在天武竞技场中,他即将杀死花无忧时,被洞天境强者花千乘突然插手,反倒差点被杀死。 当时击退花千乘的,就是一颗震天珠! 而今,林寻只不过是故技重施,但很显然,效果很显著,钱淮大意之下,直接被轰中。 “该死的小杂碎,老子要杀了你!” 蓦地,那滚滚雷霆中,冲出钱淮的身影,只是此刻他的模样简直和刚才判若两人。 就见他衣衫褴褛,裸露的肌肤焦糊,头发被烧焦,一半脸颊更是被炸得血肉模糊,显得异常可怖。 堂堂洞天境强者,何等风光耀眼,此刻却被狼狈凄惨到这般地步,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 钱淮气得快发狂,甫一冲出,就朝林寻杀去。 “拿命来!” 这一刻的钱淮,犹如狰狞的魔神,气焰暴虐,再不顾仪态,一心想着杀死林寻。 只是早在之前,林寻就已逃遁,于是,场面又变成了一场追逐战。 “小杂碎,你逃不掉的,老子这次若不把你挫骨扬灰,誓不罢休!”︽ 钱淮的确是愤怒了,眼睛都充血。 他之前大意,本以为以林寻的手段,断然拿不出足可以击伤自己的利器。 可谁曾想,那震天雷的威力竟如此可怕,连他都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以至于遭受到重创。 这让他如何能不怒? 就好像被一只蝼蚁狠狠在脸上抽了一巴掌,那感觉别提有多憋屈了。 盛怒之下的钱淮,无疑是极其可怕的,仅仅片刻,就再度追撵上了林寻的身影。 只是还不等他出手,就见远处的林寻身影一顿,再次顿足于虚空中,做出一个抛掷的动作。 嗖! 一道乌光乍现。 嗯? 钱淮眼瞳一凝,心中震荡,想起了刚才的遭遇,他哪敢怠慢,身影猛地一闪,狠狠朝一侧避开。 也在此时,他终于看清楚那一道乌光的真面目,并非是让他忌惮的震天珠,而是…… 一块泥巴? 嘭~ 就见那泥巴在虚空中炸开,扑簌簌化作灰尘,就像一种无形的嘲笑,在空中荡漾飘散。 钱淮额头青筋爆绽,唇角禁不住狠狠抽搐,内心蹭蹭升起一股难以遏制的怒火。 这狗日的小杂碎,竟敢……竟敢拿一块泥巴戏弄他!! 一下子,钱淮气得肺都快炸开,发出如野兽般的咆哮,身影若一片狂野的火霞,再度追杀而去。 “小杂碎,你完了,你彻底完了!老子不把你炮制得生不日死,老子就跟姓!” “别,我可不想有你这样的不肖子孙!” 远处,传来林寻的大笑。 钱淮脸色变得愈发难看,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按捺着心中如火山喷发的怒火,咬牙狂追。 心中,已经开始思忖待会抓住林寻之后,该用什么酷刑狠狠折磨蹂躏林寻。 他堂堂洞天境存在,何曾吃过如此大亏?何曾被一个灵海境小杂碎闹得如此灰头土脸? 没有! 这一次,哪怕林寻来历再大,他也不在乎了,不将其杀死,根本不足宣泄他内心的耻辱和愤怒。 “死来!” 没多久,他又一次追上林寻,他浑身释放冲突火光,双手虚托,掌心氤氲璀璨光霞。 这是他的杀招,自信足可以一击将林寻化作灰烬,尸骨不存! “老杂碎,看招!” 可就在此时,林寻头也不回,手中却狠狠朝后一抛,一道乌光如闪电般飙射而出。 又来! 这小杂碎难道还以为自己还会上当? 可万一…… 万一这次是真的怎么办? 一下子,钱淮心中纠结成一团,又气又憋屈。 可时间已容不得他再多想,无奈之下,他再次闪避。 他不敢赌,刚才那一击,已让他遭受到不小的伤势,若再挨上一击,只怕非重伤倒地不可。 嘭! 一块泥巴在不远处炸开,灰尘弥漫…… “我……我他妈宰了你这杂碎!” 钱淮气得差点咳血,又上当了,这让他脸颊火辣的,内心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耻辱。 已愤怒几欲疯狂的钱淮,毫不犹豫再次展开追击。 只是这次,他在心中暗暗发狠,若再发生这等事情,一定!一定不会再上当了! 一个人掉坑里一次,或许是大意,掉坑里两次,或许也是大意。可若一个坑连掉三次,那就不是大意的问题了,而是一种耻辱! 追! 追! 追! 钱淮这一次保持了绝对的冷静,把内心所有的愤怒、憋屈、耻辱死死压制住。 为了保证此次一击必杀,他甚至变得谨慎,当距离林寻身影还有数千丈的时候,他就开始蓄力。 当距离林寻上有一千多丈时,他已毫不犹豫出手! 锵! 这一次,他祭出了自己的宝物,一柄若银蛇般夭矫,散发着璀璨银色火焰的灵剑。 一剑破空,刹那已到千丈外,劈杀而下。 仅仅一击,就能看出钱淮在剑道上明显浸淫了许多年,端的是快准狠,凌厉无匹。 只是…… 林寻宛如未卜先知似的,身影诡异地在虚空中一闪,就避开了这一击,继续逃遁。 唰!唰!唰! 银色灵剑被钱淮操纵着,不断劈杀,逼迫得林寻顿时手忙脚乱起来,连逃遁速度都变慢,处境岌岌可危。 “小杂碎,你怎么不逃了?啊?哈哈哈,老子已经想好了,待会擒下你,先将你抽筋扒皮,然后剥夺你神魂,以九幽阴火一点点焚烧,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钱淮像宣泄似的,发出怨毒般大笑声。 一边大笑,他一边操纵灵剑,威势愈发凌厉迫人,把林寻压迫都闪避都快要来不及。 “老杂碎,看招!” 蓦地,林寻大喝。 原本正在狂笑的钱淮神色顿时一滞,又他妈来这一招! 旋即他就狰狞咆哮:“来啊,老子倒要看看,你这破花招能玩到什么时候!” 嗖~ 一道乌光乍现。 而钱淮猛地咬牙,已不打算闪避,他深吸一口气,在那一道乌光还没靠近时,就劈出一剑,斩杀过去。 噗! 果然,又是一块泥巴,被斩碎化作灰尘。 这让钱淮顿时大笑起来:“小杂碎,我看你就只那么一颗雷珠而已,却还敢拿这等手段戏耍老子,真他妈可笑!” 说话时,那银灿灿的灵剑狂舞,威势骇人。 最终,林寻避无可避,被一道剑气扫中,背脊上顿时被撕裂一道狭长血痕,皮开肉绽,血流如瀑。 只差一点,就会被破开內腑! 但林寻却似不觉,一边闪避,一边大笑:“老杂碎,你再试试呗。” 说着,他一甩手,又是一道乌光掠出。 嘭! 乌光被斩,又是一块泥巴。 钱淮不禁狂笑:“还想蒙骗老子?你小子真是个奇葩,死到临头犹自不知!” “你再试试。” 又是一道乌光激射而出。 嘭! 还是一块泥巴。 “蠢货,你难道就这点伎俩?” “再试试。” 嘭! 泥巴。 嘭! 泥巴。 而在这个过程中,林寻处境愈发不堪,尽管他已经竭尽全力闪避,可依旧不断受伤,浑身被剑痕充斥,鲜血淋漓,宛如血人。 不得不承认,洞天境强者的确太过可怕,尤其是盛怒之下,那等威势根本不是灵海境能够对抗。 哪怕林寻天赋再逆天,底蕴再庞大,但毕竟相差了一个大境界,所掌握的力量完全不是一个层次,想要跨境界和洞天境对决,几乎没有希望。 和林寻相反,钱淮则狂笑连连,内心所有的愤怒、仇恨、耻辱都得到宣泄,让他甚至都不舍得立刻杀死林寻。 并非不恨,而是恨的太深,不想让林寻就如此轻易地死掉! “小杂碎,来啊!我看你的泥巴还有多少!” 钱淮狞笑,他半张脸颊被炸,血肉模糊,笑起来时显得异常渗人可怖。 “你这老杂碎还真有趣,还玩泥巴玩上瘾了?” 林寻嗤地笑出声。 那轻蔑的神态,一下子刺激得钱淮差点暴走,居然被一个濒临死亡的小东西讽刺他是在玩泥巴! 这若传出去,天下修者该如何作想? “老子杀了你!” 钱淮愤怒,不再迟疑,施展杀招。 “是吗,先尝尝这块泥巴!” 几乎同时,一道乌光再次从林寻手中激射而出。 战斗至今,钱淮都不知道劈了多少块泥巴,见此,几乎下意识地又是一剑斩出,根本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或者说,从刚才的种种迹象中,他早已确定林寻已是黔驴技穷,只会一味的虚张声势,显得异常可笑滑稽。 只是…… 当剑气劈出时,钱淮心中却莫名升起一股悸动,旋即,他就脸色骤变。 因为他赫然看清楚,那一道乌光并非泥巴,而是一颗蕴含着澎湃雷芒的珠子…… 不好! 瞬息,钱淮吓得魂都差点飞出来,浑身僵硬,脸色骤变,哪还敢迟疑,猛地就朝一侧闪避过去。 可他的反应已慢了一拍,就听一道惊天动地的轰鸣,那片虚空宛如有一轮烈日升起,璀璨到了极致,可怖的爆炸力量也是瞬息就把钱淮的身影淹没…… ps:今儿2更,马上中秋,我却快累崩~到我这年龄,真是每逢佳节跑断腿~送礼也是个体力活啊,尤其一天跑五六家亲戚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