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璇玑宝 - 天骄战纪

第四百六十二章 璇玑宝

融道! 青云大道第五关的名字。 洗心殿三层修炼静室,林寻悠悠醒来,脑海中宛如犹自响彻那一道清冷如冰的声音。 看着寂静空荡的大殿,林寻长长吐了一口浊气。 回来了。 此次闯关持续一个多月时间,在古灵界罗睺大山中历经生死磨练,而今重返洗心峰,回到自己熟悉的环境,林寻也不禁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那些老东西若知道,我不属于那古灵界,也不知会气成什么样子” 林寻想起了临离开时,那一众洞天境强者气急败坏的模样,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 很快,他收敛思绪,开始总结此次闯关的收获。 嗖!嗖!嗖! 识海中一阵翻滚,陡然间,从林寻鼻腔中喷薄出一道又一道细若牛毛般的凌厉黑光。 仔细看去,那赫然是一只又一只形似针芒,通体漆黑,浑身气息冰冷慑人无比的虫子。 它们比米粒还犹如虚幻,很不起眼,可却有着一股足可以令任何强者都胆寒的名字噬神虫! 共计七十三只,皆被林寻的灵魂之力封印,此刻被取出,装入到了一个羊脂玉瓶中。 当时在那血荒古地禁区中,林寻突遭袭击,被噬神虫杀入识海,被莲蝶衣认为,他必死无疑。 只是莲蝶衣根本不知道,当这些可怖无比的虫子进入林寻识海时,都来不及逞凶,就被臻至圆满地步的“星循”之相镇压封印! 这是属于小冥神术的奇特妙用,不止是增强感知力,提高悟性那般简单,在灵魂攻击方面,也有着不可思议的妙用,曾屡次帮助林寻化解危险。 “这可是好宝贝,令洞天境修者都难以抵挡,寥寥一只,便能够重创洞天境灵魂,产生可怖的后果。” 林寻将封存好的噬神虫小心藏起来,这玩意以后可以充当杀手锏,绝对能收到奇效。 他曾听莲蝶衣说过,噬神虫即便是在上古岁月时,都是一群恐怖的异虫,曾吞噬过神祗的灵魂,极其之可怕。 在古灵界中,噬神虫早已绝迹,不存于世,莲蝶衣都没想到,会在那那血荒古地的禁区中碰到这种上古凶虫。 想起莲蝶衣这个谲诈如狐,诡计多端的女人,林寻胸口一阵发闷,他千防万防,结果还是被这女人坑了一把。 而坑他的理由,却居然是因为自己曾拒绝和她合作 越漂亮的女人越记仇? 林寻可不相信这鬼理由。 “这女人本体乃是一株五色彩荷,若有机会再碰到,非把她炼成一味丹药不可!” 林寻暗自磨牙,之前被那么多天骄强者围攻,甚至还有一众洞天境强者虎视眈眈,若不是他拥有逃生手段,肯定难逃此劫。 而这一切,都是拜莲蝶衣所赐! 呼啦 没多久,林寻拿出一截莹白独角、一柄漆黑断刃、一个赤红若燃的葫芦。 这些是他此次进入古灵界之后的最大收获。 莹白独角,传闻属于上古岁月的罗睺妖王,被认为藏着属于罗睺妖王的 无上传承。 不过林寻已经从那莲蝶衣口中得知,独角内根本不是什么罗睺秘法,而是一副神秘宝图。 此时林寻将独角拿在手中端详,只见它仅有半尺长,莹白灿灿,骨纹氤氲古老道韵,有一种慑人的沧桑气息。 大道烙印其上,岁月不曾侵蚀! 仅看品相,就知道此独角何等不凡。 而当林寻感知力量涌入,一瞬而已,就看见一头苍茫世界,碧海青天,神曦垂落,光霞蒸腾。 有凶禽扶摇九天之上,有异兽纵横山河之间,壮阔莽莽,宛如无垠,充盈古老洪荒之气息。 一座巍峨神山上,老藤垂挂,古木参天,神药生辉,处处流光溢彩,宝气蒸腾,宛如仙家宝地。 一个枯瘦的身影端坐一座石屋前,身影笼罩神辉,如梦似幻,看不清楚究竟。 而在他掌中,则握着一副宝图。 “血荒究竟是葬道之地,还是证道之所?璇玑图现,大变降临,究竟去与不去” 恍惚间,一道喟叹声响起,充满挣扎、萧瑟、茫然的味道。 旋即,一切幻象炸碎,化作一副宝图,宝图上写着“璇玑”两个古老奇异的字迹,其内云纹繁密、纵横交错、灵光莹莹,似是某个神秘区域的路线图。 “果然,这独角内只是一副宝图” 林寻收回感知,心神有些异样,刚才所看见的一切景象,着实太过壮阔和震撼。 仙山、凶禽、异兽、神药一切都显得很不凡,而那枯瘦老者,只怕就是上古岁月的罗睺妖王! 直至情绪恢复平静,林寻很快就推断出来,这一幅名叫“璇玑”的宝图,只怕就和自己曾进入过的“血荒古地”有关! 或者说,当初的罗睺妖王,就是凭借此图,前往了那血荒古地,可最终不幸陨落在那里! 莫名其妙地,林寻又想起了那血荒之地的一切,想起了无声无息流淌的血河,浮沉于血河中的一具具古尸、一座孤坟、一块残碑 想起了临离开前,那滚滚血雾中冲出的通天剑气、激荡不休的战鼓、残破招展的战旗 那里,是血荒禁区! 可是,那里究竟层发生过什么,是否真的埋葬过诸神,令罗睺妖王也在其中喋血? 林寻怔怔出神半响,最终摇头,收起了这一截罗睺独角,以后若有机会前往古灵界,或许他会去再探寻一番。 只是现在不行。 林寻拿起了那赤红如燃的葫芦,这宝贝名炼灵葫芦,同样神妙,可能来自一个名为太乙净土的古老道统中。 其内封印着一滴紫血,藏着一位上古大人物所留下的道行! 那一滴血气息太过强大,当初林寻用尽手段,也仅仅了解到一些模糊的信息,知道这紫血的主人,曾执掌三千道谛,功参造化,一身实力几可通天! 但最终,他却被算计惨死,心头三千精血被剜走,每一滴精血中各藏一种道行。 炼灵葫芦中封印的紫血,就是其中之一。 林寻曾尝试过,是否能炼化这一滴紫血,去感知和掌握其中蕴含道行,但结果差点引火上身。 原因就在于紫血力量太过霸道恐怖,别看只一滴,却似拥有不容侵犯的伟岸之力,稍稍一碰触,就会爆发出可怖的雷霆道光! 那力量,也根本不是目前的林寻能够炼化。 “可惜啊,这宝贝也暂时用不上了” 林寻无奈,炼灵葫芦必然也很不凡,只是为了封印紫血,注定不可能被林寻所用。 除非有朝一日他能够炼化那一滴紫血。 “还好,还有这柄凶刃!” 林寻将目光落在那柄断刃上,此刃通体漆黑,也不知由何物铸就,沉甸甸足有上万斤之重。 它刀柄染着暗红血渍,历经岁月侵蚀,也不曾褪色,像曾弑神,沾染神血,弥漫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而在刃身表面,则篆刻着古朴纹理图案,极其晦涩,不像灵纹,也不像道韵,根本看不出所以然来。 可越是这样,就越是显得神秘起来。 林寻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此断刃时,它呼啸于天穹之下,蒸腾璀璨银色星辉,若一挂银河舞青冥,杀得无数修者溃不成军,亡命奔逃,根本无人能够将其降服! 这还仅仅只是一柄断刃! 无人执掌,无人控制,就宛如通灵,凶威震八荒,可想而知,它完整无缺时,又是何等之可怕。 当初林寻与之激战,也差点不敌,被诛杀当场,幸亏最终本源灵脉蜕变成功,方才将其一举镇压。 可林寻清楚,他还没有彻底掌控此刃,因为在战斗中,这断刃犹如有智慧般,频频挣扎,欲要挣脱,根本不配合林寻。 否则,它发挥出的威势绝对更强! 林寻将断刃拿在手中,催发力量,就见断刃表面星辉流溢,璀璨炽盛,蒸腾出的霞光,将整个静室都染上一层瑰丽的银色,像星辉般虚幻。 “上古岁月,果然古老莫测,存在不可思议的传说和力量,这断刃也不知谁人铸就,竟能够拥有这般威势” 林寻心中一叹,他是一名灵纹大师,自身也精通炼制灵器,可他却根本看不出这断刃的材质、品阶和来历,简直犹如天生的杰作,堪称夺天地之造化。 断刃依旧在挣扎,似乎桀骜不驯,不愿屈从,这让林寻不禁一笑,暗道等有朝一日,非让你乖乖俯首称臣不可! 收起断刃,林寻又清点了其他一些收获,像斩杀青木怪魅所获得的一块灵晶,从洞天境修士钱淮身上获得的一个储物戒指,以及一些妖兽皮毛、骨骼、牙齿一类的灵材。 搁在古灵界,或许不算什么,可在紫曜帝国中,那些妖兽身上的灵材可都是难得一见的宝贝,价值惊人。 只是,有收获也有损失,他的灵宝紫魂战刀就毁在了断刃之下。 同样,为了稳固本源灵脉,他所收藏的灵丹妙药和十多个妖丹也都被消耗一空。 不过相较而言,此次古灵界之行,相比较于收获,这些消耗根本就不算什么。 “一个多月不见,也不知外界如何了” 最终,林寻长身而起,推门走出了修炼静室。 :今晚加更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