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纵横捭阖 - 天骄战纪

第四百五十九章 纵横捭阖

“老子杀了你!” 郑叱大吼,祭出一杆雪亮战戟,抡动起来就朝林寻劈杀。 “这杆大戟不错,就当你献上的赎罪之物了。” 林寻脚踏冰螭步,五指捏成拳,发出璀璨的光,演绎撼天九崩道的奥妙。 嘭! 叠加四重的拳劲轰鸣,将那一杆大戟都砸得嗡鸣颤抖,爆发出璀璨的光。 全场骇然,这小子力量居然这么凶横! “杀!” 郑叱大喝,长发飞扬,已动真怒,跟林寻大战。 这里劲风肆虐,战斗声震耳,刺目无比,尽是骇人的波动,扩散九天十地。 “能逼得郑叱动用真正的力量,此子倒也算厉害。” 凌紫诺、云柯、铁千寒等人,伫足四面八方,冷眼旁观。 然而,数十次碰撞之后,突然之间,林寻浑身发光,拳劲陡然攀升,轰的一声,将那一杆大戟震飞。 并且那拳劲势如破竹,狠狠砸在郑叱胸膛。 轰! 郑叱咳血倒飞,在他胸膛位置,出现一个可怕的拳印,鲜血流淌,能够清楚看见,那个位置有一块护心镜秘宝,正自嗡鸣。 显然,正是这护心镜帮着化解了这一拳,否则,郑叱注定被破开心脏,丧命当场! 全场倒吸凉气,骇然不已。 皆无法想象,当单打独斗时,那少年竟如此凶横,连郑叱这等人物,都被他强势镇压! 就连那些冷眼旁观的天骄之辈,也不禁眼眸一凝,仿佛重新认识林寻一样。 唰! 根本没有停留,林寻身影闪烁,朝郑叱暴杀而去。 “死来!” 一道剑气乍现,凭空掠起,刺杀林寻背脊,剑意煌煌,凌厉无匹。 另一位天骄出动,一身蓝衫,手执白玉长剑,仪态潇洒,剑道之力却极其可怕。 轰! 林寻袖袍一挥,可怖的劲风扫出,震碎剑气。 被这么一耽搁,那郑叱已经逃出场外,被一众侍从和护卫保护起来。 “堂堂古老宗门传人,却只会偷袭?” 林寻冷眸如电,扫向那蓝衫青年。 轰! 他身影凭空消失,挥拳杀去。 此时的林寻,黑发飞扬,身若大渊,气机若风暴汹涌,宛如一尊魔神似的,似要吞没山河。 那蓝衫青年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名何东林,威名远扬,一手剑气森然老辣,非寻常可比。 可让人动容的是,仅仅数十招之后,蓝衫青年就被打得咳血,连连倒退闪避,招教无力。 全场顿时沸腾哗然,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少年也太强了,之前赤手空拳击败郑叱,已足够令人震惊,而如今,他竟又再度强势压制何东林! 他究竟是谁? 凌紫诺、铁千寒、云柯、袁战、白羽、路平那些天骄之辈,此时也都目光闪烁,心中惊疑。 他们的确不认得林寻,甚至从前都不曾见过这少年,也是今日才见到对方和莲蝶衣在一起。 可很显然,莲蝶衣把他当做替死鬼给坑了。 这让他们都认为,这少年必然无足轻重,充其量就是莲蝶衣身边的一个炮灰角色。 可谁曾想到,这少年竟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赤手空拳而已,就挫败郑叱,压制何东林! 就凭这一点,已证明这少年何其不凡,完全已不弱于他们这些人! 可是…… 他究竟是谁? 为何之前从不曾听闻过? “这倒是也不错,借此人之手,淘汰掉一些竞争对手,再去争夺罗睺秘法时,就会轻松不少。” 云柯心念转动,冷眼旁观。 不止是他,在场其他人也同样都有类似想法,郑叱已重创,何东林也即将败北。 可以说,林寻表现虽惊艳,但在无形中,却帮他们这些人淘汰掉竞争对手,这自然是极好的。 “杀!” 何东林脸色铁青,众目睽睽之下,被林寻轻松压制,让他几欲疯狂,内心被耻辱充斥。 他剑气森然若匹练,纵横捭阖,将云层都震碎,施展的是一部古老的剑经文。 轰! 就见林寻身影呼啸,若盖世魔神般,将撼天九崩道演绎,第一次施展叠加五重的拳道! 开山、裂海、碎魂、炼虚、蟒龙! 五招叠加,异象丛生,拳劲如怒,显现出大山崩碎、瀚海破裂、神魄湮灭、虚空炼化等等异象。 这太可怕,甫一施展,就震慑全场,令许多修者脸色苍白,内心颤粟不安。 这是何等拳法?是哪一方古老道统的传承? 一些洞天境强者也动容,仅凭这种威势,就能判断出,那拳法明显是一部旷世传承! 此子,来历很有可能不同寻常! 轰隆隆~~那漫天森然剑气,皆被碾碎,化作光雨迸射,根本就无力阻挡,像不堪一击的琉璃。 何东林再忍不住发出尖叫,闪身要躲避,可那拳劲覆盖八方,锁定六极,令他根本避无可避。 最终,他被拳劲碾压,浑身骨骼崩断,肌肤淌血,发出惨叫,被狠狠轰飞出十多丈外,差点毙命! “公子!” “少爷!” 一些仆从和侍卫冲出,将何东林接住,皆又惊又怒。 “小辈找死!” 一名洞天境大喝,他是何东林的扈从,见此哪能无动于衷。 “朋友,这是争夺罗睺秘法的对决,还是让那些年轻人去解决吧,咱们这些老家伙就不要掺合了。” 忽然,一道威严的声音幽幽响起,众人顿时认出,那是一位来自云瑶天山的洞天境存在,极其出名。 “不错,败就败了,你们若想复仇,等决定了罗睺秘法的归属之后,再动手也不迟。” 其他一些洞天境强者也出声,顿时让何东林身边的洞天境强者脸色骤变,最终隐忍下来。 众人都已看出,这些洞天境强者之所以发声,自然不可能是为了帮助林寻,而是不愿这一场对决,被其他人破坏,好让他们各自道统的传人,可以占据机会,去争夺罗睺秘法。 “这小子完了,即便战斗力超群,最终可以力压群雄,有这些洞天境强者虎视眈眈,他哪还有活路?” 许多人心中感慨。 场中,林寻孑然独立,黑眸如电,将一切都看在眼中,自然也清楚自己的处境。 只是,他根本不惧! 他内心憋着一团火,需要宣泄。 “还有谁?或者说,你们一起上?” 林寻目光扫视,他孑然一人,赤手空拳,可端立在虚空,浑身卓然挺秀,威势无量。 这让许多人都震撼,不说其他,就凭这种胆魄,同辈之中,就鲜少能够与这少年相比了。 “朋友,你一个人,难道要挑战我们所有人?” 面孔妖异苍白的路平走出,神色冷漠。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合和我为友?” 林寻轻笑,尽是不屑。 “报上名来,我不杀无名之辈!” 路平脸色一下子阴沉,气势冲霄,变得慑人。 “我说了,你不配。” 林寻黑眸幽邃,盯着他,体内强大的气息弥漫而出,让虚空轰鸣。 这种言语,自信而霸道,浑然无惧。 “死!” 路平大喝,再忍不住,身影冲出,祭出一柄火红铁钩,哧啦一声,劈杀虚空而至。 轰隆! 战斗再起,激烈可怖。 虚空中,火红铁钩劈杀,搅乱风云,这是一种古老秘法,诡谲莫测,极其慑人。 不得不说,路平实力很强,身为万妖殿传人,天纵神武,比那何东林、郑叱都要强横一筹,不然何以敢再此时挺身而出,与林寻对决? 但可惜,他此次的对手是林寻。 轰! 片刻后,林寻冷眸如电,双脚迈开,冰螭腾空,到处都是云雾,将这片区域都淹没。 与此同时,他抬手,拳劲璀璨,直接与那火红铁钩撞在一起,拳劲奔涌,爆射淡青神辉。 顿时,路平被震得咳血,身影摇晃,令全场骇然,连路平都不是那少年对手? 哧啦! 只是,在路平闪避时,一根赤红的钩子极速冲出,来到林寻身边,居然刺透了他的护体之力。 这是一根蝎子尾巴,原本路平体内,在他闪避时,出其不意地掠出! “银甲蝎尾!专破罡气,一旦中招,神魂崩灭!” 有人惊呼,路平来自万妖殿,本身就是一名三尾银甲蝎所修炼得道的妖修,这一击,他明显已拼命。 林寻也惊讶,但并不惊慌,胸前本命灵脉发光,释放出圣洁气息,化作风暴漩涡,形成恐怖的力量,扭曲虚空。 喀嚓! 在所有惊骇目光注视下,那最为锋锐、犹如秘宝的蝎子尾,还不等刺入林寻身躯,就被一抹炽盛漩涡绞碎。 “啊——” 路平发出痛苦惨叫,这是他的本体,竟遭受重创,想要修复几乎没有希望。 几乎同时,林寻拳劲镇压,轰的一声,路平头颅炸开,竟是直接被镇杀当场,连闪避都来不及! 全场震撼,鸦雀无声。 这是战斗以来,第一位死去的强者,并且还是万妖殿中一位杰出耀眼的天骄! 就这样被那少年以凶横手段镇杀了! 这若是传回万妖殿,只怕非引起整个宗门的震怒不可,一位天骄啊,损失一个,都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这一刻,连凌紫诺、铁千寒那些天骄强者,也都被刺激,神色凝重,竟然死人了,且死的还是和他们一样的一位强横角色。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