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独战群英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五十八章 独战群英

这片天地中,诸多古老道统的传人各据一方,云瑶天山的凌紫诺、星寂道门的铁千寒、灵元剑宗的云柯、血神宗的袁战 一个个,各有不同,但皆气势惊人,如同灵海境中的一座座高峰,威势冲霄。 这是一个足可以令任何修者肝胆俱裂的局面,像一盘死棋,若无超脱灵海境的力量,注定难以掀翻棋盘,逃出生天。 战斗在爆发,炽盛霞光轰震,各种秘法交织,将林寻压迫得抬不起头。 这场景令全场震撼。 为了罗睺秘法,引动诸多古老道统传人一起出动争夺,那小子可真够悲催的。 或许,这就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即便身怀机缘,也无力能够占据! “咦,不对劲,那小子有古怪,到现在也不曾被镇压,这怎么可能?” 时间推移,很快就有人惊叫,发现林寻虽被围攻,处境凶险无比,可却直至现在,也不曾倒下,这太不可思议了。 那可是一群绝世人物出击! 而那少年兀自能够坚持到现在,着实显得有些特别。 “你们看,他的身法很玄妙,宛如冰螭,虚幻莫测,竟能够在方寸之间,有惊无险地避开诸多杀招!” 有老辣之辈一眼看出了玄机,不禁吃惊。 “哼,那少年身法虽玄妙,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些围攻他的天才之辈,皆各自为战,彼此顾忌和警惕,留下了太多破绽,方才被那小子抓住了一些喘息机会。” 一位洞天境强者分析,道出其中的关键所在。 果然,许多修者此时也注意到,为了争夺那罗睺秘宝,那些天才之辈虽然皆都在围攻林寻一人,可在出动杀招时,总会被搅乱,明显是谁也不想让其他人抢先得逞了。 如此一来,倒是让那少年寻觅了不少挣扎机会。 并且随着战斗持续,这种忌惮和矛盾愈演愈烈。 锵! 小道士云柯挥动松纹古剑,抢先杀入林寻近前。 可与此同时,另一侧的铁千寒铁棍横扫,若大山压顶,逼迫得云柯不得不退避,神色惊怒。 可同样,当铁千寒要杀向林寻时,另一侧的白羽挥动长矛出击,一副要抢先杀死林寻的架势,可如此一来,铁千寒也被他的攻击所覆盖! 这种彼此牵制、彼此破坏的战斗,让那些天骄之辈皆心中恚怒,怒目而视。 “铁千寒,你这就欺人太甚了!” “哼,这罗睺秘宝人人皆可争夺,为何我不能?” “袁战,你他妈再敢做小动作,老子第一个杀了你!” “凌紫诺,你什么意思?” 场中大喝声不断,一个个风云天骄彼此喝斥指责,场面一时显得很是热闹。 远处一众修者看得目瞪口呆,这可真叫一个混乱,若单独一个天骄之辈出手,或许早已诛杀那少年,根本不会惹出如此多事端。 可偏偏地,此次出手的,皆是来自不同古老道统的传人,彼此不乏一些敌对的存在。 并且他们一个个骄傲自负,无法容忍被其他人抢先,于是一场战斗,硬生生被他们搞得混乱不堪。 “那小子倒是好运,谁都想第一个杀死他,夺得罗睺秘法,可偏偏被其他人牵制,无法得逞,让得这小子暂时保命。” “保命?不见得,留给他挣扎的机会不多了,意外随时都会发生,他今日注定难逃此劫。” “不错,那些风云之辈可没有一个会让他拥有逃生机会!” 众人议论纷纷,皆不看好林寻。 而此时,林寻脸色已是奇差无比,被莲蝶衣坑了一次不说,如今又被这些家伙视作“猎物”,一个个想杀死自己,占据罗睺独角,这就太欺负人了。 只是,林寻一直在隐忍,寻觅机会,施展冰螭步,不断闪避,看似被打压,实则他一直在试探那些对手的实力! 知己知己,百战不殆。 最重要的是,林寻心中憋屈恼怒,已动了真火,他在等待一个机会,给这些家伙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各位,如此下去,终究不是办法,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商议一个对策,先杀死此子,而后再决定罗睺秘宝的归属如何?” 忽然,一名银袍男子发出声音,面孔妖异惨白,名叫路平,来自古老道统万妖殿。 “也好!” “我看可行。” 当即,一众强者目光闪烁,最终各退一步,应承下来。 他们暂时停止动手,但却把控这片区域不同方位,将林寻围困其中,明显已经意识到,再像刚才那般混战,只会让局面变得更混乱,会产生诸多变数。 “小子,给你一个机会,留下罗睺秘宝,我等可以让你离开。” 有人冷漠出声,黑雾笼罩全身,诡秘慑人。 全场顿时哗然,没想到一场杀戮短暂中止后,竟会有人提出这等建议,这可就等于给那少年留了一条活路。 “这小子命还真大。” 许多人不禁感慨,认为林寻在这等局势下,为了保命,肯定会毫不犹豫交出罗睺秘法。 凌紫诺、铁千寒那些人目光皆看向林寻,显然,也认同了这个提议,在他们看来,罗睺秘法明显比林寻重要。 若林寻认栽,主动低头,他们不介意网开一面,留对方一条小命。 可对林寻而言,这提议让他更憋屈了。 之前,他们打打杀杀,视他为猎物,下手无情,而现在,又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要让他低头,施舍给他一条活路,这是把他林寻当做什么了? 简直该杀! 心中如此想着,林寻目光一扫众人,道:“我也有一个提议,你们一个个给我道歉,各自留下一件古宝给我赔罪,今日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让你们安然离去,如何?” 这声音平淡,却清清楚楚落入在场每人耳中,让得全场愕然,陷入诡异的死寂。 这小子说什么? 简直是找死吧? 明明都留给他一条活路,不知感恩,反倒挑衅在场一众天骄,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太狂了,这小子明显是不像活了。” 有人大叫。 那些天才人物也都神色一冷,皆很意外,没想到从林寻口中竟得到如此一个不知死活的答复。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莫要挑衅我等耐心,留下罗睺秘法,赶紧滚!” 那面孔妖异的万妖殿传人路平大喝。 许多人浑身一颤,这路平威势太强,声音如炸雷,惊得他们也毛骨悚然。 却见林寻灿然一笑,一指路平,道:“就冲这句话,待会第一个斩你!” “找死!” 路平大怒,浑身涌动妖光,他乃一头三尾银甲蝎修炼得道,天赋卓然,属于妖修中的耀眼天才。 “别争,让我来诛杀此子,等杀了他,我们再决定罗睺秘宝的归属。” 袁战杀气腾腾走出,一脚踏出,震裂虚空,气息狂暴无比,他身影若魔猿,压迫得人要窒息。 “唉,朋友,何必自寻死路,看你才十多岁,若为了这罗睺秘宝而死于此地,岂不是太可惜。” 云柯笑吟吟出声,透着一股怜悯。 “看来,你们对我的提议都不认同啊。” 林寻笑得愈发灿烂。 莫名其妙地,云柯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对劲,这小子可太镇定了。 远处围观的众人也都惊疑,那少年是不是疯了,为何言辞会如此肆无忌惮,他真不怕死? “说那么多作甚,让老子先宰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杂碎!” 一声咆哮,冲出一道金色身影,挥拳杀过来,阳刚霸气,带着无尽的灵力,如同汪洋澎湃。 所有人都变色,因为,动手这人是古老道统“摩天岭”的一位传人,名郑叱,已经在数年前就已臻至灵海境圆满地步,身具独特天赋属性,实力绝对恐怖。 轰! 天地轰震,郑叱异常神猛,霸气凛然,一拳轰下来,金色光焰如天河倾泻。 林寻迎击,同样是一拳,拳劲若蟒龙,冲霄轰鸣,同样的壮观。 这一击,让这片虚空都颤抖,过于强大,灵力若熔浆迸射,将这片区域覆盖。 这小子竟也如此强大? 许多人吃惊,之前林寻被一众天骄压制,看不出深浅,可此时一出手,顿时令人意外发现,这少年同样不简单! 轰隆! 惊世般的碰撞声响彻九天,当烟尘散去,林寻屹立原地不动。 让人吃惊的是,早已冠盖一方,宛如年轻一代霸主的郑叱,足足退出十多步,一条手臂颤粟,五指虎口崩裂,有血流淌。 “什么?郑叱这位霸道可怕的年轻天骄,竟在一击中落在下风?”全场震动。 郑叱眸子睁大,浑身金光汹涌,神色惊疑地看着林寻,这才意识到,林寻并不像自己想象那般弱小。 事实上,林寻同样讶然,他刚晋级,且本身拥有新生本源灵脉,周身全面蜕变,已臻至灵海境中的空前极限地步,举手投足都能轻易镇杀灵海境存在。 可他没想到,这郑叱也如此强横,仅仅只是负伤而已,若换做其他人,这一拳之下,注定会被毁掉半条命! “还不错,能挡住我一拳,也算一号人物了。” 林寻云淡风轻地点评了一句。 可听到此语,却气得那郑叱脸色铁青,一个十多岁少年,竟敢如此大喇喇点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