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三章 欺人太甚 - 天骄战纪

第四百六十三章 欺人太甚

正值清晨,走出洗心殿时,就见云蒸霞蔚,晨曦灿然,空气中弥漫草木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熟悉的环境,令林寻心中也分外踏实。 只是让林寻奇怪的是,他一路上竟没有见到一个身影,连林忠都不见了踪迹。 “啊,少爷您出关了?” 没多久,一个婢女匆匆路过,当看见林寻时不禁一怔,旋即就连忙行礼。 “忠伯他们呢?” 林寻问。 “他们都去北光阁了。” 婢女略带紧张道,“听说听说是咱们林家旁系一位少爷被人打了” 林寻一怔:“具体是怎么回事?” 婢女期期艾艾道:“奴婢也不清楚,只听说好像和堵在咱们洗心峰外边的那些人有关。” 林寻眼眸一眯:“还有人敢堵在洗心峰之外?他们是谁,堵在那要做什么?” 婢女显得愈发慌乱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让林寻皱了皱眉,转身匆匆朝半山腰走去。 才离开不到两个月,可看情况,在这一段时间中洗心峰上却发生了许多事情。 北光阁。 此时一众搬迁回来的北光林氏族人皆汇聚一起,一个个神色悲愤,正自激动大叫。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那左家和秦家的子弟,就差跑进咱们洗心峰上撒野了!” “最可气的是西溪、云衡、飞峰三支旁系的子弟,他们竟为虎作伥,一起跑来耀武扬威,还动手打伤了云文表弟,简直简直丢尽了咱们林家的脸!” “那就是一群叛徒,老子可不认为他们还是咱们林家的人。” 当林寻抵达时,就见场面乱糟糟的,一个个义愤填膺,恨得咬牙切齿。 居然和左家、秦家有关? 林寻黑眸中闪过一抹冷冽,他没有迟疑,朝北光阁大殿行去,他已经感知到,林忠、灵鹫、小珂他们,此刻都在北光阁中。 “咦,林寻堂弟从闭关中出来了!” 有人认出林寻,顿时引起全场哗然,那些北光林氏子弟就像找到了主心骨,悲愤大叫。 “林寻堂弟,你可终于现身了,咱们洗心峰如今可被别人欺负惨了!” “是啊,你可一定要拿个主意,替大家做主啊,这些日子我们可都快憋屈坏了。” “呜呜呜,林寻堂哥终于回来了,简直太好了。” 有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竟激动地哽咽起来。 光看这种情况,就知道这一段事情里,洗心峰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令得所有人都心存怨愤和委屈。 “各位,等我了解情况之后,自会做出决断!” 林寻深吸一口气,沉声开口。 说罢,他转身走进北光阁主殿。 偌大的殿宇中,此时气氛却有些沉重,在地上正躺着一名少年,浑身染血,昏迷不醒。 刺血正在旁边,帮少年诊治伤势。 刺血是一名战地医修,本身也是一位出色的炼药师,见连刺血都被叫来,可想而知,那少年所受之伤必然极其严重! 在四周,灵鹫、小珂、林忠、以及北光林氏的一些高层人物,皆都神 色阴郁,在交谈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 林寻走进来时,就看到了这样的景象。 “少爷,您回来了!” 林忠惊喜道。 灵鹫、小珂他们也齐齐扭头,面露喜色。 林寻这次闭关了将近两个月,时间并不算长,只是在这一段时间中发生了不少事情,令他们也难以决断,心中自然也期盼林寻早些现身。 “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寻皱眉问,他已没心思叙旧,刚才所见到的一切,令他意识到这一段时间肯定发生了什么变故。 林忠长叹,神色间有些愤懑,又有些无奈,竟似不知从何说起。 “让我说吧。” 灵鹫坐在轮椅中,眼眸澄澈,平静开口。 原来,在上次帝后寿宴之后,因为林寻在对决中逼迫凌天侯赵景胤下跪,引起了整个紫禁城轰动。 许多人都认为,林寻此举太过凶横,已闯下弥天大祸,把帝国皇室彻底得罪惨了。 并且他们认为,当时在对决中,林寻一味逞凶,不顾一众权贵大人物反对,且口出狂言,对那些权贵大人物也极其不敬,等于也间接得罪了不少世家门阀势力。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注定要遭受到打压和报复。 最直观的证明就是,当初在帝后寿宴上,白灵犀、尉迟泽、宋易三人表现优异,被世外高人看中,选为了弟子,前往一方神秘道统中修行。 林寻明明也表现的极其强大,但最终却落选,这被许多人认为,这是当今帝后对林寻的一种惩罚,剥夺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一场机缘。 而随着林寻当日离开皇宫,就跟青鹿学院请假,返回洗心峰闭关的事情传出去后,更被紫禁城大多数人认为,林寻肯定也意识到后果严重,龟缩起来,不敢再嚣张。 在这等局势下,左家、秦家率先发起了对洗心峰的报复! 在林寻闭关这一段时间,这两大上等门阀势力打着为帝国皇室洗涮耻辱的旗号,放出狂言,若林寻不主动现身道歉赎罪,就将林家从洗心峰上驱逐出去。 并且,他们还暗中指使西溪、云衡、飞峰三支林氏旁系力量,一起配合,针对洗心峰展开报复。 首先遭殃的就是北光林氏,他们麾下产业,几乎被一网打尽,全部被西溪、云衡、飞峰三家夺走,元气大伤! 要知道,那些产业有大半都已归还洗心峰,这么做,和夺走洗心峰产业也没什么区别。 还好,在灵鹫的安排下,北光林氏的宗族力量,大多数都已搬迁进入洗心峰,没有遭受到严重的人员损失。 “为何不反击?” 林寻听到这,心中一阵憋闷,黑眸中涌动寒流,忍不住问。 “有左家、秦家支持,他们力量太过强盛,不易和他们进行正面冲突,否则损失只会更严重。” 旁边的小珂解释了一句。 林寻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心中的怒意却难以遏制,在闭关之前,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为洗心峰打开了一片良好局面。 可如今倒好,北光林氏元气大伤,等于让他洗心峰也遭受到打击,这让林寻如何忍得住? 若仅仅如此,倒也不算什么,最棘手的是,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们派出许多力量,轮番堵在洗心峰之外,扬言要让你现身,前往帝国皇室赎罪,若不然,就发动力量,将洗心峰林家除名。” 灵鹫也轻轻一叹。 “将林家从洗心峰除名?” 顿时,林寻黑眸冷冽到了极致,浑身弥漫出一股难以遏制的杀机。 林忠、小珂、灵鹫等人齐齐眼眸一眯,略带惊异地看着林寻,才不到两个月时间,林寻身上的气息,竟比以前强大了不止一倍! 那气息,让小珂都感到微微有些压抑,她可早已臻至灵海境圆满地步多年,且身为林寻教官,是亲眼看着他成长起来的,可现在,林寻身上弥漫的气势之盛,让她心中也泛起一丝悸动。 这小子此次闭关,看来收获很大啊! 不止小珂,林忠、灵鹫他们,也都心神震荡,林寻变了,变得很彻底,身上的气势,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威势,若一口大渊,蛰伏时,不显山不漏水,可一旦爆发,却有吞穹之势! “这又是怎么回事?” 林寻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心中杀机,目光看向地上重伤昏迷的少年,他没记错的话,少年名叫林云文,是他的堂弟,才十四岁。 “被堵在外边的人打伤的。” 林忠面露惭色,道,“这些日子以来,天天都有人堵在那,只要见到从洗心峰上走出的人,就会连番羞辱和挑衅,云文年纪不懂隐忍,和对方交手时,被人下狠手打伤了。这也怪我,没能好好看护好他们,以至于酿成此祸。” 灵鹫叹息道:“不怪你,是我考虑不周,为了避免冲突,一味隐忍,却没想到,对方变本加厉,愈来愈无法无天了。” 林寻只觉胸口堵着块垒,呼吸都不畅,在自家门前,被别人堵着挑衅、羞辱、暴打! 这何止是嚣张?简直就是骑在他林寻头上耀武扬威来了! “云文怎么样?” 林寻问道。 刺血眉头紧皱,摇头道:“不算好,即便能养好伤,可想要恢复以前修为,没有三五年只怕是不行。” 三五年? 对于一个少年而言,若耽搁三五年去养伤,这辈子在道行上只怕都要远远落后于同辈中人了! 闻言,林寻只觉胸口一股怒意如熔浆似的蹭蹭往上窜,他深吸一口气,扭头朝大殿外走去。 “林寻,你去哪?” 小珂忍不住问。 “我去洗心峰外看看。” 林寻头也不回道。 “少爷,这时候不能意气用事。” 林忠焦急道。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劝阻林寻。 林寻在大殿门前伫足,扭头,露出一抹灿然笑容:“诸位放心,有人曾跟我说过,我若有能耐,就是把紫禁城闹得天翻地覆都行,以前我还是太仁慈了,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就闹给他们看看!” 那笑容灿烂,黑眸中却毫无温度,冷冽如冰。 说罢,他转身而去。 众人心中一颤,连忙都追了上去。 :第三更晚上11点左右麻烦大家有月票多多支持一下 本章完 ...