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少年凶残 - 天骄战纪

第四百四十四章 少年凶残

云瑶天山,古灵界一方古老道统,其宗门传人皆当世惊采绝艳之奇才,名传天下! 见那一行男女踏神虹而至,弥漫神圣气息,场中一众修者皆面露忌惮敬畏之色。 就连一些早先抵达的古老宗门传人,也一个个面露警惕,显然。 “凌紫诺!” “她竟也来了!” 那云瑶天山的传人中,为的是一个身穿蓝裙的少女,乌如瀑,肌体晶莹,星眸灵动,红唇贝齿,样貌极其出众,美丽得宛若从画中走出。 她身影绰约,浑身弥漫圣洁气息,身边也不乏俊男靓女,可与之一比,顿时都变得暗淡起来。 场中许多修者认出此女身份,出惊呼。 凌紫诺,一位身具“雷魂玉体”天赋的绝世人物,虽年仅十七岁,但却早在数年前,就名震天下,乃是云瑶天生后起之秀中最负盛名的一位天才传人! 他们一行人抵达之后,场中气氛变得有些沉寂,似皆不敢高声语,唯恐惊扰到他们。 而一些古老宗门的弟子,自持身份和凌紫诺相当,看向凌紫诺的目光则大胆许多,炽热中带着欣赏、爱慕之色。 大地震动,犹如惊雷,突然从极远处地方响起。 一道雄峻健硕的身影,大步而来,他骨骼粗大,**上半身,肌肉若青铜浇筑而成,充满爆炸般的力量。 他肩膀上,扛着一根黑黝黝的粗大铁棍,每一次迈步,就宛如一座山岳在横移,震得大地颤抖,烟尘弥漫,威猛迫人。 众人顿时惊呼,认出来者乃是星寂道门传人——铁千寒! 这又是一位早已震烁天下的天骄人物,身具‘山河镇岳’天赋属性,浑身血气盖世,力大无穷。 唰! 铁千寒刚抵达不久,附近一座山峦上,陡然降临一道青色神虹,化作一道身着玄色道袍,背负松纹古剑的少年。 少年眼眸流转间,涌现金灿灿的秘纹,浑身宝气蒸腾,如梦似幻,一看就知身怀绝世之才。 轰的一声,可当少年刚刚落足,一道黑色神霞呼啸冲来,化作一头猿猴虚影,仰天长啸,声若海啸,惊心动魄。 道袍少年宛如未卜先知,身影一闪,脚下那座山峦就轰碎,被那一头猿猴虚影踏碎。 吼~ 猿猴虚影出吼声,再度冲向道袍少年,一脚踏下,大地顿时龟裂,显得狰狞凶猛无匹。 附近一众修者不得不闪避,脸色变幻,已认出道袍少年和那猿猴虚影的身份。 前者是灵元剑宗传人,道号云柯,后者是血神宗传人,妖修袁战! “袁战,落宝血原通道马上就要开启,你真要继续战斗下去?” 云柯身影一闪,避开袁战扑杀,眼瞳中金色秘纹激射,显得慑人无比。 “哼!” 那猿猴虚影出冷哼,浑身煞气蒸腾,陡然已化作一个肤色黝黑,眼瞳赤红的黑袍男子。 “也好,等进了落宝血原,再宰了你这小牛鼻子也不迟!” 袁战目光一扫四周,当即收敛气息,不再厮杀。 “呵呵。” 云柯笑了笑,不再多言。 两人皆清楚,场中修者太多,不乏强劲的竞争者存在,再战斗下去,徒惹笑话。 呼~~ 也在此时,一股轻柔的清风吹拂而来,浮现出一株色彩缤纷的花儿,茎干和枝叶皆斑斓绚丽,宛如由繁密的神秘灵纹似的,浑然天成。 哗啦~ 它轻轻一摇晃,就化作一个彩衣女子,满头秀飘曳,美眸灵动,宜嗔宜喜,身段曼妙修长,那性感妩媚的魅惑姿态,显得分外惹火。 “莲蝶衣!” 众人悚然,脸色白,认出那彩衣女子,正是“万化灵土”传人,本体乃是一株五色彩荷,乃是天生的灵魅,实力莫测。 依据古老典籍记载,五色彩荷一旦通灵,身兼五行之妙,天赋之可怕,乎想象。 上古岁月时,就曾有五色彩荷得道,功参造化,弑杀过魔神,征战过群圣,凭借其掌控的五行之秘,闯出了通天威名! 最可怕的是,五色彩荷性情嗜血,一呼一吸之间,就能夺魂摄魄,汲取对手精血,最是诡异渗人。 当莲蝶衣出现,场中许多修者皆如避蛇蝎,让开一片区域,无人敢靠近过去。 就连那血神宗袁战,都不禁皱了皱眉,面露一丝忌惮。 轰!轰!轰! 没多久,天穹出现战鼓擂动般的声音,一辆青铜战车呼啸风云而至,其上立着一名金甲的男子,手持长矛,神色肃杀若战神。 “镇魔世家传人白羽!” “老天,这位小杀神也来了!” 场中躁动,哗然不已。 白羽甫一出现,就用淡漠的眼瞳扫视众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可却无人敢指责于他。 随着时间推移,这寸草不生的区域中,强者越来越多,密密麻麻。 有古老宗门传人,有诞生天地间的灵体,也有强横无匹的妖修……黑压压一片,皆气息恐怖,属于当世之风云天骄。 在这等情况下,即便是再自负孤傲的天才,都变得谨慎小心起来,不敢大意,唯恐引起争执,酿成严重后果。 林寻独自立在那,自始至终不曾回头。 并非无视一切,而是被远处的石柱所吸引,那石柱高有千丈,宛如屹立万古,虽斑驳不堪,却有一股神秘的力量。 正是那一股神秘力量,引起了漫天血光,蒸腾血色,显得极其慑人。 林寻远远一看,内心就被影响,变得暴躁,体内原本汹涌狂暴的力量隐隐有继续爆的迹象。 这让他吃惊,不得不集中全部精神来压抑自我,在这等情况下,他也根本没有心思去关注其他。 “小子,快让开!这片地盘被我们东极剑宗占了!” 蓦地,耳畔响起一道喝斥。 林寻扭头,就见一群男女走来,喝斥自己的是一名中年侍从,一脸的不屑。 “咦,这不就是刚才所见那小子?他竟然还真有胆子来。” “呵呵,果然是不知天高地厚,我敢预定,他若进入落宝血原,注定凶多吉少。” 那些男女中有人讶然出声,似认出林寻。 而此时林寻也同样认出,这些男女赫然是之前在路上,曾对自己指指点点的那些家伙。 “还愣着干什么,快滚!” 中年侍从一脸不耐烦。 许多目光看过来,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冷眼旁观。 东极剑宗也算一方古老道统,势大根深,而林寻衣衫褴褛染血,且浑身剑伤,看起来很是不堪,且孤身一人,明显不是什么大有来历之辈。 在这等情况下,也怪不得东极剑宗会显得如此强势。 林寻沉默想了想,最终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住心中的躁动情绪,转身默默离开。 他不想这时候惹麻烦,在场太多修者,一旦厮杀,很容易错失进入落宝血原的机会。 见林寻隐忍,一副受气包模样退避,让原本要看热闹的许多人都不禁失望,晒笑不已,对林寻极其看不起。 而东极剑宗那些男女,也都轻笑,林寻的“识时务”让他们很满意。 “一看就是个窝囊废,也敢跑来此地,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还好也算有点小聪明,知道什么是不能招惹的。” 那中年侍从得意出声。 窝囊废? 林寻顿时止步,扭头看过来,一对若渊黑眸中隐隐涌动着一股难言的暴躁气息。 “看什么看?怎么,你还不服?窝囊废就是骂你的!你又奈我何?还不赶紧滚!” 中年侍从脸色一沉,林寻此举,被他视作一种挑衅,故而毫不犹豫出手。 啪! 抬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林寻二话没说,同样一掌拍出,淡青色神辉如浪涛般席卷而去,轰的一声,和对方硬撼在一起。 在众人都以为林寻会被击溃时,那中年侍从却出惨叫,身躯像被一座大山碾压,筋骨爆碎,七窍流血,狠狠跌出去。 他瘫在地上哀嚎,竟再也起不来了! 场中顿时响起吃惊的声音,仅仅一掌而已,就解决了一位拥有灵海后期的侍从! “再招惹我,杀无赦!” 林寻目光淡漠,一扫那些东极剑宗传人,声音中有着一股快要抑制不住的杀意。 而后,他转身而去。 许多强者皆倒吸凉气,无法想象,这孤身一人,身影褴褛的少年,非但不是弱者,且一旦动手,竟显得强横之极! 那可是东极剑宗传人,身边侍从云集,他寥寥一人,竟敢出言警告,难道真不怕死? 这一刻,就连东极剑宗那些传人也都愣住,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他们……竟然被一个少年警告? “休得猖獗!” 蓦地,一名青年冲出,掌指弥漫乌光,化作漫天煞气,朝林寻笼罩而来。 东极剑宗那边的年轻一代强者出击了,引起了轰动,许多修者皆都看过来。 林寻再度止步,没有人知道,这一刻他内心的躁动已濒临极限,快要遏制不住。 轰! 乌光铺天盖地,镇压林寻头骨,要以最强势的姿态灭杀林寻。 林寻原地不动,只探出一只手,就轻松磨灭那片乌光,而后,一拳轰出。 —— ps:万分抱歉,卡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