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纵横激战天地间 - 天骄战纪

第四百四十章 纵横激战天地间

唰! 伴随声音,一片璀璨的光从天而降,将夜空照亮,刺目无比,朝地上的林寻压迫而来。 洞天境强者出手了! 远处众人震撼。 林寻霍然抬头,清俊的脸庞淡漠依旧,唯有一对黑眸中,宛如风暴大渊肆虐,涌动着骇人的光。 他挥动长矛横扫,简单一击,却似充斥莫大威势,轰隆一声,就将那一片璀璨的光碾碎。 嗖! 几乎同时,林寻身影凭空消失原地,手持长矛,大步登空,身影若冰螭,狠狠朝一处虚空刺去。 “咦!” 那处虚空响起惊异声,显然没想到,他所藏匿之地,竟能一瞬就被林寻看破。 几乎同时,那里浮现出一道健硕如山岳的身影,一拳砸出。 轰! 青铜长矛发出哀鸣,剧烈颤抖,那刺耳的声音彻响天地,令得远处众人皆心颤,脸色微变。 光是这等声势就知道,那位健硕身影的实力何等可怕。 蹬蹬蹬~ 林寻的身影在虚空中倒退出数步,但仅仅一瞬,他再度持矛杀上来,那强势睥睨的姿态,令所有人都意外。 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且浑身染血,剑伤无数,即便战斗力再逆天,可充其量也只是灵海境后期而已。 可面对洞天境强者的出手,他非但不惧,反倒主动上前厮杀,自始至终不曾犹豫,这就太让人震惊。 这家伙难道不怕死? 虚空上,大战爆发,林寻挥舞长矛,身影若燃烧淡青色神霞,隐然有气吞山河之姿。 他神色淡漠,虽频频被击退,可非但不曾负伤,反倒越战越勇,令人瞠目结舌。 他的对手是一名老者,身躯健硕,密布金色鳞片,若黄金铸成,散发璀璨金芒,威势像一座大山般迫人,血气滚滚,叱咤如雷,震慑魂魄。 “万妖殿洞天境大修士熊道人!” 有人认出老者来历,不禁失声惊呼。 熊道人,乃是一名真真正正的妖修,本体乃一头大力金熊,修行至今,已有千年岁月! “竟然是熊道人,他怎么出现在这里?难道万妖殿的弟子也来罗睺大山了?” 许多人惊疑。 万妖殿,那可是妖修汇聚的庞大势力,在古灵界中赫赫有名。 而熊道人虽只有洞天初期的修为,可他本身乃大力金熊,血脉力量强横,战斗力之强大,要远远超出同境界的修士! 此时,见林寻竟能够和熊道人交手,顿时让全场又是一阵震撼,根本无法想象,他究竟是如何办到这一步。 轰! 天穹上,熊道人施展秘法,浑身金芒流溢,虽赤手空拳,可每一击打出,却发出惊雷激荡之音,声势骇人。 嘭!嘭!嘭! 林寻身影若冰螭,一杆青铜长矛蒸腾炽盛淡青霞光,横扫劈杀,嘭嘭作响。 最终,他被震飞坠地,砸出一个大坑,烟尘弥漫。 “能与我交手,也算人族中少有的天才,交出身上重宝,跪地认我为主,饶你不死!” 熊道人声音如雷,大步迫来,若一座大山降临,威势可怖。 嗖! 只是,不等他靠近,林寻身影陡然冲出,长矛如电,直刺熊道人咽喉。 嘶~ 远处众人倒吸凉气,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林寻明明被镇压,本以为必死无疑,谁曾想,他竟再次冲出! 难道他是不死之身不成? 这太不可思议,的确令人难以想象,要知道早在之前,林寻就已负伤,浑身剑痕。 如今被熊道人以盖世伟力连连挫败,换做其他修者,只怕早已毙命,可林寻…… 却依旧犹有战斗之力! 他是如何办到的? “嗯?” 此时熊道人也都诧异,旋即就脸色一沉,轰隆一声,周身汹涌黄金神辉,淹没这片天地。 身为洞天境存在,若杀不死一个灵海境少年,那可就太丢人了。 他动用真正力量,施展绝学,洞天境的威势扩散而来,简直若一尊黄金妖神,叱咤惊乾坤。 轰隆~ 这片虚空爆碎,大地裂开,血煞气息席卷,飞沙走石,一片动荡。 林寻身影很快被淹没,若陷入狂风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岌岌可危,不时被震退,惊险到了极致,仿似随时都可能毙命。 可让所有人都悚然的是,即便如此,林寻竟兀自在坚持,明明看起来都要败北,可偏偏又奇迹似的幸存。 这…… 这简直匪夷所思,惊世骇俗! “你们注意到了吗,那小子的力量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就好像每一次被挫败,就能让他战斗力提升一分似的。” 有人神色凝重,惊疑不定。 经此提醒,许多修者也顿时明白过来,好像就是如此! “这怎么可能?” “难道其体内藏着某种力量封印,需要战斗才能一层层被打开?” “不可思议!” 全场骇然,林寻的逆天表现,让他们都动容,心都颤抖起来,放眼全天下,能够以灵海境之修为和洞天境强者对抗的,不说没有,但也绝对是屈指可数! 而林寻要显得更特别,他早已负伤,但却越战越勇,越战越强,简直像不死之身,无法想象的可怕! “死!” 熊道人大吼,浑身发光,金霞肆虐,一拳碾碎虚空。 顿时,林寻手中青铜长矛陡然炸碎,而他则被狠狠轰飞,唇中咳血不止。 只是很快,他身上就再度爆发出一股恐怖气势,表现得比刚才更强大,直接赤手空拳杀来! “这……” 熊道人也不禁怔了怔,这人族少年的命也太硬了,被挫败了不知多少次,竟至今犹自不死? “小子,报上你名字!” 熊道人大喝,他隐约感觉,这少年力量如此逆天,只怕必有大来历,说不准就是某个隐世仙宗的传人。 轰! 林寻神色淡漠,以撼天九崩道冲杀,不发一语。 或者说从战斗到现在,他就不曾多说一个字,显得冷酷肃杀之极。 “找死!” 熊道人暴怒,林寻的无视态度,令他不再迟疑,袖袍一挥,浮现一口金灿灿的弯刀,炫亮无比,斩向林寻。 轰隆! 拳风和弯刀碰撞,完全就是硬碰硬,不曾闪避,产生出惊天动地的轰震。 林寻那强势的姿态,令远处一众强者皆震撼无言。 熊道人动用了宝物啊! 而林寻反倒赤手空拳硬拼,简直……简直凶残到了极致! 这片天地中,风云激荡,夜色如被碾碎,隆隆战斗时不绝于耳。 熊道人发威,金刀斩空,令人灵魂惊悸,许多人都远远避开,避开了这片可怕的战场。 这等战斗波及范围太广,洞天境强者的力量,可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 轰! 轰! 轰! 林寻频频被挫败,可在神妙的冰螭步帮助下,让他每次受到的攻击都不足以致命。 最可怕的是,他越是战斗,气势就越强,整个人如若一口喷发的大渊,威势节节攀升。 这片旷野上,大地崩裂,野草一片片齑粉,化作灰烬,虚空乱流肆虐,景象骇人。 “死!” 熊道人咆哮,声浪如炸雷,金刀泼洒滔天光霞,若此起彼伏的汪洋,铺天盖地,似惊涛拍岸。 两者纵横冲杀,于九天之上,杀入大地之间,旷野上分布的一些低矮丘陵,直接四分五裂,碎石横飞。 一路紧跟而来的一众强者皆目瞪口呆,一个个浑身哆嗦,洞天境的威势太可怕了。 他每一次出击,都有山崩海啸之威,惊天地泣鬼神。 可人们震惊的不是熊道人,而是那浑身浴血,剑痕无数的少年,为何才灵海境修为,却能够对抗至今! 何止是他们,就连熊道人自己,内心都充斥惊疑,越是战斗,就越是发现,那人族少年何止是命硬,连带着战斗力都在不断攀升,变得越来越强! 这哪还是一个灵海境强者? 简直就是一个怪胎! …… 杀! 林寻长发飞舞,清俊的脸庞淡漠,那一对黑眸中若大渊风暴,倒映乾坤山河。 没有人知道,他身体中的力量像火山般爆发,肆虐着,奔腾着,快要将他撑爆。 从吞服帝后所赠予的那一颗神秘灵丹之后,他就已无力控制,连洞玄吞荒经和风暴磨盘配合,都根本难以驾驭那狂暴的力量。 林寻本以为,一切的根源就在那一颗神秘灵丹上。 可直至他从昏迷中被惊醒那一刻,他才意识到,根源不在于那神秘灵丹,而在于自己心脉四穴上! 那里,有着一截若虚幻般的灵脉,若隐若现地浮现,正一点点地凝聚,看似缓慢不起眼。 可正因为它的存在,让得他全身的力量,呈现出一股爆炸般的暴涨趋势。 就仿佛,那一截虚幻般的灵脉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大渊,从沉寂中苏醒过来,要显化成型! 而当今帝后所赠的神秘灵丹,只不过是一个媒介,让他体内隐藏的这一口大渊彻底浮现出来。 本源灵脉! 大渊吞穹! 这一切,让林寻敏锐意识到,自己的体魄正在产生蜕变,若成功,或许就能让自己重新凝聚出新的本源灵脉。 可若一旦失败,就是爆体而亡,身陨道消的下场! 这就是林寻目前所处危机,充斥着极大的凶险,又隐藏着难以想象的旷世机运。 而战斗,就是他目前唯一能够化解危机的手段! ps:祝大家中秋快乐,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天南海北的诸君,且与我举杯共饮一轮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