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逆天凶刃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五十章 逆天凶刃

轰隆隆! 那激战的声音若神祗呐喊,远处虚空尽是被炽盛光芒充斥,宛如有一挂星河在那流窜,场景骇人。 “不好,快逃,此刃太过可怕,已不是灵海境能够抵挡!” 有人嘶声大吼。 在那边,如潮水似的修者身影抱头乱窜,脸色惊惧,没有一点血色,当中不乏古老宗门的天骄传人。 他们都在逃,惶惶不可终日! “那断刃究竟是何物?怎会如此可怕,斩杀诸多英豪,快逃!” 一名拎着金枪的少年长啸,身影如电,横渡虚空,那赫然是一名绝世人物,来自古老道统聚星阁,名唤冉寅。 远远地,林寻眼瞳一眯,就见虚空远处,一道匹练般的星辉刀芒,席卷天穹,霞光炽盛,宛若裹挟一颗颗星辰在纵横,照耀山河。 众多修者乱窜,惊呼大叫。 那赫然是一柄断刃,漆黑的刃身蒸腾滔天星辉,银灿灿若星河倒卷,声势可怖。 林寻登时心中震动,一柄断刃,竟宛如天地中的一尊王者,镇压一众修者!? 这该是多通灵的可怖古宝,才能具备如此逆天神威? 原本,林寻以为自己获得的炼灵葫芦就已经够惊艳,可是和这断刃一比,就显得暗淡。 并非是威力上的不如,而是灵性! 那断刃简直若有智慧,杀伐天地间,银色星辉席卷,堪比一尊强大的洞天境存在,在征伐山河! 噗! 血光迸溅,一位中年修者还在逃窜,被一道凌厉星辉划过,偌大一颗头颅抛空而起,鲜血喷的很高,尸骸轰然坠地。 “啊——” 另一侧,一些修为稍逊的年轻人惨叫,被滚滚银色星辉覆盖,身躯竟是瞬息被焚,化作灰烬,骨头渣子都没有留下。 这情景极其骇人,一柄断刃,宛如通灵,击杀八方修者,璀璨夺目,将这片天地化作血色炼狱。 “逃!” 那些修者皆疯狂,惊恐到极致,那断刃力量太过神妙无量,泼洒滚滚星辉,所过之处,根本没有能够与之对抗者。 仅仅几个呼吸而已,林寻就看见起码不下二十多名修者惨死,场景惊心动魄。 这还是林寻看到的,之前他没有抵达之前,只怕死在此断刃下的修者更多! 好强! 连林寻也动容,内心激荡。 这断刃明显是上古延存下来的一个神兵凶器,即便在这落宝血原所遗落的诸多古宝中,也堪称是恐怖顶尖了。 最令人心悸的是,它还是一柄残缺古宝,刃口有损,实在无法想象,当年它完好无损时,威力又是何等可怕。 之前激战,必然是因为断刃出世,声势极其惊人,引起了八方修者觊觎,要将它占为己有。 只是谁也无法想象,这断刃会如此惊天。 林寻浑身一震,就见远处许多修者朝自己这边逃来,而在他们身后,断刃裹挟盛光追撵。 那些修者也看到了立在那的林寻,可却没有一个人理会他,皆都在疯狂逃亡。 显然,那断刃力量已经吓破了他们的胆。 “小子,你是谁家子弟?不想活了?快逃!” 一名青袍老者路过,看见林寻立在那不动,还以为他被吓傻了,禁不住厉声提醒了一句。 “逃?” 林寻黑眸中迸射出一抹炽盛的光,在那青袍老者惊骇的目光注视下,他竟是主动迎上去,朝那一柄断刃靠近。 “这小子疯了!” 青袍老者浑身一僵,破口大骂,“为了这等旷世凶刃,连小命都不要,真他妈愚蠢!” 远处也有许多修者看到林寻,皆面露惊愕。 谁都没想到,那断刃如此可怖,屠杀八方英豪,可在这等情况下,竟还有人不知死活,要去染指! 这绝对是不要命了! 林寻身影光,炽盛的淡青色霞光澎湃,体内那狂暴汹涌的力量奔腾,快要控制不住。 断刃之威堪称无量,可对林寻而言,这就像一个最好的对手,让他能够在战斗中锤炼自我,凝聚本源灵脉! 或许,这举动很疯狂,可林寻却不肯错过此次时机。 锵! 紫魂战刀出鞘,出彻响天穹的清吟,劈杀而去,镇压那冲过来的断刃。 一刀,天地色变,若永夜垂临,异象横生! 这是采星式,林寻看似疯狂,实则也根本不敢大意,那断刃气息太可怕,比寻常洞天境都凶厉。 哧啦! 就见远处断刃光,一片银色星辉扫来,瞬息而已,摧毁这一刀,轰隆一声,将林寻震飞。 他唇中咳血,脸色煞白,寥寥一击,就让他知道了断刃力量的可怖。 虚空中,断刃蒸腾星辉,璀璨无比,它释放霞光,一条条、一道道,若银河垂落。 眼见林寻身影就将被淹没,却见他出长啸,黑飞扬,持紫魂战刀再度横扫。 刀气煌煌,冲霄而起,宏大浩瀚,若碧海升明月,横照古今。 揽月式! 轰! 天地共振,不断轰鸣。此地被炽烈光霞笼罩,令人不敢逼视。 许多人惊骇,闭上眼睛,内心动荡不安。 银辉爆绽,林寻身影被震退,浑身若被利刃撕裂,本就不曾愈合的剑伤愈可怖。 他连连咳血,可却竟没死! 在场修者皆动容,停下逃遁的步伐,都不敢相信有人能够抵挡那一柄断刃的击杀。 哧啦! 断刃横空,似被林寻激怒,劈杀乾坤,一颗颗星辰浮现,裹挟银色气浪,碾压林寻。 轰! 又是一场硬碰硬的对抗,这片虚空都哀鸣,附近一些山岳齐齐齑粉、崩塌。 一些来不及逃遁的修者,直接被波及,噗通跌坐地上,亡魂大冒。 嗖的一声,就见璀璨银色星辉中,冲出林寻的身影,只是他形象更凄惨可怖,浑身都在淌血,滴滴答答染红那片虚空。 他持刀而立,黑眸如电,浑身气息若一口-爆的大渊,掀起冲霄的肆虐风暴。 仿佛,他不曾再对抗中重伤,反倒威势愈强盛了! “他……是谁?” 这是许多人的疑问,被这一幕所震撼,那断刃何其之恐怖,之前征伐天地,镇杀诸多英豪,令人闻风丧胆,没人敢和它对抗。 可如今,却有一少年持刀而来,虽浑身浴血重伤,却硬生生抗下了那断刃数次攻击! “老天,是他!那个之前曾和东极剑宗洞天境强者对战过的凶残少年!” 远处一些修者也都停下脚步,神色惊疑,认出了林寻身份,出一阵阵惊呼。 “他曾杀死洞天境强者钱淮,又和熊道人厮杀得不相上下,让熊道人无功而退,而今,他竟凶残到要和那一柄断刃对抗!” “他究竟是谁?为何从前不曾听说过他的名号?” 四面八方,也随之响起哗然惊疑声。 轰! 虚空中,断刃爆神威,于青冥之下飞舞,掀起惊世星辉,若凌厉的匹练。 那威势令许多修者瑟瑟抖,难以开口,快要窒息。 而林寻却无惧,整个人气势暴涨,若一尊神魔傲视天地,轰隆一声,他脚踏冰螭步,迎冲过去。 两者撞在一起,星辉满空,刀芒掠世,这等景象太过恢弘,令人惊心动魄。 随后,那片区域爆炸,光芒绽放,断刃激射而下,那刺目的刃光若星辰般,挤满每一寸空间。 根本无法躲避! 在这等镇压下,林寻不断咳血,身影频频踉跄倒退,身躯像支离破碎的棉絮似的,淌血不止。 可越是这样,他威势却愈强盛,像一座乱世洪炉,精气神全部燃烧,奋力抵抗。 这是一场剧震,如血般的天穹都激荡滚滚,到处是可怖的杀气和乱流,璀璨的光席卷,宛如末日。 “虽连遭重创,可他……挡住了!” 场中,不知何时那原本奔逃远遁的修者,不约而同止步,立在远处观看到这一战,神色震撼。 “灵海境啊!连洞天境都不是,竟挡住了那一柄逆天凶刃,这少年强横的离谱!” “你们看到了么,他身躯都快被打爆,可气势却越来越强,节节攀升,他难道修炼了某种绝世秘法,可以在战斗中提升自我?” “不可能,他体内肯定封印有力量宝库,而今战斗时,被一层层给打开了。” 一众修者议论,目光闪烁,惊疑不定。 那一柄断刃,之前甚至曾轻易屠戮掉一位来不及施展真正力量的洞天境存在,端的是凶焰滔天。 而现在,一个少年竟似比这断刃更变态,以灵海境修为与之硬拼,那匪夷所思的一幕,简直如神话传说。 轰隆~~ 激战在青冥之下持续上演,被众人视作逆天凶兵的断刃,和林寻征战在一起,令天地色变。 林寻并不好受,浑身犹如快要崩溃碎裂,伤势越来越重,承受着难以言喻的致命压迫。 若非冰螭步神妙,再加上他威势在战斗中节节攀升,只怕早已被诛杀当场,不存于世。 唯一令林寻振奋的是,他心脉四穴上,那一截本源灵脉正在快凝练,已仅仅只差一小节,就能彻底蜕变出来! “必须抢在身躯被打爆之前,把本源灵脉凝聚出来,否则,不止会功亏一篑,连性命也会被葬送此刃之下!” 征战中,林寻黑眸中尽是坚定狠色,他也疯狂了。 这一次战斗既是一场难得的机会,又是一个滔天般的致命危机,就看他最终能否化解了! —— ps:感谢败笔、冥妹纸等童鞋的打赏,明天加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