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含恨而去 - 天骄战纪

第四百四十一章 含恨而去

唯有战斗,才能宣泄体内那如火山爆般的力量。 那不仅仅只是帝后所赐丹药的力量,还有林寻修行至今,所积累的庞大底蕴! 而想要将他们完美掌控,必须拥有与之匹配的手段。 于是,心脉四穴上所涌现的一截全新灵脉,就成了林寻去掌控这一切的唯一机会。 最奇妙的是,在战斗中,每一次被挫败,每一次被打压,就好像一种锤炼和洗礼,让那原本隐隐约约近乎虚无的一截灵脉,不断变得凝练和真实! 故而,即便面对熊道人这等洞天境强者的打压,林寻也根本不惧。 相反,他将这一战当做了一场磨练,而熊道人就是磨刀石。 锵! 熊道人彻底暴怒,一轮弯刀若金黄之月,激射斗牛,破杀十分,每一次碰撞,都爆出阵阵轰鸣声,呼啸天地间。 林寻越挫越勇,越战越强,让他惊怒交加,更让他颜面无光,堂堂洞天境存在,竟奈何不得一个灵海境少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熊道人可不知道,前不久,同样拥有洞天境修为的钱淮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后来,钱淮栽在了震天雷的轰杀中。 而今,林寻虽无震天雷可用,但体内力量汹涌若火山喷,威势节节攀升,却让熊道人也一时无法彻底将他镇杀。 唰~ 蓦地,熊道人大吼,一轮弯刀蒸腾万丈金芒,将山河都照亮,简直若一**日,在夜色中冉冉升起。 哧! 弯刀扩散出的一缕金芒横空,擦着林寻的头颅飞过,斩下一缕丝,将不远处的一座山峰扫断。 全场骇然,熊道人明显动用杀招,那威势堪称滔天! 与此同时,林寻拳风如怒,将开山、裂海、碎魂三招融合唯一,轰隆一声打出。 铛! 拳劲和金刀碰撞,爆惊天巨响,若雷神在锤大鼓,震得远处一众强者都心惊胆颤。 撼天九崩道的威力极其强大,招式之间可以彼此叠加,释放出的威力也会随之翻倍暴涨。 搁在以前,林寻也只能将两招之间彼此叠加。 而现在随着力量暴涨,随着周身力量不断蜕变,他已可以轻松将三招叠加在一起施展出来! 就像刚才那一拳,就蕴含着三重招式的力量! 轰!轰!轰!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林寻将撼天九崩道演绎到极致,每三招之间循序融合施展。 开山裂海碎魂崩、裂海碎魂炼虚崩、碎魂炼虚蟒龙崩、炼虚蟒龙大凰崩…… 不断组合、融于一拳,所呈现出的威势也是恐怖之极。 尽管每一次,林寻依旧被熊道人震退、挫败,奈何不得对方,可所有人都看出,林寻那不断变强的力量依旧在持续,根本不曾衰减停止过! “太可怕了,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如此之逆天,他那战斗力变强的势力可太凶猛了!” “怎么感觉他体内如同有一座力量宝库,能够让他在战斗中越战越勇?” 众人议论,心惊肉跳。 洞天境存在,近乎可以横扫任何灵海境强者,他们掌控大道意境之力,掌御乾坤之力,威势浩瀚。 可如今,却有一少年跨境界而战,即便负伤,兀自不曾被镇压,这不是逆天又是什么? 战场中,熊道人更是震惊,他修行至今上千年,本身就是妖修,拥有强横无匹的血脉力量,可如今,却迟迟奈何不得一灵海境少年,这就显得太骇人听闻。 并且他注意到,林寻的力量兀自在攀升,尽管对他而言,依旧谈不上威胁,可这种变强的势头,却令他心颤! 轰! 又是一次大碰撞,熊道人出咆哮,决定施展杀手锏,一举轰杀林寻。 就见他周身宛如冲出一头大力金熊的虚影,宝光湛然,握金刀独劈而下! 那一刹,众人只觉眼睛刺痛,浑身软,吓得如坠冰窟,太可怕了,这一击直似可斩杀鬼神! 林寻此时也战斗到一种如若燃烧般的地步,跟平日大不一样,心脉四穴上的新灵脉莹莹光,产生出霸道无匹的气息,驱使他浑身力量都在沸腾。 杀! 拳劲如怒,虚空寸寸崩塌。 寥寥一击中,竟分别蕴含着炼虚崩、镇狱崩、吞穹崩、万灵崩四招叠加之威。 那力量甫一施展,毁灭般的气息肆虐乾坤,令天地都色变。 轰隆~~ 惊天动地的碰撞响彻,这方圆数千丈范围内,万物齑粉,虚空爆碎,尽是触目惊心的疮痍! 远处一众强者早已察觉不妙,惊呼着远远避开,可即便如此,当目睹这一切,他们也是骇得心神震荡,脸色白。 噗的一声,就见林寻的身影倒飞,狠狠砸入地面,溅起滚滚烟尘。 而熊道人,则微微有些喘息,这一击,乃是他的杀手锏,自信足可以镇杀林寻了。 场中沉寂。 仿佛,林寻的确已被轰杀。 熊道人神魂力量扫视过去,想要最终确定一下。 谁曾想就在此时,地面被砸出的大坑中,一道刀光乍现,横空扶摇而起! 与此同时,林寻身影冲出! “不可能!” 熊道人大怒咆哮,脸色都变了,都施展杀手锏,还都杀不了这小子,谁敢想象? 轰! 他挥手拍碎冲来的刀芒,看向林寻。 就见此时的林寻,浑身血渍,沾满泥泞,披头散,露出一张淡漠清俊的脸庞。 他明显已遭受重创,身躯上有着触目惊心的伤痕,不少地方白骨隐现,显得渗人无比。 可他此时的气势,却比刚才足足强大了一大截! 整个人立在那,宛如一口怒的大渊,冲出肆虐风暴,似要将八荒**吞噬! 远处一众强者已被震撼得心神空白,无法想象这一切,这样还不死?那小子难道真是不死之躯? “再来。” 终于,林寻战斗至今第一次声,寥寥两字,却充斥着一股睥睨般的绝对强势。 他黑眸若渊,身影若渊,随意立在那,附近虚空都变得扭曲,似被无形的风暴碾压。 锵! 紫魂刀出清吟,主动杀去。 体内的一截新灵脉已经凝聚一半,变得真实,在莹莹光,相信只要战斗下去,必然会完全凝聚,彻底成为心脉四穴上的本源,化作属于林寻与生俱来的天赋——大渊吞穹! 故而,这一刻的林寻,战意如狂。 “哼!老子身有要事,等下次再见,便是你的死期!” 出人意料的是,那熊道人却不再战斗,撂下一句狠话,就拂袖转身而去。 话虽说的好听,可唯有熊道人自己知道,他内心是多不甘和愤恨,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 主动出击,非但没能杀死一个灵海境少年,反倒被对方死缠至今,这已经足够丢人了。 不过,熊道人更清楚,他已经没有机会杀死林寻,这逆天般的妖孽少年,力量在战斗中不断变强,直至现在,连他的杀手锏都奈何不得对方,可想而知,即便再战斗下去,也根本没有意义可言。 最让熊道人担心的是,若战斗到最后,林寻的力量一直不断变强的话,极有可能会扭转局面,开始对他产生威胁! 若是这样,那可就彻底丢人到家了。 故而,熊道人最终决定离去,虽然不甘、无奈、憋屈、耻辱,可无疑是当下最明智的决定。 “这……” “熊道人竟然走了?” “不走只怕不行了,没看直至现在,他都没奈何那少年吗?若继续战斗下去,只会让局势越来越不妙。” “老天!竟然让一位强横的洞天境强者无功而退,他他……他究竟是哪一方势力的传人?” 目睹熊道人突然撤退,远处众人皆都愕然,旋即震骇,神色变幻不定。 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场战斗,却以这样一种方式落幕,对熊道人而言,无疑显是一个耻辱。 而能够逼得熊道人离去,也可以看出那少年何其之变态了! 他是谁? 又是来自哪里? 望着远处伫足虚空之上,浑身浴血,披头散,持刀而立的少年,一众强者心绪震撼,久久难以平息。 而在人群后方,则有一阵躁动响起。 “韦俊,这就是你……要猎杀的目标?你这是让我们去送死啊,哼,恕不奉陪,告辞。” “韦俊师弟,就拿一颗冲天璇玑丹和一百枚高阶灵晶,就让我们和那样一个变态厮杀?你可真够可以的。” 一些男女神色不悦,脸色阴沉,6续拂袖而去。 他们是火炼道宗弟子,也被此次激战吸引而来,当得知那和熊道人激战的少年,就是韦俊布玉牒讯简要追杀的目标时,他们一个个都勃然色变,恼怒之极。 这种能够和洞天境强者对抗的家伙,哪可能是他们能够对付的? 这韦俊,明显就是在坑他们! 若不是看在宗门情意的份儿上,他们早跟韦俊翻脸了。 很快,就只剩下韦俊和紫裙女子。 两者神色皆难堪之极,尤其是韦俊,英俊的脸庞都扭曲起来,铁青狰狞。 他刚才也被林寻展现的逆天战斗力震撼,可越是这样,就越让他确定,钱淮就是死在林寻手中! 一众师兄弟都选择退避,韦俊理解,可他却无法接受这一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